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南疆雪
南疆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11,095
  • 关注人气:5,22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18年05月19日

(2018-05-19 11:14:22)
102监室(长篇小说)13
 (2017-09-16 15:47:56)[编辑][删除]
 转载
我穿上橘红色的马甲,跟着亓爱国所长走向102监室。
亓爱国所长脚上穿着一双黑色系带的皮鞋,走在铺着浅黄色瓷砖的走廊里,发出一阵沓沓的响声。所有监室马上安静下来。就像一群老鼠正在嗤嗤地磨牙,一听到老猫的声音,立刻鸦雀无声了。
走廊很长,北面是一堵墙,墙上有一扇扇窗子。走廊的南面是一溜监室,我扫了一眼,大概有十几个监室。现在,太阳出来了。亓爱国所长故意在一扇窗前站了一小会儿,让我看一下窗外的风景,仿佛担心我再也看不到外面的世界似的。看守所就像一片原始森林,蛇争狼斗,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尤其是102监室,对于我来说简直是龙潭虎穴,里面住着一直嚷着要我性命的张玉春,还有一个宿敌雷大炮。
细心的亓爱国所长肯定想到这些了,所以,他看着窗外时,两眼中间皱起一团疙瘩。他的眼神充满了担心和忧郁:他是真的为我担心呢!我顺着亓爱国所长的视线看着窗外的那片小地,昨晚下了一场大雨,小地里积满了黄色的雨水。小地里原来“十”字形的水泥路看不到了,只看到一片汪洋。阳光把水面照的像玻璃一样闪着耀眼的光辉。黄色的水面上凌乱的露着一些水草细长的穗子,茄子秧完全泡在水里,几乎看不到了。
小地的西面是一排红砖房,雨水漫上了房子前面的一片小广场:小广场是用红砖立着砌起来的。有几个人在小广场上,围着一辆用白铁皮包起来的饭车忙活着。这是厨房。红砖房“人”字房顶上,竖着一个白色的烟囱,正冒着烟。黑色的烟柱直直地升向碧蓝的天空,仿佛要亲吻天幕似的。可是,烟雾刚升上去有五米高,便慢慢变得松散,不断地放大,最后变成一团浅黑色的雾气,向着一边飘去。昨晚的大雨把天上的尘埃都冲刷干净了,变得一碧如洗,让人感到异常亲切。太阳刚升上浓绿的杨树梢,阳光很灿烂,像一道道闪亮的金线照耀着大地。杨树叶子刚长成婴儿手掌那样大小,在阳光下闪着悦目的光亮。有一对喜鹊,腆着白色的胸脯,扑闪着与胸脯一样白的翅膀,优雅地从天空中飞过去。一群麻雀,不知从哪里飞出来,唧唧碴碴热烈地叫着,飞到厨房的屋顶上,一折身子,呼一声,又飞到大墙外面去了。大墙上面蛇腹形雪亮的铁丝网,反射出的阳光把眼睛都刺疼了。
亓爱国所长手里提着一串钥匙,这时哗啦响了一声,他告诉我应该进102监室了。我依依不舍地将目光从外面收回来,站在亓爱国所长的一边。我面对的是一扇关得严严的铁门。铁门上涂着一层厚厚的蓝色油漆。亓爱国所长用钥匙打开一把很大的锁,抽出铁栓,向里猛地一推,铁门打开一条缝。门角上有一根铁链与门框连着,所以铁门只能开开一条缝,供一个人侧着身子挤进去。这个过程,伴着哗哗啦啦以及咣咣当当的响声。这一片响声在这寂静的走廊里,引起令人作呕的回响。
所有监室的门口都挤满了看热闹的人,他们用闪闪发亮的眼睛斜看着我。他们在心中猜测着我接下来的命运。从他们的眼神中可以看出,他们认为我进到102监室里,就等于掉进了虎口,肯定是凶多吉少。所以,他们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上刑场的人:看一眼,就再也见 不到了。这种眼神反而刺激了我,我挺挺腰,用无所畏惧的目光扫视了一眼这些人。
亓爱国所长推开门,在我准备侧着身子挤进102监室的时候,张玉春拦在了门口。他气势汹汹地看着我,他的脸色铁青,眼睛像熊猫一样带着一个乌黑的眼圈。他的眼睛像斗牛一样充着血,他眼中的神情带着几分要杀人的癫狂。张玉春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敞着怀,露出里面一件红色的兜肚,脖子里挂着一把银锁。他的头发湿漉漉的,他刚洗完澡。这是他准备吃枪子的打扮。他认为今天就是自己的大限了。白衬衫是给自己戴的孝,因为他还没有儿女;红色的兜肚是为了躲开小鬼的纠缠,冒充好人进天堂。至于那把银锁,那是一把寓意保命的物件,是他爷爷留给他的。自打降生一来,他每时每刻都挂在脖子上。他的身后站着雷大炮。雷大炮的身后还站着十几个人,都伸着头看着我。
“走开!”亓爱国所长冲着张玉春呵斥道,“走开,张玉春!”
张玉春听到纹丝未动,仍凶神恶煞地站在那里。
“张玉春,我给你说,你不听话,我就不给你—”亓爱国所长的语气中有威胁,也有哄骗。
原来,亓爱国所长曾答应张玉春在行刑前让他喝上一碗酒,壮壮胆。这是张玉春跪到地上,给亓爱国所长提出的乞求。亓爱国所长居然答应了。这一招还真管用了:张玉春气哼哼地一侧身子,让开一条缝。他一侧身,脚上的鉄镣哗啦响了一声。这时,亓爱国所长又把我拽回来,他几乎是跑着回到办公室给我拿了一只白色的塑料碗,一把蓝色的塑料勺子,递给我。我一手端着碗,又走进监室里去。
“张玉春你到厕所那里坐着去,”亓爱国所长,一手拉着铁门,一边冲着张玉春大声说。张玉春看到亓爱国所长神情非常坚定,僵持了几秒钟,他一手提着一根绳子,绳子的一头拴着脚镣,一百个不情愿地转过身,走来了。亓爱国所长一直看着他慢慢挪到大炕的最南头坐下,才锁上铁门走开。他走开时,回头冲我无可奈何地笑了一下。我冲他挥了一下手,意思是让他放心。
一听到亓爱国所长的脚步声渐渐远了,听不见了,张玉春一手提着脚镣,立即向我扑了过来。我坐在门口的炕沿上,静静地看着张牙舞爪扑过来的张玉春 。
张玉春咬着牙,眼睛里闪着火星,嘴角里冒着鲜血,脚上的鉄镣哗哗响着,恨不能一口吃了我。他真把我当成他的杀弟杀兄害母的仇人了。我有苦难言,只好沉着应对。
大炕前面只有一条一米来宽的小道,其他十几个人,都慌忙躲开,用既兴奋又担心的眼神看着我们。他们因终于看到热闹而兴奋,又怕连累到自己而担心。我瞥了一眼雷大炮,他低着头,不敢看我,但是他却紧紧地跟着张玉春。他盼着张玉春杀了我,以解他对我的怨恨。
雷大炮对我的怨恨,我非常清楚。第一次他要当村长,是我把他关进了看守所。他在看守所里,还被一个强奸犯咬掉了一根手指头。他把这笔账也记到了我的头上。第二次,是在一个夜晚,我顺着京开大道回家的时候,突然看到一辆三轮车被一辆大货车撞到路边的河沟里。当时是夏天,河沟里存着一些雨水。大货车没有停车,慌忙逃逸。当时我坐在一辆黑色的轿车里。看到此景我马上令司机停车。我让司机用汽车的大灯照着河沟,我跳下去救人。三轮车被撞翻了,一个中年人昏死在水中,他的身边有一个小男孩,吓得哇哇大哭。小男孩的脖子上挂着一把银锁,在雪亮的灯光中很显眼。有一个黑衣人比我的速度更快:他没有救水中的人,而是伸手拽小男孩脖子上的银锁。我飞起一脚,把他的手踢飞了。他气急败坏地用一根棍子猛扫我的额头。我忙闪开,但是就在这一瞬间,我认出这个人是雷大炮。尽管当时他蓬头垢面,下半个脸上全是邋邋遢遢的胡须,但是他那一双公牛似的眼睛,还是让我一眼就认出了他。雷大炮也认出了我,他慌忙逃进了黑暗中,不见了。这一次,我在雷大炮的心中又种下了刻骨的怨恨。
这时,我的司机小刘,从路边奔下来,我们一起救了这一对父子。
再说张玉春,他很快奔到我的眼前。他的两只手伸成鹰爪形。他的目的是掐住我的脖子,扼死我。我坐在大炕的边沿上,一动没动。我紧紧地盯住他的双手。他的手指弯曲着,像铁钩那样尖利,手背上青筋暴突起来。看他的架势,他的双手一旦靠上我的脖子,我的脖子就会瞬间断裂,气绝身亡。我沉下一口气,愤怒的火焰在心中燃烧起来:我不会坐以待毙。我的双手也慢慢张开,把全身的力气都调到了手指上,我的手指发出一阵啪啪的响声。我已经闻到张玉春嘴里喷出的气息了,像火焰一样复仇的气息。我用眼角的余光扫了一下众人,他们看着我们简直吓傻了。他们仿佛在我们身上闻到了死神的味道。
   张玉春已经完全疯了,他使劲趟了一下脚上的鉄镣,他的手马上就抓到我的脖子了。我准备侧一下身子,先躲过他的第一招,然后再……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突然传来一声断喝声:“一号!一号出来!”张玉春一下子愣住了。
这一声断喝是那样威风有力,带着无限的权威和震慑,就仿佛一下子把张玉春的魂魄吸走了似的。大家也全吓呆了。因为,除我之外,大家都知道这句话的意思。
断喝声是从一个白色的小喇叭里传出来的。小喇叭钉在东墙上,它的上面是一个馒头形的、乌黑的探头。断喝声刚停,亓爱国所长就飞跑过来了。原来,他并没有走,他一直在看着监控,刚才他从监控里看到张玉春想对我下死手的时候,便喊出了上面那两句话。亓爱国所长,跑到我的面前时,他的脸色煞白,额头上带着一层冷汗。可见他当时紧张到什么程度。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