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大家诗歌
大家诗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425
  • 关注人气:19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我写诗歌是为内心平静

(2014-10-29 11:40:24)
标签:

转载

大家诗歌论坛的声音,存念!

 

[转载]我写诗歌是为内心平静

 

我写诗歌是为内心平静
——“砍”芒原新作《散曲——致南羽》

 


  据我所知,芒原似乎是一位军人,较为准确地说,似乎是一位武警军官。
  他把自己的这首诗取名为《散曲》,也许在自己的潜意识里是出于两种考量:一是借用词衰退之后兴起的一种文体的概念,表达自己对当今诗坛的颓乱的一种遗憾和抗拒,具有强烈的反当下诗歌的叛逆精神和追求诗歌文本本应该具有的生活与生命意识;二是力图在一种较为自由活泼的精神向度中重现传统的诗歌价值和文人价值,在表达自己内心的高洁的同时,欲图诗性呈现自己对世俗名利的抛弃和对传统士流风尚的厌恶。
  芒原的这首14行的诗,没有分节,最短的一句连标点符号总共5个字符,最长的一句却高达27个字符,是最短一行的5倍还多。这就在这首诗的外在形式上人为地造成了一种不平衡。这种不平衡,既是这首诗内在情感流淌地势的需要,也是这首诗阅读愉悦自由的必须;既是诗人内心矛盾焦灼欲焚的一种无奈,也是诗人现世精神落差的一种外显。
  其实诗歌,包括诗歌创作,并没有许多人阐述得那么神秘和诡异。什么第六感创作、什么依赖灵感、什么神性写作、什么贵族式写作和平民式写作,什么深度写作和有难度写作……说白了都是在故弄玄虚。其实诗歌在我的眼里一直很简单,简单到写或者读仅仅只是一种内心需要,只是一种精神的需要,跟渴了应该喝水,饿了应该吃饭没有什么区别。正如芒原在这首诗中所阐述的那样:“我写诗歌,是为内心平静,/以致远。”我读诗歌也是“为了内心平静”,但没有那句“以致远”,仅仅只是为了内心能够在这个时代,能时时刻刻保持那份生命本真所需要的淡然与平静。
  芒原的这首《散曲》,表面上似乎漫不经心,甚至散乱无章,但也许是下了很大功夫和用了许多心思的。
  比如整首诗是14行,这难道仅仅只能是一种巧合来解释吗?我看也许未必。
  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形式整齐,音韵优美,以歌颂爱情,表现人文主义思想为主要内容。在他笔下的十四行诗,每首分成两部分:前一部分由两段四行诗组成,后一部分由两段三行诗组成,即按四、四、三、三编排。每行诗句各包含四个轻重音步,通常用抑扬格。
  芒原的这首散曲,也无形中采取了莎翁等人坚守的抑扬格。这首诗如果采用莎翁的“四、四、三、三”体排布,其实也是挺有意境美感的。也许只是芒原在这样排布之后觉得没有形式美感,而放弃了而已。
  文艺复兴时期的欧洲,以莎士比亚的十四行为代表的诗歌兴起,并不是只是为了诗歌艺术,而是为了通过探索一种新的诗歌样式来打破欧洲诗歌频临僵死的格局,一如唐代的格律诗打破宫廷体,一如宋词打破唐诗,元曲打破宋词,白话诗打破文言诗。
  其实芒原在这首诗中所呈现的对白话诗歌形式的突破或者说探索,西川已经把它做到了极致。西川的有些诗已经不再是分行排列。但西川那样做的真正目的,在我看来,其实只是以极致反对极致,以形式反对形式,以灵魂对抗肉体,因为在新时期的白话诗歌探索中,有些已经背离了诗歌创作的根本。而作为诗坛大家的西川,他那样做,也许只是一种对新时期白话诗坛的嘲讽。
  总之,芒原的这首《散曲》,有对唐诗典句的引用,有人物内心对白的呢喃,有以诗人内心的高洁摈弃世俗鄙陋的风骨,也有句有篇;但诗意的跳跃还似乎有失于粗糙,韵律与节奏还似乎有失于滞涩,尽管几乎每一行也可以说是精雕细刻,但却忽略了,其实一首好诗,也是需要雅俗共赏的;诗歌,也毕竟是和散文、小说、戏剧等不一样的一种文体。
  好诗其实就像清澈的泉水一样,是从诗人的内心深处唱着山歌流淌出来的。它所路经的城市或山村,也必然是像草原一样葳蕤和广阔。刘年说:“我希望,百年之后的某个雪夜,有个人看着我的诗歌,就像看着我一样,默默垂泪。”其实,那样的诗歌,一个人,一生只要能写出一首,也就足够了。
  但那种境,有多少人可望而不可即,有多少人,也为之迷失了自己和诗歌艺术的本性。

 

                                        (2014年10月25日柏相于听石斋草就)

  


◆附:

 

⊙散曲
——致南羽

  芒原


客舍青青柳色新。这里的“柳”不是唐朝的柳,
而是洒渔河的烟柳。当我们站在山顶,你按下快门,
那一刻,你梦见蝴蝶高于苹果树,
果园走着走着便原路返回,秋天就落在地上。你说:
“想去看烟柳,但妻子身怀六甲,在山下等我。”说着说着
我们就拐进一条河流,遇到很多石头和沙子。它们沉默寡言,
热情的忍受着流水的冲击、打磨。
让彼此的骨与血,能够从浣洗的纹理里剔除花朵。你说:
“我写诗歌,是为内心平静,
以致远。”
是啊!故国沉湎于江山,
红尘路上,我和你
只是两片遥遥相对的叶子,在风中,
我们就俗了。

 

2014.9.19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