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南疆雪
南疆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10,755
  • 关注人气:5,22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狱中笔记(长篇小说)112

(2018-10-07 08:43:08)

“我好不容易给岳高山和笋儿请了一天假,见到了兰芳。我给兰芳买了一把牛角梳子。我想象着兰芳,见到这把梳子时的幸福神情。我准备亲自给她梳头,享受一下爱的温馨。因为我们有那么多的话要说,所以刚见面的时候,我并没有送给她这把梳子,我想在旭日东升,我们从甜美的梦中醒来,面对着一轮红日的时候,我再给兰芳一个惊喜。

“我和兰芳在一家小宾馆里。兰芳因好久没有见到我,喜极而泣,我爱抚她,安慰她,我的心里充满着惊惧的爱情,生怕暴露与笋儿之间见不得人的交易。我的心里,十分难受,因为我对兰芳非常内疚,我觉得在兰芳面前我就是一只癞蛤蟆,一个良心丧尽的贼。我屈服了暴力,不是一个真正的男子汉,我多次鼓起勇气,想给兰芳忏悔,但是,我胆怯的心理,使我鸣金收兵。我没有勇气,让兰芳打破梦想,面对一个犯了罪的人,尽管我的罪是不得已而犯下的。我面对着蒙在鼓里的,对我万分信任和爱恋的兰芳的时候,更加增强了我的这种负罪感。我在兰芳面前显得生疏、畏惧、缩头缩尾,因为我的心里怀着鬼胎。我成了一个伪君子,一个不得不扮演的伪君子。我一看见兰芳清澈深情的眼睛,我的心就自责地抽紧了,就像一个贼面对着信任自己的失主。”

    “那一夜,对于我来说真是一种说不出的煎熬。兰芳是那样信赖我,依偎着我,我的心里却想着与笋儿之间的龌龊事。兰芳越是表现出对我的爱,我越是感到惭愧和无地自容的内疚。我听着兰芳诉说着依依的离别之苦,我却心猿意马地妄想着如何伪装自己,维护着我们之间的爱情梦想,待我挣到一大笔钱后,就立刻甩开笋儿,带着兰芳远走高飞。我还在另一点上找到了一丝安慰:我给笋儿的关系纯属是中了坏人的圈套,万一深明大义的兰芳知道了,她也会原谅我的,因为我实在是身不由己。”

   “兰芳是那样温柔,她就像一只小猫似的依偎在我的身边。我却睁着眼,在黑暗中看着屋顶,久久不能入睡,因为我的心中忐忑不安,有一只羞愧的猛兽在撕咬着我的心。在青菜叶子似的黎明色照进屋里的时候,我睡着了。一进入梦乡,我就梦着了岳高山和笋儿,于是我在梦中,对着他们大骂了一通。在梦中,笋儿抱住我的双脚,不让我来见兰芳,我拼命地挣脱,她就是死死抱住我不肯放手。最后,她又喊来那两个彪形大汉,两个彪形大汉,将我的胳膊反拧在背后,将我的头摁倒在地上。我挣扎、我叫喊,我醒了,我满头大汗,张着嘴,急促地喘着气。

可是我睁开眼所看到的,比在梦境中看到的更令我可怕。我看见兰芳穿好了衣裳,坐在我的身边,冷着脸,正等着我的醒来,要给我说最严重的话。她的眼睛凝视着一个地方,一幅冷峻的样子,仿佛发生了什么天大的事情似的。我看到她这副表情,顿时吓出一身冷汗。我捂住自己的嘴,我担心在睡梦中,我说了梦话,说出了与笋儿的事情。

   “屋里才蒙蒙亮,但是我能看清兰芳脸上的表情。她低垂着眼睛,冷峻的目光看着手中的手机,那是我的手机。我们谁也没有说话,这一刻真是尴尬极了,我宁肯被砍头一千次,也不愿意经历这样的一秒钟。”

   “我看见,兰芳手里拿着我的手机,我的心就凉透了,我首先想到兰芳知道了我和笋儿的秘密。”

   “‘她是叫张淑华吗?’兰芳没有看我,她颠了一下手中手机说道。她把‘她’字说得是那样奇怪,让人吓得魂飞魄散。我已经没有了撒谎的能力,我点点头,同时支起胳膊,抬起半个身子,像一个等着听死刑判决的人。此刻,兰芳就是我的判官。”

   “‘她不停地给你发短信,所以我以你的口气与她通了短信,’她的语气很平和,但是我听了就像听立即执行的死刑判决,心跳得像一匹狂奔的野马。她还是没有看我,眼睛里努力压抑着的恼怒与绝望,随着她的问话,这种眼神越来越明显。我身上的血被冰冻结了。我魂不守舍地看着她的嘴唇,那嘴唇包含着更加令人沮丧的情绪和对命运的嘲讽。”

   “我的嘴唇哆嗦着,一边点头,一边想着解释的话语。可是兰芳没有给我解释的机会。她在我的眼睛中、嘴唇上,浑身哆嗦的身上,证明了所有的猜想,于是她用静的可怕的声音慢慢地说道:‘她是我妈!’她的语气,是暴风雨前的平静,一种简直能杀人的、让一个人彻底心碎的平静。我感到好似有一把锉刀,正一点点地扎进我的心脏。”

   “我听到兰芳的话,惊讶恐惧得快要死了。我大口喘着气,就像离开水的草鱼,我的心狂乱地跳着,就要冲出胸膛。我和兰芳之间出现了一刻的平静,那种令人心惊肉跳的平静。此刻,我盼着暴风雨尽快到来,我要在这场暴风雨中痛痛快快地死去。因为我看到,兰芳脸上的那场暴风雨,再也控制不住了。兰芳终于爆发了。她站起身,冲着我声嘶力竭地喊道:‘那是我妈!’我像傻子似的看着她,我没有能力说出一句话。‘那是我妈!’这一声歇斯底里的叫喊,我想整座楼上都能听得见,同时她猛地抽了我一个响亮的耳光,我满眼金星,接着她就向着门外冲去。我从慌乱中醒过来的时候,跳下床,去追兰芳,可是兰芳已经跑得看不到人影了。我哆嗦着打她的手机,兰芳居然将手机忘在了枕头边上。兰芳的手机,响着一首优美的《献给爱丽丝》的钢琴曲。我把手机,抓在我的手里,放在我的心上,我泪如雨下。”

“我无法面对兰芳了,我的心就像被抽干了血液,成了一个没有灵魂的野鬼。我也不知道是怎样回到洗浴中心的。我心灰意冷,沮丧到极点,就像刚从坟墓中爬出来似的。我想给笋儿说明我与兰芳之间的关系,但是我看见她又欲言又止,我怕她听了之后发疯,那样的话我又害了一个人。也许正是这一点想给笋儿说明真相的想法让我回到了她的身边。笋儿热烈的爱情立刻包围了我。笋儿穿着一件绿色的袍式睡衣,用一根同样颜色的带子束着腰,使她的身材看上去很高挑、丰腴、俊俏。身上散发着一股薰衣草的干干爽爽的香味。我坚信,笋儿已经爱上了我,只一夜,她的嘴唇就干裂了,爱情的烈火炙烤着她的心。我和笋儿面对面坐在沙发上。笋儿的目光灼伤着我的眼睛。

“笋儿将我的无精打采看成了是见到她羞怯的结果,于是她用一把红柄的水果刀,手指翘成俏丽的兰花指,殷勤地、很熟练地给我削了一只苹果。她将喷香的苹果,用小刀慢慢切开,叉起一小块,小心翼翼地送到我的嘴里。然后她将小刀和苹果放在我的手中。

“笋儿迈着欢快的脚步,走进卫生间,拉上一层黄色的布帘,使我看不到她了。过了一会儿,她走出来,手里端着两只酒杯,有一股酒香扩大着我的鼻翼,我是多么渴望一杯酒啊!我知道这是一杯掺上冰毒的酒,我多么希望这杯酒,让我进入到一个虚妄的世界,忘记现实的世界,把自己变成一只毫无思想的动物啊。于是,我用感激的眼神看着笋儿。笋儿的眼中,含着狡黠和淫荡的笑意,贪婪地抱住我的身子,与我喝了一个如漆似胶的交杯酒。然后,她退一步,得意而且期待地看我一眼,又走回卫生间。我猜她是在化妆。每次雨云前她都会认真地化妆,她在渴望一场爱抚的暴风雨。

“我机械地用小刀削着苹果,嘴里咀嚼着苹果,但是吃不出一点味道,形同嚼蜡。笋儿,在卫生间里探出头来,俏皮地偷看我一眼,看看冰毒是否发挥了作用。她认为冰毒一定会让我燃烧起一股不可遏制的激情,就像第一次见到她时那样。她对于这种激情的期待,使她的笑容变得非常灿烂。”

   “随着冰毒酒的下肚,我的心里感到有一股火焰在燃烧,这股火焰很快地吞噬着我全身的血液,像野火干草似的迅速在我的全身蔓延。我浑身的血液随着燃烧的火焰,像脱缰的野马似的奔腾起来。我心中的血冲进我的脑子里,我的脑子就像一架破损的发动机似的,吱吱嘎嘎地叫起来。我的头有一点疼痛的快感,而且这种快感,打滚似的变大,只一会儿功夫就控制了我。我的神经就像拉紧的弓弦似的铮铮作响,我的脑子里就像照相机的快门那样迅速闪动起来。瞬间,我看到多少离奇古怪的景象啊!我看见了兰芳坐在黎明色中那冷峻的、让人心血冻结的眼神,看到了岳高山那狡猾而丑恶的嘴脸,看到了我被撞进河沟里那个黑夜中,有一个暴徒抢我银锁.....总之我见过的一幕幕景象,都在我的脑子里,不可控制地闪动着。我的神经开始不听使唤了,我的眼前出现了幻觉。我的太阳穴突突狂跳,神经亢奋得就要爆裂了。我全身的血液都在呜呜地叫着,不知为什么,有一种想杀人的念头在我的脑子里,像闪电一样一次次地闪现。我的眼睛四处寻找着可憎的目标。

“这时,我看见,从门口走进戴着礼帽、穿着一件松松垮垮深色西服的岳高山,他将礼帽压得很低,使我看不见他的脸,他夸张地迈着罗圈腿,一幅耀武扬威的样子,两手藏在身后,就像藏着一把杀人刀似的。逼近了一点,我还听到了他的狞笑。从他发出的狞笑中可以听出,他马上就会拿出藏在身后的刀,捅向我的胸膛。一股自卫与复仇的血液涌进了我的大脑,我站起身,叫了一声,用手中的那把水果刀,刺向了他的脖子。岳高山仿佛吃了一惊,一歪头,他要用手抓住我手中的刀子。我是那样激愤,我又使出全身的力气,向着他的脖子上猛刺了十几刀,直到看见他双手捂着脖子,慢慢地倒下去。鲜血像喷泉似的,喷在了我的脸上、身上。”

    “由于用力过猛,我也昏厥了过去。待我醒过来的时候,我已经在刑警队里了,我也不知道这中间经历了多少时间。”

   “谢叔,我就是这样误杀了笋儿。笋儿是想假扮成岳高山的样子,给我逗乐,我却在冰毒的作用下将她看成了骗子岳高山。我在审讯室里睡着的时候,我在梦中讲述了与兰芳的爱情经过。干警们根据我梦中讲述的情况,第二天问我,兰芳是什么人,她到底在那里?因为金水大酒店,发现兰芳失踪后已经报了警。我不加思索地说道:‘她在老井里。是我将她推下去的。’干警们果真在那口老井里,捞出了兰芳的尸体。”

   “谢叔,我讲完了我与兰芳和笋儿的故事,我心中的血液就像蜡烛燃尽了最后一滴血。我已经精疲力尽了,就像在地狱中经历了抽筋扒皮似的108种酷刑的折磨。我已经没有泪水了,因为任何的泪水都不能释放我心中的那份懊悔、内疚和对兰芳的思念,以及对于岳高山的痛恨。现在,我只求早一点死去,我好在天堂里,再次见到兰芳,我将把我的心,用刀子挖出来,送给她,以报答她对我的爱,以及我对她的愧疚。”

   “谢叔,我感谢您如此认真地倾听了我的故事,希望您能将它写成一部书,记下我的爱与恨。但是,我就是有一点不明白: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分明是岳高山,但是我要被执行枪决,他却逍遥法外?”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