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南疆雪
南疆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10,918
  • 关注人气:5,22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秋水16

(2013-03-09 16:58:42)
标签:

秋水

大汗

头顶

浑身

柴烧

分类: 秋水

孙寿仙被妻妾们抬进议事房,放在屏风前早已摆放好的一张木床上。木床上仅铺了一层棉褥子。床的里面架起一堆棉花柴和一些发黄的干树枝子。大老婆大声喊着:“脱光衣裳,点着火!”自己边从里边屋费劲地搬出来一个木头箱子。她打开一层白布,木箱里原来是一箱湿漉漉的千层豆腐。火点了起来,青烟立刻充满了房顶,火柴“噼啪”作响,火光照亮了整个屋子,人们的脸都烤热了。大老婆飞快地提起一块豆腐贴在了孙寿仙的胸膛上,灰白色的豆腐像贴在一张烧红了的凹子上,立刻升起一团热气,顷刻间便翻卷起四角,像树叶那样干枯了。小妾们也学着大老婆的样子,从木箱里提起一块块豆腐,向孙寿仙瘦骨嶙峋的身子上贴。大家都紧张地屏住呼吸,边贴豆腐,边恐怖地看着孙寿仙。孙寿仙完全昏迷了,眼睛向上翻着一动不动,眉头中间皱出了一个疙瘩。

儿子孙比仙蹲着瘦长的身子,精神慌乱地向火堆里添着柴禾。大老婆看了他一眼,轻喊了一声:“多加些柴。”四小妾没有参加贴豆腐,而是眼神冷静地从脑后蜈蚣型的发辫中抽出那根白玉簪。用玉簪的方头摁在孙寿仙的脚心上,反复揉搓。她穿着一件暗红色的棉旗袍,显出苗条而优美的腰身。她蹲在地上,穿着一双绣花棉鞋的小脚踮着脚尖,两眼紧盯着孙寿仙的脚心。大老婆看见她两鬓间沁出汗水,映着红色的火光。四个妻妾飞快地将湿豆腐贴在孙寿仙的身上,又将干酥了的豆腐揭下来放在一盆凉水里。水盆中散发出一股酒气。四小妾平时最看不上大老婆,但今天她对大老婆的计谋很钦佩。她使出了全身的力气用玉簪头揉按孙寿仙的脚心。孙寿仙其他三个妾都是老实本分的人,穿着棉袄棉裤,一向对大老婆言听计从。屋子里被火烤的又亮又热,妻妾们脸上也沁出了一层汗。豆腐很快就用了一个来回。现在她们只能从黑瓷盆子中捞出残缺不全的豆腐,再向孙寿仙身上贴。孙寿仙的身子也被翻转了几个来回,前胸后背反复贴着带水的豆腐。大家折腾了一大阵子之后再看孙寿仙,他除了肚子小了一点之外,其他都没有什么变化。他眉头上的疙瘩好像还大了一点。大老婆原来认为一箱豆腐就能吸干孙寿仙体内的酒精,等她看到没有出现她的料想时,她的手脚慌张起来。她从瓷盆中捞起一块豆腐时,手指居然哆嗦得扯烂了豆腐。其他的三个妾也因为大老婆的紧张而更加慌张,手不断地扯破滴着水的豆腐。只有四小妾,她起身看看孙寿仙向上翻着的眼睛,和眉头的疙瘩,她冷了冷神说:“别慌,再加把劲。”她又蹲下身用玉簪的方头使劲揉搓孙寿仙的脚心。大家都知道四小妾见多识广,于是听从了她的话,又紧张的忙乎起来。屋内,“噼噼啪啪”的火柴声,萦绕在屋顶上的烟雾,人们慌张的身影和手贴豆腐的声音,生动绘出了孙寿仙家要将他从死神手中夺回来的图画。

院外大街上,站着许多人。他们一边看着从孙寿仙议事房中冒出的青色烟雾,一边议论着、猜测着、叹息着。人们在议论着这场赌酒的闹剧,猜测着孙寿仙的结局,同时叹息着人生为了财富而引发的种种荒诞,而且更可笑的是这种荒诞还是人类自编自演的。

张百川看着孙寿仙跑进了家门,他走进屋,冲着屏风上的关公一抱拳,单腿跪地对着关公猛一叩头,行了一个武士礼。然后起身,一手拔出插在屏风边上的大刀,深吸了一口气,走到院子里。他的大门敞开着,门外站满了看热闹的男女老少。刘桂花也带着孩子们站在议事房的门口。刘桂花抓着儿子张石川的胳膊,命他冷静,一切顺从父命和天意。此刻,张石川气愤难耐。

张百川穿着一身红色的练功服,他将刀揽在怀里,使劲系了一下头上红色包巾,紧勒了一下宽大的牛皮带。他在冰冻的土地上搓了搓黑色的战靴,左手向外送出刀头,右手抓住刀把,接着一侧身,摆出了一个“保青山”刀法的架势。刘桂花晃了一下因气愤胸脯起起伏伏的张石川说:“细看你爹的刀法。”张百川看了妻儿一眼,一手将刀背在身后,向前纵了三步。这三步快如闪电,纵出去十多米,脚步落地竟然无声。人们从院门外涌进了大门里,他们要看张百川练刀法,并且都清楚张百川此时的心情,他要借此发泄一下堵在心中的抑郁情绪。“呔 !”张百川大吼了一声,跃身挥刀,身体在空中转了一个三百六十度,锃亮的大刀“呼”地一响划了一个圆圈,让人感到寒气四射,不由向后挪了一下脚步。再看张百川脚尖落地,身轻如燕,一手托刀,侧身向后滑走。在滑出几步后,双手将刀举起向后猛地一砍,将僵硬的土地砍开一道口子,土块四溅。有几个土块溅到议事房门口,刘桂花也不躲闪,她弯腰从门边的一摞青砖中拿起一块,高高地抛向了丈夫。张百川原地不动,用眼角瞄着飞来的青砖,撩起一刀,用刀尖将在空中飞转着的青砖击的粉碎。张百川的大刀还没有抽回来时,第二块青砖又飞到了张百川的头顶上。张百川似全身都长着眼睛,他向后一闪身子,大刀借力向上一摆,一下子将砖拍得粉碎。青砖的碎末飞向了大门口,众人惊呼一声,又像后倒了一步。

张百川见众人倒进大门洞里,便提起一只脚,向下一跺,大地颤抖了一下。然后他飞快地走起了“一”字型,将大刀在头上,脚下,前后左右耍成了一个冲天杀气的银圈。大家的眼睛都看傻了。这时,张百川却将大刀抛向了罩着薄云的天空,待大刀向下坠落时,他一跃身子,飞身接住了大刀,然后将刀用一手背在身后,一只手掌心向内推了出去。他站成弓步,身子也倾斜至手伸出去的方向。手的方向正冲着门口。大家看着他慢慢的收回手,站直身,并长长地呼出一口气。大家看到张百川这么一阵子猛挥劲舞,居然气和心平,又发出了一片唏嘘声。人群中有人由衷的高喊道:“好刀法呀!”

刘桂花告诉儿子说:“遇事要学你爹,心闷了要撒在自己身上。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啊。”

孙寿仙家中,妻妾们将豆腐在孙寿仙身上贴扯碎了,也不见他有什么好转。而令大家更绝望的是孙寿仙的呼吸。大家不时停下手听一下他的呼吸,来判断抢救的效果。乍开始还能听见他的呼吸声,可是现在只看到他的双唇不时向外吐出一口气。这是人们常说的倒气,是死亡前的征兆。大家的心情也像床边的火堆一样,烧尽了所有的柴禾,仅有一堆灰烬在发红并冒着青色的烟。孙比仙因为没有柴禾和看不到父亲生还的希望而沮丧地坐在地上,两手抱着头,哭了起来。

只有四小妾,她用耳朵听了听孙寿仙的心跳,然后使出浑身力气,用方玉簪头继续摁住孙寿仙的脚心。四小妾满头大汗,大家看看四小妾再看看孙寿仙。孙寿仙眉头上的疙瘩渐渐变小了,同时沁出了汗珠。紧接着孙寿仙呼出了一口浊气,眼珠翻了下来。

 

                     

201339日(周六)早

于家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秋水15
后一篇:秋水21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秋水15
    后一篇 >秋水21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