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南疆雪
南疆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11,095
  • 关注人气:5,22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秋水3

(2013-01-03 11:01:51)
标签:

秋水

殿堂

大道

越过

对大

分类: 秋水

公元二〇〇一年春天,三个日本人找到谢兴国。谢兴国所在的乡叫草帽乡,所在的县也叫草帽县。这些名字全因一座山而得名。在大张庄黑土地的西侧有一条大河叫云水河,这条河的源头在三百里之外的一座山上,这座山就叫草帽山。在万里无云时,人们能隐约看到这座山。这座山是一群山峦的主峰,峰顶高耸入云,云雾缭绕。人们偶尔能看到山峰上裹着一团白雪,山顶始终处在冬季,不停地下着雪,雪在不停地融化,雪水便成了源源流长的云水河。云水河从南天边迤逦而来,水流清澈舒缓,用来浇灌出来的黑土地更加肥沃,生产出来的小麦和大豆有一种特独的香味,人吃了面色红润,健康长寿。黑土地东边是北京至开封的大道,大道上人来车往。

一个日本人便冲着这片黑土地而来,日本人还带着一位着黑衣的中国女翻译。

小个子的日本人叫山野次郎,他还带着另外一种使命,他要寻找一把大刀。当年他的爷爷山野一郎指挥着一个中队,为争夺这块黑土地而遇上了一把大刀。手持大刀与日本拼命的人正是张百川。山野一郎从没有遇到过如此神勇的民族英雄,因此内心无比敬仰。山野此次来还想找到大刀英雄的后人。山野次郎留着短发,面色白皙,带着一个专家学者的诚恳,给谢兴国留下了一个很友善的印象。谢兴国给很多中国人一样既对日本人的忧患意识和创新能力感到敬佩,又对他们对中国的侵略心怀憎恨。山野次郎有三十多岁,他从一个红色的皮包中掏出来一摞塑封的黑白照片。山野次郎的爷爷是位军事家,同时也是一个摄影爱好者。在他临终前,将这些照片交给了孙子,命他一定到中国来找到他所拍到的大刀及大刀英雄的后代。

山野次郎面带感情说,爷爷能从战争罪犯监狱中活过来,源于他对侵华战争的真正忏悔和对大刀英雄的崇敬。大刀英雄那种顶天立地的英雄气概鼓励了他一生。他在忏悔录中写到,美国人的原子弹并不可敬,而中国人保家护土、所向披靡的大刀精神才真正令人心生敬畏。这是一种不可战胜的民族精神,并且要求我们学习这种英雄精神。他在临终时感叹,中国人有这种优秀的民族精神是一定能发达起来的。

这些照片清晰记录下了当时的血腥场面。照片中的张百川身穿一身染满鲜血的银袍,大义凛然地站在围墙上,手中握着那把锃亮耀眼的七环大刀。他的前后是两个端着刺刀扎向他胸膛的日本兵。谢兴国手拿照片,心“砰砰”跳着,在一遍遍认真看着这些老照片。照片中的场景令谢兴国心中已升起了一股自豪之气,他为大刀英雄张百川而自豪,也为日本人崇尚英雄的价值观而感慨。当时,谢兴国一行全站在大张庄南的那棵枣树王下。枣树王枝叶茂胜,又绿又长的叶子上盛开着一串串金星似的枣花。有几只蜜蜂“嗡嗡”飞着在枣花上采蜜,花香清新浓郁。山野次郎又拿出一张照片,照片上的景色是顺着阳光向西照的。盛开着花朵的枣树王下站着日本中队长山野一郎,他着一身绿色军装,头戴一个尖顶军帽,胸前挂着一个照相机,身边挎着一把凹背的日本战刀。山野一家世代习武,很尊崇武士道精神。在照片中再向西看,便是那条像玉带似的云水河。这是一幅六十多年前的老照片,照片有些发黄了。这种岁月的轮回使谢兴国很是唏嘘。他看看照片中的山野一郎,当时只有三十多岁,与站在眼前的这个孙辈山野年龄差不多。可是他们站在枣树王下面的使命却完全不同了。六十年是一个甲子,也是一个岁月的大轮回啊。这种岁月的轮回到底告诉了我们什么道理呢?已进入不惑之年的谢兴国不断在追问这些问题。谢兴国想再过六十年,自己又在哪里呢?他仔细看了一下照片中记录下来的场景。大张庄在照片中的宽厚围墙已完全消逝了,但护村河还断断续续的存在着,里边是一排排平顶房子和一道道红砖院墙。房前屋后是高大的杨树、榆树、槐树和柳树。有的房顶上还站着盛满金黄色玉米的茓子。多数茓子是用疏透的钢边网围起来的,顶上盖着一层枯黄的玉米桔。整个村子沐浴在祥和的阳光中,与照片中的战火血腥形成了强烈的对比。谢兴国向西看,越过肥沃的黑土地,是闪烁着春日阳光的云水河。顺着迤逦的云水河,逆流而上,可以看到若隐若现的草帽山。此刻,天空深蓝如洗,阳光照射在草帽山顶上,山顶上那巨大的冰雪反射出七彩耀眼的光晕,仿佛是一个五颜六色、至圣至美、变化无穷的殿堂,令人神往。山野次郎看到此境,失声惊呼道“草帽山!”这句话他是用蹩脚的汉语喊出来的。他的爷爷山野一郎在临终前嘴里不停地用汉语呼喊的就是:“大刀、草帽山。”大刀英雄是他一生中所见过的最令他敬仰的英雄人物,草帽山也是他所见到过的最令他神往的充满神奇的大山。山野次郎感叹草帽山的胜境后,又尽情地赞叹起脚下这片黑土地。这片黑土地西临云水河,东靠京开大道,北面是三千多人的大张庄,向南几乎在极目所及的地方是乡政府驻地。在这里看乡政府驻地,像一片灰绿色的树林,房屋隐约在草丛中。只有乡政府那座四层大楼,脱颖于树丛之上,看得比较清楚。大地上的小麦正在孕穗,小麦细长的叶子绿油油的,在阳光下闪着银光。小麦苗下的黑土地很松软,表面上布着一层细微的黄土,来保护下面的水分。山野次郎蹲下身,用手轻轻拔掉了一棵米蒿,用手指伸进松软的土壤中,一收手指,抓起了一把土,攥了一下,放到鼻孔前闻了闻,然后松开手指,掌心中露出了一个散发着泥土香味的土团。他双眼陶醉地欣赏着手中的土团,用手指掰碎又攥成团,口中喃喃地说:“日本没有这样的土壤……”站在谢兴国身边的女翻译将这句话轻声说给了谢兴国。

山野次郎站起身,“能否将这块黑土地租给我?”他手托土球仰着脸问谢兴国,“我能在这块土地上创造出神奇。”谢兴国听了女翻译的话后笑了笑,又摇了摇头。他从上到下打量了一下这位女翻译。女翻译年轻貌美,好像浑身上下都长满了神秘莫测而又勾人心魄的眼睛。谢兴国在心中道:“这种人是中国江湖中的精灵。”他在放眼再看阳光下的草帽山,草帽山顶已变成了一团云雾,什么也看不见了。山野次郎似乎看出了谢兴国的心意,将土球放回到他挖土的地方,掌心里留下了点点油花,孕育生命的土壤中还隐约散发着令人心肺荡漾的气息。

山野次郎与女翻译交换了一下眼色,女翻译用手轻抚了一下垂到脸颊上来的秀发,说:“晚上市委书记请客吃饭时再说吧。”

 

 

 201312日(假日)

于柒园藤子阁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秋水2
后一篇:秋水4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秋水2
    后一篇 >秋水4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