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16抛开恐惧,才是我复活的关键 与 17永恒的自己与宇宙能量

(2013-06-26 11:55:01)
标签:

濒死体验

死过一次才学会爱

文化

分类: 书籍分享

16抛开恐惧,才是我复活的关键

我在濒死经验中对生命有了透彻的了解,每次跟大家分享我的故事时,最多人问我的问题就是..妳为什么会得癌症?其实我能了解为什么多数人对这个问题最感兴趣!

但是在我讨论这个问题之前,我想先针对这个问题的危险性提出警告。其中一项危险是:这可能会让那些没能痊愈或正在承受癌症等疾病之苦的人,听起来像是「次等」人。但,绝对不是如此!

我传达的讯息听起来太过简化,确实会让某些人感到沮丧,尤其是对正在受苦的人或他们的亲友。这正是语言最大的毛病——有时候,文字造成的伤害远过于它的贡献。我想强调的是,癌症或其它疾病的患者同样都是美好的人,他们之所以生病,原因各自根存于每个人的生命历程之中,可能跟他们各自的人生目的有关。我知道我之所以变成现在的自己,癌症是其中的一项原因。无论我选择生或死,都不会减损我的美好。

我知道有人不赞同我对疗愈的说法,这真的无所谓。我只是说出自己的感受,并且希望我说的话能够帮助到人。

就像我先前说过的,最多人问我的问题就是我为什么会得癌症。我可以用两个字总结出答案——恐惧

我在害怕什么?几乎是每件事都让我害怕,失败、被讨厌、让人失望或是怕自己不够好。我也害怕生病,尤其害怕癌症与癌症的治疗方式。我害怕活着,也害怕死去。

恐惧非常微妙,会趁你不注意时偷偷爬进你的心里。现在回想起来,我发现多数人从小就被灌输恐惧的观念,我不相信这是人的本性。

我相信我们现在的状态都是自己造成的,只是我们不自觉而已!我们在初初进入这个世界时,都相信自己是美好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随着我们渐渐长大,世界似乎会腐蚀这份美好。

一开始可能不明显,只是一点点焦虑,害怕自己不受人喜欢或表现不够好;或许是因为我们长得跟别人不太一样,不是来自同一个种族,或是太高、太矮、太胖或太瘦。我们非常渴望能融人团体之中,成为团体的一份子。印象中,从来没有人鼓励我做真正的自己或忠于自己的想法,也没有人告诉我与众不同没有错。我只记得脑海中有个不认同的细微声音,一直挥之不去。

我习惯讨好别人,害怕被否定,无论是为了什么原因。我尽力讨好,只为了不想让别人对我有负面观感;这样的我渐渐失去了自我。我完全忘了自己是谁或我想要什么,因为我所做的每件事都是为了获得别人认可——任何人的认可,除了自己。

事实上,在我生病的前几年,如果有人问起我的人生目标是什么,我一定会说不知道。我被文化规范困住,只想努力成为别人期待中的那个人,以至于我根本不知道什么对自己才是最重要的。

在我的好友索妮与丹尼妹夫相继罹患癌症之后,我开始对癌症戒慎恐惧。我觉得连他们也无法避免,这表示任何人都有可能得癌症,于是我开始竭尽所能地躲避癌症。然而,预防癌症的资料看得愈多,我反而愈有理由感到害怕。好像所有东西都会导致癌症,环境里无处不在的病原体、食物、微波炉、塑料容器、防腐剂、手机——这些东西都可能致癌。致癌物品的清单列也列不完。

我不但怕癌症,也怕癌症的治疗方式——化疗。我先前提过索妮在化疗过程中慢慢死去,这件事更是加深了我的恐惧。

我发现自己不但怕死,也害怕活着。我几乎成了恐惧的囚犯。我的人生经验愈来愈狭隘,因为对我来说这世界充满了危险。然后,我也得了癌症。

 

尽管表面上的我看似积极抗癌,实际上我把癌症视为死刑。我像行尸走肉一样做着该做的事,但是在我的内心深处,一直觉得自己一定会死。而我非常非常害怕死亡。

研究人员常说他们「正在努力寻找治愈癌症的方法」,在我听来,这句话表示目前癌症依然无药可医。这似乎是广为接受的事实,至少在传统医学界是如此。医生说正统医疗是唯一的办法,但是医界却坦承癌症无药可医,光是这一点就足以让我打从心底感到恐惧。只要听到癌症我就害怕,科学无法解决这个问题,更让我确信自己存活无望。

我依然尽最大的努力抗癌,但病情还是日益恶化。虽然多数亲朋好友都劝我不要选择另类疗法,但是我觉得使用正统医疗的结果只有一死。除了正统医疗,其它方式我都尝试过.,就像我先前提过的,我辞掉了工作,花了整整四年专心抗癌。

我试过信心疗法、祈祷、冥想、能量疗法。我读过每一本讨论癌症的书,仔细推敲每一句关于癌症的描述。我还试过宽恕疗法,宽恕我认识的每个人——然后再宽恕他们一次。我远赴印度和中国,寻找佛教僧侣、印度瑜伽老师与启蒙大师,希望他们能帮我找到答案、获得疗愈。我试过吃全素、在山顶冥想、瑜伽、阿育吠陀脉轮平衡'中医草药、生命能量疗法和气功。

尽管如此,癌症还是控制不住。我不断尝试各种疗法,用尽一切办法求生,健康却还是每况愈下,我的心智也陷入一片混乱。我在前面提过,到后来我的身体渐渐无法吸收营养,肌肉也萎缩到无法走路。轮椅成了我唯一的行动方式,我的头像一颗超大的保龄球挂在脖子上,呼吸必须依赖携带式氧气筒,片刻不能离身。在我人睡后,我的先生彻夜不敢闺眼,深怕我会停止呼吸。母亲也来帮忙照顾无法自理的我。大家都很不好受,除了自己的痛苦,我也能感受到亲人的痛苦。

我无法形容当时那种日日与恐惧为伴的心情,随着健康恶化,我早已命悬一线了。我参加心灵疗愈团体,因为有人说这是我唯一的选择。我也听到有人说眼前的世界,只不过是一种幻觉。

我变得更加沮丧、害怕,我问自己:我怎么会做这样的选择?我该如何改变选择?如果这只是幻象,为什么感觉如此真实?如果上帝真能听见每个人的祷告,祂为什么听不见我的祷告?我这么努力,宽恕、净化、疗愈、祈祷和冥想,所有能做的,我都没有放过。我实在不明白,这样的事为何会发生在我身上。

最后我终于撑不下去了,决定放弃=那是一种内在的彻底释放。癌症已蹂躏我的身体四年多,我衰弱到无法继续苦撑,于是我投降了。我好累。我知道下一步就是死亡,我终于走到心甘情愿面对死亡的那一步了。任何状态都比现在的状态好。

就在这个时候我陷人昏迷,器官也开始停止运作。我知道亲人和我走过的这一段路痛苦到极点,所以我一心求死。

 

身体停摆之后,我进入另一个国度;我看见自己是如此美好,因为我没有被恐惧吓到变形。我察觉到一股力量,而且我可以进人到那股力量之中。

当我一放弃对俗世的眷恋,不费吹灰之力就进人了另一个国度,不需要祈祷、诵经、引述经文,不需要寻求救赎、宽恕或其它方法。死亡比较像什么事都不做,就好像对着某个对象说:「好吧,我已经山穷水尽了。我投降,带我走吧。你要对我怎么样都随便,我任你摆布。」

在另一个国度处于清明状态下的自己,出于本能地知道我会死都源于恐惧。我没能展现真实的自己,因为我总是有太多的担心。我明白癌症不是惩罚、不是报应,它是我自己的能量以癌症方式具体表现出来,因为我的恐惧阻止我表达出那个美好的自己,而这才是我应该做的事。

在那个无边无际的状态中,我发现我这一生对自己太严格,不停鞭挞自己。根本没有人在惩罚我,我终于明白我没能原谅的人是我自己,我遗弃了我自己,我不够爱自己。这件事跟其它人一点关系也没有。

我发现自己是美丽的宇宙之子,只因为我存在,就值得获得无条件的爱。我知道自己什么都不需要做,就能得到这份爱——不用祈祷、乞求或做任何事。我从未如此爱过自己、珍惜自己或看见自己灵魂的美丽,即便这样的美好一直就在我眼前,却被俗世硬生生过滤掉或甚至腐蚀掉。

这层领悟让我了解我不用再害怕了。我发现我自己及我们所有人,都可以达到的境界。所以我做了一个深具影响力的决定:返回俗世。我在被唤醒的状态下做了这个决定,而这个决定也是推动我回来的最大力量。当我在血肉之躯里再度苏醒过来时,我知道我身上的每个细胞都会对这个决定有所响应,所以我早已知道我即将痊愈。

在医院醒来之后,我知道接下来的一切检查、切片、药物等治疗,都只是为了满足身边的人。虽然有许多过程极为痛苦,但是我知道我一定会好转=那个美好而永恒的我,决定透过这具身体继续生活与表达,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件事能够影响这个决定。

我想说明的是,我的痊愈并非来自心态或信念的转变,而是因为我终于愿意让真正的自己发光发热。许多人问我是不是正面思考让我恢复了健康,答案是否定的。我的濒死经验状态超越心智,我之所以痊愈,是因为我把有害的思想完全抛开了。

我不是处在一种思想的状态,而是存在的状态。那是最纯粹的意识,我称之为「美好」!万物一体的状态超越二分法我可以触碰到真实的自己,那是拥抱整体、一个永恒且无可限量的我。这绝对不是意志力战胜一切的例子。

我不主张透过「相信」的力量,来消除疾病或创造理想的人生。有时候,这种说法显得太过简化。我比较注重自我觉知,这两者是不一样的。紧握住已经无用的信念,可能会把我们锁在非黑即白的二分法里面,让我们时时处于评判的状态中。我们认同的事就是「好」或「正面」的,而不认同的就完全相反。

这也让我们在面对不同信念的人时,往往会采取一种不得不捍卫自己的立场。一旦花太多精力用来捍卫自己,就会变得更加难以放手,就算你所紧握的观念已经不再适用。这时候信念就会变成我们的主宰,而我们成了奴隶。

另一方面,觉知的意思是毫无偏见地了解什么是存在的、可能的。觉知不需要捍卫,它会随着成长而扩大,可以变得无所不包、无所不容,带领我们靠近万物一体的状态。奇迹就是这样出现的。相反的,信念「接受我们认为可靠的事,把其它的可能都排除在外。

所以我的答案是「不」,我的痊愈不是因为信念。我的濒死经验是一种纯粹的觉知状态,是一种完全抛开过去的教条与成见的状态。这种状态让我身体自行「重设」。换句话说,唯有抛开信念才能让我痊愈。

当我彻底放弃强烈的求生渴望时,我体验了死亡。在垂死的过程中,我发现我的时候未到。当我愿意放弃自己的想望时,我得到了真正属于我的东西。我明白,这是最棒的礼物。

濒死经验发生之后,我知道强烈的意识形态对我无益一、靠着具体的信念过日子会限制我的经验,因为它把我关在自己熟悉的国度里,我的所见所闻是如此有限。如果我把自己限制在想象力的范围里,就等于限制了自己的潜能,也限制了生命的无限可能。但如果我能接受自己的理解可能不完整,如果我能接受未知,就会窥见一个无限可能的国度。

在濒死经验发生后,我发现当我能够放手,当我能够抛开我相信与不相信的事情,当我能够敞开自己接受所有可能的时候,才能变成最强的自己。而且这时候,我的内在才能够感受到最澄澈的清明状态与同时性。强烈的想望与执着,会阻碍层次更高的觉知。相反的,抛开对信念或结果的依恋,则有净化与治疗的功能。为了达到真正的疗愈,我必须抛开被疗愈的「需要」,好好享受并信任生命的引导。

我必须明白我不只是一具身体,我是更伟大的存在。我要再次强调的是,生病不是我们的错!这种想法会让病人充满挫折感。我想说的是我们的身体会对觉知做出回应,我们的孩子、动物与环境也-样。我们的意识可以改变地球的情况,而且这种力量远超过我们的想象。这是因为万事万物都是紧密连结的,而这是最重要的观念!

对我来说,想达到有意识的觉知,第一步就是了解自然的运作原则。也就是说,我们要去觉知身体与环境,并且能够尊重人事物的本质,无须要求他们做出改变——这当然也包括我们自己。我们必须了解自己不需要任何改变,也能达成宇宙希望我们达到的美好。我不需要满足别人对完美的期望,也不需要在做不到时,觉得自己很差劲。

当我接受生命的安排,我的能力也变得更强大——所以我的疗愈是发生在意识停止、让生命力量接手的那一刻。换句话说,在我跟生命合作而非对抗的时候,我取得了最强大的能力。

在我自己获得疗愈后,我当然侃侃而言,告诉大家要有信心、要懂得放手,让生命的力量接手;但是当你处在人生低潮时,要做到并不容易,甚至连怎么做都不知道。然而,我还是认为答案没有表面想的那么困难,这也是人生最大的奥秘:爱自己真的很重要。你也许会对这个想法不以为然,但是我必须强调,学会爱自己十分重要。

我完全想不起自己曾经被鼓励要爱自己。事实上,我以前从来没有这个念头。爱自己,往往跟自私画上等号。但是濒死经验让我明白,爱自己是我获得疗愈的关键。

在生命的织锦上,我们是紧密连结的。对身边的人来说,我们每个人都是一份礼物,帮助彼此成为真正的自己,共同编织出一幅完美的图案。我在濒死状态中清楚地明白:成为自己就是成为爱。这个领悟,让我决定重返人间。

许多人认为我们必须努力付出爱,但这是非黑即白的二分法,因为有一个给予者及一个接收者。但我们可以超越这种爱,意思就是你我之间别无二致;如果我知道我就是爱,那么我就会知道你也是爱。如果我关心自己,自然也会对你有着相同的关心!

我在濒死经验中明白宇宙是由无条件的爱所组成,我是这份无条件的爱的具体呈现。每一颗原子、分子、夸克与四夸克粒子都是由爱组成的。我不可能成为别的模样,因为这是我的本质,也是整个宇宙的本质。就连看似负面的东西也是这份永恒无条件的爱的一部分。

事实上,宇宙生命力的能量就是爱,而我是由宇宙能量所组成!明白这一点,让我发现我不用努力成为别人,也不会减损我自己的价值。这样的我,早就已经是我想成为的自己。

同样的,一旦我们知道自己就是爱,就不需要刻意去关爱别人。我们只要忠于自己的本性,就能成为爱的工具,感动跟我们接触的每一个人。

成为爱,也表示我必须随时滋养自己的灵魂、照顾自己的需求,不要老是把自己摆在最后一位。这也让我可以时时忠于自己,用全然的尊重与仁慈对待自己。我可以不带任何偏见去看待可能会被解读成不完美或错误的地方,因为我眼中只看见体验与学习无条件的爱的机会。

有人问我,万一太爱自己怎么办?他们问我,爱自己跟自私之间的界线在哪里?对我来说,那条界线根本不存在事实上,自私源于不爱自己。地球和人类因为如此而饱受苦难,我们有太少的安全感、太多的偏见及预设立场。在真正无私地爱别人之前,我必须先无私地爱自己。我不可能付出自己没有的东西,「把别人看得比自己更重要」这句话不可能成立,因为这只能是演戏。

当我成为爱的时候,我就不会缺乏爱,也不需要别人用特定方式对待我,才能感到被爱,或是愿意与他们分享我的美好。因为我忠于真实的自己,所以别人会自然而然得到我的爱。当我抛开对自己的偏见,对别人自然也没有偏见。

所以我明白在面对挑战的时候,我不应该对自己太过严苛。问题的症结往往不在于冲突,而是来自我对自己的偏见。当我不再当自己最大的敌人时,跟周遭世界的摩擦就会自然而然减少。我会变得更有耐心、更宽容。

当我们都看见自己是如此美好时,就不需要控制别人,也不会容许自己受到控制。当我进人那个无可限量的自己时,我惊讶地发现只要明白自己就是爱,人生就会彻底转变。我不需要做任何事情,就值得被爱。明白这件事,意味着我已学会与生命能量合作,而不是扮演一个付出关爱的人——这其实与生命能量是背道而驰的做法。

了解自己就是爱,是我学到的最重要一件事,让我可以抛开所有恐惧;这正是我复活的关键。

 


17 永恒的自己与宇宙能量

在我经历濒死经验的时候,觉得自己是跟整个宇宙及宇宙里的万物连结在一起。宇宙彷佛有生命、有意识,处于不断变动的状态。我发现我在俗世里所产生的每个思想、情绪或行为,都会对整体宇宙产生影响。

事实上,在万物一体的国度里,宇宙就像是自我的延伸。领悟到这个道理,彻底改变了我的处世观点。透过情绪、思想与行为,我们所有人共同创造出这个世界,还包括世界上的所有生命。

()、听()、嗅()'()及身体知觉,超越这五种生理感官的事情,我很难用语言适当表达,因此我无法精确地描述我的濒死经验。但是我会在这一章尽我最大的努力,清楚跟大家分享我对这个世界的感觉、我们该如何自处,以及为什么一切都会变得愈来愈好。

首先,我们必须了解为什么我的濒死经验不同于我所经历过的任何事件。它无始无终,就像打开一扇永远关不上的门。它启动了一种持续不断、愈来愈深刻的领悟,以及无可限量的全新可能性。

人类的语言不足以描述这种现象,我在书中所写下的文字也只能用来唤起读者心中的类似情绪。而在与大家一起分享的过程中,我本身的领悟也随之成长扩大。只了解字面上的意义,或是把文字当成终极真相,都会让我们僵化顽固,紧抓着固有的意识形态不放。我知道我所需要的一切早已存在于我的内在,只要我愿意打开心胸接受我所感受到的真实,就能取得这些东西。对你来说,也是一样。

 

在我经历濒死经验前,或许是因为自身的文化背景,我经常觉得生命的目的就是达到涅盘——跳脱生死轮回,不再回到俗世。如果我生长在西方文化中,或许我会想尽办法上天堂。无论是哪一种文化,用特定的方式生活换得完美的来世,其实都是相当常见的目标。

但是在濒死经验之后,我有不一样的想法了。即便我现在已经知道生命结束后,我依然存在,也不再害怕肉体的死亡,但是现在的我更随遇而安了。有趣的是,我变得更安定,我把焦点放在当下的完美,而不是另一个未知的国度。

最主要的原因是,传统的轮回概念(也就是每一世生命互相接续)在我的濒死经验中并不成立。我知道时间不是线性的,那是我们使用感官与心智所感受到的时间。当我们不再受限于肉体感官时,就会发现每一个瞬间都是同步进行的。我认为轮回的概念其实是一种诠释法,目的是让我们理解万事万物都正在同时发生。

时间在我们的观念中是「不断往前走」,但是在我的濒死经验里,时间却是固定不动的,我们甚至可以在时间中穿梭。这除了意味着所有的时间点都同时存在之外,在另一个国度里,我们可以走得更快或更慢,甚至还能后退或斜着走。

但是在这个现实空间里,我们因为受到感官的限制,眼睛只看得见现在,耳朵也只听得见现在。我们的心智一次只能存在于一个时刻,再把这些时刻串起来形成线性进展。一旦我们脱离了身体,就能随着感知穿越所有的时间与空间,而不是透过视觉、听觉、触觉、味觉或嗅觉。我们就是纯粹的意识。

我在濒死经验中有以下的感受。

我知道哥哥正在搭飞机来看我,也知道医生在病房外和走廊上说了什么话。我知道我未来的人生会发生哪些事情,以及如果我没有回来的话会怎么样。这使我明白了时间、空间,以及所有我们眼中具体可见的物质,未必真如我们所想的一样,是一种真实的存在。在我的濒死经验中,我发现我可以去任何一个我想去的时间点。

因为如此,我相信当有人看见所谓的「前世」时,他看到的其实是平行或同时进行中的「存在」,因为所有时间都是同步发生的。由于我们都紧密连结成一个整体,本来就可能进入特定的意识状态,瞥见渗人此时此刻的另一个实相(平行世界),而且在意识中把它们归类为回忆。

如果轮回与时间不同于我们从小到大的认知,而且其实并不存在,那么人生的焦点与目标到底是什么?我们会不会都把目标放错位置了?天堂或涅盘会不会以有形的方式存在我们眼前,而不是存在于来世?

我领悟到我们选择以肉身方式存在,是为了表达爱、热情与所有的人类情绪,但在纯粹感知与万物合一的状态中,这些分别是不存在的。那么万一我们在地球的这一辈子就是重头戏、最精彩的一页,而且我们不想离开怎么办?

这个现实世界是一个表达情绪的游乐场,我们看似来这里是为了来世而学习或收集经验。然而,如果在另一个世界,这些都用不上,这又有何意义?我们之所以在这里,单纯是为了体验及逐步改变俗世,还有我们在俗世中的人生。我决定回来,也是因为我领悟到现阶段在这里的生活,才是我最想要的状态。我们不用等到死亡,也能体验涅盘。我们真正的美好就存在于此时此刻!

 

人类面对死亡会感到如此脆弱及恐惧,是因为我们对来世与诸神都有一套人为的解释。我们把俗世的特性与人类不可靠的价值观套用于来世,才会如此软弱地对恐惧、报应、审判、惩罚等等照单全收。我们把自己的优点与力量,都投射在我们创造出来的神祇身上。

如果所有的时间与经验都存在于当下,以美好之姿在俗世中穿梭来去的我们,真的没什么好害怕的。我们不用时时担忧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我们会发现自己就是那股能量的一部分,我们人生的各个面向都能获得爱。

我们一直向外寻求答案,比如宗教、医学、科学研究、书和其它人,这实在很可惜。我们以为真理在外面,难以捕捉。但,其实你愈向外找,只会让自己愈迷惑,因为我们会离真正的自我愈来愈远。整个宇宙就在我们的内心,我的答案就在我的内在,你的答案也在你的内在。看似发生于外的事情,其实都是为了触发我们的内在,让我们变得更广阔,回归到真实的自己。

我经常使用「无可限量的自我」一词,来取代更高的自我、灵魂和心灵。说得更清楚一点,「无可限量的自我」指的是濒死经验状态里的我,我不只是一具身体,而是与万事万物合而为一。我与纯粹的意识融台在一起,成为无边无际的美好存在,清楚地知道我为什么存在于这具身体以及此时此刻。在那个状态下的我也很清楚,我们之所以会有内外分离的错觉,是因为我们对外在的认同感太过强烈。

我相信当我们离开肉体的时候,每个人那个「无可限量的自我」都是紧紧相连的。在纯粹的意识状态下,我们同属一体。许多人在强烈的心灵体验或在大自然中,有时候也会有这种合而为一的感觉。当我们跟动物或宠物在一起时,也会有这种感觉。有时候在体验过与万事万物合而为一的感觉之后,我们会感受到同时性、超感官知觉(extrasensory perception,ESP)或类似的现象;但是多数人都察觉不到,所以这种现象不常发生。

事实上,我不是我的身体,不是种族、宗教或其它信仰,我也不是其它人。真正的我是无边无际的,而且拥有更大的力量,一种完整的、没有丝毫损伤的存在。这样的我已经拥有度过人生所需要的各种资源,因为我跟宇宙能量合而为一事实上,我就是宇宙能量。

 

当我处于濒死状态中,在我的伟大意识之外别无他物,因为我跟宇宙能量完全融合在一起。我彷佛将一切包围在其中。在那个状态下,我的感受是如此清明透彻、全知全能。我似乎变成一切,也存在于一切之中。

能够看见自己的美好,并了解宇宙跟我实为一体,这使得我获得了疗愈。我意识到我跟外在的世界之间一无分别,因为外在这个词意味着分别心与二分法。由于拥有这样的觉知,让我得以继续用力量、爱与勇气持续与俗世互动。

从另一个角度来解释,虽然我用了「宇宙能量」这个词,但其实也可以用气、般那(prana,生命能量)或牛(发音ki)来形容它,这几个词分别在中文、印度文和日文中代表「生命能量」。概括而言,就是指生命之源,这种能量会在每一种生物体内流动。整个宇宙都充满了这种能量,雨者不可能分开。

气不带任何偏见或歧视,它在我们体内流动,不论是高僧或海参,它都一视同仁。这样想非常有用,因为一旦我们使用具象的字眼来形容这种能量,比如泉源、上帝、黑天、佛陀等等,很难不受到字面左右。

这些名词,对不同的民族各有其意义,而且似乎在永恒之上强加了各种形式。我们对这些名词通常会有特定的期待,因此被困在非黑即白的二分法之中,进而以为这股能量跟我们是分开的。但是就像纯粹的意识状态一样,宇宙能量也必须是无边无际、不具形体的,如此才能跟我们合而为一,产生疗愈、神奇的力量与奇迹。

我在濒死经验中强烈地感受到,我们所有人都跟宇宙能量连结在一起,两者同为一体。这种伟大而神奇的生命能量人人都有,在我们的每个细胞之间流动。这种能量不假外求,它是一种存在状态——一种内在现象。它是内在’也是外在,同时也无所不在,而且不分种族、宗教、文化或信仰。

只要活着,我们就跟这种能量紧密连结;事实上,我们就是这股宇宙能量。我们无须做任何事、成为任何事或证明任何事,就能够拥有这股能量。我们是充满力量的美好存在,人人都可以取得这股能量,因为它跟我们同属一体,别无二致。

我与宇宙能量之间只有一层隔阂,那就是我的心智——我的思想,尤其是自我设限的信念。我之前提到让我进人濒死经验的深层释放,其实就是心智的彻底放手,于是自我设限的信念也随之离开,才能让宇宙能量进人。除去心智的阻挡犹如打开防洪闸门。我不再为了痊愈去对抗宇宙的本质,而是让气随意流动。

一开始要找出激发我们的东西并不容易。差别在于心智与行为有关,而灵魂与存在有关。永恒的自我是我们的本质,也就是真实的自我。我在上一章说明我们成为爱的重要性时,也曾经提到这一点。心智是人生的一种指引工具,它思考的是要赚多少钱才足以买食物、付房租;而灵魂只想表达自己。

我们的本能与直觉存在于「永恒的自我」。当我们买房子时,心智会把种种选择去芜存菁,选出最方便的地点、设定预算等等。但是最终选择要住在哪里,却可能完全取决于直觉。我们会对某个地方特别有好感,而且毫无逻辑、难以解释。这就是永恒的自我。

有时候人生变得太过复杂,使我们忘记自己跟宇宙能量之间的连结,也忘了我们拥有的自然能力。我们不再聆听内心,并渐渐地把力量交给外在的压力,例如上司、老师和朋友。我们阻挡自己的感觉,也使我们无法感知自身的美好,因为情绪是通往灵魂的入口。但是人类是复杂的生物,我们会控制自己的感受。

当我们完全依赖心智生活了一段时间后,就会渐渐远离永恒的自己,并且开始觉得茫然。这是因为我们一直使用行为模式,而不是存在模式。存在模式就是依循灵魂来生活,也是一顺其自然、不强求的状态。意思就是好好做自己,不要存有偏见。但存在并不是什么事都不做,而是在人生的此时此刻,聆听你的情绪与感觉来采取行动。行为的焦点放在未来,心智会创造各式各样的任务,把我们一步步往前推、达成目标,不会去考虑到当下的情绪状态。

我发现要判断自己的行动是源自「行为」或「存在」模式,只要看看每天的决定,其背后藏着怎样的情绪,是恐惧?还是热情?如果我每天的行动都是出自热情及对生命的热爱,那么我就是处于「存在」模式.,如果我的行动都是出自恐惧,那就是「行为」模式。

当我们感到茫然失措时,我们会想一定是自己哪里错了(好像必须做什么或得到什么才能恢复正常)。于是,我们便向外寻找答案,去找别人解决我们自己的问题。也许在那之后会觉得稍微好过一些,但是无法维持太久,最后只会愈来愈糟。然而,当我们开始把自己调整成应有的状态(顺应激发我们的情绪),就可以连上美好的灵魂。当我们建立了与灵魂的连结、取回自己的力量,人生就会开始启动。

当我们的人生源自真实的存在,就能选择要不要寻求外在指导,例如精神导师,老师、书籍或心灵哲学。一旦我们察觉了内在的美好与真理,就不再相信别人拥有我们没有的力量。事实上,当我们明白自己的美好并住在爱的真实本质里,自然就会在正确的时机吸引正确的老师、书籍或心灵哲学。

遗憾的是,不知道自己的美好除了会让人感到迷惘之外,可能会有更严重的影响,而且这些影响都有相同的本质。在我的濒死经验中,我感受到偏见、仇恨、忌妒和恐惧,都是源于人们不了解自己的伟大。我们不知道自己的完美,所以觉得自己渺小又微不足道,这样的想法与自然流动的生命能量背道而驰,而生命能量就是我们的本质。我们在跟自己对抗。

我认为只要我们能鼓励彼此表达真实的自己,就可以成为充满爱的存在,各自为世界贡献自己的独特性。问题与冲突都是源自我们不知道自己是谁,无法展现内在的美丽。我们制造了许多偏见来定义「完美」,导致了怀疑与竞争。因为我们觉得自己不够好,只好忙得团团转。但只要每个人都知道自己的美好,对自己有信心,就能够跟大家分享自己的独特本质,并用一种反映出自我关爱的方式呈现出来。

由此推断,这世界的问题并非源自对别人的偏见或仇恨,而是对自己的偏见或仇恨。以我的疗愈来说,关键在于对自己的无条件的爱消除了恐惧,同样的道理,要让世界变得更好,就需要每个人都爱自己、明白自己真正的价值。如果我们停止评判自己,就会发现愈来愈不需要去谴责别人,并开始注意到他们真正的完美。宇宙就存在于我们之内,外在的经验只不过是一种的反射。

我相信没有一个人的本质是糟糕的——邪恶只是恐惧的产物,就像我的癌症一样。从更宏大的角度来看,犯罪的人也是自我设限、恐惧和痛苦的受害者。如果他们一开始就拥有真正的自我觉知,一定不会造成任何伤害。只要转换心态(例如用全然的信任取代恐惧),连最堕落的人也可以改变,就像我扭转了末期癌症一样。

因为多数人不是住在自我觉知的清明中,所以需要法律、审判、奖赏、处罚来防止人们互相伤害。如果每个人都知道自己的美好及伟大,就不会再被恐惧控制,也不再需要法规和监狱,甚至医院。

假设地球上的每一个人都经历了一次心灵转变,突然发现自己的美好与伟大,外在世界也会随之改变,反射出这种全新的状态。人们对自我内在力量的觉知会更强,恐惧与竞争会变少,所以也会更加包容彼此。此外,犯罪率会大幅下降.,而因为压力跟恐惧变少了,身体的免疫系统更强,更不容易生病。由于推动我们的不再是贪婪(贪婪是恐惧的另一面),生活重心也会改变。孩童们在爱中成长,因此更强壮、健康,更愿意相信别人。他们会住在一个自然而然支持这种生活方式的星球上,而不是一个对这种生活方式有敌意的地方。

尽管我看到了这样的愿景,但我不觉得有必要去改变任何人,更不用改变这世界。试着去改变外在的人事物,意味着我评断他们是错的,所以才有必要改变他们来符合我的愿景或意识形态。但并非如此,因为在这个时间点上,万事万物都在自己应该停留的位置上。我知道我唯一的工作就是——好好做自己,也就是成为爱,并在我居住在这个实体星球的期间,努力看见我自己、其它人与世界的完美。这就是我们每一个人该做的事。

我了解家人以及我生活圏子里的每一个人,在我生命中所扮演的角色,也了解我在他们生命中所扮演的角色。如果我无法真实面对自己,我身边的人也无法好好做自己。只有当我忠于独特的自己时,其它人才有办法用永恒的自我来跟我互动。

只要我一直保有这种觉知,就可以在宇宙能量流经我的生命时跟它合而为一,宇宙能量会以美好且同步的方式在我面前开展。我会充满能量而不是筋疲力竭,会因为存在而神采飞扬,而不是因为行为而受挫;会跟宇宙能量相辅相成,而不是与之对抗。一旦我持续以这种方式生活,我的人生就会进人类似禅的境界,也就是一切都有一种超脱现实、各得其所的感觉。

这并不容易,但是绝对会让人生变得更有趣!我当然还没达到那种境界,但是这是我必须努力的方向——成为爱,因为我就是爱。只要这么做,我的外在宇宙就会自动变得清楚明白,放大来看,道理也是一样。

当我们藉由意念与情绪慢慢建构人生时,也共同决定了人类世界中的可能与不可能。同样的道理,我们之所以把道德观与价值观视为绝对真理,也是因为这些真理就是人类随着时间演进慢慢采纳的想法与信念。它们是心智的结果、文化的产物,就像我小时候被灌输的性别观念一样。

因为我相信这些价值观是绝对真理,所以它们就会影响我。基本上,我们创造的现实就是反射出我们这种未觉知的状态。如果大家的想法与信念不一样,必会创造出一个截然不同的地球。

对我来说,世界是此时此刻我扪全体的想法与信念所共同建构而成的。我们进展的速度取决于我们在任何时刻的应对能力,无论是个人或全体。我们依然根据罪行来审判犯罪者,认为他们不但要在今生受到惩罚,来世亦无法逃脱!我们依然无法把他们视为恐惧的受害者,而事实上,他们也是我们创造出来的,因为我们是一个整体。

当我们每个人都能够直视最可怕的敌人,并在他们的眼中看见自己,那么我们就能看见人类真正的转变。我们每个人都可以根据自己的真理,专注地为自己打造现实,而不是盲目跟随集体信念与思想。透过扩大个人的觉知,就能一步步改变全宇宙。

我们每个人都像巨大织锦上的一条经纬线,交织出五颜六色的复杂图案。虽然我们只是一条线,却对最后完成的图案不可或缺。在我们选择要不要做自己的时候,也影响着彼此的生命。我们对其它人唯一的义务,也是我们唯一的目标,就是表达自己的独特性,同时允许其它人也这么做。

请理解那道光芒、那美好的宇宙能量,就存在于我们的内在;它就是我们,只要我们打开心胸、做好准备,它就会改变我们每一个人。如此一来,世界就能出现缓慢而深刻的改变。下一章,我将更深人探讨关于生活在这个星球的个人领悟。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