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南疆雪
南疆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10,918
  • 关注人气:5,22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秋水31

(2013-05-05 16:41:12)
分类: 秋水

省委书记常保青还要求附近几个县前来大张庄观摩取经。

播种任务分到了每一个农民头上。于是,农民有用马拉耧具的,也有用驴和牛的,实在没办法了,只能用人拉耧;在播种的过程中,有人不停地向木板种仓里倒麦种;有一个人用两手抓住耧把左右摇晃使麦种均匀地从仓内流出来,再一拨拨地晃分到三根耧腿内,播到地下去;耧后面有一个人拉着由一个三个石磙拼成的砘子在犁铧挑开的三角型的小沟里滚动着,将刚播进黑土地的小麦轧实。黑土地依然水气很大,石磙轧出一道道亮光。天气很寒冷了,人们穿上了棉衣。黑土地到处都是参观学习的干部,他们看着农民们在反复地播着一块地,心情好奇而激动。常保青今天在晴朗的阳光下,高突的颧骨闪着亮光。他为自己找到了这种以密种求丰收的办法而得意。

他将外来参观的人召集在黑土地北头的枣树王下,让张石川介绍经验。张石川高调赞美了省委书记,然后激动地说:“我们要进行夜战,争分夺秒地播种小麦。”常保青最后神情严肃地说:“全省都要认真学习大张庄的经验,学会用这种超常规的方法播种。”外县的干部都对省委书记表态,坚决学习落实大张庄的好经验:节气晚了用种子来补。常保青听后很高兴地将手掌举到头顶上,使劲拍了一下,以示对下属们的态度很满意。

夜幕降临,黑土地上出现了一盏盏提灯,一个提灯便是一个播种小组。这时张石川爬上了枣树王,双手卷成喇叭对着提着灯的农民,声嘶力竭地高喊:“今晚必须完成任务,对播不下麦种的人,天一亮就拔白旗,游街示众。”他对着各个方向反复强调着这几句话,最后嗓子都喊哑了。

农民们为了播下二百五十斤小麦,向种仓里倒小麦的人不时地用手撑种,使麦种在长方形的仓口里快速地流出来,再经过人的摇晃,将小麦从三根耧腿顺畅地中流到地里去。但是大家很快发现,木耧像个小脚妇女,装在耧腿前面的犁铧走起来很慢,而且播下去的种子远达不到上级要求的数量。夜色非常黑暗,人们借着提灯的微光在疲惫地重复着每一个动作。他们在干部的催促下已整整干了一天,在地头上草草地吃了几口饭之后,又在干部们的催促下行动起来。人们从心里厌恶这种播法,凭经验认为这是败家的行为,但是人人忍在心里不敢说出来。

时间到了下半夜,督战的干部溜回家睡觉去了,农民们也放慢了脚步。他们累得浑身像散了架一般,有一位老人亲切地警告说:“都别坐下,坐下就起不来了。”于是大家望着根本播不下去的种子,胡乱地播了两三遍,地方已是垄垄相连,分不出到底播了几遍了。

人们看着播不下去的种子,都怕拔白旗游街。拔白旗是当时的一种惩罚措施,将人用麻绳捆起来,在背后插上一个白纸糊成的白旗,在民兵推搡边游街,边自己敲着锣,辱骂着自己的先人。有时还有人公报私仇,借机拳打脚踢,有些人甚至被折磨致死。夜晚到了最冷的时候,尖厉的北风刺着人们的脸和手。有的人瞌睡得不行,走着走着便倒在地上睡着了。还有的人边拉着耧绳,边打着呼噜,在机械地迈动着脚步。在黎明到来的前夕,疲劳和对完不成任务的惧怕将人们彻底击垮了。不知是谁,在漆黑的夜色中,将一袋麦种扔进了云水河,接着是第二个人,第三个人。在草帽山方向闪出了启明星,星光更使人们目光恍惚,几乎什么也看不到,只是感觉到有很多人抬着小麦,走向了云水河,并能听到水被盛满小麦的布袋砸击所发出的声音。盛着小麦的布袋,扔到水面上,击出两道水纹,像叹息了一声,便沉入到河底。

黎明终于到来了,东天边发出了白色亮光。人们苦干了一夜,托着极其疲惫的脚步走回家去了。黑土地上全是一条条耧根所挑出的长沟和砘子轧出的痕迹,上面罩着一层如纱的白雾,有一种麦种与土壤搅拌而散发出的芳香气息。

省委书记常保青天一亮便来到枣树王下,看到遍地播沟和发亮的墩痕,高突的脸颊上兴奋地红了起来。他从这满地的播沟已看到了明年丰收的景象,但是他这种好心情并没有持续多久。大张庄食堂突然断了粮,在张石川胆怯地向常保青报告此事时,常保青高突的颧骨一下子变得煞白。他愤怒地冲着张石川吼道:“粮食呢?小麦呢?”“小麦都作为种子播到地里……”“为什么不留下口粮呢?”“当时只想着多播种子,错发了种子粮。”张石川说这句话时,躲闪着目光,又羞又怕。

大张庄一夜之间进入了无粮村。人们冲进葫芦院里的食堂,食堂里仅存了一口大锅,锅底已被砸出了一个窟窿。人们冲着草帽山跪下,祈求神灵能救他们一命。可是草帽山在冬天的阳光下闪出的银光,更令人感到寒冷。

一个月下来人们几乎吃掉了所有能找到的东西。老人们的脸和腿开始浮肿,人们又涌向了黑土地,用铁锨挖开土地,从里面找老鼠的粮仓窝,以及潜伏的蛇和青蛙。人们的眼睛都变成了要吃人的狼。有人要外出讨饭了,常保青在坤房里开了一个“杀人会”,会上规定大张庄决不能出一个讨饭的,他命令张石川拿着大刀,带着民兵,日夜守候在村口,发现一个外出讨饭的,立刻扔进护村沟里。护村沟里已有了很多面目全非的死人。民兵的伙食是一天一碗地瓜干,这是常保青悄悄调来的一点救灾粮。

大张庄是省委书记蹲驻的村庄,是全省的红旗单位,他要拼命地保住自己的荣誉。其他群众连一块地瓜干也吃不到,常保青总是借夜色开会之机,在坤房中让干部、民兵吃蒸熟的瓜干。有的百姓在院外闻到诱人的瓜干味,深吸了一口气,居然鼓断了肠子,立刻倒地死亡了。有一些老人将生存下的希望给孩子们,他们手挽着手,来到黑土地上,在别人挖出鼠仓的地方坐下来,流着眼泪,大把大把地往嘴里塞黑土。他们认为自己来自黑土地,最佳归宿仍然是黑土地。结果仅一天,这些老人们都气绝在了黑土地上。常保青命民兵把他们掩埋掉。黑土地上到处都是凄惨的呻吟声和惨不忍睹的死亡的身影。

人们远望着草帽山,甚至盼望它再发一次洪水,把这个地狱般的世界冲刷一遍。可是草帽山在隆冬深蓝的天空下,映着阳光显得更加明亮。

一年下来,大张庄两千多人中,饿死了三百零三人,与鬼子屠村时所杀害的人数差不多。

 

 

201355日上午(周末)

于柒园藤子阁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秋水27
后一篇:秋水32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秋水27
    后一篇 >秋水32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