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南疆雪
南疆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11,095
  • 关注人气:5,22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秋水15

(2013-03-05 16:57:26)
标签:

代表

秋水

空碗从

三轮

凶相

分类: 秋水

张百川侧着脸,故意不看孙寿仙,孙寿仙也歪着头,目光中什么神情也没有。他们只等着刘有贤的指令。刘有贤像一个生死判官坐在人们的正中,命两个证人从屏风后面抬出一个酒缸。证人是从张、孙两个代表中各出一人,一个代表孙寿仙,另一个代表张百川。酒缸是青色的瓷缸,上面盖着一个一分为二的红色枣木盖子。酒缸被拉到孙寿仙身边,又有人从屏风后面提出一只长了几块斑锈的铁筲。“向里舀酒吧。”刘有贤紧绷着脸,说话很干脆。刚才抬酒缸的两个证人,又站起来,推开半块枣木盖子,用一只葫芦瓢向一个大白碗中舀酒。而另一个证人则将倒满酒的白碗,用双手小心翼翼地端起来,“哗”一声倒进筲里,有一股酒香飘满了全屋。在证人舀满第二碗时,刘有贤挥了一下手,让他将碗递给每一个人都传着品尝一下酒的真假、优劣。证人们依次端着酒碗每人喝了一口。酒很浓烈,有一个证人呛得咳了几声。在验证过酒的真伪之后,两个证人又接着从缸中舀酒和向筲中倒酒。刘有贤暗暗数着:“十五碗、十六碗、十七……”人们眼看铁筲中倒满了酒,共计十七碗酒。酒满到筲边,甚至能看到晶莹的白酒似乎高出了铁筲向里翻着的半圆的边沿。柔弱的阳光照在铁筲上,人们看到刚倒满的酒中还泛着一道道的银花。人们都冲着铁筲中的浓烈的白酒倒吸了一口凉气。太阳向西慢慢移动,地下的冷气从青砖缝中向上钻。证人又跺了几下穿着黑色棉鞋的脚,紧张地抄起了手,缩紧了肩膀。张百川皱了一下眉目,眯缝了一下眼,这个表情正好被孙寿仙投来的目光看见。张百川看到孙寿仙的眼神极像几年前在雾中猎兔时居高临下的神情。张百川不免心潮起伏,忙扭过脸上。这时,刘有贤撅着嘴从屏风前走到门口来,蹲下身子对着铁筲中的白酒,好似眼馋地轻轻吹了一口气。高出筲沿的酒来回荡漾了一下,晶莹醇香,诱人心肺,可是这十七碗酒如喝进骨瘦如柴的孙寿仙一个人的肚子里,那孙寿仙肯定必死无疑。于是刘有贤又“吧嗒”了一下嘴说:“各位证人,我再问一下立约人孙寿仙,你现在反悔不?”孙寿仙又看了一眼张百川,张百川正用不屑的目光看着他。“少废话,观音在上,我孙寿仙从来讲信讲义,我若输了,请大家把我扔到围墙外面的深沟里喂狗。”最后,他又用极悲壮的口气说,“开始吧。”这句话悲壮的话令证人们听后心中好一阵子翻江倒海。

刘有贤先用白色的葫芦瓢舀上了第一碗酒,然后他又快步走到贴着观音像一边的长条桌上点燃了三柱香。黄色的香柱被点燃了顶头,冒了一下毛笔尖似的红色火苗,接着熄灭,变成了一块火炭,升起一股袅袅的白烟,飘向上了房顶,有一种檀香味弥漫了全屋。大家闻到香味感觉轻松了一些。孙寿仙闻到香味像感到了有钢刀架在脖子上,因为他必须在三轮香内喝完这一筲酒。孙寿仙双手端起酒碗向刘有贤和众证人表示了一下敬意,然后伸长了脖子,撇开大嘴,将一碗酒一饮而尽。他鸡蛋似的喉结上下滚动了几下,接下来张家的证人为他舀一碗酒,孙家的再舀一碗,在主持人刘有贤的监督下公平赌酒。孙寿仙一连喝了七碗酒,他坐在马扎上,放下酒碗长长地吁出了一口气,并看了一眼张百川和众人。张百川坐姿依旧,丝毫未动,而证人们和刘有贤看着孙寿仙像久旱逢甘霖似的喝酒,都惊出了一身汗。刘有贤解开了黑色棉袄的领口,证人们也不再抄手取暖,而是用两手抓着椅子扶手,手心里浸出了一层汗。孙寿仙看后微笑了一下,不过他也感到浑身在渐渐发热。他知道酒劲快发作了,又松了松腰带,开始喝第二轮酒。这时刘有贤一摆手说:“慢,香烧完了,让我换上第二轮香。”在第二轮香燃尽后,孙寿仙又喝了七碗酒。刘有贤要去换上第三轮香时,被孙寿仙一摆手阻止住了。“慢点。”孙寿仙含糊不清地说。大家看着孙寿仙本来灰暗的脸颊变成了火红,眼睛也充满了血色并且像死鱼眼那样木然。大家都认为孙寿仙再也喝不下剩下的最后三碗酒了。孙寿仙纤细的手指也在不停地颤抖。张百川向前倾着身子,开始后悔与孙寿仙赌酒。如果万一赌出人命怎么办?孙寿仙又想说什么话,但是一喘气噎住了他的喉咙,他的脸色又变成了腊黄色。张百川看了一眼刘有贤,用商量的口气说:“咱不再赌酒了,我拿出二百亩好地白给东家怎么样?”

证人们将手松开了椅扶手,扭头看着张百川,都在心中赞叹张百川的仗义。刘有贤又撅起嘴看着对面的孙寿仙,征求他的意见。孙寿仙听后哈哈大笑,一边解着棉袄的扣子,一边对刘有贤说:“点香!”证人们又两手抓紧了椅扶手,他们在心中说:“大事不好,马上就会看到死人了。”但他们又无法阻止,只好遵守诺言,看着事情向前发展。

最后三碗酒成了决定赌酒成败的关键,也成了孙寿仙生死的关键。大家伙一下子将心提到了嗓子。证人为孙寿仙舀满一碗酒,放在他面前的矮桌上。

孙寿仙大笑过后,脱掉了棉衣,露出了皮包骨头的肩膀。他将棉袄的袖子扎在腋下,装着十四碗酒的肚皮鼓起来像个大篮球。他在要求刘有贤点上香后,便两手扶着矮桌,伸长脖子,用牙齿咬住碗边慢慢向嘴里吸酒。他已经没有能力用手端起碗来喝酒,待他艰难地喝完一碗酒后,看了一眼香炉中的香柱。三柱香在平行着燃烧,并没有出现长短不齐的凶相。他猛吸了一口檀香,又让证人舀上了第二碗酒。他面对这碗酒,脸色变成了苍白。他让证人将酒放在矮桌的中间,因为他的两手已经被酒抽走了力气,只有将半个身子趴在矮桌上来喝下这碗酒了。众人的手都紧握在一起,脸色铁青,连见多识广的刘有贤也探着大半个身子在看着他如何喝下这碗酒。张百川边看孙寿仙喝酒,边看插在屏风边的大刀,越来越后悔今天这场赌酒,内疚自己太爱土地了,不该要下孙寿仙最后那块地。但是现在这一切都无法挽回了。事情像一块山峰上被撬动的巨石,在向山下滚冲,没有力量能挡住它了。人间很多事物就是这样发生的,本不想撬动那块巨石,更想不到它向下冲击的威力,但一旦发现已无法挽救了。张百川此刻就是这种心情,内疚,后悔,但已无法阻止了。

孙寿仙硬挺着细长的脖子,用嘴唇吸住碗沿,一小口一小口地在吸吮着碗中的酒,待他将酒吸干时,一翻身脸向上躺在矮桌上,像从水中扔上岸的鱼那样,拼命地喘着气,两眼翻着白眼,像一个马上断气的人。

张百川站起身有点惊慌地对孙寿仙说:“东家,我认输了。命要紧,那四百亩地任你要。”刘有贤也将张百川的话重复了一遍,并认为马上要出人命了,后悔自己当了这个赌生命的主持。证人们更加惊恐,全站起来,手足无措,目光慌乱。这时,孙寿仙又一侧头,看了一眼香炉,炉内的三柱香马上就要燃尽了。他又看了一眼画中的观世音,观世音正垂着慈悲的双眼看着他。他从观世音那双目光攫取了最后一点力量,他双腿撑地,翻转过身子,用手命令证人,为其倒上最后一碗酒。他趴在矮桌上,将整个脸全部贴在酒里,嘴唇发出吱吱的声音,直到他一甩脸,将空碗从脸下扔出去,接着他喘着气说:“我喝完了吗?”众人齐声应答:“喝完了。”孙寿仙听到应答后,扒掉棉袄,摇晃着爬起来,踉跄着向家中走去。证人们打开门,门外站了很多看热闹的人,见到孙寿仙出来,闪开一条路。孙寿仙一身浓烈的酒气,赤裸的肩膀像燃烧的火炭那样紫红。孙寿仙的大老婆早等在门外,要扶一下孙寿仙,被孙寿仙拨开了手,步履蹒跚地向家走。只隔着四个胡同的路程,可今天对孙寿仙来说,像是一条极其漫长而又坎坷的路。证人们跟在他的身后,来监督他是否能到家。孙寿仙看到跟在后面的证人,突然来了一股神力。他竟然甩开长腿像蛇爬行那样,弯弯曲曲地向家中跑去。待他奔进家门,立刻趴在地上昏死了过去。大老婆随后闩上了大门,招呼小妾们救人。

 

 

201335日早

于家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秋水14
后一篇:秋水16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秋水14
    后一篇 >秋水16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