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南疆雪
南疆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11,095
  • 关注人气:5,22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狱中笔记(长篇小说)60

(2018-05-27 07:48:47)

  “孙吉江与万香碰过杯之后,生怕对方反悔似的,立刻将一杯酒倒进嘴里,咽了下去。然后,嘴角向下斜着一咧嘴,呲着发黑的牙齿,做出一副很痛苦而又很幸福的样子,用牙缝吸着气,看着万香。意思是我喝干了,你也赶快抬腿迈步,抓紧喝干了吧。”万全一只手掌像摸鱼似的,在空中挥舞着,就像一个入戏的小品演员,说开了。他的讲述吸引住了所有人的注意。大家目不转睛地看着他,瞪着眼,张着嘴,一幅刚喝完一杯冰镇啤酒,心情无比爽快的样子。大家平时像坟墓一样寂寞,好不容易找到这样一个乐子。我也被他吸引住了,我还从来没有遇到过把故事讲得如此绘声绘色的人。

    张玉春看看我,又无可奈何地叹了一口气。他仿佛在说:“您瞧,我姥爷就是这样一个德行。我怎么摊上这样一个姥爷呢?”

   “眼看着一瓶茅台酒就要喝完了,孙怀才心里着急,但是又不敢表现出来。这时,他实在坐不住了,借口出去打电话,拿起手机,随手慢慢关上屋门,走了出去。他在为孙吉江创造机会。屋里还剩下孙吉江和万香两个人。起初万香没有往歪处想,她只是微笑着看着孙吉江。她的心情是尽量让孙吉江满意。几杯酒下肚之后,孙吉江的眼睛中明显带了几分酒意,是那种幸福得不知道怎么才好的酒意。

   “万香看到孙吉江有些酒意了,于是就不再给他敬酒,而是找一些话题,与他说闲话。万香是见过世面的人,不愁找不着话题。她连着叫孙吉江几声爷爷,孙吉江听到万香有些粘性的嗓音,闪烁在眼神中的酒意就又增加一种控制不住的小火苗。万香的嗓音很有特点,就像刚吃过糖一样,嗓子里发出一种甜甜的、粘粘的声音。说出的每一句话,都像送给你一块糖一样甜蜜。孙吉江从来没有听到过这样甜美的声音,于是他陶醉了。他向上翻着松塌塌的眼皮,斜着一双蓝色的眼睛,看着万香。不知哪句话,彻底点燃了孙吉江心中的浴火,他用手慢慢向里推推酒杯,慢慢站起身,慢慢走到万香的身边。万香像我一样好说话,她没有注意到孙吉江的举动,只是找一些好听的话,哄着孙吉江高兴。就在这时,我去哎,事情发生了.....”万全猛然打住话头,像卖关子似的一瞪眼,一咧嘴,露出一对小虎牙,带着一副自我陶醉的神情,转动着拨浪鼓似的头,看着大家。人们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面面相觑,最后又把目光集中到万全的脸上。他的脸上挂着满满的汗珠。他也不去擦,任凭汗珠在脸上肆意流淌。

   “有滋味,”张玉春感叹道,“接着说吧,快把我的心吊起来了。”

   “万香没有想到孙吉江会来这一手。他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万香丰满的胸部,那胸部就像有两只小兔子要蹦出来似的,撑得白色衬衫上白色的纽扣,就要绷飞掉似的。万香敞着上边的一个扣子,露出一点雪白的皮肤,孙吉江此时就顺着那敞开的一点,眼巴巴地向里瞧,仿佛里边有金银财宝似的。他的眼睛就像一只钓鱼的倒丝钩子。可是,万香没有防备。我这个妹妹心地太善良,从来没有防人之心,在她的眼里,都是好人。这下可好,让孙吉江占了便宜。”

    万全又打住话头,蹲在地上,仰着头,看看张玉春的反应。张玉春感慨万千地使劲搓着双手,眼睛盯着万全薄薄的嘴唇,盼着他尽快地说下去。在万全打住话头的时候,张玉春又是用脚搅动着脚镣,使其哗哗作响,又是像老鼠一样磨着牙。他是那样急切地想知道下文。

    万全看到张玉春的表情,不敢怠慢,他看一眼横在胸前的那只肿胀的胳膊,那只胳膊就像怀孕的鲤鱼的肚子,又红又鼓胀。万全将那只没有受伤的手掌,向前一伸,仿佛要把身子引起来似的,也随机站起来。他看着大家如此愿意听他讲故事,就像一只刚吃过一枚主人奖赏的桃子的猴子,得意的浑身都在颤动。

   “孙吉江悄悄走到万香的身边,万香还以为他要喝酒呢,于是慢慢站起身,一边举起酒杯,准备向他敬酒。她的眼中依然是那种恭敬地、恭维的神情。可是孙吉江并没有接酒杯,而是趁着万香没有完全注意,他张开双臂,一下子搂住万香的肩膀。接着他就伸出他那张喷着酒气的,鲫鱼一样的三角嘴......我去哎,他要想好事,万香这才清醒过来,忙放下酒杯,把脸扭向了一边。孙吉江使劲搂着万香,一边一迭声地说着收买人心的好话。他说,你要星星,我不给你月亮,你要星星,我不给你月亮......这个老色鬼,终于露出了狐狸尾巴。万香在他怀里挣扎着,老色鬼用伸出老长的嘴唇,疯狂地找着万香的脸蛋。万香无声地扭动着头,使老色鬼无法得逞。于是在慌乱中,孙吉江用他的三角嘴咬住了万香的耳朵,万香叫了一声,孙吉江一愣神,万香随即挣脱了。万香在挣脱中,掉了一个衬衫上的纽扣。万香抓住敞开的衬衫,斜着身子,跑到餐桌的另一边去。孙吉江的酒意仿佛醒了一点,他弯着腰,向前探着身子,像要抓住一只鸽子似的张开双臂,望着万香。眼里是满满的不理解的神情,不理解万香怎会拒绝他。他认为自己就像一个皇帝,他的冲动是对万香的万般宠爱。万香怎么这样不识趣呢?”

   “有滋味。拿水来。”张玉春起哄似的叫了一声,打断了万全的话。他冲着雷大炮伸出两个弯曲的指头,晃了晃,意思是再要两瓶水。雷大炮正听的裆里发热,嘴里流着着口水,他听到张玉春的喊声,就像一只听话的狗,颠着屁股,忙不迭地跑到南窗下的屋角里,拿过两瓶矿泉水,紧紧张张地递给张玉春。张玉春扔给万全一瓶,鼓励继续讲故事,另一瓶水递给我。他自己又把顶在头上的毛巾扔给雷大炮,让他淋上凉水。雷大炮张着嘴,因为天气闷热,喘着粗气,光秃的头上流着大汗,又慌手慌脚地跑到厕所那里,在水龙头上,快速而仔细地为毛巾淋上凉水,那神情就像太监服侍皇上。

    万全喝过几口水,感激地冲着张玉春鞠了一躬,看着张玉春催促的眼神,又像摸鱼一样好,挥舞着那只像鞋底一样窄长的手掌,讲开了。有人趁着万全喝水的间隙,轻巧着脚步跑到水龙头那里,嘴对着水龙头大口喝水,用手向头上呼呼啦啦的浇凉水。有人跑到厕所里,忙着解决内急的问题。这时听到万全又讲开了,于是怕漏掉一个字似的,匆匆地跑回来,围在万全的身边,支棱着耳朵兴致勃勃地听他讲故事。

“孙吉江看一眼栗色的屋门,屋门关得很严,于是他壮起胆子,像老鹰捉小鸡似的,围住圆形的餐桌,追起了万香。他们隔着餐桌,眼睛对视着,孙吉江一边扎着两手,因为心急火燎要达到目的,所以嘴里语无伦次地说着:‘你要星星我不给你月亮......’一边悄悄地向前移动着脚步。孙吉江穿着一双薄底黑色布鞋,他的脚下没有发出任何的响声。万香警惕地看着他,孙吉江沿着餐桌走出几步,万香也沿着餐桌悄悄地向前走上几步,以保持他们之间的距离。

“孙吉江是那样着急,他弯着腰,向前探着头,头发遮不住的头顶,汗津津的在灯光下油光发亮。他的脸上堆着像盛开的菊花一样的、带着窘迫和巴结的的笑容。他的上牙齿向外鼓着,像个三角形,这时他下撇嘴角,半张着嘴,一幅垂涎三尺的可怜相。万香手扶着椅子背,一手遮掩着自己的领口,看着孙吉江。孙吉江张着嘴,嘴里无声地喃喃着,向着万香做手势,那意思是:‘你别跑,我要送给你一件稀世珍宝。现在这个世道,你干嘛不开放哩。’

“他对于万香的拒绝,十分不理解。他认为当今世上,那个女人不贪图富贵呢?那个女人还把贞操看的那么重呢?孙吉江脸上的每一条皱纹,加上他的嘴唇、他的向上一纵一纵的鼻子,都在向万香劝说着,仿佛万香是一个不通情达理的傻瓜似的。

“孙吉江一边用嘴巴和手势无声地劝说着万香,让她就范,一边像猫那样向前试探地迈着脚步。他的意思是,趁万香不注意的时候,一步窜过去抓住万香。万香假装没有看出孙吉江的小把戏,一手扶着椅子背,一手遮着领口,她的头发散下来,遮住了眼睛。孙吉江看到这是一个绝好的机会,于是一步跨过去,扑向万香。他没有想到,自己已经是一个70对岁的人了,他的脚步哪有只有二十多岁的万香灵活呢。就在孙吉江发出攻击的那一刻,万香拿出比他快十倍的速度,一扭身,就跑出去了。还是保持着相等的距离。孙吉江只能与隔着宽大的餐桌,眼巴巴地看着万香。那神情就像一只馋猫看着一条鲜美的小鱼。

“孙吉江是一个足智多谋的家伙,他一看硬来不行,于是他猛地像后一仰,手抱着头,装出头晕的样子,接着一下子瘫坐在椅子上。头向后垂在椅子背上。万香一怔。孙吉江就像中风那样向上翻着白眼,嘴角里向外吐着白沫,并且发出呼呼噜噜的声响。孙吉江的两手垂在身边。万香吓坏了,她喊一声孙怀才,没有人答应;她用手拉门,但是屋门在外面锁上了。其实孙怀才就藏在屋门外。他通过门上的猫眼,把里面的情况看得一清二楚。

“她突然明白了孙怀才的阴谋。她隔着门压低嗓子又向外喊了一声孙怀才,但是还是没有人答应。于是没有办法,她悄悄向着孙吉江走过去,想看看他是否真的病了。她越靠近孙吉江,孙吉江的眼睛越向上翻的厉害,嘴里的呼噜声也更加响亮。万香小心翼翼地走到孙吉江的身边,弯腰冲着他喊了一声爷爷。她试图唤醒他。就在这时,孙吉江来了一个鹞子翻身,我去哎,一把搂住万香。”

   “张兴平你听听,孙吉江要为你报仇呢。”雷大炮讥讽地转头向着张兴平说道。张兴平两手捂着耳朵,脸上涨得血红,但是万全的话他一句也没有漏下,每一个字都像一把锥子,扎在他的心上。此刻,听到雷大炮讽刺地叫他,就像往他新撕开的伤口上搓了一把盐。他呻吟着,肩膀颤抖着,用背对着人群。假装没有听到雷大炮羞辱的话语。

    张玉春从头顶上拿下毛巾,一跳身子,冲着雷大炮的光头上就是一毛巾。毛巾就带水的鞭梢一样,抽在雷大炮的头上,发出一声拍黄瓜似的脆响。雷大炮两手捂着头,像一只丧家之犬,慌忙跑出人群,躲到南边的窗子下去了。张玉春敏捷的身手,让我吃了一惊。

   “孙吉江的力气很大,”万全并没有受到雷大炮的影响,更没有在乎张兴平的在场。在他的眼里,张兴平就是一个不男不女的太监,不用给他留一点尊严。他看着张玉春鼓励的眼神,又像机关枪似地说开了。“孙吉江的力气很大,搂得万香几乎喘不过气来。孙吉江撅着嘴唇,伸出令人恶心的灰色的舌头,要亲万香的嘴唇。万香一看逃不过了,又没有人可以帮忙,于是她心生一计,现出很顺从的样子,热情地迎着孙吉江的舌头,张开嘴。

“孙吉江闻到万香嘴里呼出的香气,他激动地浑身颤抖,就像打摆子似的。他是那样急切地拿着舌头,寻找着万香的嘴唇。他把舌尖绷的薄薄的,就像一只小鱼那样跳动着。他像醉了一样闭上了眼睛。他认为,自己的攻心之计发生了作用,万香是从心里接受了他。所以他自作多情的闭上被松塌塌的眼皮压着的、有些发蓝的眼睛。他使出全身的力气搂着万香,梦想着自己变成神仙的那一刻。

“他的舌头抖动着,伸向万香那像珍珠一样洁白而整齐的牙齿。就在他云里雾里的时候,万香给他来一个措手不及,使劲将他的舌尖咬了一口。孙吉江嗷一声嚎叫,松开搂住万香的胳膊,万香借机挣脱开他的胸膛,跑到餐桌的另一边去。院子里的狼狗发出几声,汪汪的叫声。狗叫声很洪亮,瓮声瓮气的,一听就知道是一条非常健壮的大狗。这是幺一嗨买来的狼狗,现在关在笼子里,专门为路波仑准备的。

藏在屋门外的孙怀才听到了孙吉江的嚎叫,打开屋门,冲了进来。孙吉江用嘴唇抚慰着受伤的舌头,准备再生一计,彻底征服万香,所以看见孙怀才进来,好不懊恼好不狼狈。”

 万全说到这里,一瞪眼,一咧嘴,一幅自我陶醉的样子,扫视着大家。仿佛在说,我心里还有更动听的故事,只要大家愿听,我喘口气接着讲。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