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南疆雪
南疆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10,781
  • 关注人气:5,22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狱中笔记(长篇小说)104

(2018-09-03 09:13:01)

   “接下来是小吉田发言。瘦高个儿的市长,宣布完小吉田上场后,侧着身子,一对细长的眼睛赏识地看着小吉田,一边提议台下的观众为小吉田热烈地鼓掌。于是台下的学生们和农民们,放下手中的花束和小旗子,使劲地拍起巴掌。掌声像一阵大风吹过枯干的杨树叶子,哗啦啦飘过会场。

“小吉田一手拿着讲稿,另一条胳膊肘弯向上驾着,就像手里拿着一根缰绳似的。他迈着谦卑而又傲气的、又快又重的步子走到讲台前,先向台下的观众深深一鞠躬,又侧身对着主席台上的领导们,一鞠躬。主席台上用掌声回应了他的鞠躬。他今天穿着一件蓝色的西服上衣,一件黑色的衬衫,系着纽扣,扎着一条红色的领带。他的下身穿着一条灰色的裤子,一双抛光的牛皮鞋。他的西服紧紧地裹着他的身子,现出他僵硬的两肩和干瘪的胸膛。他向前斜梳的头发打着发胶,亮光光的,留着一条条梳子的齿痕,就像刚耙过的黑土地。他的眼睛深藏在眉骨下面,看不见眼皮,像两只燃烧的炭火,发着灼灼的光亮;他的下巴连着两腮,长着一层漆黑的胡子,今天刮得干干净净,显出一片隐隐约约的铁青。他的上唇很短,留着一抹黑色的、修剪得很整齐的胡子,巧妙地掩藏住了常常露在外面的白牙。小吉田的上场引发了台下老人们一阵强烈的议论。显然大家都知道了他就是70多年前,杀死我爷爷和奶奶的吉田小队长的孙子。

   “小吉田的发言很简短,他只是郑重地表明了一个态度:给予汽车城,大力的技术支持。然后,一步跨出讲台,双脚并拢,对着台下的观众,深深地一鞠躬。他的脸上就像一块槐木板子似的没有任何表情,就像一个机器人似的,让人看不出他的心理活动。”

   “小吉田之后是王金水发言。

“市长,看着王金水走过来,带着讨好的、煽情的语气,对着台下的观众喊道:‘热烈鼓掌!’他首先带头,对着麦克风,响亮地拍起巴掌,他拍巴掌的声音通过手榴弹形的麦克,像炸弹似的传遍了整个会场。在市长的眼中,有极大的后台背景,而且腰缠万贯的王金水,比小吉田更有价值。他的这种心态,以带头鼓掌的形式,毫无掩饰地表现出来。

“王金水今天穿着一身黑色的西服套装,敞着怀,白衬衫,与路波仑一样扎着一条红色的领带。领带上面是叠成三层的下巴。王金水坐在第二排的第三个座位上。由于王金水太胖了,他在折叠椅上吭吭哧哧地好不费劲地站起来,有两个人走出座位,专门为他让路。他在走下三级台阶的时候,一只脚迈上下一级台阶,他的身子就会猛烈地晃动一下,让人担心他会摔倒在台阶上。可是他走下台阶,走上主席台铺着红地毯的平地上,他的脚步就立刻变得非常敏捷了。他把两只小手,放在前面,故意炫耀似的上下划动着。让人感到他的一双小手就是一对又白又小的浆片,他的身子是一条黑色的大船,他的身子所以能向前挪动,完全是因为这一双小手上下折腾的功劳。他迈着出人意料的敏捷的步伐,很快就来到讲台前,他肥大的衣襟像鸟翅似的,在身后飘动着。”

   “王金水的上场引起人们一阵极大地热议,因为他是一个富有传奇性的大富翁。”

   “王金水像小吉田那样,向着台下的观众一鞠躬,又侧身向着主席台上的嘉宾鞠躬。不过王金水在鞠躬的时候,一手扶着向下坠的肚子,脖子上的赘肉分三层压住领带,同时,半张着嘴,牙齿沾着泡沫,仿佛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大喜事要告诉人们似的。在市长的鼓动下,台上台下的人,都鼓出热烈的掌声。王金水带着梦幻色彩的眼神,看着台下的观众,以极其自信的口气,说出人们最关心的两个事:一是——他——‘金水公司’是一个投资者,准备投资1000亿,二是要带着大家共同发财致富。从今天开始,他就向社会融资。‘有钱大家赚!’王金水用甜腻腻的嗓音,像咬碎黑色麦克风似的,对着台下的一万多名观众,郑重地承诺说道。他的这句话,吊起了人们的胃口。人们张着嘴,瞪着眼望着他,就像看一团黄金织成的美梦。因为王金水是一个财神,根据以往的经验,谁与他合作,谁就会发大财。所以,有人被发财的欲望,折磨的实在忍不住了,忘记了讲话不容打断的礼貌,于是在台下,高声喊着:‘多少利息?’王金水,信心满满地冲着人们举起两根指头,低着头,牙齿几乎咬着麦克风,调整好气流和舌头,一字一顿地说道:‘二分利,三个月一份红。’台上台下,顿时炸开了锅,不自觉地响起一片更加热烈的掌声,叫好声。王金水转动着肥胖的身子,对着台下和台上连连地鞠躬,就像当红的明星,被观众热烈的掌声感动的不得了似的。王金水的出场掀起一阵高潮,就像大海中掀起一道吞噬沙滩的潮汐。王金水仿佛因为不得不离开讲台,非常抱歉地,向后倒着走,走几步就冲着台下的观众鞠上一躬,台上台下送给他经久不息的掌声。王金水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没有马上坐下,而是又冲着台下的观众不停地弯腰鞠躬,以感谢人们的信任和祝贺。市长也伸开双手,从上往下,连连做出向下按的姿势,让人们尽快平息下来。人们哪能平息呢?二分利,三个月一份红,赚钱的速度就像驴打滚一样。人们没有想起二十多年前的蚯蚓事件,因为今非昔比了。那时王金水只是一个少不更事的毛头小伙子,没有现在富可敌国的财富和坚实的的后盾,再说王金水也做了很好的补偿,挽回了自己的信誉。而今,由市政府牵头,有日本人协助,人们还有什么可怕的呢?

“靠着王金水坐着的几位领导干部,有染成漆黑的头、有花白的头,有谢顶的头,都凑向王金水,兴趣高涨地打听起二分利的事情。台下的农民们眼睛闪闪发光,一边掐着手指头,一边在心中计算着二分利所带来的闻所未闻的巨大好处;为了表达心中的惊喜,站起身,举着手中的小旗子,摇晃着,发出阵阵疯狂的呼喊,就像看见天上下起金钱雨似的。我让乡里的脱产干部,和县里派来的维持秩序的警察,一起跑向观众席,经过一番劝说加上善意的威胁后,人们才平静下来。但是,人们的眼睛就像神经分裂似的,亢奋得闪闪发亮。坐在前面的中下学生,还不知道二分利是什么意思,但是他们受到后面群众高昂情绪的感染,也举起手中的花束,跳跃着身子,用纯洁的童音喊出一阵阵:‘欢迎!欢迎!’”

   “最后是路波仑上场。市长,在宣布路波仑上场的时候,由于他要表现出最诚挚的敬意,居然变了腔调,音箱里也发出吱的一声怪响。他带着奉承和送给人们莫大惊喜的口气,喊出‘请尊敬的路波仑书记,作最重要的讲话。’路波仑在人们的心中带着不少的光环,所以大家都想认识他,就像追星族,怀着迫切的心情要看看自己所崇拜的明星似的。瘦高的市长,又展开双手,由下往上很快地扇动着,就像一个伟大的指挥,指挥着一个庞大的乐队,演奏一曲生命的狂想曲。人们按照市长的提示,中小学生,刚坐下,脸色红扑扑的,脸颊上挂着汗珠,又站起来,跳跃着身子,举着花束,用童音高喊着‘欢迎!欢迎!欢迎!’在学生后面的农民,在随着学生举起红色的小旗子,一面用透风撒气的嘴巴高呼着‘欢迎、欢迎!’就像欢迎外国总统似的。台上的人们也呼应着台下的,站起身,在路波仑的后面,报以热烈的掌声。此刻的路波仑仍然是一位前途无量政治明星,所以善于见风使舵的混官场的人们,自然对他趋之若鹜。各路记者,也都蜂拥而上,肩膀挤着肩膀,抢占着最佳角度,围着路波仑一阵暴风雨似的拍照、录像。路波仑的出场,把会场又掀起一个更高的高潮,犹如大海掀起一道冲天的巨浪。”

   “路波仑挺着宽阔的肩膀,穿着一身深灰色的西服套装,西服的左上角带着一个紫色的花朵,白衬衣,扎着一条红色的领带,风度翩翩地敞着怀。路波仑的头发理得很整齐,有几缕白发,向前斜梳着,遮住半个额头。他坐在第一排的第一座,现在,听到市长邀请他上场讲话,他从容不迫地站起身,迈着轻松愉快和野心勃勃的步子,走到讲台前,他对着台下欢呼的人群,深深地一鞠躬,又很快一侧身,对着台上的嘉宾一鞠躬。路波仑像鹰眼似的深邃的眼睛,带着穿透力和感染力,看一眼台下的观众,一抬头,看看远在天边的草帽山隐隐约约银色的山顶。看到直插蓝天的草帽山山顶,他就马上进入到演讲的最佳状态中了。

“路波仑的演讲真是了得。在他上台的时候,有人弯着腰,躲开镜头,小步跑着,放在在讲台上一份讲稿,可是路波仑根本没有看这份讲稿。路波仑很有国际范地一手扶着讲台,一手为加重语气而打着手势。他伸出一根食指,以指点江山的气派,时而指指天空,时而指指地上,时而指指前方,他的眼睛随着食指所指的方向转动着。他的嗓音洪亮、宽阔、底气十足,带着一种直击人心的苍劲,引起人们强大的共鸣。他的知识渊博,口若悬河,滔滔不绝,从远古讲到当下,又从天上讲到地上,旁征博引,充满了通俗易懂的辩证法。使所有的人折服得频频点头。他的讲演获得空前的成功。

“为了对路波仑演讲成功表示祝贺,市长对着我伸出一根指头,我便照事先的安排,让十几个小学生和十几个农民代表,跑上台,簇拥着路波仑,就像花儿簇拥着太阳那样,与路波仑合影留念。路波仑脸上带着灿烂的笑意,眼睛始终看着天边草帽山那隐隐约约的银色山顶。我想,此刻,他已经做起省委副书记的美梦了。”

“这次大会之后,社会上立即就刮起一阵,融资的龙卷风。王金水只收取一个亿以上的资金,对提供一个亿以上的大户,再奖励1%。这样就出现了诸多个融资的大寡头,大寡头的下面是数不胜数的小寡头。比如孙吉江是草帽村的大寡头,他将村民刚拿到的地租,以二分利融起来,再以三分的利息,借贷给王金水。他与小寡头各拿0.5%的好处费。各小组的小组长和村里的电工以及穿着白大褂的乡村医生,都是小寡头。他们吸收村民的资金,然后再把吸来的资金借贷给孙吉江。

“村民们,原来想着用地租在城里买房、买汽车,享受一把城里人的幸福生活。一看到驴打滚似的二分利,就打消了消费升级的计划,把钱投进‘金水公司’——希望再赚一大笔,买更好的房子、更好的汽车。(每亩1200元的地租,政府一次支付了10年的,一万亩地,玉春你算算,该是多少钱?)幺一嗨把全城的工商业户,抓在手里,成了一个大寡头;孙春梅用一双大白手抓住了官太太,也成了一个寡头;孙怀才,抓住了暗娼、洗头房小姐、以及餐饮业人员,也成了一个巨大的寡头。在这些人的带动和影响下,社会上,几乎达到了无人不融资的情况:卖烧鸡的,生意半死不活,于是在门口挂起‘金鸡银鸡,不如二分利的融资机’的白底红字招牌;本来不景气的卖鞋铺,也在门口挂上了‘二分利,就是金鞋银鞋’的、闪着霓虹灯镶边的箱式融资招牌。门口原来推销烧鸡和鞋子的音箱,现在反复播放着《恭喜发财》的、令人听了耳热心跳的歌曲。原来冷冷清清的烧鸡店和卖鞋铺,立刻就变得像人头攒动的甩卖场,好不热闹。

“游手好闲的地痞,也摇身一变,穿上一身名牌西装,手上戴满了镶着宝石的戒指,胸前挂着像绳子一样粗的金链子,在酒店里租上一个大会议室,经过豪华的装修,当成阔绰的大办公室,坐在真皮转椅上,翘着二郎腿,当起了融资的大老板。出租的车的后屁股上、送孩子的三轮车上、树干上、显眼的墙壁上、电线杆上、厕所里、楼道里,凡是人的眼睛能看到的地方,都贴上了‘二分利,你还等什么?’的广告语。

“总之凡是又门脸的,都竖起了‘融资’的招牌;凡是有一点头脑的,都开始了融资;手中凡是有一点钱的人,都像赶火车似的,争先恐后地将自己压箱底的一点钱拿出来,送到了融资点。二分利,激起了人们强烈的发财欲望,使大家的眼睛都红了。形形色色、大大小小的融资公司,遍布了全市每一个角落,就像一个巨大的吸盘似的,将民间的资金吸进到‘金水公司’。这些小的融资点,以二分利融集资金,融到上千万的时候,再借贷给大寡头,大寡头像孙吉江一样给融资点0.5%的好处费。大寡头再以3%的利息借贷给王金水的金水公司,从中收取0.5%的好处费。

“乍开始人们还有点理性,有点儿试试探探的心态,可是,等到汽车工业城,拉上一圈院墙的时候,王金水分了一次红利。人们在三个月里,就拿到了令人大喜过望的红利,于是第二轮融资,就更加势不可挡了。老人们,扔掉了安慰心理的保健品,将自己积蓄一生的钱拿出来,投进了‘金水公司’;有人推迟了买墓地的计划,将钱拿出来,投进了融资公司;有身患绝症的人,拔掉了输液的针头,把自以为无法挽救生命的钱,投向了‘金水公司’,因为这样即使自己西去了,还会给儿女流下一笔钱;上学的娃娃,也被家长哄骗着,将自己钱罐子里的碎钱拿出来,交给父母,投了资。有人甚至卖了大居室的房子,搬到租赁的小居室里,将剩余的钱,拿出投资。”

   “在汽车工业城,竖起两根高耸入云的烟囱之后,王金水又分了第二次红利。人们见钱眼开,彻底疯了。干部、工人把上班当作业余,把融资当成了主业,用融来的资金买了豪华汽车,出入高档酒店,以山珍海味的高消费来吸引更多的资金;农民开始以低价转让土地,用转让得来的钱,投进了驴打滚式分红的‘金水公司’。”

   “当时人们,就像看见天上下金钱雨,只需伸伸手就能接着数不清的金钱。人们的眼睛都变得金灿灿的,就像镀上了一层金子。人们都变得疯癫癫,因高得离谱的利息回报,发烧似的彻夜难眠。”

    我讲到这里,张玉春突然抓住我的手,他的手冰凉,原来走廊里传来一阵陌生的、急促的脚步声。我急忙看一眼走廊上的钟表:八点钟!“莫不是张玉春的死神到了?”我心中倏地闪过这一念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