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回旋宇宙:地球谜团与平行宇宙》第八章 能量作用力的运用和操控(一)

(2014-09-09 13:41:14)
标签:

宇宙

朵洛莉丝

分类: 书籍分享

《回旋宇宙:地球谜团与平行宇宙》第八章 <wbr>能量作用力的运用和操控(一)

第八章 能量作用力的运用和操控

一九八九年我跟贝芙丽进行了以下这个疗程,她是个艺术家,当时已经和我合作多次。我使用她的催眠关键字,引导她进入了转世之间的灵界,那是我们取得数据的地方。

朵:你在做什么?你看到什么?

贝:我还没有看到任何东西,不过我像是随着轻柔的波浪在晃动。我不是在海上,而是在宇宙里。我可以俯视行星,看起来就跟你所看到的地球照片一模一样,有蓝有白。

朵:有没有不一样的地方? 

没有。我就是在太空中飘浮也可以说是浮在一张格子床上面。

朵:什么意思?

贝:宇宙就像是由格线组成的,这些格线还会浮动。它们消退、流动,就像是海浪起伏。 我不是指浪花,而是指从海水深处涌出的海浪。波浪很轻柔,但非常深邃,在太空中缓慢地波动移行。而地球就在这张床里面,其他行星和恒星及太阳也是

朵:如果宇宙是这样移动,显示它事实上是有生命的。这是不是表示地球和其他星球也在移动?我现在想到的是海浪的推移。

贝:这些星体不像太空那样移动,它们是在这个起伏的太空中进行像自旋似的运行。我可以举个例子说明。你有没有看过一种装着水的破璃盒水在盆内往返流动,有些商人会拿来当摆饰,看着水的波动可以放松精神。

朵:我看过。

贝:波浪移动得很缓谩它们一上一下一上一下,那就是太空的床。

朵:这不会干扰到里面的星体吗?

贝:不会。星体在这种床里旋转及运行。

一张床星辰就像是躺在上面一样?

贝:它们是躺在里面。就像海洋里面的鱼在游动,鱼的上下左右都有水。或许我来改个说法,不要讲床应该比较像是让我们活在里面的空气,这样你大概会比较清楚。

朵:很好因为我原本的想象是地球前后摇摆,像船只在海上被晃过来晃过去。

贝:不是这样的,它的动作非常和缓遍及全宇宙它不只是表面的波浪。

朵:太空的组成就是这样?(是的。我想我们都认为太空是静止、空无一物的。

贝:不是不是太空是有生命的,而且它也滋养生命,它哺育喂养在它里面的一切。所以太空是活的、移动的

朵:它如何喂养生命?

贝:在停滞状态没有东西能成长没有东西能够演进或改变太空就以它里面的东西喂哺,就像是空气让我们能够呼吸一样。倘若没有空气,我们就会死亡。

朵:所以放大规模来看也是个人。(是的。)太空中有某种东西造就了生命(的确。)我了解空气供我们呼吸,那太空用什么来供应地球,供应大千世界?能量吗?

贝:它的存在就是生机。回头讲海里的鱼,假如那条鱼被出海面或如果水蒸发了,那么那条鱼就会死亡所以并不是太空供应某个东西来滋养我们,而是它的存在就得以使生命继续,并从而滋养我们,因为没有它,我们就不存在。它里面有生命,而且没错,那可以被称为是一种能量不过恐怕我这么说会造成误导,因为那并不是一种活跃的能量。但在不可捉摸的微妙层次上,它是活跃的。

朵:但它不是被动消极的。

贝:没错。如我所说,它在很微妙的层次上是活跃的。而我们一般会认为能量都带有强大的动能。携带强大动能的能流经太空也流过我们。不过我刚才说到的太空则是一种比较不活跃的能量,但也并非死寂不动。或者该说,不像我们平常所想的能量那么活跃。

你说的那种携带强大动能、流过我们所有人的能量是什么?

贝:比较像是生命力一种创造的驱动力量,它可以被引导。反之,太空的生机是不受引导的,就只是在那里,就只是存在。

朵:它是中立的?

员:是中立的没错,但它却又是积极的,因为没有它,我们都不能存活。所以你也不能说它是全然中立的,或停滞的’或‘死寂的’它里面拥有生命力,还有一些运动。

朵:但不受引导。

贝:正确。它就像是一个常数,比较活跃的能量可以被引导,也可以聚集。

朵:也就是你所说的那种比较活跃的,会穿透一切事物的能量。

贝:没错,那种能量和太空的活力或能量并不一样。

朵:而这种可以被引导的强大能量,可以在所有层次穿透一切事物?

贝:是的,确实如此。

朵:我一直纳闷那种东西是从哪里来的。按照我们的想法,一切事物都该有个源头。

贝:按照我们的思考方式,没错,然而我不是什么都知道。不过,我不认为它必须要有个来源。它就是在那里,打从一开始就一直都在,也永远存在。因此你又怎能说它是从哪里来的呢?

可是你说过,那是可以被引导的。

贝:它是可以被引导。或许更合理或更精确的说法是:它可以被引导,而且也可以被改变。那个能量作用力可以进入植物,让它从地表萌发、生长和开花同样的那个能量作用力也可以进入马拉松选手或画家的身体里。它可以自行重生延续再延续。此外,那种能量一旦进入植物、马拉松选手或新生婴儿里面,就不再是一种遍布或四散的能量,而是一种被引导或聚集的能量

朵:就是这点让我困惑当你说那种能量是被引导或可以引导的,我就总认为要有某个人或某种东西来引导它。

贝:你有没有看过陀螺旋转?一旦陀螺开始打转,它就会自己再生出力量。当然,陀螺也会翻倒。但有种作用我想应该称为‘离心力’,当它一旦开始自旋,就会继续旋转下去。就如同地球本身,一旦地球开始在本身的轨道自转就只会继续转下去。这跟孩子荡秋千不一样,它不需要别人持续推动。自旋不会逐渐停止下来,因为能量会不断自行再生。至于能量是从哪里来的——如果真有个源头的话——我就不得而知了。

朵:也就是它不必接受某种高等作用力的引导。

贝:这就超出我可以讨论的范围了。以我们能够理解的程度,我们可以说那种能量引导它自己。它本身是有意识的,它能够自我引导。如果有某个东西超越了它,那我就不知道是什么了。

你说那是超过你可以谈论的范围,这是指你不被允许,还是你不知道答案?

贝:就只是太庞大了。

太庞大了所以没办法带到这个层面来让我们了解?

贝:对我来说那是个太大的问题,我没办法了解。

我想这一切又要回归到上帝的概念。

贝:我认为我们对上帝的概念非常错误。我们总是把祂想成一个人、一个灵或一种能量,然后只要祂按个按钮,事情就启动了。我想事情不是这样运作的。不过它庞大了 我没法理解也由于它太庞大了我没办法把它联想到任何人。

如果这能量是可以被引导的,那么它也可以受人类引导吗?

贝:这种能量就是人类。这个能量显化为人类。所以不是人类引导能量,而是能量引导人类。

朵:我在想知果有那种能量,或许是为了让我们使用。

贝:我们本身就在使用它。我知道这很难了解,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清楚。

朵:除非你有别的比喻。

我来拭试(贝芙丽是艺术家,她用自己熟悉的东西来比喻)。如果你把颜料——只能用稀颜料,因为浓稠的颜料不易流动——滴在纸上,漂亮的颜色会朝四面八方扩散,形成一个美丽的圆案。滴在纸上的颜料,就是能量滴落的结果。能量控制显现在纸上的结果。纸上的画并不控制让颜料滴落的能量。你了解我的意思吗?

朵:我我了解。颜料滴下时,完全是自行随机滴落。

是的不过,这时完成的那幅作品——我想的是一个墨渍图案,不是你花了好几个小时完成的那种作品。假设你让漂亮的颜料从半空中滴下,落在吸墨纸上,颜料便朝着不同方向移动,形成一个亮的图案。这个完成的美丽图案并不支配使颜料往下滴落的能量所以能量以人类的形式显现,这是能量本身在控制的;而人类的形式就是画作,它无法控制让它滴落的能量

朵:我想我是想到了一些人他们希望能改变生活,创造自己的实相。他们是不是能够藉某种引导方式来运用这种能量?

:可以,不过不能从错误的方向能量端才具有能量,才能发挥作用,并不是吸墨纸那端或人类那端。现在,人类端可以产生影响来改变结果。但这并不是源自于纸张或人体,而是源自于能量。能量可以再滴落另一滴颜料,改变先前所存在的纸张状态。

朵:我想了解的是,如果我们可以知道该如何引导这种能量,说不定我们对自己的生活能有更多的掌控。

贝:可以,我们是能掌控。不过控制钮是在另一端,不是在结果这端。按钮是在能量端。 我可能误解了你的意思不过我觉得你想表达的是,你希望吸墨纸可以发挥诱导能量的作用,引导颜料流动。但事情不是这样的。假设你把人类当成吸墨纸画作,又把颜料滴落的现象当成能量作用力,滴在吸墨纸上的颜料所创造出的东西是它本身所具有的颜色。但如果不再有颜料滴落,吸墨纸就会固定下来,永远不会改变。如果吸墨纸想设法从源头来改变能量这是不可能的。能量,在这个例子里就是颜料,不断滴落在纸上来改变吸墨纸,而吸墨纸并不能改变能量。

朵:既然要在另一端才能起作用,那么人类又怎么能够运用能量来改变他们的生活?

贝:他们要运用的是让颜料滴落的能作用力。改变是来自能量作用力,不是来自吸墨纸或人类形式,后两者都无法造成改变。

朵:那么他们要怎么让改变发生?我想要找出方法,这样人类就可以运用这种能量来帮助自己。

贝:他们可以,不过......我举的比喻大概很糟糕。没有颜料持续滴落的纸张,就只是一张死寂的纸张。让颜料滴落在纸上的能量是一个持续进行的能量交换。不过按钮却不是在表面这端,不是在死寂的肉体端或纸张这端。按钮一定要在滴落的源头那边按动。

朵:但是我们要怎样启动按钮呢?

贝:我们就是按钮我们不是纸张。所以每次我滴落颜料就是在按下按钮。

朵:那么我们确实能够掌控我们自己的心智?

贝:还不只是心智。没错心智是其中的一部分,不过还有比心智更强大,而且能涵盖心智的能量。

朵:不过这种想改变、想创造的想法或渴望,必须从人类心智开始。

贝:回过头来蜕我们已经举了颜料滴落的例子,那就假定有一个自动滴眼药器所以连手都不用了,或是一个龙头的把手。滴眼药器也许没有用。总之,它把颜料液滴在纸上如果停止了那张纸就像一处死寂的废墟。而如果让颜料继续滴落,纸上的图案就会跟着一直变动。滴落的颜料还会彼此反馈,这是因为能量以颜料的方式滴落在纸上的时候它也给了纸张能量。这是一种自我生成的能量,它会向外扩散,回馈到源头,也就是点眼药器。因此这里就有不断出现的改变。原来的纸张并不能引导能量,因为它本身什么都不是。改变的开始是由滴落的颜料所产生。这样你有没有更清楚些?

朵:应该有吧。但我只是想要找出可行的方法,让我们人类能够使用这个能量,我知道这种要求层次很低

贝:不,这不是层次高低的问题而是人类如何在这个层次使用这种能量的问题。使用及引导这种量有很多种方式和做法并不一定有高下优劣之别。

朵:我想要找到可行的方法,这样人类才能用来引导这种能量。有没有哪种可遵循的步骤,可让他创造目标并让目标成真?

贝:有,他扪有方法可以引导那种能量。

要怎么做?

贝:就在我们身体里面,是精神力量。它不只是思想。来自纸张的心智回馈到能量源头 这个心智跟能量源头相较下非常微小,但它是启动我们所希望的事物的部分方法,我想你是在问这个。

朵:没错,启动生命里想要的事物。

贝:能量本身就是生命,能量也是光。如果我们想要让能量和吸墨纸区隔开来那么我们就犯了大错。那就等于吸墨纸想要掌控能量。它必须是双方协调的合作。能量必须流动。此外还要重新校准原始能量,它才会受我们所引导。这需要专心和专注,调频到固定和平顺的流动频率。如果吸墨纸希望自行运作,离开原来的流动途径,它也可以做到。因为它有它自己的能量,这会启动另一个循环。不过如果是跟回馈给它本身的能量源头相比它会显得非常渺小,或许还会被误导。反馈可以让作用力不断运作只要我右边这张吸墨纸对我左边的能量反馈就能引导能量往返来回从它的显化回到源头再进入显化,再回到源头循环不止。就算只是一朵花也是如此。能量先输进花里,让花朵成长,洒落种子然后再反馈至源头接着再次萌发、成长、开花、洒落种子,最后在非植物形式的阶段反馈能量进入源头。所以这会是个持续的过程。你可以了解为什么在冬天万象俱寂但春天一到又是生机盎然。不过人类并不冬岷,虽然他们在活力程度上会有高低起伏。这很微妙。也或许是在作梦的状态。但只要持续回馈到源头,能量就能绵延不绝,而且也不会消减。话说回来如果这张吸墨纸想自行创造些什么,它也做得到。它会创造出东西,并一再回馈给自己。但若是和回馈至源头的能相比,强度就会减弱很多,就像是向外辐射出去的射线。你懂我的意思吗?

朵:我懂,不过以花的例子来说,一切都是自动发生的。能量持续回馈给源头生命力就是这样。

贝:是的人类也是如此。

朵:不过,这是必然会发生,不是靠念头促成。

贝:不论有没有这个念头,事情都会发生。不过你可以引导它而通常引导会来自更高层次,凌驾于我本身的意识之上,几乎就像是受到指导一样。如果没有受到充分的指导我扪的能量就会在这个时候被误导,然后产生的结果可能就不是我们所希望的。

朵:因为我们送出错误的能量波?

贝:不是我们发出去的是正确的能量波但我们不知道该如何引导它或是没有足够的力量来引导它产生我们所希望的效果因此能量多少失去控制,陷入混乱。就像无线电波若没有调校,就会有静电干扰一样。如果你调频妥当了,结果就非常明确。假使你没有做任何引导就发射能量,可能就有静电噪声,结果可能是一团糟。这都是由于没有正确聚焦没有适当引导所致。

那么我们就必须知道如何引导和聚焦了?

贝:是的。但不只是人类要知道正确的做法,创造我们的能量流也知道做法,因此我们必须回过头去校准。换句话说,我们不是单打独斗。但前提是我们要调谐对准到能够协助引导的更强大频率,更高阶的意识,而不是试着为自己拿取所有的力量并且错误地引导能量。

朵:不过你说过,我们必须要有更多的接触(指与高阶意识)。我们要怎么在意识上做到这点?

贝:我想这是……如果我说‘修复损害 我怕这会造成误导。不过这时候我找不出其他的说法。如果我们不去干扰能量的运作,它会自行运作妥当如果我们发出的是被误导的能量或静电噪声假使不去理会,它就会消散并回归原始能量。不过,如果当某 人发出被误导的能量同时也恰好有其他十几人在相同位置发出这种能量,那么它的威力就会增加。你瞧这就是受了误导的能量威力。然后这会更难处理,因为这时它会开始具体成形,变成自行运作的力量。这样一来它就更不容易自然消散,也不会回到自然之流中。

那么它就有了自己的生命。

贝:是的。一旦成形我们就必须用意识驱散。在此之前我们不必这么做因为它会自动回归。不过,如果在相同的时间或地点送出足够的被误导能量,这个能量的力量就会增长于是不断自行运转。这样的能量只会产生它知道如何产生的东西那就是被误导的能量。除非我们中止那个能量,让它消散回归到正常能量,而这会是在无意识下发生的。我想,这也部分回答了你原来的那个问题。我们要怎么在意识上做到这点?’我们不必有意识地去做。这自然会发生。只有在它走错或迷失的时候我们才要有意识地去处理。

朵:我们要怎样打散这种被误导的能量?因为你必须先把它中止才能让它回归源头。

贝:透过播种这会是一种做法。我不知道是不是只有这种做法。不过假设这个从庞大能量源头流出的能量,流进了它的显化个人类的身体。这个能量能够显化为许 许多多的事物。不过,现在我们只拿人类为例能量显现为人然后这个人会送出能量——因为现在有了能量,也有了生命。然后能量就能自行增生。所以当他送出自身的能量假定那是受了误导的能量我们该如何把它中止这就是你的问题。这要回归到原始能量源头让正面或中性的能量流入然后以它们为种子播种在被误导的能量里等稀释到某个程度就可以让它回归到人类意识无法察觉的路线。这其中涉及到意识所以我想要理清。这个强大的能量源头有它的意识在能量往返之际它也把它的意识散播给我们

朵:这就是你所说的我们无法理解的意识。

贝:是的是的

朵:不过必须要发出正面的思想和好的思想还是我可以要求原始源头送出正面的思维?

贝:应该说比较像是调谐对准源头。那个原始源头拥有一切它能够创造万事万物,它不只是在这个世界里,它还遍及所有的世界,并且不断对我们传送这种能量。如果我们偏好某种东西,我们只要调谐对准那个波段

朵:不过我们必须有意识地努力去做。当我们在有形身体里的时候,我们必须被告知去做某些事我们才去做。

贝:他们可以用自己的意识来引导它他们的能量也会全部涌现刽造出其他事物。如果他们想从源头得到什么,他们就会调谐对准源头。只要开启那个频道,就可以让这种能进入。如此一来,那种能量就会凸显,成为最主要的组成部分。

不断有人问我他们要如何刽造出他们想要的事物。他们想要有个方法,可以按部就班遵循的做法。

贝:是的我知道。那会很雕。我也希望能提出更有帮助的回答,不过我想并没有这个答案。我想可以这么说当我们学习走直线——我不是指道德上——我是说当我们一路不稳地摇晃,能量就会沿途分散。但如果我们是顺着篱芭直线行进,我们走得愈直,我们就有越多能可以创造我们想要的东西。不过你瞧现在的我们就是走得蹒跚不稳。所以有时候我们能创造出我们所希望的,有时却是分散能量,没有完成任何事然后又回头去重新创造。或许只要练习好如何走路,我们走起来就不会那么摇晃不稳,也不会失去我想要的一些东西。

朵:这跟信念是否也有很大的系?

贝:是的,那牵涉到你要的是什么。如果你没有信念系统,你就不会特到看重某样东西。

朵:你就会沿路上有什么就拿什么。

贝:完全正确。我们的信念让我们对事物有偏好,就像有人喜欢雨天,有人喜欢阳光。但雨天、播光全是显化出来的表象。如果没有信念,我们对事物就没有好恶差别了。事实上,万物没有好坏优劣之分,是我们的信念体系让我们喜欢阳光更胜下雨。一旦我们到达觉察的某个程度——我们已经到了,只是我们自己不知道——我们就会有万事物都是一样的觉知我们甚至不会试着去聚焦于如何取得想要的东西。因为我们拥有一切

朵:有些人就是顺着流动,沿途有什么就拿什么他们并不知道自己其实可以挑选取舍

贝:遗憾的是,我们都是因为这样才受苦。我觉得那是你话中的意思。他们顺流而走不论是否痛苦不过我要说有一个更高的层级,在那里,疼痛就跟舒适一样好在那里,我们不会因为痛苦受到影响。我们从头到现在的所有讨论内容都是如此都是导向最后的终极结果,那就是没有任何分别。或许我们还是要走过学习的历程以人的形式——那就让我们从那个层次来谈,讨论如何回归这个能量,并得到我们想要的。我们都处在那个学习的过程,时间或长或短。由于我们对时间一无所知所以也就很难评断。不过你瞧,在这里,这个强大的能量源头(做出手势)并不在意自己送出的是什么,因为所有一切都同样是好的。在地球的我们,有我们自成一格的信念系统因此会区分何者较好。而你问的是,我们要怎么训练自己只挑出好的。

朵:或者是我们想要的。

贝:或者是我们想要的是的也可以说是从发送出的能量里头挑选。我们将会经历学习如何选择的过程。等时候到了我们自然会明白所有一切选择都没有必要,因为一切都是我们想要的。只要明白了这点,我们就不必学习如何得到自己想要的。

朵:也就是说不管是什么,其实我们都可以使用。不论我们认定那是正面或负面的,好的或不好的等等。

一点没错。一切都是能量,没有好,没有坏,没有痛苦没有舒适,没有对,没有 错,没有区分。主要是由于我们的信念体系,我们才会想要区分善恶、好坏。结果就是我们就只想从中挑出我们想要的。当我们达到某个层级我们就会明白这完全是没有必要的——没有善恶好坏,没有痛苦安逸——于是我们就甚至不必去学习如何得到我们想要的。

:可是身为人类,那就是我们的焦点所在。

现况如此,没错。在我们能够把想要的事物带入生活之前,我们必须先达到那样的觉察——一切都没有区别。因为只要存有分别之心我们就会让自己更难如愿。只有当没有分别心能量之流才会变得平稳,我们才能轻松调谐,随心取得想要的一切。这就有点像是,你要先有钱才能赚钱。只要你有钱,就可以以钱滚钱。当你身无分文时,就会陷入困境。所以只要我们把觉察层次提高我们就会意识到我们能够拥有想要的一切不论是金钱、协助无论什么一切都能如愿。然而到了那个时候既然我们知道我们能够做到而且那只是念头它就不再重要我们也就不会那么执着直到我们明白了那个道理之前我们都会执着于此因为我们认为我们无法得到。

确实有道理。

我就举个例子。当你爬阶梯时,比如说通往天堂的楼梯每向上踏出一步,底下的那一阶就消散了。就好像你投射出眼前的那一阶因为你认为自己需要那阶才能继续向上。接着当你上前一步,那一阶也在你底下消散,因为你不再需要它了。你就这样从这颗星星前往另一颗星星(作出手势)你逐步搭建阶梯接着阶梯也随着你的攀爬而一一消失。然后你到达了这颗星星你发现一直以来的真相原来是:当你在这颗星星上时只要你希望任何时候你都可以在另一颗星星上头而且还不必用上阶梯。然而我们知道的唯一方法就是透过这个阶梯到达那里之后这个梯子就没有用途了我并不是说阶梯不好,我的意思是它不再有任何用途。如果我们认为,我们建造的那道阶梯可以让别人跟着我们上来那就错了因为每个人都必须替自己搭建阶梯你不能用别人的脑袋或能量来旅行。或许我们可以用类似的说法来说明你不能替别人生活

朵:是的不过那道阶梯不是也为他们指出方向了吗?

贝:只有过那种生活的人那道阶梯才能为他们指出方向。另一个人必须搭建自己的阶梯才能到达那里。

朵:我以为,如果你学到某件事你可以将它作为知识传递下去,帮助别人。

是的,是可以那样。不过阶梯比较像是活力/生命的质量而不是知识。每个人都必须活出自己的生命。我们不能靠别人的帮助来到天堂。

朵:不过我们可以当个榜样示范给他们看?

贝:是的。每个灵魂做自己该做的事,不论你想不想,你都是在做出示范。事实就是如 此。处在某个觉察层次的另一个存在体,可以看到这些范例。实际上,他们无需借助或运用别人所学到的但他们认为他们需要于是他们就需要。

朵:他们不想从零开始完全由自己弄清楚一切。所以我们才会有范例,才有书本。

贝:是的。如果这有帮助我们也能用来当作指引这样很好。这么做没有什么不对。事实上如果地球从古至今就只有一个人前无古人可以作为榜样,最后他还是能够攀上那颗星星的。而且果真时间存在的话,还可能同样迅速到达。

朵:这要靠他自己去想出做法

贝:这和想出做法没有关系这是一种自然进化。你把种子埋在土中,它就会成长,长成它所是的植物。如果你种了一颗橡树就会长出一棵橡树,不会长出一棵桦木或一只免子。我们内在就有足够的资源。即使我们是完全孤单,最终我们仍然会到达相同的地方。不过,由于我们周园有静态能量干扰了自然之流我们才会想抓点东西来帮忙。因为静电在那里而我们认为我们需要协助,于是我们就需要。但追根究柢,这一切都不是真正必要的,不论如何我们最后都会抵达那里。我们希望有人能帮忙或认为那是帮忙,纯粹是因为要让我们人类的心智感到放松。

朵:是的那是其中的人性面。你从头到尾提到的这个能量,我很想知道,我们的人类灵魂在这里是扮演什么角色。

贝:那大概就是你们所称的‘灵魂’。也就是心灵、生命力,这是我所能想出的最贴近说法。我在这里谈的,你们通常就称为‘灵魂’。

朵:那就是肉体死后留存的部分。

贝:是的,因为它还会一直继续。能量不可能消失。

朵:不过灵魂似乎仍然保有个人特性,以人格形式存续。

贝:灵魂可以随心所欲做任何事它能有花的特征,也能拥有人类的特性。要不是延续先前的觉察状况就是有了不同的觉察。它能做它想做的任何事。它就是创造。

朵:能量还是灵魂?

风:都是一样的。它能自行分裂或凝结成一个大型的存在体想象你从一条水管的喷嘴洒水。转动和调整喷嘴,你就可以让水流变成滴滴答答的水滴,或是聚成一条水柱喷出你可以让水流更宽或是细小的水花你可以随意调整。道理是完全一样的

朵:这听来也很复杂。所以我才会要求你用我能够理解的话来说明因为如果我不能理 我就很难转达给别人知道

贝:逻辑上的理解跟觉察不一样的。我想我们也可能觉察和知道某些事,但并不了解其逻辑。这就有点像是把方形木桩摆进圆孔里,两者并不相称。

所以我们想要了解都很困难。我们受限于我们的大脑。我们只能领会并感觉它是事 实。

贝:是的。只要我们被信念体系限制住就很难了解其中的逻辑,甚至完全不可能了解。 因为我们信念系统的范园十分狭隘,而我们设法要理解,努力要觉察的却又那么恢 结果就没办法纳入我们信念系统的细小框架。我们要先抛掉框框架架,否则我们就无法全盘容纳。然而,不论你了解与否,它都会发生,因为那就是它的本质。

朵:我想把这些东西写下来,好让人们对此有所觉察。

贝:是的,而且这会非常有用,因为这能扩展人类的信念框架。而且还可以看到别人的脚步,这的确会有帮助。看到前人脚步,允许我们的觉察框架往外扩张一些。而你针对这些事情的写作,能够帮助人们看到那个框架的另一侧还有东西。他们可以把框架稍微向外扩展把那个东西纳入。他们如果持续这样做,不断这样做最后他们的框架就会扩大到能应付这所有事物。奥,不是所有一切不过这会是个持续的进程。

朵:换句话说,他们先准备好,否则无法应付。

贝:这是事实。可以写任何你想写的书不过除非有人愿意阅读要不然对那个人也不会有任何帮助。写书或许对你有好处也或许对别人有好处。但它不会帮上那些还没有准备好探出框架的人。等到他们准备好时,任何小事都会有帮助。

朵:那时他们就会自动寻找可以提供资枓的东西这些对你来说很明白清楚对我却复杂。

贝:我也不是那么明白,我只知道事情就是这样。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