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弓
张弓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2,552
  • 关注人气:6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乡村生活  (三)

(2010-12-02 21:27:53)
标签:

文化

分类: 散文随笔

                            乡村生活  ()

现代青少年几乎没人捡过猪屎/割过牛草之类的家活;

小时候,自我有记事能力开始,我做得最多的事,除了上山挑柴,下地担稻草,就是捡猪屎/割牛草;

记得读小学三年级,我每天中午放学回家,就会被大姐赶去捡猪屎;我放下书包,从后门走到厕所,左手提着一只破土箕,右手拿着一块竹片,在村庄的羊肠小道上寻找猪屎/牛屎/狗屎,每次都要捡个半土箕,倒进厕所的化屎池,才可以回家吃午饭;有时捡得多了,距离厕所较远,双手轮流着提,累了就停在路边休息一下,千方百计都要把捡来的屎, 倒进厕所的化屎池;有时,捡得少一些,大姐检查发现了,就要批评我,偷懒跑去玩了;这时,我特委屈,解释是说明不了问题的,就会受到警告:下次再偷懒,少吃半碗饭!

虽然我每餐午饭,最多只能吃两个小平碗的米饭,吃个半饥半饱,若是真的少个小半碗饭,就得饿着肚子去读书了;

大姐说归说,但她从来没有动真格的,最历害的警告,就是在母亲面前投诉,一场训责是免不了的;因为,母亲希望每天多挑几趟混合粪便,到稻田或地瓜地,参与生产队评工分,工分越多,生产队分粮时,就可多分稻谷;仅仅依靠一家人正常大小便的量,远远不够用,只有多捡猪屎,才能换得更多工分,夏冬分粮,才分得更多的稻谷;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捡拾猪屎/牛屎/狗屎,就是增加家庭收入,偷懒意味着收入的减少.

另一方面,母亲还种着一些自留地,或者生产队分配的芋仔地,这些地虽然不多,却是一个家庭懒以生存的粮食来源;肥沃的自留地里种各类疏菜,可以解决一家人自种自吃的蔬菜,贫瘠的自留地只能种一些木著/洋芋,却也能作为辅助补充的食物,在五月青黄不接之时,解决一家人大米不足带来的温饱问题.生产队在秋粮收割之后,按人头分配给各家各户的芋仔地,更是一个家庭自给自足的主要粮食来源,大家都会精耕细作,尽最大努力种出最好的芋仔/疏菜,所有这些,都离不开肥料的积累,它是最好的农家肥.

 母亲是一个非常勤俭的人,她每天早上四点多钟起床,先去浇自留地的疏菜瓜果,马上又挑粪到耕地,有时一个早晨挑二趟,就是为了多得工分,可以换回更多的口粮;母亲要等粪便评完分,浇灌稻田后,才回家吃早饭,放下碗筷,又抬上锄头,赶去出工,中午要么生产队统一蒸饭,专门有人送饭,自备菜,就在田里吃,接着继续干活;要么自备饭菜,带到田里吃,直到晚上八.九点钟,母亲才会赶着耕牛,或是挑着稻草回家,吃过晚饭,到温泉池里泡一堂澡,该是母亲一天劳累之后,最舒服放松的享受了;.母亲年复一年,日复一日,脸朝黄土背朝天,用她艰辛的耕耘,养活了一家人……

耕牛是吃苦耐劳的家兽,它为农民的一年四季的耕作,可谓贡献很大;那个年代缺少耕牛,要想耕好地是不可能的;当年生产队养牛的数量,可衡量一个生产队的耕作实力;而耕牛分配到农户喂养,要经过挑选,一是农户必须有牛栏,二是农户劳动态度好,有责任心,我母亲是一名妇女党员,为了增加家庭收入,也为了那份荣誉,我家每年都养着一头牛,而且要养得比别人的更肥膘,不然就会遭到指责,严重一点,甚至被取消养牛资格,而牛也不是天生下来就会犁耙的,一头幼牛长到一定的年龄,生产队长就会安排一个犁耙高手,教牛犁田;河滩的沙地就是训练场,只有调教好的耕牛,才可以安排到耕地犁耙干农活.

我家养一头黄毛母牛,个头不高,体态肥胖,是犁田耙田的好工具;为了养好耕牛,割草就成了我们兄弟姐妹的任务, 特别是夏收夏种农忙时节,每天都要喂牛草,我就经常在下午放学回家后,带上草笼/割草刀,跑去田野割牛草;草笼有大笼小笼,我年幼时,用小竹笼,长大一点就用大竹笼,每逢周末,还会带上二个竹笼,用扁担去挑,也就是说,一天要割二大竹笼的牛草,,才可以回家吃饭.

其实,耕牛也是有性情的,它不仅能识别喂养的主人,也能找到回家的路,自已在田里回家,从来不会走错路;我家的耕牛跟猪一个栏喂养,一般先喂猪,再喂牛;有时,牛想偷吃猪料,却会遭到竹鞭的譬告,此刻,耕牛只能站在一边看猪吃着食料,一脸无奈;若是猪食残留一点剩料,让牛吃,它会津津有味地吃起来,且边吃边左右摇摆着尾巴,很是享受的样子;当我投入草,牛会咬一口草在嘴里,嚼着草,不紧不慢,吃得悠然自得,也许此时,当是劳累一天的耕牛,最享受的时刻,草的滋味,应当是耕牛的美味佳肴,不然,为什么耕牛吃了草,不光长身子,还能生仔,还能犁耙,?!

但是,耕牛也有命送黄泉的时候.记得有一次,一头从田畴干完农活返家的耕牛,在木桥上失蹄,一脚踩空,摔倒在河滩的岩石上,耕牛的腿骨折断了,面对一头残废的耕牛,生产队长只能作出一种选择,将牛屠杀了,牛肉分给队员,分不完的牛肉卖给乡邻;我看到一个汉子,拿着一个铁凿,对准牛的脑门,一个汉子举起铁拳砸在铁凿上,耕牛睁大眼睛,流着泪,一动不动,铁拳一下二下地砸,直到耕牛倒地,人们用屠刀削开牛皮,分割着牛肉,而牛的身体仍在抖动,人们将一头残废的耕牛屠杀,供村民分享,而这天晚上,就成了村民的节日,几户人各自拿出等额的大米,磨成米浆,买几斤菜油,合伙一起烧牛肉丁盏羔,我吃着牛肉做馅的丁盏羔,那份幸福感至今不忘……

也许,不论什么时候,牛就是牛,它的功用在过去就是犁耙耕作,或是菜肴;现在人们很少用它劳作,它只能是人们餐桌上的美味佳肴.而这些关于人与牛的故事,还有多少人记住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乡村生活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乡村生活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