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南疆雪
南疆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11,095
  • 关注人气:5,22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秋水7

(2013-01-27 11:07:22)
标签:

什么时候

秋水

还是

疯子

梦话

分类: 秋水

孙寿仙的大老婆异常冷静,她不慌不忙地将黄色麻绳打上一个能上下活动的结子,打成一个套子。她用手拉了一下绳子,活结向下走,套子就立刻缩小了圆圈,使刚才能兜下西瓜那样大的套子紧拴在手脖上。她的手腕被绳子勒紧了,手背上的血管像蚯蚓那样凸蹦出来,手掌却变得煞白。她在验证自己所打的结子能灵活使用后,又用手捋回结子,将套子又扩成西瓜那般大小,试探着兜向孙寿仙的脖子。孙寿仙将一顶护耳棉帽摘下来,寒冷的空气立刻将他的耳朵冻紫了,他用手马上捂着,仿佛两只耳朵要掉下来似的。此刻,他的内心翻江倒海,火上冰下,昨日为皇上,今日变乞丐的滋味现在他是更加深刻地品尝到了。大老婆瞪着一双深不可测的眼睛看着他,将绳套兜进他那头发如荒草的头上,然后又像给他戴上一条新围脖那样,将黄色的麻绳慢慢捊在他那脏兮兮而又皱巴巴的长脖子上。孙寿仙极其委屈地扭头看看站在不远处的催债人。他们刚才袖着手,神情木然,而今却探着头,吸着白色的哈气,紧张地向这边张望着。天气更加阴冷,大街上匆匆走过来几个人,他们是听了孩子们的话赶到张百川的家看个究竟;孙寿仙有几个堂弟也从地下钻出来似的走到张百川的门前。孙寿仙大老婆用冷眼扫了一下来客,警告他们不许过来。众人被她那充满凶狠的眼神吓了一跳,忙停住脚步,搓摸着双手,不知如何是好地哈着白气,站在远处围观。孙寿仙的大老婆看见大家都在盯着她,便一手抓着从门框上垂下来的绳子,一手放在丈夫的肩膀上。只要她轻轻一推孙寿仙单薄的肩膀,孙寿仙颤抖的双腿向地上一蹲,勒在他脖子上的绳套便会马上抽紧,勒断他的脖子。在孙寿仙旁边还有一个绳套,那是孙寿仙的大老婆留给自己的。大家万分紧张地看着这一切,都倒吸着白色的哈气。他们想走到跟前施救,甚至挪动了双脚,但当看到孙寿仙大老婆毒蛇似的眼神时,又忙收住脚步,生怕惹恼了这位眼神深不可测的恶妇,而致使她一推手要了孙寿仙的命。孙寿仙闭上了眼睛,在等待着死神的降临。他的双腿不在颤抖了,他回想起自己这荒诞的一生,如此像乞丐苟活着,还不如上西天好。他抬起一只手,要推开大老婆,意思是不用她来帮忙,要自己了断自己的生命。他这种行动上的微小变化,使站在街南荒地上的人们担心地哈出一口白气。他们要的是钱而不是孙寿仙的命!

正在这时,张百川的大儿子张石川带着弟弟妹妹跑到门楼来放鞭炮。他们看到门楼下的这一幕,惊叫了一声,跑回了议事房。接着穿着一身红衣的张百川跑了出来,身后是刘桂英。她胸前系着一条红花围裙,似半轮圆月的额头上扎着一条花头巾。他们来到跟前,先是一愣,然后张百川立刻抱住了孙寿仙,并飞手摘下了套在他脖子上的黄色麻绳。孙寿仙瘫死在张百川怀里,死死地闭着眼睛。他喊了几声:“东家!”孙寿仙装作没有听见,仍紧闭着眼睛装死。原来站在一边的人也都围了上来,并松了一口气,从鼻孔和嘴里哈出一团散乱的白气。从孙寿仙脖子里摘下的绳套在张百川肩头晃动着。

“今天我们两口子全死到你家门口!”孙寿仙的大老婆用比残雪还冰冷的口气冲着张百川说。同时手抢绳套准备向里边伸头,绳套被刘桂花一把抓住。

“东家!”张百川仍在唤醒着孙寿仙。孙寿仙闭着眼哼哼唧唧。

孙寿仙的大老婆一边抢绳套又一边唇齿舌剑地说:“你们两口子面上装好人,暗地里吸俺家的血。原先你们为我们扛活,结果你们成了财主,俺倒成了要饭的,天下哪里有这种事情?让大家评评。”孙寿仙大老婆说出来的话像刀子那样扎着张百川的心,同时也引来了很多围观者。

张百川怀抱着孙寿仙直喊:“东家。”刘桂英却腆起了胸膛,一手高举着绳套,瞪圆了一双大眼,满脸通红向孙寿仙的大老婆进行反击。

“你卖地俺买地,买地的钱都是俺用汗水换来的干净钱,你怎么说是俺……”没有等她说完,孙寿仙大老婆又抢着说:“我问你,你给我扛活,专买俺的地,你家怎么不买别人家的地,这不是豪取强夺吗?还有那只假血鹦鹉,怎么这么巧呢,一个卖假鸟的一出现,身后就出现了张大英雄?”她用讽刺的口吻说出“张大英雄”,然后像得胜利似的向站在周围的人拍了一响手掌,好引起大家的同情,众人神情有些木然,只有那几个催大烟钱的人,呲牙咧嘴,不停地跺脚取暖,不停地从嘴里呼出一团团的白色哈气。他们不管将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他们只要钱。这是一帮典型的吸血鬼和视财如命的人。他们来自四面八方,大张庄的人谁也不认识他们。

张百川也听出了事情的原委,心潮难耐,但他还是一摆手不让刘桂英再争吵。张石川站在母亲身后,昂着头要接着与之争吵,论个高下,却被母亲用手按住了,意思是“一切听你爹的话。”已是青年人的张石川身材很像父亲,他实在憋不下这口气,嘴里呼出的哈气像一道钢柱。

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张百川的脸上。那张脸气质忠义,下巴上又长又浓密的胡子被刘桂英修剪的整齐发亮,那双细长的眼睛像石头一样诚实。

“东家,有话好说。”张百川用哄小孩似的语气说。

“看到那些催命的了吗?”孙寿仙大老婆看见张百川的谦和神情,又提高了嗓门说。张百川看了一眼催债的人,他们看到张百川投来的目光全都半仰起脸,目光带着一种对盗贼的蔑视。他们都是走江湖的,对张百川也有所了解,认为张百川经不住这种蔑视。

“东家你要多少钱?”张百川用手指了一下院子西头的牲口圈说,“牛、马、骡任你牵走还债。”站在街南的催债人听到此话,眼神闪出了些许光亮,几步跨过街来,站到孙寿仙的后面。

孙寿仙突然想起大老婆教导的话,于是咽了一口唾沫,闭了一下眼小声说:“我要用命换回那四百亩黑土地。”

“你怎么换法?”张百川像听到梦话一样笑着说。

“我喝一筲酒,如果我能走回家,你将地全部还我。”说完,孙寿仙翻着眼看着张百川,目光充满挑衅和藐视。这令张百川一笑,因为尽管他知道孙寿仙有酒量,但胆敢说喝一筲酒,就如听到石头飘上水面那样可笑。

张百川听后垂下了眼睑,这事非同小可。这些地是他们一家用血汗换来的。他又像看一个疯子似的看了一眼孙寿仙,孙寿仙的目光更加充满了挑衅和蔑视。这种目光显然刺痛了张百川的心,他平生不惧生死而独不能忍受蔑视和挑衅。

有一个下巴上翘着山羊胡子的催债人说:“现在兵荒马乱,还争什么地!鬼子一进来,哪是你的我的?”

另一个催债的人用一根指头指着木框上面贴着的大红横批说:“忠义,忠义,什么是忠义?东家的地,用命来换都不行,我看这忠义是假的。”

张百川将这些话一一听到心里,抬眼看了一下天空,天空被阴冷的乌云遮着,令人心生抑郁。他听说前几天,日本人就因为抢粮而杀了一户财主全家。现在是在战火中求生存的年代,而不是和平创业的年代了,这一点他心里非常清楚。在他的眼睛从天空中挪下来,投到妻儿身上时,他瞪大了眼睛。刘桂英将花头巾揣在手里,看着孙寿仙夫妇如同看着一对癞蛤蟆,令她恶心而又无奈。她强忍住涌上眼角的泪花。当张百川看她时,她眨了一下眼,意思是:“我听你的。”

人群中有一个小孩藏在大人身后说:“赌就赌呗,要这么地干什么?”孩子的话仿佛在大家心头猛敲了一击,大家似乎都有了同样的认识,因为人们总是同情弱者。“是啊,有的人快饿死了,有的人还有这么多地,又加上兵荒马乱,这到底有什么意思啊。”这几乎成了大家的共识。

孙寿仙夫妇感到人心这种微妙的变化,于是两人又装腔作势地双手拿起悬在门框上的绳套,胡乱地向自己脖子里套。“人命关天啊!”有人说。“救人要紧啊!”有人附合。小孩看到这种惊魂的场面竟然吓得嚎哭起来。

张百川扫视了一下众人,握紧拳头,在胸前晃了晃说:“东家,我给你赌。”

“什么时候?”孙寿仙大老婆眯起深不可测的眼睛说。

张百川又看了一眼刘桂英,刘桂英高突的胸脯起伏着,她将头巾咬在嘴里,显然是压抑心中的怒火。但她还是冲丈夫点了一下头,那意思是说:“我听你的!”

众人都将目光聚集在张百川的脸上。那张诚实的脸颊顷刻间变得像石头一般硬。

他又举起右拳对着孙寿仙夫妇说:“明天下午。”

           

                    2013126日早

于家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秋水6
后一篇:秋水8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秋水6
    后一篇 >秋水8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