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瑞田观点
瑞田观点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7,415
  • 关注人气:70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漫谈郭沫若和他的手札

(2018-11-27 11:06:43)
标签:

文化

历史

收藏


新近面世的郭沫若与龙榆生的手札,让书法爱好者的眼睛为之一亮。头衔众多的郭沫若,涉猎广泛,唯一不被争议的就是他的书法。上世纪的中后期,他的题字遍布中国大地,名胜,匾额,报刊,“郭体”行书抬眼即是。对于郭沫若的书法,我们熟视无睹。不过,在四川乐山沙湾郭沫若故居,看到郭沫若少年时代的一帧小楷,却惊讶万分,那一手点画开张的小楷,讲述了作者高超的书法才情。对郭沫若故居的陈设什九遗忘,对那帧小楷记忆犹新。

一段时间,郭沫若从神坛跌下,似乎郭沫若成了文化泡沫,轻轻一吹,便原形毕露了。哪有那么简单,尽管郭沫若有时“夸张”得没谱,但,泡沫消解,郭沫若依然立体、丰厚。

秋凉时分,读周立民《躺着读书》,一段文字,让我惊悚——“稍微有一点自省之心的话,我们就应当看到,前人的优点,我们常常没有看到,而他们犯的错误,今天我们还在重复。他们哭过、笑过、做过了,已经承担了他们的历史责任,对了错了,也都接受了历史的惩罚,用不着我们再在他们面前去显示自己的高明,多一点反躬自省倒不失为上策。就像大骂郭沫若的人,我总劝他压压火气,要是可以谈话的朋友,我也会轻轻地提醒:他至少还写过一篇《请看今日之蒋介石》,要知道,那时的蒋介石可不是‘人民公敌’,相反,声名正隆。为此,郭沫若提着脑袋流亡日本十年。”

郭沫若有辉煌的过去,有显赫的现实;他著述丰赡,也漏洞频出。即使到了今天,我们还是不能确定一个真实的郭沫若,骂他的人挺多,说他好的人不少。

放下《躺着读书》,脑袋里清晰出现“郭沫若提着脑袋流亡日本十年”的字样。我没有能力评价郭沫若的一生,却有兴趣看他一个侧面,比如书法——书法研究、书法创作,以及作为书法家的郭沫若的是是非非。

“郭沫若提着脑袋流亡日本十年”干了什么,无需一一道来。其中的金文研究,让他在文字学、书法学领域赢得名声。此间,他在日本先后出版了《两周金文辞大系》《金文丛考》《金文余释之余》《古代铭刻汇考四种》《两周金文辞大系图录》等多种文字学著作。郭沫若在日本与著名学者、书法家容庚的数十通手札,已与读者见面,二人切磋金文的往事历历在目。容庚说:“我第一次收到郭沫若同志的信是在一九二九年八月,信末署名‘未知友郭沫若’。其时我在燕京大学任教,主编《燕京学报》,与郭沫若同志素不相识,当时也不了解他。但从来信看出,他正在日本研究古文字,接触到许多重要问题,苦于资料缺乏,研究工作不能顺利进行。在这封信中他提出两个学术问题同我商讨。出于对这位身在异域而致力于祖国古文字研究的‘未知友’的敬意,我随即复了他一封信,谈了些自己的看法。此后便不断地书信来往,商讨学术,互通声气,我和他成了文字上的朋友,只恨云山遥远,不得聚首畅谈。”

容庚所言,透露出流亡日本的郭沫若对古文字的倾心。

古文字与书法有天然的文化关系。甲骨文研究领域的著名“四堂”——雪堂(罗振玉),观堂王国维,鼎堂(郭沫若),彦堂(董作宾),书名广播,一字难求。四堂中的郭沫若,后居国家副总理和副委员长高位,声名更为显赫。

复归平静,看问题客观多了。政治迷尘散尽,我们的目光清澈起来。这时候的郭沫若,更具体,更真实了。

整理龙榆生友朋手札,看到郭沫若的三通手札,书卷气扑面而来。三通手札作于上世纪五十年代,其中的“大函及诗札”,书法精良,内容也浮现郭沫若的思想状态——

榆生先生:

大函及诗三首已拜读。

尊诗火候深刻,但读后却乏清新感。恐不免仍为旧式格调所囿耳。

别开生面,殆是难事。

敬礼!

                   郭沫若   八、廿九

分析手札的文辞,可以复原郭沫若与龙榆生手札往来的因由,龙榆生寄呈郭沫若三首格律诗,郭沫若读后,觉得龙榆生诗作时代感不强,恪守旧韵也不是明智之举,言外之意,新的社会,写诗要与时俱进。龙榆生没有政治理想,他治词学,写格律诗,甘愿“为旧式格调所囿耳”,永远撵不上郭沫若的“清新感”。

手札文辞,是郭沫若政治人格的真实写照,手札书法,真的“别开生面”,是郭沫若作为书法家的真实写照。

历史深处的郭沫若,矛盾重重。一方面,他可以在甲骨文、金文中领略到中国人新的生命气象,一方面,他特别趋时,似乎刚刚吐芽的枝条,也能读出一片山河。此文不是谈郭沫若本人,固不在此纠缠。

郭沫若的书法的确不同凡响。熟知未必真知,尽管我们看到很多郭沫若的笔迹,甚至有一点印象疲劳,不过,这三通与龙榆生的手札,让我们对郭沫若的书法有了真实的了解。“大著札”文辞叙述清晰,书法简劲、神逸,“三月十四日札”沉郁、旷达,是二王书风的直接体现。“大著札”为行草书,这是郭沫若书法的常态。行书稳中有动,草书繁中有简,上下呼应,节奏分明。作手札时,郭沫若正当壮年,控笔能力强,墨法于不经意间有巧思,浓淡相宜,轻重有序。郭沫若行草书是当代书法的重要存在,其一,传统功底与生命激情融合,书写不逾矩,贲张有法度,艺术感染力超强。其二,追求笔法的开张与字法的准确;作为公众人物,他写字收敛,作草书从不放纵笔墨,恪守草法,追求字法的准度。其三,对所书文辞的熟稔,提升了他毛笔书写的文化韵致;这也是郭沫若书法的魅力所在。他在“三月十四日札”中的一段话,谈的是诗词创作,也像他的书法“宣言”——“鄙意今日用旧形式,当使人不感觉其旧。内容固须新,形式亦当有所解脱。”

郭沫若是人文学科的通才,但是,他的书法一直被人看重,自己也在书法学术的纷争中有得有失。他质疑兰亭序是伪作,高二适反驳,最高领袖介入,使争论兰亭序是否真伪的“兰亭论辨”有了多层涵义。身陷其中的郭沫若,有没有难言之隐,不知道。

然而,作为书法家的郭沫若,举世公认。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