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非池中
非池中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675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狂风大作绪飘飘 壹

(2011-12-06 15:27:18)
标签:

情感

分类: 輕描淡寫

 

 

大风的夜里,苦绿的叶子在大街上无奈的四处游荡。风吹过胸口扭头不走,直直地钻进耳朵和大脑皮层,带给你被揪着般的疼的非常体验。本以为可以搭上这班顺风车,没想到硬是顶着他来了个寸步难行。

风吹的这一路,我看见了小时候摸着漆黑的大风夜背着我去扎针的妈妈的身影,看见了两个人按着又哭又嚎又乱蹦的我扎屁股针的爸爸和妈妈,还有扎完针就可以吃得上的桃罐头。

在那不远处,依稀看得见被锁在漆黑的屋子里哭着喊妈妈然后拿着小板凳砸玻璃爬出去而毫发无损的三四岁的我和姐姐。

随后,我的视线停留在了爷爷和我睡的那个小屋,黄黄的灯光透过窗口照射在雪地里,温馨而安宁。

这一整年里,最常想念和想念次数最多的人不是爸爸或妈妈,不是离开的老舅或姥爷,不是我爱着的人或爱我的朋友,而是还住在那个小屋里的爷爷。

梦里出现的爷爷,健康而悠闲,常常埋在热闹的人群里,时不时在逗小孩子玩。

一闪即过的爷爷,常常带着我上山挖野菜,走路去姑姑家。常常买我最爱吃的黑枣和柿饼子,给我一毛五毛一块两块五块十块五十块一百块的零花钱。

爷爷半年见我一次,再见面时已经可以控制住眼泪。

他要我推着他去路上看看人群,说等我走了就没人推着他出来。他还让我好好保管他当兵时候的那些徽章,说那是他这一辈子最重要的东西。

他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忍不住掉下了眼泪。

无论是在安静的夜里,还是偶然瞥见了擦身而过的老人,就会长时间想着爷爷,然后常常会流泪。

总是想着在家的日子里要天天守着爷爷,跟他聊天,听他说话。

又一片树叶掉进了我的车筐,我挪开视线,想起了那年夏天在西红柿地里忙着掐秧的爷爷……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