加载中…
个人资料
诸葛亮陈炯明
诸葛亮陈炯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8,352
  • 关注人气:27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108将大结局——末路悲歌

(2017-01-08 19:29:50)
标签:

水浒

108将

脚本

诸葛涅尘

分类: 戏说水浒

108将大结局——末路悲歌

脚本:诸葛涅尘

 

1、宋徽宗(赵佶庙号)自从赐御酒与宋江之后,不知消息,时常心中疑惑,挂念此事。但每日被高俅、杨戬围绕,议论奢华受用之事,怎知实情?

 

2、一日,徽宗在内宫无聊 ,猛然想起李师师来。就和两个小黄门从地道中迳自去了李师师处。师师与徽宗互道思念之情,而后便在房内铺设酒肴,饮酒取乐。

 

3、酒过数杯,徽宗不觉神思困倦,便眯了双眼假寐。忽然房里起了一阵冷风,烛光摇曳中,见有个穿黄衫的立在面前,徽宗惊起而问,那人回说是梁山戴宗。(徽宗口白:“你是谁?到此何干?”戴宗口白“臣乃是梁山泊宋江部下神行太保戴宗。”)

 

4、徽宗问道:“你缘何到此?”戴宗回奏:“臣兄宋江,只在左右,启请陛下车驾同行。”徽宗听罢,便起身随戴宗出了后院,只见马车足备。不一时,到了一个去处。

 

5、徽宗纵马登山,踏过三重关道。至第三座关前,见有上百人皆俯伏在地,一看尽是披袍挂铠,戎装革带,金盔金甲之将。徽宗大惊,连问:“卿等皆是何人?”只见为首一人向前奏明:“臣乃梁山泊宋江。”徽宗问道:“寡人已教卿在楚州为安抚使,却为何在此?”(宋江口白:“臣等谨请陛下到忠义堂上,容臣细诉衷曲枉死之冤!”

 

6、徽宗下马,走进忠义堂内坐定。只见宋江上阶,跪膝向前,垂泪奏明自己被药死经过,徽宗大惊。宋江哭奏道:“臣死倒也罢了,只是众多兄弟殁于王事者,虽多已有荫封,然殿前奏报,不得详情上达。今幸陛下到此,容臣细说。”徽宗点头示可。于是宋江一一禀明诸好汉下场及其归宿:

 

7、破辽国后,公孙胜随宋江到达汴京城外,记起乃师罗真人:“逢幽而止,遇汴而还”之言 ,遂告宋江。宋江不便挽留,乃设宴相别。筵上众皆叹息洒泪,各以金帛相赠,公孙胜推却不受,众兄弟只顾打在他包裹里。

 

8入云龙公孙胜:次日,公孙胜辞别诸位兄弟,穿上麻鞋,背上包裹,打个稽首,往北登程,一路径回蓟州九宫县二仙山罗真人处,继续修道去了。

 

9玉臂匠金大坚:因其善镌玉石印信,征方腊前被留在京师御用,现在内府御宝监为官。

 

10紫髯伯皇甫端:因其善识良马,亦在征方腊前留京师御用,受御马监大使之职。

 

11圣手书生萧让:因他会写“苏黄米蔡”诸家字体,征方腊前,被蔡京差干办到宋江军营索要。现做太师府门馆先生。

 

12铁叫子乐和:因他善能歌唱,征方腊前,驸马王都尉亲自来向宋江求要,去驸马府中趋前听令,做个伴当。(后乐和在驸马府中尽老清闲,终身快乐。)

 

13云里金刚宋万、没面目焦挺、九尾龟陶宗旺:三人皆在征方腊手下东厅枢密使吕师囊守把之润州时,于乱军中被箭射落马,马踏身亡。后都封为义节郎。

 

14青面兽杨志:于宋江、卢俊义分兵苏常、宣湖前患病,寄留丹徒县,后病逝,葬于本县山园,封为忠武郎。

 

15百胜将韩滔:宋江攻常州,韩滔追南将金节(后降宋)时,被南将高可立一箭射着面颊,倒撞下马,又被南将张近仁抢先咽喉上复一抢,结果了性命。后封为义节郎。

 

16天目将彭玘:常州一役,见韩滔身死,彭玘急要报仇,撇了对阵的南将许定,去寻高可立。高可立挺抢迎住,不防张近仁从肋窝里撞将出来,把彭玘一抢搠下马去而亡。后封为义节郎。

 

17白面郎君郑天寿:卢俊义征宣州时,守将大败。郑天寿随众追至城下,忽然城上飞下一片磨扇,登时被打死。后封为义节郎。

 

18操刀鬼曹正、活闪婆王定六:两人亦是随众追至宣州城下,城上箭如雨下(箭矢都有毒药),射中两人,被救刚刚到寨,俱毒发身死。后两人被封为义节郎。

 

19丑郡马宣赞:随宋江征讨苏州,与方貌手下飞豹大将军郭世广鏖战,各自相伤,一齐死于饮马桥下。宋江怜其曾为王府郡马,使人安排了花棺彩椁,迎去虎丘山下殡葬。后封为义节郎。

 

20金眼彪施恩:随李应等协助三阮水军,收复沿海县治。在攻打常熟时,不慎落水,因不识水性而淹死。后封为义节郎。

 

21独火星孔亮:亦随李应等协助水军,收复沿海县治,攻取昆山。水战时不慎落水,不识水性被淹死。后封为义节郎。

 

22神医安道全:宋江军驻秀州,天使劳军毕,拿出太医院奏准:为徽宗乍感小疾,索取安道全回京,驾前委用。钦取回京后,在太医院做了金紫医官。

 

23井木犴郝思文:宋江、卢俊义合兵取杭州。一日与徐宁哨到北关门遭突袭,数员南军将校将其活捉进城,被守将方天定碎剐,并用竹竿挑头示众。后封为义节郎。

 

24金枪手徐宁:同日与郝思文遭突袭,救思文不得,项上反中了一箭,被关胜救回。当夜七窍流血,三四次发昏,原来中了药箭。因安道全已被取回京师,军中无良医可救,送至秀州养病,调治半月以上,箭疮不愈而死。后封为忠武郎。

 

25浪里白条张顺:围攻杭州某夜,张顺从西湖西陵桥下水,潜至涌金门,刚爬到半城,只听得一声梆子响,南军一齐发喊。待跳下刚要入水时,城上踏弩、硬弓、苦竹箭、鹅卵石,一齐射打下来,顿时身死,复被竹竿挑头示众。

 

26、宋江得报,大哭不已,请灵隐寺僧人诵经超荐亡灵,次日又去西陵桥边哭祭。于涌金门外,为张顺建立庙宇,题名金华太保。回朝奉旨,敕封张顺为“金华将军”,庙食杭州。

 

27小霸王周通:卢俊义过独松关,差周通等四人上山探路。不料周通被方腊手下镇国大将军厉天闰引兵冲下关来,首起一刀所斩。后封为义节郎。

 

28、独松关下,董平前去复仇,不防被关上一火炮伤了左臂,使不得左手枪。回到寨中,用夹板绑了,过了两夜,瞒了主将卢俊义,与张清步行上关与厉天闰、张韬交战。董平斗厉天闰,奈左手使枪不得,退下关来。

 

29没羽箭张清:厉天闰赶董平下关,张清挺枪去搠,厉天闰一闪身,躲松树背后。张清枪搠松树拽之不脱,被厉天闰一枪刺中小腹而死。后封为忠武郎。

 

30双枪将董平:董平见厉天闰搠倒张清,急使双枪去救,不提防被背后张韬拦腰一刀,剁成两段。后封为忠武郎。

 

31插翅虎雷横:随呼延灼取湖州德清县,在南门外和方腊手下护国大将军司行方交锋,斗到三十合,被司行方砍下马去而死。后封为忠武郎。

 

32花项虎龚旺:德清城外和南将黄爱交战,得胜赶过溪去,不想连人带马,陷倒在溪里,被南军乱枪戳死。后封为义节郎。

 

33急先锋索超:杭州北关门城下鏖战。索超飞奔出马,与方腊手下南离大将军元帅石宝交锋。未及十合,石宝卖个破绽,回马便走。索超追赶,被石宝一锤击在脸上,落马身死。后封为忠武郎。

 

34火眼狻猊邓飞:邓飞为救索超,急切中不防石宝马快刀利,措手不及,被一刀砍做两段。后封为义节郎。

 

35赤发鬼刘唐:攻打杭州候潮门,刘唐要夺头功,一骑马,一把刀,直抢入城去。城上守兵望见,一斧砍断绳索,坠下闸板(杭州城乃钱王建都之地,立有三重门:关外一重闸板,中间两扇铁叶大门,里面又是一层排栅门),把刘唐连人带马砸为肉酱。后封为忠武郎。

 

36丧门神鲍旭:杭州北关门前,鲍旭把石宝部将廉明一刀砍下马来,杀得性起,竟自杀入城门。石宝正伏在城门内,看见鲍旭,斜刺里只一刀,砍做两断。后封为义节郎。

 

37通臂猿侯健、金毛犬段景住:两人随张横、阮小七行至海盐,指望下船驶入钱塘江。不料风势不顺,被反吹打至东海入海口。众人使力急驶回转,却又被风打破了船,都落在水里。两人因不识水性,溺死海中。后两人被封为义节郎。

 

38、杭州城破,方腊大太子方天定急急纵马出南门,逃至五云山下。只见钱塘江里赤条条跳出一人,口里衔着一把刀,直奔而来。方天定打马要走,那马却似有人笼住嚼环,百打不动。被那人抢到马前,扯下马来,一刀便割了头。原来那人是落水泅渡上岸的张横。

 

39船伙儿张横:张横翻身上马,直进城中来见宋江。这时,方天定宫中已成帅府,张横直到宋江面前滚鞍下马,把头和刀,撇在地下,纳头拜了便哭。两人谈话间,方知是张顺一魂缠住方天定,借了兄长身壳,杀贼报仇。张横痛绝闷倒,自此得病,随即染瘟疫而亡。后封为忠武郎。

 

40没遮拦穆弘、毛头星孔明、旱地忽律朱贵、白日鼠白胜、笑面虎朱富:因杭州城内逢此大战,瘟疫盛行,穆弘、孔明、朱贵、杨林、白胜与张横皆病倒不能征进。宋江命穆弘弟小遮拦穆春、朱贵弟笑面虎朱富看视,寄留杭州。后除杨林痊愈同穆春归队外,其余五人,连同朱富(亦染瘟疫),病逝于杭州。后穆弘被封为忠武郎,余皆封为义节郎。

 

41、攻取杭州后,宋、卢再次分兵,分取睦、歙二州。宋江一路兵发睦州,遭遇乌龙岭关隘。此关面对长江,背靠峻岭,上立关防,下设水寨,寨内排列五百只战舰。阮小二等乘驾船只,从急流下水,摇上滩头。南军水寨备下五十连火排(用大松杉木穿成,堆满草把,内暗藏硫黄、焰硝引火之物,用竹索编住)横在滩头。

 

42立地太岁阮小二:乌龙岭上守军见阮小二等抢滩,把旗一招,金鼓齐鸣。把守水寨的四个伪水军总管,下令把火排一齐点着,望下滩顺风冲下。随后大船尽出,南军手执长枪、钩挠等,尽随火排而来。阮小二急下水时,被南军后船赶上,一挠搭住,怕被活捉受辱,扯出腰刀,自刎而亡。后封为忠武郎。

 

43玉幡竿孟康:孟康随众抢滩,见阮小二自尽,急要下水时,火排上火炮齐发,一炮正打中头盔,透顶打成肉泥。后封为义节郎。

 

44两头蛇解珍:为破乌龙岭,兄弟两装做猎户,腰里各跨一口快刀,提了钢叉,攀藤揽葛,一步步爬上岭去。正爬到悬崖峭壁之处,背后钢叉刮得竹藤乱响,惊动敌军。解珍被一挠搭住头髻,提起半空。解珍自知无幸,便一刀砍断挠钩,从百十丈高岩倒撞下来,跌得粉身碎骨。

 

45双尾蝎解宝:解宝见哥哥坠落山崖,急退步下岭。岭上早滚下大小石块并短弩弓箭,向藏身处竹藤里射来,顿时射死在竹藤丛里。天明,岭上守将差人下来,将两人尸首风化在岭上。后两人被封为忠武郎。

 

46矮脚虎王英:睦州城外,清溪路上,正迎着方腊援军——殿帅太尉郑彪。两人交马,斗到八、九合,郑彪魔法于头盔顶上流出一道黑气,黑气中立一个金甲神,手持降魔宝杵从半空打下。王矮虎吃了一惊,手忙脚乱,失了枪法,被郑魔君一枪戳下马去身死。后封为义节郎。

 

47一丈青扈三娘:一丈青见丈夫落马,急舞双刀去救。郑彪接住交战,略战一合,回马便走。一丈青要报丈夫之仇,急赶。郑魔君歇住铁枪,从身边锦袋内摸出一块镀金铜砖,回身看着一丈青面门上只一砖,把其打落马下而死。后加赠为花阳郡夫人。

 

48、睦州城外,方腊国师——“灵因天师”包道乙在马上见武松使两口戒刀,步行直取郑彪,便向鞘中掣出玄天混元剑,从空飞下砍中武松左臂,武松痛晕,幸得鲁智深奋力救回己阵。

 

49行者武松:武松醒来见左臂伶仃将断,一发狠,自用戒刀割断,从此残废。(后于杭州六和寺出家,敕封清忠祖师,赐钱十万贯,以终天年,寿至八十善终。)

 

50飞天大圣李衮:睦州城外,李衮、项充等过溪追赶郑彪。不想溪涧又深,卵石又滑,李衮一交跌翻在溪里,被溪西岸边埋伏的南军乱箭射死。后封为义节郎。

 

51八臂哪吒项充:溪里项充见李衮身死,急切上岸,却被绳索绊翻。待要挣扎,南军蜂拥而上,一阵乱刀,剁成肉泥。后封为义节郎。

 

52铁笛仙马麟:睦州西门外乌龙岭大战,马麟被南将白钦一标枪标下马去,石宝赶上,复了一刀,把马麟剁成两段。后封为义节郎。

 

53锦毛虎燕顺:乌龙岭上,燕顺见马麟惨死,红了双眼,向前来跟石宝拼命。被石宝荡开流星锤,一锤击死。后封为义节郎。

 

54赛仁贵郭盛:吕方、郭盛自乌龙岭西奔上山来夺岭,未及到岭边,不想山头上飞下一块大石,将郭盛连人带马砸死在岭边。后封为义节郎。

 

55小温侯吕方:乌龙岭上混战,吕方正遇白钦,两个交手厮杀。在马上各自夹住对方兵器,施展不得。于是都弃了手中军器,在马上互相揪住厮打。不料马走到山岭陡峭处,立脚不牢,二将使得力猛,连人带马都滚下岭去,双双摔死。后吕方封为义节郎。

 

56九纹龙史进:卢俊义兵近昱岭关,差史进、石秀、陈达、杨春、李忠、薛永六员将校,带领三千步军,前去出哨。六将迤逦哨到关下,被方腊手下大将——小养由基庞万春一箭正中史进,跌下马去。

 

57拼命三郎石秀、跳涧虎陈达、白花蛇杨春、打虎将李忠、病大虫薛永:五将救得史进,上马便回。又听得山顶上一声锣响,左右两边松树林里,一齐放箭。五将逃命而走,刚转过山嘴,对面两边山坡上,南将雷炯、计稷,指挥弩箭如雨一般射来,史进、石秀等六人都被射死在关下。后史进、石秀被封为忠武郎,余皆封为义节郎。

 

58摩云金翅欧鹏:卢俊义攻打歙州,欧鹏挺枪出马,和庞万春交战。战不五合,庞万春败走,欧鹏要显头功,纵马赶去。庞万春扭过身躯背射一箭,被欧鹏绰箭在手。却不料庞万春能放连珠箭,第二箭正中欧鹏,坠下马去身死。后封为义节郎。

 

59菜园子张青:欧鹏落马,歙州城外两军混战,张青死于乱军之中。孙二娘令手下军人寻得丈夫尸首后烧化,痛哭一场。张青后封为义节郎。

 

60中箭虎丁得孙:歙州城外,朱武献计在卢俊义军营内设伏,南军劫营,中计大败。丁得孙在山路草中埋伏,却被毒蛇咬了脚,毒气入腹而死。后封为义节郎。

 

61圣水将军单廷珪、神火将军魏定国:卢俊义率诸将进兵歙州城下,见城门大开,城上旌旗军士皆无。单、魏两个要夺头功,引军杀入城去。不料南国尚书王寅设计,在城门内掘下陷坑。二将连人带马陷在坑里,陷坑两边,埋伏有长枪手、弓箭军士,将两将戳杀于坑中。后皆封为义节郎。

 

62青眼虎李云:王寅弃城而走,正撞着李云截住厮杀。王寅挺枪向前,李云却是步斗,被王寅枪起马到,登时踏死。后封为义节郎。

 

63石将军石勇:石勇见王寅踏倒李云,便冲突向前急切来救。不料王寅使枪神出鬼没,石勇如何抵当得住?战不数合,被一枪结果了性命。后封为义节郎。

 

64霹雳火秦明:清溪县界内,两军列开阵势。宋江阵上秦明首先出马,手舞狼牙大棍,直取南国金吾上将军“皇侄”方杰。两人连斗三十余合不分胜败,正斗到秦明将赢之际,却不提防南国骠骑上将军杜微暗发飞刀,秦明急躲,被方杰一方天戟刺于马下,死于非命。宋军见说折了秦明,尽皆失色!后封为忠武郎。

 

65险道神郁保四、母夜叉孙二娘、出林龙邹渊、摸着天杜迁、催命判官李立、金钱豹子 汤隆、铁臂膊蔡福:清溪县城内城外,两军混战,郁保四、孙二娘,都被杜微飞刀所杀;邹渊、杜迁被南国马军所踏杀;李立、汤隆、蔡福,鏖战中各带重伤,医治不得痊愈而死。后皆封为义节郎,女将孙二娘加赠旌德郡君。

 

66短命二郎阮小五:阮小五先随李俊等用军师吴用“献粮诈降”之计,于清溪县城内水路上岸,先见了南国左丞相娄敏中,后被其引见方腊。娄、方两人被李俊一席话打动,令在清溪管领水寨。后逢大战,阮小五在城里放火杀出,不慎被娄敏中所杀。后封为忠武郎。

 

67花和尚鲁智深:班师回朝,鲁智深在杭州六和寺听到钱塘江上潮声如雷,心中忽然大悟,记起乃师智真长老临别“逢夏而擒、遇腊而执、听潮而圆、见信而寂” 四句偈言:原来正应在其活捉南国大将夏侯成、生擒方腊两大功劳。而“圆寂”即和尚死之别称。当下沐浴更衣,焚香趺坐,天性腾空坐化了。后加赠为义烈照暨禅师。

 

68豹子头林冲:林冲心怀郁闷,常年征战,回师途中,忽染风瘫病了。不能痊愈,就留在杭州六和寺中教武松看视,后半载而亡。封为忠武郎。

 

69病关索杨雄:随军班师途中,杨雄思念石秀不已,忧郁之气聚发于背,形成疽痈,在杭州突发背疽而死。封为忠武郎。

 

70鼓上蚤时迁:随军班师,途经杭州,庆功宴上时迁暴饮暴食,至晚突患搅肠痧而死。封为义节郎。

 

71浪子燕青:平南大军离了杭州,望京师进发,燕青私劝卢俊义,意欲两人一同纳还官诰,隐姓埋名,以终天年。卢俊义不听。燕青拜了八拜,当夜怀揣“君王赦书”,收拾一担金珠宝贝,浪迹江湖去了,从此不知所踪。(后有“燕青拳”传世。)

 

72混江龙李俊、出洞蛟童威、翻江蜃童猛:大军行到苏州城外,李俊假称中风,倒在床上。宋江亲领医人前去看治,李俊言不要为他一人误了回军程限,只求留童威、童猛看视,一时瞒过宋江。三人随即寻到费保等四个,于榆柳庄上商定,尽将家私打造船只,从太仓港乘驾出海,自投化外去了。(后来李俊为暹罗国之主。童威、费保等都做了化外官职,另霸海疆。)

 

73铁扇子宋清:武奕郎宋清随哥哥衣锦还乡,回归郓城县宋家村。此时宋太公已死,只存灵柩。两兄弟痛哭伤感,不胜哀戚。便请僧道,荐拔亡故父母宗亲,择日扶灵安葬。而后,宋江将庄院交割与宋清,虽受官爵,只在乡中务农,奉祀宗亲香火。

 

74神行太保戴宗:戴宗被授为武节将军、衮州都统制。一日来见宋江,说是夜里梦见崔府君勾唤,要去泰安州岳庙里陪堂求闲去。宋江不便挽留。戴宗自此出家,每日殷勤奉祀东岳大帝香火,数月后,无恙大笑而终。(后来在岳庙里累累显灵,州人庙祝,即塑戴宗神像于庙内,胎骨是其真身。)

 

75活阎罗阮小七:阮小七以武节将军衔往盖天军做都统制,未及数月,被王禀、赵谭挟帮源洞辱骂旧恨,累次于枢密使童贯前诉说其曾穿戴方腊黄袍龙衣玉带,有不轨之心,且盖天军地僻人蛮,必致造反。童贯把此事告知蔡京,天子降旨,追夺阮小七官诰,贬为庶民。阮小七心中反而欢喜,带了老母,回梁山泊石碣村居住,依旧打鱼为生,以终天年。(后寿至六十而亡。)

 

76小旋风柴进:柴进见戴宗纳还官诰,求闲去了,又听说阮小七被贬原因。自思亦曾做过方腊驸马,倘日后被奸臣们于天子前谗言,必定受辱。于是推称患了风疾,不时举发,难以为官,遂纳还武节将军、横海军沧州都统制官诰,辞别众官,再回原郡为民。忽然一日,无疾而终。

 

77玉麒麟卢俊义:卢俊义加授武功大夫、庐州安抚使,兼兵马副总管。不想杨戬设计,言其在庐州招军买马,积草屯粮,意在造反。于是蔡京上奏天子,请旨赚其到京。徽宗亲赐御食被高俅、杨戬暗下水银。回转庐州途中,忽觉腰肾疼痛,不能乘马而换船。行至泗州,水银已坠腰胯并入骨髓,卢俊义册立不牢,落于淮河深处而死。(从人打捞起尸首,具棺椁葬于泗州高原处。)

 

78呼保义宋江:宋江加授武德大夫、楚州安抚使,兼兵马都总管,自去楚州到任。上马管军,下马管民,人心悦服,军民钦敬。将近半载,朝廷忽赐来御酒,宋江饮后觉肚腹疼痛,知被下了慢药。怕李逵得知不肯干休,复去哨聚山林,坏他一世清名,便唤李逵来同吃药酒。

李逵吃了去后,宋江不日而亡,葬楚州南门外蓼儿洼。

 

79黑旋风李逵:武节将军李逵自到镇江润州任都统制后,心中烦闷,每日与众饮酒。听得宋江差人来请,便直到楚州,径入州治拜见宋江。宋江请进后厅饮酒进食。将至半酣,宋江道明取他缘由,并明言给他喝的是药酒。李逵洒泪而别,回到润州,药发身死。葬蓼儿洼宋江墓西侧。

 

80智多星吴用:武节将军、武胜军承宣使军师吴用自到任之后,常常心中不乐,每每思念宋公明相爱之心。忽一夜梦见宋江、李逵二人,诉说被药酒所害之事,并请他到坟茔探视。一觉醒来,泪如雨下。次日径寻至蓼儿洼宋江坟茔哭祭,愿与宋江同会于九泉之下。正欲自缢,只见花荣从船上飞奔至,言愿同梦同死。两人双双悬于树上自缢,葬蓼儿洼宋江墓东侧。

 

81小李广花荣:武节将军、应天府都统制花荣同日见吴用哭祭宋江,对言所梦相似,见吴用欲报宋公明恩义而自缢,即愿追随。似此真乃死生契合者!两人大哭一场,双双悬于树上,自缢而死。从人慌忙报与楚州官僚,置备棺椁,与吴用一起葬于蓼儿洼宋江墓东侧。

 

82、宋江奏到这里,放声大哭。徽宗不觉下座扶起,一起来到忠义堂门口,只见三关寨栅雄壮。徽宗要分宋江悲心,于是问道:“此是何所,卿等聚会于此?”宋江回奏:“此即臣等旧日聚义梁山泊也!”徽宗大惊。

 

83、徽宗惊问:“卿等已死,当往受生,何故相聚于此?”宋江回道:“天帝哀怜臣等忠义,蒙玉帝符牒敕命,封为梁山泊都土地。已故众将皆会于此,只公孙胜等三十二位兄弟阳寿未尽。而屈死众将有屈难伸!特令戴宗屈万乘之主,亲临水泊,恳告平日衷曲。”

 

84、徽宗又问:“卿等为何不诣九重深院,直接奏告寡人?”宋江回道:“臣等乃幽阴魂魄,怎能到凤阙龙楼?今者陛下出离宫禁,故屈邀至此。”徽宗不禁脸有惭色,起身下阶。忽见宋江背后转出李逵,手执双斧,厉声高叫道:“皇帝,皇帝!你怎地听信四个贼臣挑拨,屈坏了我们性命?今日既见,正好报仇!”说罢,抡起双斧迳奔徽宗。

 

85、徽宗吃这一惊,猛然觉醒,原来是南柯一梦,尚觉浑身冷汗。睁开双眼,见烛影中李师师犹然未寝。徽宗问:“寡人恰在何处去来?”李师师回奏:“陛下适间伏枕而卧。”徽宗把梦中之事,对李师师一一说知。李师师回道:“凡人正直者,必然为神。莫非宋江真的已死,故显神灵托梦与陛下?”

 

86、徽宗道:“寡人来日,必当亲问此事。若是他果真死了,必须与他建立庙宇,敕封烈侯。”李师师奏答:“若圣上果然加封,显陛下不负功臣之德。”当夜徽宗嗟叹不已。

 

87、次日临朝,徽宗传旨会群臣于偏殿。蔡京、童贯、高俅、杨戬等,因恐问起宋江之事,早已出宫。当下只有宿元景等几位大臣侍侧在殿。徽宗于是与宿太尉问答,得知两人所梦相同。便分付差心腹之人,往楚州体察此事,宿元景领旨照办。

 

88、宿太尉差人到楚州后,打探明白:宋江蒙御赐药酒而死,楚人感其忠义,葬于楚州蓼儿洼高地之上。更有吴用、花荣、李逵三人,做一处埋葬。百姓哀怜,盖造祠堂于墓前,春秋祭祀,凡有祈祷,无不灵验。宿太尉听了,慌忙将此事回奏,徽宗不胜伤感。

 

89、次日早朝,徽宗当百官面责骂高俅、杨戬。二人俯伏在地叩头谢罪。蔡京、童贯代为掩饰。徽宗喝退高俅、杨戬,待便追查原御酒使臣,不想其人已死于楚州回京之路。(蔡京、童贯口白:“人之生死,皆由注定。省院未有来文,不敢妄奏。昨夜楚州才有申文到院,臣等正欲启奏。”)

 

90、宿太尉又见徽宗于偏殿,以宋江忠义显灵之事奏知。徽宗准让宋清承袭宋江名爵,宋清上表辞谢,言自身已感风疾,不能为官,只愿郓城为农。徽宗怜其孝道,赐钱十万贯、田三千亩,以赡其家。待有子嗣,再行录用。

 

91、徽宗亲书圣旨:敕封宋江为忠烈义济灵应侯,于梁山泊起盖庙宇,大建祠堂,妆塑宋江等殁于王事诸多将佐神像。敕赐殿宇牌额,御笔亲书“靖忠之庙”。

 

92、济州府奉敕,于梁山泊起造庙宇:拟黄金殿上塑宋公明等三十六员天罡;两廊内列朱武等七十二座地煞。对照当初宋江留下之“平南表”,知天罡内现只公孙胜等十位存世;地煞中有朱武等二十二位存世。

 

93、于是,济州府遂把梁山好汉现存者虚列其名,待俟后再行塑形。其之未殁于王事者,除前文已见之公孙胜、金大坚、皇甫端、萧让、乐和、安道全、武松、燕青、李俊、童威、童猛、宋清、阮小七、柴进外,其余李应、杜兴、关胜、呼延灼、朱仝、黄信、孙立、孙新、顾大嫂、邹润、蔡庆、裴宣、杨林、蒋敬、朱武、樊瑞、穆春、凌振归宿如下:

 

94扑天雕李应:武节将军李应授中山府都统制,赴任半年,闻听柴进求闲去了,也推称风瘫,不能为官,上报省院,缴纳武节将军等官诰,复回故乡独龙冈,在村中重修宅院,快活过活,得以善终。

 

95鬼脸儿杜兴:杜兴跟随李应,也自纳还武奕郎、路都统领官诰,回独龙冈后,应李应要求,弃了主仆名分,兄弟两一起作富豪。后亦得善终。

 

96大刀关胜:武节将军关胜在北京大名府任正兵马总管,因其乃祖为神,武功又自绝伦,加之平南功劳甚大,深得军心,众皆钦伏。一日,操练军马回来,因大醉失足落马,得病而亡。

 

97双鞭呼延灼:武节将军呼延灼授御营兵马指挥使,谨慎奉职,每日随驾操练御林兵马。后领大军,破大金兀术四太子,出兵杀至淮西阵亡,不负其祖河东名将呼延赞开国之勋!

 

98美髯公朱仝:武节将军朱仝任保定府都统制,管军有功。后随刘光世破了大金,直做到太平军节度使,为梁山一众兄弟中所任官职最高者。

 

99镇三山黄信:武奕郎黄信仍回青州,升为青州路都统领。黄信见青州三山依旧,人已全非,回思当初,即以青州都监身份与宋公明、秦明、花荣等一段恩仇渊源,真有隔世之感。

 

100病尉迟孙立、小尉迟孙新、母大虫顾大嫂:武奕郎孙立带同兄弟武奕郎孙新、东源县君顾大嫂并妻小,依旧回原籍为官,任登州路都统领。梁山各路支脉,只这一路损伤最小,只损了一个出林龙邹渊,而舅子乐和,亦有好归宿。孙立于路唏嘘,暗叹侥幸不已。

 

101独角龙邹润:邹润随孙立回登州后,不愿为官,委孙立纳还武奕郎、路都统领官诰,回登云山去了。后来依旧呼啸山林,只不与孙立为难。

 

102一枝花蔡庆:蔡庆跟随关胜,仍回北京。即纳还武奕郎、路都统领官诰,情愿为民,安稳过日。

 

103铁面孔目裴宣、锦豹子杨林:裴宣自与杨林商议了,双双纳还武奕郎、路都统领官诰,联袂重回饮马川旧地,逍遥求闲去了。

 

104神算子蒋敬:蒋敬自思一介文人,当不来路都统领之职,加之思念故土,亦愿纳还官诰,回故乡潭州为民。

 

105神机军师朱武、混世魔王樊瑞:副军师朱武,亦好道,自来求樊瑞传授道法。后来两个索性也纳还官诰,做了全真先生,从此云游江湖,四海为家。一日,两个商定,去投公孙胜出家,以终天年。

 

106小遮拦穆春:穆春也纳还武奕郎、路都统领官诰,自回故土揭阳镇乡中,复为良民。回乡第一件事,即把哥哥穆弘神主,放置于穆家祠堂。

 

107轰天雷凌振:武奕郎凌振,炮手当世一人,手段非凡,仍回御营火药局任用。

 

108、后来,一百单八将英灵齐聚,宋公明帅众累累显灵,百姓四时享祭不绝。梁山泊内祈风得风,祷雨得雨。楚州蓼儿亦显灵验,楚州人民乃重建大殿,添设两廊,奏请赐额。妆塑神像三十六员于正殿,两廊仍塑七十二将。年年享祭,万民顶礼,至今古迹尚存。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