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南疆雪
南疆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10,781
  • 关注人气:5,22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狱中笔记(长篇小说)109

(2018-09-28 07:04:24)

   “兰芳尖叫了一声,惊醒了忘情的路波仑,他以为会有人听到兰芳的尖叫,怕失颜面,于是松开手,笨拙地、狼狈不堪地从地上爬起来,兰芳趁机甩开路波仑,跑出了茶室。路波仑没有得逞,但是路波仑没有一点抱怨,因为他最喜爱带刺的玫瑰,他坚信凉水泡茶慢慢浓,他有足够的耐心和能力抓住兰芳的心。路波仑又来过几次,兰芳托词身体不舒服,没有见面,但是路波仑激情不减,只要一有机会他就会来到金水酒店纠缠兰芳,就像一只发情的公鸡,一幅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样子。”

   “再说我,就像中了魔似的迷上了兰芳。兰芳一离开前台,我的心就像失去了光明,仿佛置身于阴雨绵绵的天空下,心中非常的抑郁。我是多么希望能看一眼兰芳呢!我的渴望第一次打开了大门。尽管我还不知道我的渴望究竟是什么,于是我的这种渴望就更加强烈,就像一个小孩子望着树荫中一个可望不可即的苹果。当我一看见兰芳的身影时候,我的心就会禁不住幸福的发抖。我被兰芳清纯的美丽彻底征服了。我第一次感到食不甘味、夜不成寐。我开始在一中发烧的症状中做梦了,梦中的一切景象全是兰芳。我梦见兰芳灿烂地笑着送给我一朵红色的玫瑰花,玫瑰花带着浓郁的香气,我顿时心口抽搐起来,几乎窒息,赶紧用手去接,结果却被一根长刺扎破了拇指。我感到一阵钻心地疼痛,一激灵醒来,我的心还砰砰狂跳着,看看自己空空的双手,睁着眼睛,看着漆黑的夜色,心里幻想着真有那么一根刺该有多好!我宁愿,被兰芳手中的玫瑰扎穿所有的手指。我就这样胡思乱想,一直到菜青色的黎明天光照到我为止。我起床洗把脸,照照镜子,镜中的我居然使我大吃一惊:我的眼窝深陷,眼神无光,脸颊憔悴,嘴唇干裂,就像害了大病似的。其实我的心中确实害了大病,那是单相思。这种相思病使我看到一个全新的世界,一个充满着鲜花和荆棘的世界,使我感到新奇的同时,又充满着恐惧。这是我从来没有体验过的一种既幸福又焦虑的情绪。我就像一株小小的向阳花,兰芳就是温暖的太阳,没有她的照耀,我一天比一天枯萎了。但是,我又不敢奢望兰芳对我垂怜。我只是默默地暗恋着兰芳。对兰芳的暗恋,和对兰芳的担心——我是多么担心兰芳被路波仑和王金水摧残,又是多么憎恨路波仑和王金水啊!这两种情绪影响到我擦鞋,我是那样心不在焉,无精打采,变得笨手笨脚,有时将黑色的鞋油擦到了客人的袜子上,客人气愤地骂一句,拂袖而去。

“有一天,有一个人拿着一卷报纸,抽打了我的头,因为他穿着一双白色的袜子,我居然将黄色的鞋油擦到他的袜子上了。这个人戴着一顶白色的礼帽,帽檐压着眼睛,他一面像牛经纪在估量一头牛的价值时那样咀嚼着牙齿,哝动着下巴,一面用卷成卷的报纸轻轻地抽打着我的头,在警告我玷污了他白色的袜子。我忙着道歉,想着法子补救,但是他又用报纸敲敲我的头,意思是没有关系,让我认真擦鞋。我感激得不知说什么是好。临了,这位带着白色礼帽的客人,还扔给我10块钱,比正常的价钱多出了一倍。我不敢接受,双手送还到他的手中,他又用报纸敲敲我的脸颊,一幅不容置疑的态度,让我收下他的钱。这个人不但没有责骂我,还多给了我5块钱,激发了我的感激之情。我目送着他的背影,他穿着一身黑色的西服,人有点儿瘦,所以西服穿在他的身上有些松松垮垮的感觉。不过我还是感觉他的背影是那样熟悉和好看,因为在我失魂落魄的的时候,他没有责骂我,并且还多给了我5块钱。”

   “我一直迷信地认为是这个带着白色礼帽的人,带给了我好运气,因为他刚走出酒店的大厅,兰芳就悄悄地来到我的面前。当时我无精打采地坐在小凳子上,低头想着梦中的情景:兰芳从一个用玫瑰花和百合花组成的花坛上走下来,顺手送给我一朵香喷喷的玫瑰花。我受宠若惊地赶忙去接,结果我的手被一根刺扎破了。我记得清清楚楚,那是一根褐色的尖刺,一下子就扎进了我的大拇指,到现在我的拇指还隐隐作疼呢。我几乎每夜都反反复复都做着这同一个梦,此刻,我在想,这个梦预示着什么呢?但是,没有等我想出所以然来,我的眼睛就被一个人照亮了。我激动得浑身发抖,抽搐着心口,窒息着喘息,仿佛一如在梦中似的。”

   “谢叔,您肯定已经猜出来人是谁了?这是兰芳。酒店里规定,前台上的人免费擦皮鞋,所以兰芳没有与我说话,只是冲着我不自然地笑了一下,坐在椅子上,双脚放在小方凳子上,等着我给她擦鞋。她的手里拿着一本书,打开遮住了自己的眼睛,一边等着我擦鞋,一边看起了书。这本书是《罗密欧与朱丽叶》。我穿着一身灰色的工作服,系着袖口,带着一副白色的手套;我垂下眼睛,在兰芳的双脚前蹲下身子。当时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也是最惊慌的人。兰芳在我的心中就像一位下凡的嫦娥,我没有想到她会坐在我的面前,给我擦鞋的殊荣。因为她的鞋很干净,根本用不着擦。那是一双白色的半高跟牛皮鞋。我不敢看兰芳,手紧张得拿不住擦鞋的刷子,还错把鹿皮当成了刷子,发现拿错了鹿皮之后,又拿出白色的鞋油,直接往鞋上抹,抹上鞋油才想起还没有用刷子刷干净皮鞋。总之我慌乱到极点了。后来我才感觉到汗水溻湿了我的衣裳。不过我还是强制自己镇静下来,机械地为兰芳擦鞋。我用双手,首先握住她的脚掌——这是我养成的习惯,就像是与客人握一下手,拉近一下距离。兰芳赤着脚穿着皮鞋,尽管我手上戴着白色的手套,当我的双手握住她的脚掌时,我还是吃了一惊:她的脚冰凉,而且还有些发抖,她脚上的肉皮因紧张而发黑。兰芳怎么会发抖呢?我困惑地看她一眼,只看到一本打开的书,没有看见兰芳的眼睛。我猜想此刻她的眼睛也是慌乱而紧张的。我想可能是兰芳还处于被路波仑纠缠的惊恐中,于是我非常同情、非常崇拜、非常爱怜地用双手紧紧握住她的脚掌,直到她的脚彻底暖和并且平静下来。”

   “在我用鹿皮给皮鞋磨光的时候,我悄悄抬头看了一眼兰芳,兰芳也正从书本的上面看着我。我们两人的目光碰到一起。我把目光赶紧挪开,就像碰到一团炙热的火苗似的。兰芳的目光击穿了我的心,同时使我浑身的热血莫名其妙地沸腾起来。那时我还不知道什么是一见钟情,什么是爱。但是就在兰芳看我的这一眼中,我感觉自己仿佛死了一千回同时又重生了一千回。我已经不能掌控自己了,我又情不自禁地用双手,再次握住兰芳的脚掌。这时兰芳,用书本敲了一下我的头,让我回到现实中。我终于放开手,兰芳就像飘逸的嫦娥似的,亭亭玉立地站起身,又侧脸看了我一眼,然后,一扭身走了。兰芳的眼神是那样清纯、热情、充满着超俗的追求,不过还带着一丝对未来的忧伤和对我的信任。这丝忧伤,带着求助的、令人怜悯的味道。我的心瞬间就崩溃了。这一眼彻底将我俘虏了,我成了她的奴隶,她永远成了我心灵的主宰。我多想给她说声谢谢,或者给她一点安慰,因为我知道兰芳正痛苦地处于路波仑的纠缠中。可是,她已经走远了。她穿着一件白色短袖衬衫,小翻领上镶着闪亮而又温馨的花边,一条藏青色裙子,她的背影——青涩、忧伤而又清纯的背影,就像一道永远读不够的撼人心魄的风景,深深地印在了我的心里。”

“这一夜,我仿佛患上了狂躁病,不能读书,不能入眠,一心只想着兰芳最后留给我的那一眼,回味着双手握住兰芳双脚的美妙感觉。我把握过兰芳脚掌的手套,珍藏起来,这时拿出来,一次次放在嘴上,企图嗅出一点兰芳所特有的茉莉花似的香味。尤其是兰芳最后看我的那一眼,那意味深长而又回味无穷的一眼。我就像读到一段精美的文字一样,反反复复琢磨这一眼的内容:那明亮的大眼睛到底说了什么?是爱吗?不会!我马上自我否定了。因为兰芳是一只高不可攀的白天鹅,而我只是一只丑小鸭,我怎能奢望她的爱呢?要不然,她是在达官贵人之间周旋得乏味了,要在我这个穷小子身上,找一点乐子?也不是!兰芳清纯的眼神,替我否决了这一想法。那么是求助吗?兰芳正遭受路波仑的围猎。想到这里,我又突然对路波仑和王金水痛恨起来,痛恨得咬牙切齿,因为他们想霸占她。甚至产生出杀人的念头,就像我在砖厂杀死一只鸡那样,将路波仑和王金水统统杀死。这几个问题交织在一起,完全占据了我的脑子,我一会儿感觉自己是清醒的,一会儿感到自己又是迷迷糊糊的,只要一闭上眼睛,我又会做起兰芳送给我玫瑰的那个梦,仿佛这个梦在我的脑子里扎下了根似的。在梦中我受宠若惊地接过兰芳手中的玫瑰,又马上被一根长刺扎醒。想象的力量比现实的力量更加强大,于是我在梦着感到被玫瑰扎破的手指疼痛难忍。我将手指头放进嘴里,吸吮一下大拇指,我的舌头还似乎尝到一股鲜血又咸又腥的味道。我就这样一直处于恍恍惚惚的梦境里。

“在梦里,过了几天,兰芳又来到我的面前,她坐在我面前的椅子上,将双脚放在方形的小凳子上,奇怪地笑看了我一眼,就像看一个可爱的小傻瓜似的,眼神中带着喜爱也带着撩人心魄的嘲讽。然后兰芳打开那本《罗密欧与朱丽叶》看开了。兰芳的眼神使我的身子一会儿燥热难耐,热血奔涌,一会儿又像掉进冰窟窿,浑身冰凉。我不敢抬头看兰芳,我双手亟不可待地抓住她的双脚,这双脚在我的梦里,是每一分钟都握在我的手里的,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它擅自跑掉了,现在终于抓住了。由于紧张和拥有的渴望,我抓疼了她的脚,她用手里的书,敲了一下我的头顶,然后又将书挡在眼睛上。我赶忙松开手,我的头上流下黄豆似的大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