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南疆雪
南疆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11,095
  • 关注人气:5,22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秋水8

(2013-02-03 13:25:48)
标签:

文化

分类: 秋水

大张庄在震耳欲聋的鞭炮声中迎来了除夕之夜。

夜幕一降临,人们便开始燃放鞭炮,并且像比赛似的越燃越多,越燃越响。鞭炮声几乎响到天亮。一团团青灰色的硝烟先从一个个的农家小院里升起来,然后在大街上、胡同里形成了一股浓重刺鼻的烟雾。随着烟雾的飘荡,红色的、紫色的、黄色的鞭炮皮屑也在空中纷飞,并落了一地;也有放礼花的,礼花摇曳着火星飞到高空,“砰”地一声炸响,炸出一个金色的圆伞形状,顷刻间照亮了天地。这是个老习俗,谁家燃放的鞭炮多,谁家就会迎来更好的日子。但是孙寿仙一家人在除夕夜里都心怀着明天下午赌生死的忐忑心情,再加上生活拮据,个个愁眉不展,有史以来第一次没有燃放鞭炮。在农村过年有两件事是必不可少的,一是放鞭炮,祛除一年的晦气,祈求新年的吉祥平安;第二件事便是吃饺子,饺子代表了团圆和希望。放鞭炮是件喜庆的事,今天孙寿仙一家没有这份喜庆的心情,他们在惴惴不安地想象着明天赌酒的输赢。如赢了皆大欢喜,倘若输了或者孙寿仙成了醉中之鬼,他们一家将会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了。除夕之夜,外面鞭炮震天,烟花闪亮,家家张灯结彩,喜气洋洋。唯有孙寿仙一家大人们都蜷缩在寒冷的议事房内,只点着一盏油灯,灯头上还带着一个红黄的光晕,照出来的光线很昏暗。

在昏暗的灯光下,孙寿仙低垂着头,坐在一把竹躺椅上,在贪婪地抽着最后几口大烟。他脸颊收成两个大坑,将烟雾一直吸到肠子,让五脏六腑都麻痹透了,再让烟雾从鼻孔里慢慢呼出来。他的两眼被铜烟锅中的光亮映亮得一明一暗。妻子看到他两眼泪水汪汪,泪水也直往外涌,但是她强忍住了,因为她要为丈夫撑腰打气,争取赢了明天的赌局。另外四房小妾也全都神情沮丧,像随时准备为孙寿仙发丧似的。她不由地对这些小妾们燃起了怒火。此刻她将孙寿仙的败家全归咎于这些整天养尊处优的小妾们身上了。因此她投在小妾们脸上的目光,便非常阴冷忌恨了。孙寿仙向她举了一下烟袋,让她克制住自己的怒火不要误了大事。于是孙寿仙大老婆便气哼哼地一拧干瘦的屁股,暂时压下了对小妾们的怨恨,继续神情诡秘地从议事房的里间屋进进出出,有时手中端着一个被白皮包得严严实实的箩筐,有时又从里面搬出一个空空的木盒子,围着圆桌包饺子的小妾们感到她阴冷目光的压力,吓得不敢大声喘气,同时又好奇偷瞅着她的一举一动。小妾们在大老婆阴冷眼神的逼迫下,神不守舍地包着饺子。孩子们都被孙寿仙撵到后院房中,不准过来添乱。他此时心乱如麻,越想明天与张百川赌酒,心里就烦躁得想骂人。他不知自己与大老婆设想的计谋能否得逞,因此他长着一把荒草似的头,一时胀大到了屋顶,一时又小到好像只剩下几根乱发。孙寿仙大老婆在里里外外忙着一件事情,这件事情只有孙寿仙夫妇两人知道。因此,在他看到黑瘦的大老婆在诡秘地从里间屋走进走出时,心中又添了一点信心。他使劲抽了一口大烟,大烟锅里闪亮了一下,火光将他的脸瞬间映得灰暗幽蓝,像地狱中一张小鬼的脸。大老婆看了,终于忍不住流下了两行泪。小妾们却不疼不痒地轻轻叹了一口气。这令孙寿仙很恼火,想狠毒地骂一阵这群小妾,但又不知骂什么是好。因为这些小妾都曾是他奢侈生活中的一部分,曾是他的心爱。于是他只好仰天长长地叹出了一口气。他这些小妾都是冲着富贵来的,今天落到这般田地,心中的落差不必言说。孙寿仙对她们的心理也心知肚明,心中感叹:要穿是大棉袄,要白头到老还是大老婆啊!孙寿仙想到这里,厌恶地冲着围在一起包饺子的小妾们骂了一句:“都滚到后边去,别让我看你们这吊丧不哭的模样。”小妾们巴不得马上离开这地狱般的议事房,于是慌手慌脚,拾掇起包饺子的东西快步转过屏风,走到后院去了。走到最后的一个二十多岁的小妾是四小妾,她脑后扎着一条蜈蚣形的发辫,显得很俊美利落。她冲着孙寿仙娇怒地一呶嘴,故事翘高了丰满的屁股,在屏风前撒娇地轻轻跺了一下脚。她用那双迷人的眼睛看了一眼鬼怪似的孙寿仙,孙寿仙的眼睛为之一暖,她才迈着轻盈的脚步转过了屏风。这是孙寿仙最小的一个小妾,是用十匹良马从妓院中买来的。四小妾千姿百媚,令孙寿仙爱如心肝,并许诺令她过一辈子皇后般的生活,可如今……孙寿仙想到这里眼睛有些湿润了,但是来自小妾的这迷人一瞥却更加坚定了他明天与张百川以酒赌生死的决心。

这突如其来的赌酒争地也使张百川一家平添了一种意想不到的懊丧。本想一家人欢欢喜喜地准备过年,孙寿仙夫妇却耍无赖差点吊死在自己大门上。这在农村风俗中是最大的忌讳,如果真有人在大年三十吊死在自家门口,这个家将永远戴上一顶懊丧的帽子,祖祖辈辈难以翻身。张百川夫妇想起孙寿仙夫妇的下贱行为又恨又后怕。他心中还在庆幸自己抢绳及时,否则……听到别人家放鞭炮时,刘桂英摘掉了头上的围巾,露出了半轮明月似的额头,令大儿子张石川带着弟弟妹妹跑到门楼下放鞭炮。“避避邪气。”她高声对儿子说。张百川听到后也赞许地点了点头。他正了正衣冠,先给摆放在供桌上的列祖列宗叩头,然后又冲着屏风上的关公行叩拜之礼,最后将目光投到插在屏风一边的大刀上。这把大刀的铁把被他的双手磨得很光滑,刀片被油布打磨的锃光放亮。张百川一有闲暇便会耍几路大刀,然后用一块白色的油布细细地将大刀擦拭干净。他耍起大刀来,腿脚闪转腾挪,高大的身材轻巧如燕。大刀也似燕子的翅膀那样,优美舒展;大刀带着“唿唿”的风声,所向披靡,仿佛成了他身体的一部分。每个人见了都会情不自禁地高喊一声:“好刀法。”

张百川穿上妻子为自己做的一身红色练功袍,一来想为过年图个吉利,二来想在院子里耍耍大刀,同时也调教一下儿子张石川的刀法,可是因为明天下午的赌酒使这些兴致都荡然无存了。他看着祖上留下来的这把大刀,心中翻江倒海般地想起了自家创业的兴衰史。他无法回答人生起起落落的原因,但是他此时却无限珍惜自己与妻子为重振家业所付出的艰辛。这种对创业艰辛的珍惜使他对赌酒更加愁肠百结,整个脸像一块铁板。这时,腰里扎着围裙在包饺子的妻子,看出了丈夫的心思,她睁着明亮的大眼睛说:“大不了俺再跟着你扫盐土,有什么了不起?只要有心在,家就败不了。”说完,她手端盛着饺子的盖垫走进了厨房。盖垫上的饺子一个挨着一个,一排挨着一排,都是金元宝形状,再加上刘桂英轻松而刚强的背影,令人看了很提精神。张百川心情正低沉愁结,听了妻子的话,心头上像立刻照到了一束阳光。他感激地看了一眼妻子的背影,嘴唇一抿笑了,而且这笑容很快溶化了铁板似的脸颊,眼睛也闪出了无限坦荡的神情。是啊,人的命天注定,只要有心在一切都可以从头再来。如果老天让我再一次创业,大不了再挥汗十年就是了。刘桂英回头看到丈夫的笑容,腰肢更加轻快了。她与丈夫心心相印,丈夫的快乐就是她的快乐,丈夫的忧愁便是她的忧愁。张百川精神一抖,像抖掉了身上所有的包袱,转身又对着站立在屏风上的关公跪下,身子挺拔得像一块石碑,扑下去,十指撑地,为关公重重地磕了一个响头。他在祈求关公保佑明天赌酒一定要赢。

 

 

 

 

                  201322日早(周六)

于家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秋水7
后一篇:秋水1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秋水7
    后一篇 >秋水10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