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录孙筹成旧文(六):谢福生君轶事

(2013-04-10 09:43:57)
标签:

旧文

孙筹成

路远

遗像

方知此

  本月五日淸晨展阅本报时,忽见第二张封面广告,有“谢福生先生于十月四日下午二点十分病殁于寓”等字,犹疑为非海上之名翻译家、曾任本报记者之谢君,或系同名而同姓者。盖予虽与君数月未晤,然每遇旧友,时时问及,悉其一星期前,尙操作如故也。及阅第四张本埠新闻,忽见谢先生之遗像,及“前本报记者谢福生逝世”之标题,方知此谢福生,确系上海总商会之老同事,顿觉目瞪口呆,而有人生如朝露之叹!谢君身虽短小,精神尙健,年少于予同事时,因其行动矫捷,面部尖瘦,佥予以一诨号曰:猴子。孰料不数年后,此猴子效法悟空,向天上偷桃去矣。爰将谢先生之轶事追述一二,以表哀悼。

  谢君不特对于英文造诣极深,卽其它各国文字与语言,亦莫不融曾贯通。任上海总商会英文秘书时,遇有国际间之酬酢,佥请其翻译,主席致欢迎词时,渠由中译西,来宾致答谢词时,又由西译中,一人包办,均甚流利。

  君嗜食糖果,而秉性诙谐。上海总商会办事员月会开会时,君虽事冗,亦必出席,来时必携陈皮梅、牛奶糖等向客。未开会前,恐同人久待生厌,则于英文故事中,择其有趣味者,向人讲解,习以为常,出席诸君咸引领以望此君之解闷。

  民国十五年,孙传芳时代,渠所办之英文公论报,名副其实,抨击军阀之横行不法,而赞美革命军之秋毫无犯。孙氏恨之刺骨,密令淞沪警备司令李寳璋将其拘至军署,拟以“共党”二字加诸其身,处以死刑。幸由虞洽卿、傅筱庵(傅时充商会会长)等向孙力保,未遭枪决,然仍拘禁不放。是年除夕,身在囹圄,据云无所消遣,除译稿外,幷向囚徒讲外国故事以解岑寂。革命军次年抵沪后,始被释出。

  君自奉甚俭,所御之西装,并不讲究,虽不买汽车,但每月所出之汽车费,有时反较有汽车者为多。因兼事太多,路远不得不借汽车以代步。性甚落拓,向汽车行叫一汽车,由甲地至乙地,时忘回绝,及发觉,则已有三四时之勾留,汽车费须照算也。家内人口众多,家用浩繁,且不善居积,故虽有数百元之收入,仍穷困异常。上星期中西大药房请其将“越陈越香,翻成英文,君谓老富不客气,予靠办报教书以维生计,每字须译费二元,始可照办。周邦俊久慕其名,情愿照送,岂料此次所译,卽为绝笔。予因”越陈越香“四字,而变成越想越悲矣。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