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南疆雪
南疆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11,095
  • 关注人气:5,22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秋水21

(2013-04-06 17:51:04)
标签:

文化

秋水

有问题

李配玉

在一起

分类: 秋水

肖九甫的性格既江湖又傲气,他对这次选举充满信心。县委书记李配玉对肖九甫也同样抱有信心。肖九甫是位政治老手,控制好一个走形式的选举实在不是问题。在选举前,李配玉还专门为肖九甫打来电话,说你是全县试点,第一炮一定要打响。肖九甫自诩的说:“请书记放心,第一炮已经打响了。”李配玉在电话那头用神秘的口气问“没听到动静,怎么就打完了?”肖九甫“嘿嘿”笑了两声,用公鸭腔对着电话筒同样神秘地说:“请老书记一千个放心,我们是将靶子挡在炮口上打的,还能打不中吗?”肖九甫这个比喻是指用:“二取一”的酒令给所有代表团团长都说明了意图。团长们也作了可信的承诺。肖九甫停顿了一下,听听对方的反应。从肖九甫那张白净的脸上看出一种受到格外表扬所带来的笑意,那笑意从两只发光的眼睛中放出,然后与嘴角释放出的笑意融汇在脸颊上。肖九甫受到李配玉的表扬非常得意,于是他用一只手捂住话筒更加神秘地说:“感谢老领导夸奖,我还准备了一个绝招,”肖九甫听到李配玉哈哈的笑声,忙打住话头,待听完李配玉笑声后,又接着说:“先模拟选举一下子,再分代表团分别投箱、计票,每个代表团都压上责任,我想谁也不敢乱动手动脚了。”电话那头又是一串极满意的“嘿嘿”声。

选举那一天,万里无云,人们能隐约看到南天边高耸入云的草帽山,也似乎闻到了大张庄枣树王盛开的花香。会议室设在四楼,有二百余名人大代表参加。张福祥、朱永刚也都作为代表,参加了会议。

会场能容纳四百余人,贴北边立着八根柱子顶着屋顶,北墙是浅蓝色的玻璃幕墙。人们能看到乡政府的院子和盖着黄色琉璃瓦的大门。大门有一大两小,三个门洞。大门上边是斜坡翘檐和尖屋脊的中式传统建筑,下边是用大理石包裹着的方石柱,有六米多高,五米多宽,人站在下面感到这座大门很有气势。大门面北挂了一块黑色大漆木匾,上书“广德门”。

代表们看看广德门,广德门顶上的黄色琉璃瓦反映着朝日的光辉。人们再看看主席台,主席台比平地高出半米多高,上面摆着一溜长条桌,桌面上盖了一层黄绿色的绒布。主席台上放着一个银色的麦克风,麦克风头上裹了一块污迹斑斑的红绸布。代表们知道和过去选举一样,来参加会议只是吃顿好饭,在选票上按要求划划“√”“×”,因此他们的神情很懒散。每个人都手提着一个印有某某次会议字样的青色提包,心里却想着中午喷香的菜肴,至于怎么选,他们心里连想都不用去想,只需跟着领导的要求走就是了。

上午在肖九甫的亲自主持下,宣读了乡政府工作报告,讨论候选人,最后发出模拟选票对候选人进行了模拟选举。模拟选举结果完全体现了肖九甫的意图。与张福祥竞选的朱永刚只得了一票。肖九甫为了进一步暗示准差额,他看了一眼低着头的朱永刚,然后对着麦克,用公鸭腔高声说了两遍。“朱永刚,1票!”他认为代表们听了会哄堂大笑,但是会场里对这个消息却毫无反应,甚至出现了一点沉闷。肖九甫很敏感到这一沉闷,于是他马上用更明朗的声音说道:“很好啊,感谢代表们理解了党委意图。”他一扭身,对着计票人员说:“中午每桌再加上两瓶酒,犒劳犒劳。下午只有一根烟的功夫就胜利闭幕了。”说完,他特意看了一眼张福祥,张福祥尽管知道有县委和乡党委书记撑腰,但是他面对二百多名群众代表,依然缺乏底气。大家选的是政绩突出的人,而自己只有关系却毫无成绩。他心中不停地打鼓。朱永刚坐在另一头的折叠椅上,他不屑看台上的肖九甫,更不敢看坐在同一排头上的张福祥。他们都坐在第一排,与主席台只有几步之遥。

朱永刚性格很率直,连斜眼看人他都认为是一种不文明的行为。于是他半低着头,只看着自己那一双磨得走了样的黑皮鞋。他明知党委让自己当差额,因此他没有给自己划票。坐在他旁边的中年汉子,名叫杨志伟。朱永刚那唯一的一票便是他投的。杨志伟身体粗壮,小眼睛,秃头顶。他是朱永刚代表团成员之一。他刚被朱永刚推荐为村支部书记,是第一次参加选举会议。朱永刚因发现杨志伟为人正直,因此千方百计将他拉回杨庄村任党支部书记。杨志伟夫妻俩在草帽乡大街开了一家大酒楼,生意兴隆。乍开始他坚决不愿回村里收拾“马蜂窝”。当时,朱永刚第一脚踏进杨庄管区,便被杨庄抢地的事给缠住了。有几个村霸每户廉价承包了一百多亩好地,而其他无权无势的农民人均只有八分口粮田。因此,让村霸拿地,等于从他们心上割肉,群众便不断集体上访。但始终没有解决。

朱永刚一到杨庄管区上任便被上访的群众围在了大队部院子里。这是一个有十间瓦房,地面是黄土的大院子。朱永刚派人叫来了那几个村霸,想当面问清情况,接着解决问题。他的身后跟着新任支部书记杨志伟。杨志伟身体粗壮,他面对村霸毫无惧色。他用小眼睛不停地迎接村霸们投来的挑衅目光。村霸们认为只要将朱永刚吓跑,他们长期占地的计划就会无人打乱。他们坚信,一帮老弱病残人的上访是撼不动他们的。群众多次开着三轮车相信满怀地跑到市政府,每次都只换来一封要求乡政府解决的信函。于是大家失望了,不再到市政府上访,而是开始围堵乡政府。肖九甫找了几个托关系要求当管区书记的人。但是他们只给村霸们过了一回面,便再也不敢去了。宋庄管区有一半村存在类似情况,无奈之下,肖九甫找到了毫无人情背景的朱永刚。朱永刚在宋庄大队部里,面对被叫来的村霸还没有说上三句话,一个村霸就跳到朱永刚面前,一边挥舞着拳头,一边污言秽语地说着自己多承包地的理由。目的是吓跑朱永刚。前几任管区书记就是这样被吓跑的。朱永刚刚二十七八岁,站在地上像一座小铁塔。他看着在眼前挥动的拳头,眼都不眨。站在身边的杨志伟实在看不下去了,走过来要推开那个长得像个酒桶似的村霸。村霸立刻火冒三丈,身子向后侧了一步,一扭腰向杨志伟的脸上打来一拳。围在四周的群众都被这瞬间的变化惊呆了眼睛。就在这只带着风的铁拳要打到杨志伟的鼻子尖时,冷眼观看的朱永刚猛一抬手,手掌像一道闪电直击到村霸的手脖子上。村霸顷刻间如被砍断了手脖子,趔趄着脚步,呲牙咧嘴的往后倒了好几步才站稳身子。另外两个村霸从来没见过着这种阵势,异口同声的喊了一声:“当干部还敢打人!”接着像两头野牛那样冲着朱永刚和杨志伟张牙舞爪地扑了过来。围在一边的人忙向后闪了闪,人人显得手足无措,目光慌乱。

朱永刚一手将杨志伟拉在身后,一面他待两个村霸的手要抓到他的头发时,他快速伸出双手,一手抓住了一个人的手腕子,在人们目光惊恐,不知如何是好时,人们听到了从两个村霸胳膊上发出的“咯吱”声,并同时看到他们的胳膊被反拧起来,头慢慢歪斜到地面上。两个村霸被拧得歪鼻子斜眼,发出哭爹喊娘的叫喊声。

 

 

 

201345日(清明)上午

于柒园滕子阁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秋水16
后一篇:秋水23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秋水16
    后一篇 >秋水23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