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南疆雪
南疆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11,095
  • 关注人气:5,22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狱中笔记(长篇小说)86

(2018-07-21 09:55:11)

   “玉春,幸亏大杨树上的乌鸫鸟叫了起来,把我惊醒了。我看一下天色已经大亮,来不及像往常那样欣赏聆听乌鸫鸟婉转的叫声,慌忙爬起身,向着荷塘走去。我是怎样匆匆忙忙地走过两边长满野草的小路,赶到荷塘边的,我现在都记不清了。反真我是以最快的步伐走到荷塘的。四周静悄悄的,好像还没有完全从睡梦中苏醒过来,我只听到自己咔咔的脚步声在空气中回响。”

   “这时,太阳才把天空中白色的云朵,斜着镀上一层艳丽的花边,太阳还没有从地平线下升上来。天空中是一片明亮橘红的颜色。这种颜色是那样赏心悦目,就像幸福无边的天堂之光。我一边走近荷塘,一边观察着一棵棵垂柳,想从中寻找着薛娟。我相信薛娟一定会像昨天那样,倚在一颗垂柳上,手里拿着一背书,迎着太阳升起的东方,在认真地阅读着。

“昨天薛娟倚过的那棵垂柳,细长的枝条婀娜在清凉的微风当中,荷花的香气弥漫于周围,还是那样浓郁的令人心醉。唯独不见雪娟。我想可能是我来的太早了。于是我围着荷塘慢慢走着,耐心等着雪娟的到来。不时用眼角瞟着那条从学校斜伸过来的小路。我相信薛娟一定会来。玉春,你的眼睛在笑,是不是说我太痴迷了?实际上,你说得对,我当时真是太痴迷了。我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薛娟。于是我在垂柳的下面寻找起雪娟。而且在每棵垂柳的下面就像找知了那样都认真看过,我幼稚地想象着,薛娟有可能藏在一棵大垂柳的后面,给我捉迷藏哩。玉春,有人说恋爱使人走火入魔,当时我就是走火入魔了。我天真地认为薛娟一定是给我捉迷藏哩。于是我一棵树一棵树地、里里外外地仔细寻找。大垂柳,梢头上已经被一道道朝阳照亮,翠绿的枝叶上就像抹上了一层发亮的金粉。下垂的细长的枝条还处于清晰的阴影中,就像裹着一层黑色的面纱。一个人藏在垂柳的浓荫中,就像罩在一把打伞中,是不会轻易被发现的。玉春,你猜薛娟会藏在哪里?你嘿嘿笑了?猜不出来?我一直认为她就藏在某一棵树下,趁我不注意的时候,突然走出来,站在我的身后,给我一个惊喜。于是我怀着热切期待的心情,从一棵树找到另一棵树,很快找遍了整个荷塘,结果没有发现薛娟。

“太阳如期升上来,照亮了像昨日一样白色的雾霭,繁星似的莲花,沐浴到金色的阳光,启唇吐香,荷香更加浓郁,还刮着一股令人神清气爽的小风,令人更加沉醉。可是不见薛娟,这一切都仿佛黯然失色了,就像一张白纸那样苍白无色。有一只喜鹊,在荷塘的上空飞过,嚓嚓叫了几声。过去我是非常喜爱喜鹊的,这时我却认为喜鹊在看我的热闹,那叫声打破了荷塘甜蜜的宁静,变得那样难听,就像破锣的声音。而且它在空中忽闪着白色的翅膀,腆着绅士样的与翅膀一样白色的胸脯,像玩赏荷塘景色似的,在荷塘的上空,悠然自得地转着圆圈飞翔着。它的从容,与我急切的心情是多么不相称啊!就像它故意拿它的从容反衬我的急迫似的。它扰乱了我的视线,增加了我烦乱的心情。当时我真恨不能将这只喜鹊一箭射下来,如果我的手里有一只弓箭的话。太阳很快照亮了垂柳的枝条,揭去了笼罩在垂柳上的黑纱,我的眼睛看透了所有的垂柳丛,没有看见薛娟。薛娟没有来。

“玉春,这时,我突然想起我的下铺,在梦中所说的话。我想他们可能真是情人,我把雪娟的大方,当作爱情的暗示了,是一个极其可笑的表现。但是,我还是怀着一线希望,等着薛娟,我给自己找出许多理由:也许薛娟起床晚了,也许是她要梳妆打扮一番再来见我,也许是想给我一个出其不意,在我几乎绝望的时候,她就像一位花仙子那样从天而降,等等。这时,满塘美丽的风景,我几乎没有看见,一心只看着从学校到荷塘来的那条小路,那条两边长满野草的,被鞋底踩得发亮的黄土小路,渴望在那里能看到雪娟的身影。可是,太阳慢慢升上来,像红球似的太阳,升上垂柳的树梢,变成了耀眼的金黄色的时候,我只好沮丧地走回学校,因为到了开饭的时候了,薛娟不可能再来了。”

   “玉春,我给你怎样形容我当时的心情呢?来荷塘的时候,我是那样兴致勃勃,意得志满,离开时又是那样垂头丧气。而且那一天,我过得也真是凄苦。我一直在人群中寻找薛娟的身影,可是,薛娟只给我一个挺直而青涩的背影,那背影上的温情不见了。我在食堂里,看着薛娟打饭,在去教室的路上,我故意走到她的身边,还悄悄的背诵出几句《春江花月夜》,意思是引起她的注意。我没有过分的要求,只想让她看我一眼,通过这一眼,我就能从中看出她的心思。可是,她目不斜视,大大方方走自己的路,仿佛没有听见我的声音,一眼也没有看我。

“我的下铺穿着一件花格的短袖衫,一条灰色的喇叭裤,长头发上打着发亮的发油,显得很时髦,正在她的身边,大献殷勤。他弯腰侧身,对着慢慢行走的薛娟说着恭维话。我似乎听到薛娟笑了一声。我就像要分析出喜鹊的叫声内涵似的分析那一声动人的笑声,到底是什么意思。那笑声是对于我下铺恭维的热情回应呢,还是敷衍地回答一声呢?但是,我没有分析出来。反正那一天,我一直寻找着薛娟的身影,有时装作径直走路,目不斜视,迎着薛娟走过去,差一点碰到她的肩头,看看她的反应,可是薛娟很自然地一侧身,走过去,就像根本没有看见我似的。我想,我的下铺梦中的话是对的。他们才是真正的情人,而我是一个多余的一厢情愿者。这样一想,我打了一个寒战:因为我怕我痴迷的行为被人发觉,成为别人的笑柄。我首先观察,我的下铺。我看见他一个整天,都围着薛娟转,就像一团热情巴结的风包围着薛娟。薛娟的态度是那样大方从容。说实话,薛娟的从容还给了我一线希望。所以,第二天,我又抱着这一线希望,在太阳还没有升出地平线的时候,来到荷塘。荷塘沉醉于馨香的静谧中,唯独不见薛娟。”

 

    “玉春,当我看到荷塘上没有薛娟的时候,你知道我的心里有多沮丧?就像掉进冰窟窿一样沮丧。这时,我的下铺所说的话就占了上风。我又成了一个可怜的一厢情愿者,就像独自抱着一个热罐子,把幻想当成现实的人。于是,我没有心情再看荷塘的风景,悻悻而归。到了晚上,我还是难于入眠。我的下铺,不停地说着梦话,他在梦话中不停地说着薛娟,口气是那样得意,那样甜蜜,俨然是一个竞争中的胜利者。”  

   “‘谢兴国’他在梦中叫我的名字,我向下探着身子,在黑暗中看着他脸上模糊的表情,‘哦,’我的应了一声。他仰面躺着,身上只穿着一件花短裤,他的嘴角上带着讥讽得意的笑容。我屏住呼吸,看着他,看看他到底说什么话。”

   “‘薛娟,’他接着说道:‘我看出来了,谢兴国你对薛娟有点意思?’我怕惊醒他,于是轻声说:‘你怎么看出来的?’”

   “停了一会儿,他又含糊地说道:‘世界上最敏感的是情敌的心,’他吧唧一下嘴,又不说话了。”

   “窗外的星光,照得屋里朦朦胧胧的。我看见他双臂伸在两边,一条腿弯在另一条腿的下面。他的眼睛微闭着,他还打着轻轻地鼾声。过一会儿,他把那条压着的腿,伸直,又断断续续地说道:‘别追了,薛娟已经名花有主了。’”

   “‘是谁?’我问道,我的声音很低,生怕惊醒其他同学。”

   “又过一会儿,他吧唧一下嘴唇,得意地说道:‘是我啊!’我一怔,想再问他一句话,他向里一侧身子,打起了响亮的鼾声,就像完成了一件甜蜜的任务似的。”

   “玉春,你可以想象,接下来我睡得有多糟。我想着白天,薛娟对我不冷不热的态度,再想想我的下铺所说的令我偃旗息鼓的话,我那心情.....。因为,人的思想有叠加的惯性,比如将好的事情,想得更好,反之把坏的事情,想得更坏。尤其在夜晚,更容易使人的思想钻进牛角尖。现在我就是这样,把坏的事情,都叠加在一块了。此刻,我居然相信了下铺荒诞不经的梦话,忧伤地相信薛娟已经名花有主了。于是我就在凉冰冰的沮丧心情中睡去,做了许多离奇的梦。

“说来奇怪,当我一觉醒来,又在半醒半梦中想到了薛娟,我没有对我的下铺,产生嫉妒,而是产生了一种蔑视的情绪,因为他围着薛娟转时所表现出的过火的殷勤,以及吃饭似的吧唧嘴。我还是坚信,薛娟不会看上这个殷勤得火烧火燎,让人难以承受,而且吃饭时不停吧唧嘴的人。这也是一个恋人痴迷的一面:始终坚信自己有希望。恋爱使人迷迷糊糊,而又使人坚定执着。这就是我当时的心态,一半迷糊,一半执着。于是,我一侧身,又在这样一种半是迷糊、半是执着的意境中睡着了。

“因此,早晨,当乌鸫鸟的叫声在黎明青色的晨光中响起的时候,我又打翻了晚上的思想,将薛娟名花有主的相信变成了将信将疑,仿佛乌鸫鸟霸气而又婉转的叫声,给了我某种启示似的。于是我又怀着侥幸的态度,独自一人来到荷塘。因为,我看着薛娟对于我的下铺,并不十分感兴趣,而且我的下铺所说的梦话,怎么能当真呢?我在荷塘边踽踽徘徊,随着太阳的升起,期盼的心情一秒钟、一秒钟的增长,就像往气球里面打气一样。等太阳爬上垂柳的树梢,我不得不离开荷塘的时候,我的心又像一只撒完气的皮球那样,怀着一种说不出的干瘪的失望,走回学校。”

   “这样的情况,一连三天,我都是天一亮就来到荷塘,怀着侥幸的、急切的心情盼着薛娟的到来。可是,这三天,我都像打满气的皮球,满怀着热切的期待,最后又总是以彻底失望而归。这三天,我在上课的路上、课堂里、食堂里,总在寻找薛娟的身影,薛娟仿佛有意躲着我,有时我看见她的一个背影,那背影挺值而且孤傲,仿佛在证明着我的下铺‘名花有主’话。玉春,那三天,我真是难熬,简直有些生生死死的感觉。有人说过,恋爱的过程是脱胎换骨的过程,这三天,我虽然没有脱胎换骨,我似乎也经历了脱胎换骨似的期盼和痛苦。不过经历过三天之后,我的心渐渐平静下来,就像经历过一场暴风雨,然后归于平静那样。我对于我下铺的梦话,又深信不疑了。因为这三天,我没有看见一点希望,就像在一团黑夜中没有看见一点星光似的。无奈,我的心终又归于唐诗中。荷塘是给我灵感的地方,于是我还是随着乌鸫鸟的叫声,起床,来到荷塘。玉春,你猜这第四天,在荷塘上发生了什么事情?你说你从我的眼神中看出,可能是好事?真叫你说对了。薛娟,又出现在荷塘上。她依然是倚着一颗大垂柳,迎着将要升起的太阳,手里拿着一本书。她看见我就露出灿烂的微笑,让我一块石头终于落地的微笑,并且像道歉似的对我说:‘谢兴国,你知道我为什么三天没有来吗?’”

   “我看着她的笑容已经醉了,于是我摇摇头,表示不知道她没有来的原因。她有点羞涩的接着说道:‘我在悄悄地背诵一首诗,要考你一下。’”

   “玉春,我心中所有的猜测,所有的沮丧,包括对我下铺所有的嫉妒和蔑视,瞬间都化成了荷塘上面白色的雾气,在橘红色的阳光中照射下,消失了。薛娟今天换上了一身深蓝色的连衣裙,白色的袜子,一双黑色的平跟凉鞋。这身连衣裙,衬托着她雪白的肌肤,就像出水的芙蓉。我暗自将她与荷塘中的含苞待放的白莲花相比,玉春,在我的心里,她要比莲花漂亮一千倍呢!她看着我的眼神,就像一道明亮的阳光,照亮了我的心头。我的心里明亮、温馨、幸福无比。”

   “玉春,你说你在与兰香的恋爱中,也有过这种心头透亮的感觉?呵呵,这种感觉真是奇妙,他能让你忘记世上所有的烦恼,变得像露珠那样纯净而且熠熠生辉。你让我接着往下说?我一谈薛娟,你的眼神也变得是那样温和而且诚恳了?你说,恋爱确实能使人脱胎换骨?能把一个恶鬼,变成一个天使?对,我有同感,当我看见薛娟对我明媚一笑的时候,我觉的我就变成了一个身上长着一对蓝色翅膀的天使了。而且,我的心已经不可控制地飞到蓝天之上去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