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大家诗歌
大家诗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425
  • 关注人气:19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低处的危险与高处的虚空

(2014-10-29 11:37:19)
标签:

转载

大家诗歌论坛的声音,存念!

 

[转载]低处的危险与高处的虚空

 

低处的危险与高处的虚空
——“砍”龙的妹妹新作《独眼小鸟》

 


  龙的妹妹的诗歌,我悉心读过的,也不算很多,但大都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比如《英雄铜像》,比如《马和马背上的帝王》,比如《虫语者》,比如《两棵树》。
  这首《独眼小鸟》,通过诗写“一个盲目的女人”,在一个“倒错的季节”,在“农贸市场门口的那棵树下”,收养并救助了一只“独眼小鸟”的故事,给路过的阅读者诗性呈现了自己对弱势生民的悲悯、赞叹与期待。
  诗中的“独眼小鸟”,是这首诗的主体意象。这只鸟,这只鸟群中的“小小童子”,右眼瞎了,只“用一只眼睛活了下来”;这只鸟,右眼虽然瞎了,但它左眼“很亮”,“八个脚趾”齐全,“翅芽”鲜嫩,“尖喙”棱角分明,“嗓音”独特,“唱歌”动听;这只鸟,虽然“瘸了”,奋飞只能“三尺”,但它有梦想,它梦想着“数十个兄弟姐妹”能把它“抬到树上去”,它梦想着自己还能在“叶子间跳来跳去”、“用独特的嗓音唱歌”,梦想着“明天晨曦发白”、“一只粉红的小虫从叶茧里探出头来”“摇到到了它做梦的胃里”,也梦想着“醒来世界就会变样,新长出的大树根须透明”,梦想着自己再也“不会在黑夜失足落下”,梦想自己再也“不会遭遇子时三刻”……
  其实诗中那个“盲目的女人”的形象,更值得让路过的阅读者关注。这个“盲目的女人”,她虽然“并不懂鸟的语言”,但她能“感到一种氛围像越抡越圆的绳套在风中甩动”;她“把小鸟捧在手里”、她“怕车一开动”、“风就从腹下猛戳它”;她“把它放在沙发垫子上”,她把“客厅的灯为一只小鸟的光临开到最大一档”……
  在一个“倒错的季节”的大背景上,在“农贸市场门口的那棵树下”和“客厅”,在一只“独眼小鸟”和一个“盲目的女人”之间,在一个“夜”的夹缝与罅隙,诗意产生了。这诗意,根植于良心,发轫于怜悯,翘首于赞美,止步于期待。
  作为一个诗人,良心应该是第一位的。这首诗中诗意展现的良心,不是道德良心,而是社会良心,它在谋求一种公平,或者一种生灵的存活公正。无论是那一种社会制度,无论是西方的还是东方的,无论是古代的还是现代的,如果漠视生民,漠视生民的存活窘境,漠视良心的献血淋漓,必定危险,也注定是要崩溃的。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一个没有良心,特别是没有社会良心的诗人,必定是诗国的灾难,也是民族的灾难。
  这首诗,良心是根,怜悯是芽,赞美是枝叶,而期待是主干。有良心,才有怜悯;有良心,才有赞美;有良心,才有期待。“醒来世界就会变样,新长出的大树根须透明”。这句是这首诗的点睛之笔,也正是这句,把这首诗由窄处拓开,实现了托物言志、言微旨远、小处荡大、有篇有句的诗意佳界。
  不过,这首诗,也有一些结构和语言上的硬伤。比如,第一节的第一段和第二段之间的衔接过渡,既缺少诗意表述,也稍显突兀晦涩。比如第二节的太过于短与第一节的太过于长,就让我这个路过的阅读者很难适应或理解这种“短长之境”的深度考量。再比如,“越抡越圆的绳套”、“风就从腹下猛戳它”、“把有毒的古井,读成天上的一颗露珠”;“越抡越圆”、“猛戳”,就缺乏诗意,有些生硬,“古井”与“露珠”之间,也似乎很难有所关联,甚至让人费解。
  当然,诗语的锤炼是无止境的。那个最恰当的诗意表达我们一生都在诗路上寻找。
  在我的印象里,龙妹妹的好多诗一直都是从窄处荡开的,比如《英雄铜像》是从广场上的铜像荡开,比如《马和马背上的帝王》是从马背荡开,比如《虫语者》就是从个把小昆虫荡开,而《两棵树》,虽然是写父辈的爱情,却是从两棵树荡开。
  这些都是很好的一种坚持。毕竟,那些在高处的虚空的概念,比如“国家”,比如“人民”,比如“公平”、“正义”,如果要用诗歌的形式吁请出来,也只有用我们这个时代正在发生的一些具体事件、具体情境生发出来,用我们这个时代正在挣扎的许多小生命的存活状态诗意抽象出来。
  但是,也正如《诗刊》社第29届青春诗会的代表人物之一刘年所说:“诗写到最后,拼的是胸襟、心质和风骨。”这些在低处的人物、动物、植物和微生物,要走进诗歌,也有不值一提或故意矫揉造作的鄙陋和危险。
  这首诗的命运是值得担忧的。因为,它虽然和一个诗者敦厚纯善的“良心”贴得很近,但似乎与这个时代所需要听到的声音离得很远。
  好诗都是走在路上的,我祝福那些能和“好诗”不期而遇的幸运者。也祝福这个催生着伟大的葳蕤时代。
  
  

 

◆独眼小鸟

 

  文/龙的妹妹

 


1

 

昨夜,我经过长街回家
农贸市场门口的那棵树
好像有什么正在发生

 

不安的声音 我并不懂鸟的语言
我感到一种氛围像越抡越圆的绳套在风中甩动
地上一只小鸟 像个找不到路回家的孩子
离树杈不到六尺 离上面的鸟叫不到六尺
它偏着头 望着上面
因我突然闯入现场 大鸟离开了小鸟
在树上焦急地跳跃 弄瘸了空气
显然它们刚才还在小鸟身边
或许在商量把掉落的小鸟抬到树上去

 

小鸟奋飞 离树枝三尺 落在路边的白色车顶上
我把小鸟捧在手里 我怕车一开动 风就从腹下猛戳它

 

小鸟 抱着我的左手拇指像抱着亲人
跟我回家  客厅的灯为一只小鸟的光临开到最大一档
我把它放在沙发垫子上 发现它一直歪着身子扭着脖子
眼睛朝向天花板 天花板没有及时长出一棵树和一树鸟声
小鸟羽毛刚刚长齐 脚趾细而粉红
它的眼睛很亮  不知什么时候什么原因它右眼永远睁不开了
它用一只眼睛活了下来 这鸟中的小小童子
它失去了一只眼睛 但它还有一对翅芽 八个脚趾 尖喙
它会用独特的嗓音唱歌 也许 它认识一棵亲切的树
树上还有母亲 父亲 数十个兄弟姐妹 
还有与它捉迷藏的叶子间跳来跳去的风

 

它只有一只眼睛 它甚至来不及看清一只虫子的头
但它在树上蹲守很多夜很多夜,等一只虫子出现,等明天晨曦发白
想办法活了下来 只要有一棵树 有街灯 就有飞蝇蚊子
就会有 一只粉红的小虫从叶茧里探出头来,跳摇摆舞
一路摇摆 摇摇摆摆 摇到一只小鸟做梦的胃里

 


2

 

它累了它对自己说,好好睡一觉
醒来世界就会变样,新长出的大树根须透明
只有一只眼睛的小鸟不会在黑夜失足落下
不会被一个盲目的女人救起,仅仅活到忍住口渴不叫喊的那一刻
不会遭遇子时三刻,不会遭遇一口老井的深渊在母亲缺席的凌晨
一只眼的小鸟,在倒错的季节
把有毒的古井,读成天上的一颗露珠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