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长江日报》评论部主任刘洪波

爱国是种高技术吗

转载 2016-09-06 19:48:52

  中国女排奥运夺冠,国人振奋,但也有别样说法,有说是“郎平个人的胜利”的,有说“靠实力而不是靠精神”的,当然,也不会缺少“不把奥运当成国家荣誉的竞技场”、“不把胜负与为国争光紧密相连”的声音。

  出现这些声音,不令人意外,各说各话,社会丰富性使然,也算是言论宽度的部分证明吧。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就得同意那些“特立独行”的意见。我们当然要为运动员、教练员个人的成就而高兴,但并不认为奥运就不是国家荣誉的竞技场,奥运会上没有一个冠军不在国歌声中领奖,运动员也无不是在国旗的引导下出场。胜负当然与“为国争光”紧密相连,如果不是这样,“国家代表团”、“国家队”还有什么必要存在?

  有些人好像很担心“爱国主义过剩”,一旦人们产生了国家自豪或国家忧患,立即就要提醒“理性”。谁能说爱国不需要理性呢,但一见爱国就提醒“要理性”的,几乎只是指出爱国不当会带来什么问题,就像爱国是门技术活,而且是高技术活儿一般,而从来不会爽快地回答一下到底要不要爱国。

  本来,爱国的反面是不爱国,理性的反面是不理性,这样,概念组合上应该有理性又爱国、不理性但爱国、理性但不爱国、不理性又不爱国四种情形,但在有些人,虽然似乎在主张“理性爱国”,其实是认为“爱国就不理性”的,所以只对爱国主义提醒要理性,而不对“理性而不爱国”表示意见,有些甚至就是在奉行“不理性地不爱国”,他们动不动就说“爱国主义是无赖最后的避难所”。

  但这些人似乎也不是真的反对爱国主义,而更像是反对中国人的爱国主义,因为如果有人说外国人也各爱其国的,他们就会说因为那是因为人家那国家值得爱。他们看起来是在辨析爱国不等于爱什么,实际上是在为爱国设置前提,前提不成立,爱国就不需要,最终是外国人爱国有理,中国人爱国不行,甚至中国人要爱外国才好,才最为“理性”。

  因此,谁要谈“女排精神”,他们会觉得恶心。其实,“靠实力还是靠精神”就是个伪问题,一支队伍也好,一个人也好,精神境界和精神状态如何,表现大不一样,就算是菲尔普斯,如果一直把妹子、抽大麻,也当不了冠军,竞技实力、竞技水平,本身就是在精神振作、态度专注之下才能获得。还有一些人特别反感“体制”,不能容忍中国运动员的“螺丝钉精神”,但奇怪的是,德国运动员成为“战车”上的零件、意大利运动员成为“混凝土”中的材料,他们又非常赞赏。

  还有人发明了“爱国贼”的说法,表面是说那些不理性的爱国,但因为们其实是认为中国人爱国就必属于不理性,所以见到谁爱国就祭出“爱国贼”的帽子来。其实爱国与贼窃鼠偷有什么关系呢,卖国才像贼一样地讲“曲线救国”,发明“爱国贼”的说法,不过是对爱国主义进行定向质疑。大家都为爱国情感忧虑,甚至以鲜明爱国为耻,就轻易“不敢爱国”了,客观效果就是如此。

  “理性爱国”、“爱国贼”等话语兴盛,说到底是话语的策略,也是话语的政治,看起来智力高超,但后面的意含是什么,读出来不难。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姝︽眽鍒樻椽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16,096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