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greenscarf
greenscarf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50
  • 关注人气: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想做坏女孩

(2012-05-08 20:31:19)
标签:

台球

娱乐

教育

休闲

分类: 生活感悟

年少时,我有一个关于“坏女孩”的臆想,臆想的温床来自南方家乡的台球厅。

我是80后独生女,小时候的娱乐活动远远没有现在多,特别是一到过年期间,连网吧都歇业了,能开门的,除了麻将房,就是台球厅。

台球厅的灯总是昏暗的,灯下氤氲着“黄鹤楼”或“红梅”的烟气。我是一个被迫的学习狂和公认的“好女孩”。这源于教师父母的强压。现在我仍然认为,同事间的攀比害死人。表面温顺的我,其实心中非常不满。

在父母老观念的禁锢下,当年流行的滚轴溜冰室、网吧、卡拉ok,我都没去过。只有到了过年,在哥哥弟弟的掩护下,我才有了当“坏女孩”的机会。

而家乡的台球厅,给了我臆想的温床。5个哥哥弟弟叼着偷买的烟轮番上阵,球技在我看来是出神入化。可每当轮到我时,家长催促的电话就打来了。我每次,都得从零开始练习,球杆很长,球台很高,这都不妨碍我津津有味地瞄准,或者模仿台球厅墙上很酷的动作,最喜欢的是斜坐在球案边,两手别在背后击球的姿势,或者为了够一个很远的球,故意不用架竿,单腿燕式平衡的姿势。

有句话说“好女孩上天堂,坏女孩走四方。我大学终于考到了北京,开始“走四方”。从事辛苦的工作,但快乐地挥霍闲暇时光。

北京的休闲娱乐活动很多,贵的也很多,不过,台球厅的遍地开花再一次满足了我的平民快乐。

就像童年奢望的“晚睡、夜不归宿、想吃什么吃什么”等愿望一样,台球厅成了想去就去的地方。少了小时候的负罪感和刺激感。当然,苦练球技,打败哥哥们,仍然是我的夙愿。
大学之前,我都不会打台球。现在,我成了业余台球的女中豪杰,全是拜当年的男友,如今的老公所赐。我太喜欢台球了。为了把我调教成“东北坏女孩”,谈恋爱时,他还用东北劝酒神功让从不喝酒的我连喝两瓶啤酒,醉得我晚上睡觉都翻身掉到床下去,摔出砰一大响。

 

台球在全中国的风靡,和它便宜不贵,上手快、参与人数不限、社交性强的特色分不开。北京的平价台球厅有一大特色,就是大多在商厦地下一层。如果偶尔您看到一个二层或高层的,那一定是简易房或地处郊区什么的。以前住左安路附近时,发现一个大的垃圾堆旁边有一个露天的台球厅,即使在夏日,也吸引了不少附近建筑工人的光顾。后来周围房子完工了,台球厅也就黄铺了。


对于男生而言,可以边抽烟边“运动”、有美女陪练、可以设“赌局”,也是其诱惑所在。

家乡有一个煲汤特色饭店的广告词:“一个人喝心情,两个人喝爱情,三个人喝友情”,这词对于台球厅同样适用。

一次看到一个30多岁的白领,西装革履皮鞋锃亮的,自己一个人开了一个台子,一个人打,打得还挺认真。那天是星期六晚上,这样的选择自然比“一杯红酒配电影”的宅男选择要入世得多。如果不是为了陪老板客户而练水平,这样的洒脱也挺赞的。

 


如果是两个人打,要么是好哥们,要么好基友,要么是老婆出差的孤独男人们,再就是男女朋友了。台球厅不失为一个单身男女擦出爱情火花的好去处。想想,一个球技再烂的男生,如果成功的把准女友约到台球厅,自然少不了耳鬓厮磨,手把身传的机会。女生大多打得不好,不好没关系,只要一弯下腰,万种风情顿显,再加上秀发如瀑下垂,进洞后花枝乱颤的惊呼,对男生技高一筹的赞赏,还有什么比这场景更激发荷尔蒙、费洛蒙的呢?

难怪好些KTV, 度假村、酒吧,甚至乡村路边小商店旁,即使场地再狭小,也会挤下一张台球案子。

一次,看到一个曾经的职业选手,如今的台球厅老板,在教授一个美女顾客“俄罗斯旋转”,美女一脸景仰,差点没开心地跳起来。说实话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的时候,还是蛮酷的。

台球是让人可以上瘾又不太贵的运动。台球厅里必不可缺的泡面、微波炉加热的饭说明了废寝忘食的人是大有人在的。

 

我有朋友曾创下一个月30天几乎天天打的记录。主要是因为老婆出国读书了。

我有一阵子也很疯狂,每周会去台球厅4次或以上。球技大增,尤其在打赢男性朋友的时候,他们都是我哥哥的“替代品”,我离打败哥哥又近了一步。


台球厅还有一种人,表情最是严肃,剑拔弩张,空气一触即燃,打出一个球没走好位,都会眉头紧缩,嘶叹摇首。不用猜,哪怕墙上贴着“禁止赌博”的告示,也不妨碍你确认他们就是那伙“赌徒”了。这些人有的是民工,有的是疑似黑社会,有的是身高刚高过台球案子的小学生、初中生。赌的其实是一口气,而不在于钱本身。


普通台球厅,会把存杆的箱子编上号,不一般的台球厅,会把不同的箱子标以“奔驰”、“宝马”等豪车的名字。台球厅有时还会有老虎机、抓娃娃机、捕鱼机等创收项目,但都弄得鬼鬼祟祟地。

我去过武汉、厦门、还有东北等一些爱休闲的城市的台球厅,发现那里的球友,比北京的还认真,而且女性比例更大。他们喜欢存自己的竿,把自己的枪粉粘在屁股后兜上,专业的手套即使夏天也不脱下。许多人并不重视准度,乓乓的落袋,枪枪大力,在他们看来可以显示男性的力量。所以打台球的人都有良好的心理素质,除了打球,也必须时刻对邻桌飞出来乓乓砸地的球无动于衷,保持镇定。

 

有一次,去了一个哈尔滨的台球厅,零下三十多度的冬夜,在一个粮店的地下。粮店在中国已经很稀少了。好几只猫在台球案子间悠闲地徘徊。虽然没看到老鼠,但基本可以断定它们蹲守的意义了。

我还打过农村的石头案子和石头球,更有味道。难得的室外感觉让人陶醉,也就忽略了球上的坑坑洼洼。

以后有机会,我想到世界任何一个角落打台球,冰雪里、海边、各种奇怪的地方。


台球厅的摆设各式各样,但很多老板都喜欢养鱼,鱼缸越大越气派,还喜欢把外国斯诺克高手亨得利、奥沙利文和网络上扒下来的事业线明显的美女照片挂墙上。台球案子下面都有一个塑料的拖箱,供放财物用。确实,鱼龙混杂的场所需要防盗。一次,一个台球厅突然停电了,一个朋友竟然被邻桌诬陷,说他偷了他放在椅子上的衣服里的钱。


作为去不起几百元一小时的高档台球厅的小白领,我常常和朋友们去一小时20多元的台球厅,甚至一小时15元左右的。有一些环境差些的台球厅,比较让人受不了的是,厕所很臭,男女混用,门口还写着“禁止大便”的字样。


更让不抽烟的我受不了的是烟味。由于大多数台球厅都禁止叼着烟击球,怕烧坏了台面。

许多人把烟搁在烟灰缸上,通风不好的室内就成了人间仙境。


忽略这些,台球还是我最苦练,最喜欢的运动项目。

 

相比童年娱乐活动稀缺的我,我的老公和我完全相反,他是一个东北城市的台球高手,总能打出很花哨的进球和很精准离奇的走位。

他小学就总是逃课去台球厅打,可以赢好些大人。甚至可以和台球厅老板直接切磋。他有个哥们儿更神,连学校老师都知道他经常去台球厅和大人打比赛,总赢回来一点钱、一包烟什么的,老师也不批评他,总是笑着问他“昨晚又赢了多少”。后来,这个台球神童当了警察。我的老公,也在北京混得不赖。也没有成为家长担心的“坏人”。


我老公常常嘲笑我童年业余生活的贫乏,除了学习就是学习。他说:“如果当年你认识我,你肯定就不爱学习了。我带你玩儿啊。台球厅什么的,都没问题啊。为什么说去那些地方的人就是坏人?”


今天在微博上看到一个帖子,是一个女生和网上认识的法国男生十几年的聊天记录,在这个法国男生上学、退学、交越南女友、环游旅行,经历人间无数的时候,我们这位中国好姑娘都在做一件事,那就是考试。一个标准的好女孩,和年少时的我一样,对于洒脱的人只有羡慕的份。

有时候在想,颓废、坏的标志还真是不停变化。从唱邓丽君的“靡靡之音”,到摇滚、文身、打台球、扎耳洞……各个时代,“坏”都有不同的符号承载。

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会更早地做一个“走四方”的坏女孩,而不是所谓的好女孩。如果以后我有女儿,我也不会阻止她感受这个世界。我要让她知道,妈妈宁愿你自由地在野地里摔跟头,也不愿意你沿着规划好的人生亦步亦趋。


不过前段,我终于了了我心中的夙愿,回家乡报仇了---挑战我的大哥。

那曾经英俊的翩翩少年,如今身材敦厚,三十又四,头顶微谢的家庭砥柱,那个曾经不屑于跟我玩,不忍将妹妹带“坏”的大哥,终于被我打得落花流水。他的老婆和5岁的孩子在一旁笑嘻嘻地看着,小捣蛋还没有球桌高,但依然殷勤地帮我们摆球,拿球杆扮孙悟空。赞叹我的球技。

我突然没了打败对手的胜利的快感,只有对岁月流逝的唏嘘。

我们笑谈着当年,哥哥弟弟们找大人要烟点鞭炮,其实偷吸的日子,谈着看看他们拿鞭炮崩野猫的日子,在网吧通宵打游戏的日子。

我说,哥哥,你刚才总打不准是因为腰太直,弯得低些好瞄准。

哥哥一句话差点没把我得眼泪带出来:“以前我们小时候打球,哪比台子高多少,弯下腰我还不会打了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