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南疆雪
南疆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10,781
  • 关注人气:5,22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狱中笔记(长篇小说)107

(2018-09-12 09:16:21)

“出乎车间主任的意料,兰芳没有像车间主任所希望的那样,经过两个女人的规劝、嘲讽、引诱,迷途知返,投向他的怀抱,而是怀着极大地蔑视,毅然决然地离开了纺织厂,来到劳务市场,结果被王金水一眼看中,于是兰芳就来到了‘金水’大酒店。

“王金水让一位女大夫给兰芳不怀好意地查了身体:证明兰芳是一个处女。王金水如获至宝。王金水专门请专家根据兰芳的气质为其设计了一款工作装:白色的小翻领短袖衫,领子上装饰着银星似的花边,一条藏青色的盖着膝盖的裙子,一双白色的半高跟皮鞋。王金水坚持让兰芳穿超短裙,露出青春颀长的大腿,兰芳坚持裙子一定盖过膝盖,最后,王金水妥协。因为王金水知道兰芳是一朵带刺的玫瑰。王金水有时让兰芳站在前台,为他装点门面,有时让兰芳参加接待重要的客人。”

   “金水大酒店的17楼,是‘金水’大酒店的顶楼,是王金水的专属生活区。这里有办公室,有茶室、游泳池、有按摩室和桑拿浴。一句话,凡是吃喝玩乐的项目,一应俱全。谢叔,您可能想不到,路波仑是这里的常客。路波仑常来这里的目的,一是通过王金水,打点与南有田的关系,因为南有田是王金水的表叔,二是像吃蜜似的开垦处女地和占卜官运。

“王金水找到一个处女,就会首先送给路波仑享用。草帽市有一块风水宝地,王金水想拿到手,可是竞争激烈,正求路波仑拍板,今天他得到了绝色佳人,自然第一时间通知了路波仑。谢叔,您要问,王金水为什么这样巴结路波仑?王金水在草帽市依仗着路波仑,跑马圈地,开发房地产,拼命敛财啊!”

“路波仑见到兰芳的地方是在一间茶室里。这间茶室是一个有60平米的四方形的屋子,地上铺着红色的羊毛地毯,几乎占满墙的大窗子上拉着一层金黄色的厚厚的窗帘,遮住浓春有些刺眼的阳光。屋里开着灯,粉红色的光线明亮而柔和。迎门是一个茶桌,靠着北墙是一个栗色的长条桌,那是占卜用的。王金水陪着路波仑来到这间茶室,路波仑一进门就习惯地脱掉西服外衣,王金水殷勤地接过,挂在一个黑色的核桃木衣挂上。随着王金水一同进来的还有一位道德大师。在王金水陪着路波仑走进茶室的时候,王金水握着路波仑的手悄声说:‘这是一只带刺的玫瑰——’路波仑回握了一下他的手,表示这正和他的心意。路波仑具有猫一样的耐性,他最爱具有挑战性的处女。

“王金水穿着一身肥大的黑色西服,拖着肥胖的身子,跟在路波仑的身边,迈着殷勤轻快的脚步——他遇到权贵的时候,总是迈着这样殷勤轻快的脚步,仿佛接待权贵是他最幸福的事情似的。他将路波仑和大师送进茶室之后,用手轻轻拍了一下大师的胳膊,仿佛在说:‘这里就拜托给你了。’大师心领神会,在身后,向着王金水摇了摇手指。王金水嘴上带着心照不宣的笑意,仿佛在说:‘我把还没有开处的金丝鸟交给你们了,接下来怎么玩,就看你们的了。’然后,他向后倒着,像个影子似的、脚步更加轻盈地悄悄退了出去,随手无声地关上包着棕色牛皮的屋门。

“兰芳早已按照王金水的安排,坐在茶桌前,用一只灵巧的小手拿着一个竹卡子,夹着茶盅,用开水冲洗着。冲洗过的茶盅冒着缕缕悦目的热气。有一股让人鼻翼不自觉张大的茶香,随着缕缕热气,飘进人们的鼻子里。兰芳看见客人进来,忙站起身,打了一个招呼,然后又坐下泡茶。

“路波仑看到兰芳的时候,他的眼睛一亮,就像猎鹰见到猎物一样。不过他的鹰眼瞬间变得是那样柔和、那样惊奇,就像一个旅行家突然发现了一个刺激人心的新美景。路波仑带着一副惜香怜玉的神情,嘴里丝丝地吹着气,就像吹着一块刚出炉的烤地瓜,又垂涎欲滴地想吃又怕烫嘴。路波仑见到令他惊奇的事情的时候,就会这样不由自主地向外丝丝地吹气,就像蛇吐信子似的。路波仑是一个见过大世面的人,可以说见识过天下不少美女,但是当他见到兰芳的时候,他还是有三秒钟的时间,眼神失控,失态地盯着兰芳,兰芳被这种怪怪的眼光盯看,好不羞赧,低下头。’

“路波仑只穿着一件雪白的衬衫,敞着领口,显得很放松惬意的样子。路波仑按照大师的指引,坐在红木的高靠背椅上。椅子上垫着一个红色的垫子。路波仑端起一个茶盅,像女人一样奇怪地翘着小手指,小手指上的指甲,留得很长,修剪的很精致,晶莹透亮。路波仑举起茶盅,向着窗外的阳光,装着欣赏蜜色的茶汤,侧着头,遮遮掩掩又如饥似渴地一瞟一瞟地斜看着兰芳。兰芳得体的穿着加上她的气质,清纯的就像一朵含苞待放的茉莉花。路波仑越看越爱,他一想到那开垦处女地的极乐,就张开嘴,嘴唇上荡过抑制不住的笑意,心里又痒又跳,就像新郎想起洞房花烛夜似的。路波仑心里感慨着王金水慷慨的友情,一边想着今天是一个大好的日子,一定要为自己的未来,占卜一下。这时他才想起坐在自己身边的大师。”

    “大师四十多岁,高个儿,留着平头,穿着一件白色的、中间系着盘扣的中式服装,盘扣一丝不苟地一直系到领口,一条黑色的灯笼裤,一双薄底黑布鞋。他的脸上带着这样一种神情:自以为参透了人世间的奥秘,对一切事物都看得像水一样平淡,而同时又把一切事物看得像宇宙一样神秘。于是,他的眼神始终带着一种超然物外而又深不可测的神情。他的手腕上戴着一串舍利珠,用衣袖盖着,有时他一抬手,五彩斑斓的舍利串珠就露出来,他忙着拉拉衣袖,盖上,就像这是一件神秘之物,只能自己欣赏不能让别人看见似的。”

   “大师对江河日下的世风,深恶痛绝,他认为这一切都来自一个‘淫’字。于是经过他多年的修炼和研究,总结出国人所以道德沦丧,人心不古,主要是吃得太饱的结果。他站在讲堂上,面对着众人,每讲到‘淫’字的时候,都会暴睁了眼睛,翘起拇指,往上抖抖衣袖,咬牙切齿,竖起一根食指,从上往下,猛地一劈,就像将一个淫棍,劈成两半似的。为了避免淫荡无度,他提倡男人不能有晨勃,女人不能吃肉喝酒。想达到这一目的,就要练习辟谷之法。因为练习了辟谷之法,他已经三年没有近过女色了。而他的妻子,也一同练习辟谷之法,不但没有骚逃过他,而且像时光倒流,妻子仿佛又回到大姑娘时期俏丽的容颜。据他说,今天他见到路波仑的时候,已经有50天没有吃东西了。每天早晨,只喝一点树叶上的露水,其它什么东西也不吃。但是他的脸上,依旧闪着春天般的光亮。知道底细的人说,他夜里一口气掉一大碗海参,不过这只是传言,并没有人抓住他偷吃海参的真凭实据。不过他对于自己脸上的春天般的光亮,解释为是精液自我吸收的结果。而对于妻子的时光倒流,童颜再现,他的解释是因为吸收了星月的精华。这确实迷住了众多的人,有一大帮人跟着他练习辟谷之法。

   “但是,他的这一辟谷防淫的理论只针对普通人,他对于权贵们却是另一副面孔。就像蜜蜂跟着蜂王飞那样,他游走于各个大款们之间,靠着给他们拉皮条、占卜与提供春药为生。他的占卜术,常常迷住一些迷途的少女,于是他就以救人于水火的菩萨心肠,将绝色美女介绍给权贵们,让她们过上有依有靠的幸福生活。

   “路波仑举起玻璃透明茶盅,与大师的茶盅碰了一下,用眼睛示意,做一次占卜。路波仑自从认识大师之后,就迷信上了占卜,每逢大事都要占卜一下,就像临赛跑前要勒勒腰带似的。过去路波仑占卜总是探寻自己的官运,而今天,他占卜的是他能不能顺利地将如花似玉的兰芳抓在手里。大师一眼就看透了路波仑的这种心思。他还从来没有见到路波仑如此亟不可待地要占卜过,路波仑的眼神就像一只发情的小公鸡,有一种春心荡漾,跃跃欲试的神情。这可与路波仑平时自信傲气的神情大相径庭。‘英雄难过美人关啊!’大师在心中喟叹道。一边用眼角瞟着像茉莉花一样清新艳丽的兰芳。

“大师无声地咂一口蜜色的茶汤,紧眼皮的眼睛看着路波仑意味深长地说道:‘今天是小满节气,肯定会出好的卦象。’说话的同时,他用眼角的余光瞟着兰芳,这话带着令人心潮涌动的某些暗示。这种暗示,让路波仑踌躇满志地挺了挺宽阔的肩膀,兰芳听了则有些脸红。于是他一边起身,翘起大拇指,往上抖抖宽大的衣袖,一边邀请兰芳做一个见证人,观看他们占卜。”

   “路波仑看看屋门,屋门包着一层棕色的牛皮,分成一个个鼓溜溜的方块,就像一块块面包附在门板上,很隔音,并且被王金水在外面反锁了,不会有人来打扰。于是便放心地随着大师,走到北墙角的长桌旁,他们一边一个,对面站在长桌的两边,大师让兰芳站在桌子的一头看着他们。有这样的美女相伴,他们两人都像打了鸡血似的兴致勃勃,仿佛都回到了梦想连篇的青少年时代。”

“长桌上有一面铜锣,反扣在一张白纸上,大师掀起铜锣的一边,在铜锣的中间沾上一直软头笔,笔尖朝下,然后示意路波仑掀起铜锣的另一边,两人将铜锣抬平。大师闭上眼睛,翕动着嘴唇,默默念叨了一番,然后与路波仑心有灵犀地对视一眼,又悄悄瞟了一眼站在一边的兰芳,会意出一个共同的目的。大师尽管做着辟谷,自称自闭了七情六欲,可是,当他看到楚楚动人的兰芳的时候,他的心里也不由的心旌摇荡起来。

“兰芳不知道他们要做什么,也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于是她有些不知所措地搓着两只小手,望望路波仑,又望望大师,一幅羞赧的神情挂在她的脸上,最后将目光落在那面铜锣上。路波仑张着嘴,用舌头抵着上颚 ,就像在回味着什么,他在心中比较着,他所接触的所有处女中,有哪一个比兰芳更加漂亮呢?‘这个最漂亮。’他胸中激荡着春天般的激情,想到。一想到他与兰芳会发生最浪漫的事情,他就耳热心跳,喉咙像冒火似的有些发干。但是,这个最浪漫的事情要经过占卜的验证。路波仑相信蓝天之上,有一个看不见的神仙,在掌管着人世间的一切,一切都有定数,而占卜就是要预知这个定数。

“于是他的心中很纠结,很忐忑,唯恐占卜不支持他的意志。他示意让兰芳给他递上一盅茶。在兰芳递给他茶盅的时候,他奇怪地翘着的小手指,像是意外地挠了一下兰芳的手指。路波仑仿佛沾了极大地便宜,眼睛眯成一条缝,一口就喝掉了一盅茶。他把茶水含在嘴里,不咽下,就像品酒似的,用舌头,品着辨着,嘴唇上绽着抑制不住的笑意,仿佛他喝的不是茶汤,而是将兰芳整个人喝进嘴里似的。大师还从来没有见过路波仑对于一个处女如此兴奋过,他的眼神怀着成人之美的媒婆式的快意神情,看看路波仑再看看亭亭玉立的兰芳,他用手指敲了一下铜锣。路波仑听到铜锣的声音,如梦初醒,才把精神收回来。

“路波仑非常迷信,他开发处女地,为的是讨一个‘鸿运当头’的吉利。机缘巧合,有几次升官,都是路波仑刚开发完处女地之后的事情。于是路波仑就把开发处女地与升官发财紧密联系在一起了。路波仑看见兰芳出奇的惊艳,于是产生了一种美妙的预感:他可能要飞黄腾达了。但是他要通过占卜看看上天的意思。路波仑看一眼站在对面的大师,大师比他高出一个头,两人像打哑谜似的相互看看,于是两手托着锣,让那只软头笔立在白纸上,微闭上眼,一边慢慢地移动起铜锣。软头笔在白纸上发出轻微的摩擦纸的声音。兰芳好奇地看着面前的两人。两个人,神情专注,垂着眼睛,没有看她,她感到一丝没有被人凝视的快感。”

“路波仑一心想占卜出自己的期盼,于是他想在纸上写出‘如意’两个字。大师看着郑重其事站在自己面前的路波仑,也拿出更加虔诚的表情,慢慢将铜锣向一边推着。他感到铜锣向着魔似的,向一边走着。大师担心,铜锣会失去正确的方向,他要加以干预,于是他将铜锣往自己的怀里慢慢拉着,他揣摩着路波仑的心思,想在白纸上写出一个‘吉’字。他认为,‘吉’字是路波仑最想要的一个信号和祝福。”

   “兰芳第一次见占卜,乍开始,她还有些紧张,现在看到路波仑和大师,都进入到忘我的状态中,不再注意她,她就轻松下来,像看变魔术似的看着他们。她的两只小手,攥在一起,放在胸前,慢慢地揉搓着。”

   “随着铜锣的移动,路波仑脸上渐渐变得严肃起来,他担心那只软头笔写出违背他心意的东西,让他难以成全好事;大师从手上感觉出路波仑的紧张心情,于是他加大了移动的力度,决心写出一个‘吉’字,让路波仑迈过心灵这道坎,勇往直前。软头笔发出一阵沙沙的响声。大师看一眼路波仑,正好与路波仑的眼神相遇,于是他们松出一口气,停住手,亟不可待地观看白纸上所写出的东西。白纸上就像小孩子涂鸦似的,画出一团线条纷乱的东西,很难看出是什么字的模样。路波仑弯腰看着白纸上纷乱的线条,他围着桌子,转动着身子,要在这一团纷乱的黑色线条中,找出他自己想要的东西。大师抖抖手腕,用拇指挡住肥大的衣袖,也弯着腰,与路波仑头挨着头,一起查看白纸上的线条。看了一遍,路波仑摇摇头,表示没有看出什么内容;大师一边思索着一边自言自语地说:应该是一个‘吉’字。但是路波仑摇摇头,表示不能认同,他看着像一只刺猬。但是他没有说出口,他认为说出刺猬不吉利。路波仑殷勤地邀请兰芳,辨认一下,于是兰芳向前走一步,看一眼那团黑色的线条像一个黑色的毛线团,可就是看不出是什么字,于是又退后一步,摇摇头,表示什么也没有看出来。

“路波仑突然想起,来省城的路上,从高速路栏杆下面翠绿的草丛里,突然钻出一只刺猬,刺猬撅着尖尖的小嘴,快速迈着几乎看不见的短腿,横穿马路,路波仑脑子里正在想象着今天遇到的美女会是什么样子,并且用什么样的办法,以最快的速度抓在手里。就在他想得忘情的时候,突然一抬头,看见了横穿马路的刺猬。他张开嘴,想喊一声提醒司机注意,可是已经晚了。司机根本没有看见刺猬,车轮轻轻跳了一下,就过去了。路波仑扭头看着车后,他看见,刺猬就像一个血红色的肉饼似的,沾在了灰色的路面上。当时,路波仑心中咯噔了一声,投上一道阴影。但是,浓春明媚的阳光,高速路两侧快速向后退去的、目不暇接的香樟树、山茶花、紫叶李树、榉树,立刻分散了他的注意力。香樟树刚长出一层嫩绿的新叶子,盛开着一簇簇米粒似的黄花,一股浓重的让人神清气爽的香气,弥漫在空气中。白色和红色的山茶花,竞相开放着;晚发芽的榉树,也长出了翠绿的、毛茸茸的叶子。尤其是那把一切都照得亮闪闪的阳光,在天空中飞翔的喜鹊,不断变化着的五彩斑斓的景物,使路波仑很快就忘记了死于车轮之下的刺猬。他的心中,又荡起迎娶新娘似的欢快的心情。”

   “第一次没有占卜出自己所要的东西,反而恰恰相反,占卜出了给他心灵留下阴影的事情,路波仑有些沮丧,像所有迷信的人一样,他非常重视第一次。路波仑脸上汗津津的,他求助似的看着大师,让他做出让他恢复信心的解释。大师看着汗津津的路波仑,心里一下子就揣摩出了路波仑的心思。刚才他与王金水在楼下迎接路波仑的时候,大师嗅觉灵敏的鼻子嗅到一股奇异的味道,他循着味道,看到车轮上有一点刺猬的血肉。大师看着路波仑汗津津的脸,揣想,路波仑肯定是想起那个刺猬,产生了不祥的联想。大师的嘴唇很丰满,带着清晰地唇线,他的心情多数都是用最嘴唇来表达,此刻他用嘴唇笑了一下。‘有刺有吉’大师以肯定的、先知先觉的口气说道。路波仑听到有刺,就想起了路上被车轮压死的刺猬,于是他用探寻的目光看着大师,希望他接着解释下去,就像在迷雾中看到一丝阳光似的。善于洞察秋毫的大师,看出路波仑已经上套,于是又说道:‘有刺有吉,说的就是刺猬。出门见到刺猬就是大吉。’大师看看路波仑补充上一句,语气神乎其神:‘就是势不可挡的、大大的吉利。而且,仕途,也会扶摇直上了。’

   “‘你怎么知道我出门见到了刺猬呢?’路波仑惊讶地问道。”

    “大师指指天,嘴唇上沾满了诡谲的笑意,煞有介事地摇摇头,意思是天机不可泄露。”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