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非池中
非池中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675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狂风大作绪飘飘贰

(2011-12-06 15:28:18)
标签:

情感

分类: 輕描淡寫

大风的夜里,苦绿的叶子在大街上无奈的四处游荡。

风吹过胸口扭头不走,直直地钻进耳朵和大脑皮层,带给你被揪着般的疼的非常体验。

本以为可以搭上这班顺风车,没想到硬是顶着他来了个寸步难行。

风吹落了树叶掉进了我的车筐里,我抬头看见了八中门口路灯照耀下的纷纷白雪,白雪下面正在买糖葫芦的是我和昭昭。

八中对面的县医院依然很温暖,时不时传来与小美的三言两语。

北大河的水并不是很臭,我趁小强没防备的时候也淋湿了他一身。

毕业分别的那一天很失落,在那个小屋里,我看见了小强微红的双眼。

记不清是哪一年的生日,小美放在我书桌里的20几个茶蛋吃到我长时间对它们有了免疫力。

新安江的夜很安静,我常常一个人在那里徘徊。

世纪广场的那个雪夜,我不小心将俐摔倒,那个时候我们还不是很熟。

我留下来复习了,日光很浓的操场上仍回荡着俐说的那句:我们俩是独一无二的。

坐在最后面的小丹在品评我的字,她是昭昭的倾诉对象。

莲还在细心地用尺子和铅笔帮我画参赛用的田字格,书桌旁边那个玻璃杯里装的纸鹤和五角星是她为我折的,还有手链、毛衣、五彩线。

第一次发觉,大风的夜里一切都变得很清晰,路上行人映不进双眼,从对面走来的我竟然正在给情绪低落的小同唱《对你太在乎》。

晓霞和我逃课吃炸串,居然碰见了老师某。她居然还敢陪着我去专卖店顺海报。

霜儿坐在我前面,回头安慰伤心落泪的我。

小俊正在写我的同学录,她说我的笔很重,以为拿起它就可以写出一手好字。

宝丹说她在初中的时候,常常和同学在后面谈论行色匆匆的我,我们俩是同班同学时间最长的两个。

老宫和老张没跟我同班过,从来都没有。

小宝专程来我家看望病愈的我,我们俩应该是高三以后才成为的朋友。

柳河的街灯很昏黄,小强骑着自行车带着我四处转。

从我家到柳河的时候是我骑车带着小强,一不小心摔倒在了泥巴里,他的双手都是泥,我给他拍了照片。

在沈阳玩儿的很开心,在武汉大家都不是很愉快,小强后来说他后悔当初没有去黄山。

大学前的聚会,朋友们是走路来我家又走路回的,路上的说说笑笑可能很快就变成了回忆。

禹州的逍遥岁月常常触痛心弦,想念小夏小虎涛哥和电厂,常常想。

走进小镇的时候,腿上渐渐没有了阻力,应该不是喝酒麻痹了双腿,因为我看见老宫还是清醒的,老张正在嘲笑他,而老赵正拿着白水跟别人干杯。

前面那个我酒后拉着她满街跑,大家都知道我是在跟她表白。后面的老赵指着过路人要揍他,他才是真的喝多了。

我站在女寝外面看着穿睡衣的她好美,冲动的感觉似乎并没有延续以后的岁月。

小白来我家的时候戴着口罩,亲手做了香辣肉丝,那个时候她已经不再叫我老姐。

那年暑假,小强和我夜里走路回我家。

从禹州调来天津,我和小虎晶三个人住在一间小旅馆里两三个月,日子美妙也时常烦恼。

记不清楚阿戴是睡着我上铺,还是在我对铺,那个时候我们好像总翻脸。

走上教学楼二层,我在写板报,大黄在画画,那个时候我们俩是绝佳组合。

语文老师又在班上或隔壁班念我的作文了,从初中到高中,感觉真好。

风渐渐变得轻柔,我到家了。

突然想起一句话:不要轻易说唯一,因为那并不真实。

不要试图去堆积属于你的这些唯一,因为那在别人眼中重量非重。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