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南疆雪
南疆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11,095
  • 关注人气:5,22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秋水2

(2012-12-31 15:41:51)
标签:

文化

分类: 秋水

张孙两家的恩怨可上溯到他们的祖辈。孙家曾是大地主,张水川的爷爷为其打长工。张水川的爷爷张百川是忠孝勤劳之人,对东家忠心耿耿,又千方百计地挣钱过日子。孙家祖辈孙寿仙是个好逸恶劳者,以玩鸟打兔为乐,渐渐荒废了家业。他不惜一只鸟而卖出十亩好地,而张水川的爷爷张百川则不断用汗水积累着财富来买进土地。张百川挣钱的方式是熬硝盐。他每天在天亮前走街串巷,从破墙烂垣的根上,用一把竹扫帚将咸土扫起,然后拉回家,让媳妇用水从咸土中淋出盐水,然后再用大锅熬煮出硝盐。黄色的硝卖给做鞭炮火药的人,食盐则卖给千家万户。当时日本人已经打进山海关,兵荒马乱,官盐匮乏,于是民间以硝盐代替官盐。硝盐很是旺销。张百川的盐生意也越做越大,慢慢成了一个小型的加工厂,还雇佣了几个短工。孙寿仙,人长得细长,面色白净如酒中浸泡的人参。孙寿仙一手托着一只小巧的鸟笼子,欣赏着浸泡在一个大玻璃瓶内的人参和虎骨酒,神情始终似喝了一口蜜水那样惬意滋润。在他的家中成了奇鸟之园时,村南的那片祖祖辈辈遗传下来的黑土地也在一块块地减少。孙寿仙买的鸟都是奇鸟,比如黑头的白头翁、雪白的八哥、鸳鸯眼的百灵鸟等等。这些鸟极少见,因此价格非常昂贵。土地的买卖多数是这样发生的,孙寿仙买回一只血红色的大鹦鹉,卖出十亩好地,而卖鸟人不能将地带走,便将地又转卖给了张百川,因为张百川出的价钱最高。张百川熟悉这些土地,这些土地中浸泡着他的汗水,于是他将这些土地视做生命。此刻张百川拼命攒钱买地,与其说他也想成为一位腰缠万贯的地主,不如说是为了保护下这些浸透着他汗水的黑土地。这些黑土地是老天赐给大张庄人的宝贝,并一代一代地养育着大张庄人。张百川是个忠孝之人,不愿眼看着这些祖祖辈辈赖以生存的黑土地落入外地人手中。因此,东家孙寿仙越是花天酒地,在鸟语花香中千方百计地购买世上金贵的奇鸟,张百川便更加拼命地起早贪黑扫咸土熬硝盐,用所得的钱再买回孙寿仙卖出去的地。富不过三代,孙家几百亩好地的家业就要败在孙寿仙手里了。张百川时常在心中这样感叹。张百川祖上也是个地主,苦爱练习关公大刀。平时带着上百个门徒,并豪爽地让他们白吃白喝,结果将一块一块黑土地卖掉。而孙寿仙祖辈因枪法好在外边当保镖挣了钱,便收买张家卖出的地。斗转星移,几十年下来张家的几百亩黑土地便转换到了孙家名下。到张百川这一辈,手中只有一把祖传下来的大刀和一套精湛的刀法。他只能依靠熬硝盐的手艺糊口。张百川每晚先练习大刀,然后再带着妻子走街串巷扫盐土。每当他耍完大刀将大刀递给妻子时,总要叹息一声祖上因耍大刀,把家业耍没了,他暗中发誓靠汗水挣钱将祖上的黑土地再买回来。张百川身材魁伟精壮,长方脸,颏下长着一把浓黑的长冉,人颂雅号“赛关公”。张百川的妻子叫刘桂英,身材高大,读过几年私塾,额头饱满像半轮圆月,给人一种身强力壮而深明大义的感觉。她在看着丈夫将六十多斤重的大刀在月光下舞出一道道银光和“唿唿”的风声时,更加热爱自己的丈夫,有时还恨自己是女儿身,否则也可以拿起大刀,舞出一团大丈夫气概。

孙寿仙心中只有吃喝玩乐,从来没有经营家业的念头,在他心中,认为自己的田产是不竭的大海,卖出一块地仿佛仅是从大海中舀出一瓢水。村里人都对孙寿仙的败家行为摇头叹息。孙寿仙有四房温柔的妻妾,有美酒,又有奇鸟悦耳的鸣叫,他对乡亲们的叹息和不解全视而不见,并且在他拎起长筒猎枪雪地狩兔时,更将理家之道扔到九霄云外去了。他喜欢选择在雾气下狩兔。白色的雾气笼罩着白雪覆盖的大地,在这种环境中最能够让人心无旁骛,专心致志地去享受狩兔的快乐。那时,他会命张百川提着大刀,有意使大刀背上的七个钢环发出清脆的“哗啷”声,从大雾中向他面前奔跑。张百川一踏上这块土地心中便极其复杂和心酸,脚下的土地原本是属于他的,但他尊重买卖诚信,忠实为孙寿仙打长工,细心侍奉这块风水宝地。张百川领着一只黄色的看家狗。刀环一响,黄狗便狂吠起来。孙寿仙一手托着枪,枪筒朝天,静静地站在雪原中的一棵枣树下面。那是一棵五百年的枣树王。树冠能遮住半亩地,黑色的树枝上挂着银色的雾冰。枣树王有两人合抱之粗,树皮乌黑,像鳄鱼皮那样一斑一块,坚硬无比。枣树王周围都是孙寿仙祖上从张百川祖上买到手的土地。孙寿仙看着这棵枣树想,今天如果打不到兔子,便用枪打一下树皮,想看看这五百年的老树皮能不能抗得住他的长筒枪。枪里已填满了火药和一粒铁珠。他用左手拍了一下枣树皮,树皮粗硬硌手。在他抬头仰望伸在雾气中的粗大树枝时,听到了狗叫声和张百川刀环的“哗啷”声。接着他看到有一只兔子似惊弓之鸟,从雾气中跑了出来。土黄色的野兔跑了两步猛地停下,用外凸的双眼看着四周。狗吠声和刀环的响声全在浓雾中,只闻其声不见其影。野兔愣了一顷,马上又扭转头,用后腿扒蹬开爪下的雪,雪花飞溅了几下,露出了深绿色的小麦苗。野兔又高伸着头,用外凸的黑眼睛环视四周,仍听到的是狗吠声和刀环的“哗啷”声,而且声音越来越远。野兔又愣了一下,然后警惕地趴在了刚才用后爪刨出的雪坑里。站在枣树王下面的孙寿仙看着野兔的一举一动,他的心兴奋地“砰砰”乱跳。他所以站在树下,因为他清楚野兔在视觉上有一个盲点。他穿着一身黑衣服,披着一件黑貂皮大衣,使野兔误认为了是一棵枣树。可能是黄狗嗅出了野兔在刨雪时的味道,于是狂吠着直奔了过来。张百川也手提大刀紧跟在黄狗的后面。站在树下的孙寿仙头戴着一顶护耳黑皮帽,鼻孔里呼出一缕白色热气。他穿着一双黑色毡靴站在雪中,白雪没过了靴面,他看着不远处的野兔,听着渐近的狗吠声和张百川脚踏雪地的“吱吱嚓嚓”的声音,嘴角显出了似喝了一口蜜水那样惬意的微笑。他在静静享受着狩兔的这一过程。在黄狗从浓雾中跑出来,张百川也手提大刀紧紧跟着,他们全都看见了对方之后,孙寿仙一呲牙吹出一声犀利的口哨,口哨声令人听了心惊胆战。再看那只弓腰趴在地上的兔子,兔子听到近在咫尺的口哨,仿佛感到从背后突然飞来一支冷箭。兔子猛地一弹四蹄,身子跃了起来,准备迅速逃跑。黄狗也看到了跳跃起来的猎物,冲着它跑过去,准备在它落地时,用黑色的长嘴一下子咬住它。张百川也冲野兔伸出了大刀,就在这瞬间长筒枪响了,兔子被射来的铁珠击中,在空中翻滚了一下,一缕黄灰色的兔毛飘向了天空。野兔摔落在地上。黄狗被枪声惊了一下,然后伸出黑色的长嘴去叼摔倒地上的野兔。张百川则用大刀挡住了黄狗,他要让东家孙寿仙亲手来处置这只兔子,并心中胜赞东家的好枪法。孙寿仙得意地哈出一团热气,将仍冒着硝烟的枪筒向上举着,毡靴“吱吱嚓嚓”地踩着雪走了过来。他们走到一起相互看了一眼,又看了一眼倒在雪地上的野兔,然后哈哈大笑。黄狗也兴奋地吱吱叫了起来。

 

 

20121230日(周末)

于柒园藤子阁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秋水
后一篇:秋水3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秋水
    后一篇 >秋水3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