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南疆雪
南疆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11,728
  • 关注人气:5,2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狱中笔记(长篇小说)1

(2017-07-09 14:19:48)
  我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会进看守所,更没有想到会与一个十恶不赦的杀人犯关押在一起。
  这是夏天一个奇特的傍晚,天空上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挂着一层厚厚的、鱼鳞状的、令人惊悸唏嘘的云彩。看上去,这云彩很是怕人,就像一层烧透了的、马上就要熄灭了的木炭,说不清到底是黑色还是红色,更加说不清到底是青色还是灰色,它带着一种神秘的力量,闪着像森林中猛兽眼睛似的又明又暗的光亮,低低地压在人的头上,就像马上就要砸下来,把大地上的万物都尘封、都融化、都咀嚼着吃掉似的。天气闷热,空气中飘荡着一股烧焦尸体的、噎人的气味。
 当时我穿着一件白色的短袖,一条藏青色的裤子,一双黑色的皮鞋。我站在看守所的门口,看了一下手腕上的贼亮的手铐,回头看了一下头顶上的天空,这一眼就像是跟天空永别似的。再向前走上一步,就跨进看守所的大门了。看守所被6米多高的墙垣紧紧地包裹着,高大坚固的墙垣上涂着一层黄色的颜料,这颜料看上去令人有点恶心,有点像看到死苍蝇的感觉。在高墙的上边还立着一道2米多高的铁丝网。在铁丝网的顶端挂着一条蛇腹形的、雪亮的铁丝网。这条蛇腹形的铁丝网,即使在这灰暗的傍晚,也亮得有些刺眼。
在黄色高墙的中间是两扇涂着深蓝色油漆的大铁门。大铁门,看上去非常沉重、沉重到残酷的地步,仿佛既是上帝也永远无法将它打开,就像地狱之门。我知道,一旦跨进这个大铁门,我就是从天堂一下子跌进了万劫不复的地狱了。有两个身穿浅蓝色短袖警服的公安干警,他们大概在30岁左右,站在我的身后。此刻,他们脸上的表情是柔和的、同情的而又是无奈的。他们交换了一下眼色,没有催促我,仿佛很是理解我此刻的心情。我非常感激地看了他们一眼,又接着回头看天空。我想在这非同寻常的一刻,很渴望看到一只鸟,不管是什么样的小鸟都行,可是,真令人绝望,一只鸟也没有,什么也没有,只有那一片塞满天空的、骇人的云彩。
 就在这时,大铁门中的一扇小门吱吱呀呀的打开了。刚才,我没有看见这扇小门,因为小门关上以后与大门完全吻合在一起,根本看不出来。现在,从这扇打开的长方形的小铁门看过去,一片昏暗,就像巨兽露出一条吃人不吐骨头的牙缝。在小门的里边有人在催促我,让我赶快进去。恰在这时,从大铁门的里面传出来一声尖叫声:“我要杀人——!”只叫了一声,就马上被人压制住了。这声音从地狱一般的看守所里面传来,就像被压在石头下的魔鬼的叫声:凄厉、残忍、绝望、令人不寒而栗。
进小门时弯了一下腰,我的身高是1.78米,比小门要高出许多。我刚钻过小门,小门便在我的身后像挤住脚的小狗那样尖叫了一声,“咣”的一声关上了。站在我身后的两个公安干警也随之消失了。小门是他们关上的,小门关上的速度以及所发出的尖叫声,说明他们将我交给了看守所后,心情一下子放松了。仿佛终于把一只老虎放进铁笼子,怕老虎会回头咬他们一口,赶紧关上了铁笼子的小铁门一样。
我听到小铁门关上的声音,笑了一下。我知道自己脸上的笑是多么惨淡、多么自嘲,同时也在嘲笑那两个公安干警。我已经成了阶下囚,手上还带着手铐,没有了任何的自卫能力和尊严,这种情况下,他们还有必要恐惧我吗?后来我想,他们可能认为我的身份与众不同,还知道我身上有一点能防身的功夫。想到这里,我又笑了一下,这次不止是嘲笑自己,还是嘲笑那两个体格健壮的干警了。
我刚走进小门,就有五、六个干警围了上来。从他们的眼神中可以看出,他们同样对我充满着警惕,就像围着一只没有铁链拴住腿脚的老虎似的。这几个干警头上戴着发亮的头盔,穿着浅蓝色的短袖衫,有人手里还拿着黑色的橡胶棍,有人手里偷偷拿着一只雪亮的手铐。拿着手铐的人,想让我看到手铐,震慑我,同时又有些不好意思。就这样僵持了一小会儿。我在每个人的脸上扫了一眼,这几个干警随着我的眼神都低下了眼睑,仿佛怕让我看到他们的眼睛似的。
我听说过,凡是进看守所的人,都要吃“杀威棒”,我不知道他们将如何叫我吃这种“杀威棒”。前几天,就在这个看守所里,一个29岁的人在夜间突然死掉了。看守所像铁桶一样封闭,被关押的又是一个特殊的人群,所以有些消息,一经传出去,就会以讹传讹,一再放大,最终把猫说成了老虎。看守所说这个29岁的人是心脏病猝死,外边却传他说是被那个杀人犯用手掐死的。总之,这是一个很令人提心吊胆的看守所。不过我已经把生死置于脑后了,于是撇了一下嘴角,笑了一下。
这时,我又听到一声兴奋地尖叫声,仿佛猎狗看到鲜活的食物:“可来了一个活的——我要掐死他,喝了他的血,吃了他的肉!”他刚叫出这一声,在想叫第二声的时候,又被人马上压了下去。
我听到有一个人威严而又怜悯的呵斥声。这声呵斥声音很低,但是很有震慑力,即是疯子听到后也会马上冷静下来。这声音带着一种对人说不尽的同情,带着一种说不尽的霜叶似的沧桑,令人想到一个性格敦厚的老父亲。我听了非常感动。
我听出这尖叫声是冲着我来的。我抬头看去,首先看到一排很长、很大的房子。房子有两层楼高,墙壁上涂着与身后的大墙一样的黄色,令人恶心的黄色。在每一间房子的前面,还有一个用三角铁焊成的小房子,三角铁都很粗壮,纵有十头牛的力气也闯不开它。每间小房子的之间是一道用水泥抹起来的墙壁。这是一间放风用的铁笼子。
大房子是平顶,伸出一块水泥铸成的小房檐,坐北朝南,东西排开,大体有100多米长。在房子的墙壁上,镶嵌着一个个窗户,窗户分为上下两排;上面的一排是长方形的扁窗,下边的一排是方形的。窗框是白色铝合金的,窗玻璃是淡茶色的。窗户上全都镶着一层铁窗,铁窗原是不锈钢材料的,焊成“井”字形方格,在不锈钢铁窗的里面还有一层密不透风的铁丝网。现在,都长上了一层暗红色的铁锈。这些铁锈在幽暗而又不祥的天光下,就像一片厚厚的凝固了许久的血浆。窗户上挂着一件件五颜六色的衣服。后来我才知道,在押人员,没有办法晾晒衣服,只好将洗过的衣服塞进铁窗的小方格里晾晒。空气中又多了一股从监室里散发出来的恶臭味。叫声就是从这样一个铁窗中传出来的。
一会儿,我被安排102监室里。这里关押着那个叫喊着要掐死我的杀人犯。
 外面的天空中,鱼鳞状的、骇人的云彩已经变成了一团漆黑。夏日闷热得令人窒息的夜晚已经降临了。天上没有月亮,没有一颗星星,也没有一丝风,只有几只小虫,在墙边的野草丛中“叽叽”的叫着,仿佛在诉说着酷热所带来的煎熬难耐。
我长达10年的铁窗生活就这样开始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