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郭永周
郭永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0,498
  • 关注人气:10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怀念好友胡世英

(2012-03-23 16:56:28)
标签:

杂谈

    我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当时全国重点建设单位鞍山钢铁公司的建设部门的工程科。这个科很大,有五十人左右,分四个组,我分配在计划组。

    意想不到的是,当我和科内同志见面时意外发现工程组的组长竟是我在杭州上学时比我高一年级的同学胡世英。我记得在杭州上学时,胡世英是个活跃分子,他上的是土木系,我上的是建筑系,但因都是进步团体的成员,所以我们早就熟悉,如今相见在数千里之外,当然十分亲切。而且我们都是青年团员,经常在一起过组织生活,讨论学习。

    当时常在一起的除胡世英外,还有后来成为我妻子的宋富珍,科长朱雷,还有比我小六岁的朱永琳等。

    记得我们团小组开会时总是嘻嘻哈哈,十分开心。我们的总经理是一位和善可亲的老干部,他见到我们总爱开玩笑说我们是一帮“小资产阶级”,我们也点头承认。

    记得和胡世英在一起时,难忘的有两件事。

    一件事是有一次晚上,我们团小组相约到公园里湖上划船游玩,可是到了地方却已停业,无人管理,看到船桨俱在,而且没有上锁,我们一看四下无人,就偷偷上船,在月夜湖水中划船嘻耍,尽兴而归。我至今还怀念我们几个人的深情的友谊和互相帮助的情景。

    还有一件事是,我和宋富珍结婚以后,单位给我一个离得较远的住宅区的一个独单。此时胡世英已升为科长,当时对科长的住房条件十分优越,住在一个当时较高档的由办公楼改造的住房二楼一间,一楼两间。他还没有结婚,住在二楼一间内,一楼两间空着。他提出要把一楼两间给我住,我当然高兴,随后就搬了进去,而且把我的母亲也从南方接了过来,我非常感谢胡世英对我的帮助。

    这时候我们那个小团体因为机构分开,有的已经不在一个单位,其中朱雷和朱永琳到了练钢工程公司,宋富珍到了市委党校,而我和胡世英分配到了轧钢工程公司,当时他当工程科长,我后来也成为一名工地副主任。这时他已经结婚,还是住在那个单间里面,我们之间还是朝夕相处。我们共同为当时的重点工程付出了辛劳。

    可是好景不长,在1959年,国家的钢铁建设重点转到了甘肃的酒泉,单位把我们前后都调到了那里,虽然还在一个大公司,却分离于百里之外。不久,国家遭遇困难,又发现矿藏量虚假,酒钢暂停建设。我和老胡从此南北分离。我回到了鞍钢,他调到了马鞍山建设马钢。几十年间,我们只见过两次,一次是我们集体到马钢参观的时候,我去他家看望。一次是我已调到天津,他出差路过时特来看我。

    当时我单位同事见到他时对他的风度倍加赞赏。当时他年已五十有余,尚有如此魅力,不愧翩翩美男子也!

    从那以后,他经常到国外帮助建设,我们通讯来往少了,只是年节时互相问候而已。这时候,朱雷和朱永琳因为各奔东西,失去了联系。直到我离休多年以后,才得到朱永琳在上海的消息,联系上了以后,她特来天津看我,最近常在博客上和电话里谈话和问候。

    忽然在上月一天,朱永琳告诉我,胡世英已于最近去世,消息传来,令我伤痛不已!

    据朱永琳了解,胡世英在世时,对慈善事业贡献颇多,是马鞍山市慈善人物的典型,而且去世前还提出了多项器官的捐献。

    胡世英一生,为国家建设事业奔波操劳,对朋友热心相助,对人民鞠躬尽瘁,虽死犹荣!

    而今而后,相见已无望,惟期待言欢于梦中矣!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