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五音养生

(2010-02-23 18:36:30)
标签:

杂谈

分类: 中医

吴慎

“听着吴慎中国音疗,我感到宛如身在诊所被理疗一样。当我闭上眼睛专心听着音乐时,我能感觉到好像吴教授就在身边,为我进行理疗。音乐使我放松,使人有飘起来的感觉。”

~心理医师、婚姻家庭指导师 基妮.辜(Ginin W. Cucuel)

在受到主流医学肯定之后,吴慎教授受聘为美国夏威夷医学院教授,从事更深入的音乐医疗研究与教育推广。

有感于以一己之力所能救的对象有限,吴教授决定以预防医学的概念推广「乐先药后」的养生方法,让一般人在中国音疗的日常音乐养生理疗,就能得到健康的身心。

值得一提的是,身为五音理疗创始者的吴慎教授,是一位精气神十足的真医家。

他既通晓医理,也懂得运用自身蓄积的精、气、神,使生命产生抵抗力,增强免疫功能,拥有健康的体魄,并懂得将上古养生哲学与医学结合实践。不但能医己,还可以用「乐先药后」的上药之法,聚精汇气凝神的养护医治他人。

由于吴慎教授学贯中西加之多年磨砺调养出气足功深的真本领,因此由他亲自编曲、演奏、录制的中国音疗《理疗养生音乐》,在每一乐篇每一个旋律中,都凝聚着精粹。

阴阳起伏之哲理,音符高低之韵律,强化疏导之医技,亦乐亦药之文理,五音八声之数理,五音五侯之历法,在星斗月移之时空单位中真正是寻找自然的连接天的无限谱的《生命之乐》。

无论在旋律或声波、音频的振动能量,自然有着与众不同的独特功能让,人在聆听音乐时,就能彷佛感受到吴慎教授的亲自理疗一般,达到调炁养神的最佳养生的效果。


亦乐亦药 乐先药后

观察现代的养生之道,目前人们大多只研究如何用吃的五种──酸、甜、苦、辣、辛食物来营养自己,只知道大吃大喝,用高级营养与大补,导致营养过盛而得病。

也因为现代的营养学只懂得五种味觉方面的知识,所以大多数的人还不了解或者不相信,五音音乐的营养与医疗的重要作用远大于其它营养和大补。

我们可以从两方面来了解「宫、商、角、征、羽」五音是极其重要的营养学之一。一是西方的科学研究认为:通过听觉神经可以影响人的交感神经和副交感神经,来调节增强人体五脏肌体的功能;

二是东方八千年前就有了较科学的文物考证,史料《黄帝内经》与《史记》精辟所载:「始五音皆正音者──故音乐者,所以动荡血脉,通流精神而和正心。」

东西方在音乐方面对人体的营养健康,医疗实效上均作出大量的科学根据,所以它远比五味的营养更有价值,五音音乐所能给予身体与心理的抚慰是任何五味营养无可比拟的。

吴慎教授自幼受祖籍商丘古文化传统的影响,酷爱古文,习研古音律,钻研哲学易理、内经医家、山海经和历法等,受中华几千年精粹的文化熏陶,继承发展了祖先的「中乐疗法」文化遗产,并将其带入西方主流。

为了证明失传千年的中国音乐医术确确实实存在过,吴慎教授遍览古书查证,精读各类医书、顷半生精力,终于破译了现存最古老的中医宝典《黄帝内经》中「五音对五脏」和《易经》里的五音八声的医疗对应关系,以及「药」字的造字起源。

「乐」字,上中部为「白」字,本音「钟」。五行中白字为「金」,属「商」音,对应人体的「肺」脏,肺主「气」,藏「魄」。「乐」字下部为「木」字,属「角」音,对应人体的「肝」脏,肝主「血」,藏「魂」。

《黄帝内经》中明白讲道:「魂魄和合,血气元神旺盛,则心生神明。」「乐」字,上部左右两侧合成「丝」字,对应人体的「心」脏,属「征」音,是五行中的「火」。丝制的弦乐能拨动人的心弦,通人体的「心」经,修复人的心脏,流通精神,人自然因病愈而喜,即是欢乐。

因此「乐」字用于形容喜,是后世引申的喻意。若单从成字结构来看,即可判明「乐」与人体有关,而且关于治疗疾病的乐器材料。「乐」字一音多意:一、「乐」字表达喜悦、高兴、乐观;二、「乐」字表达音乐旋律或乐曲;三、「乐」字表达五音音乐相应五脏,有医疗和药用。

早期人类在以音乐治病的同时,开始慢慢发现草本植物的五味亦可医疗五脏之疾,于是在「乐」字上加个草字头,形成后世延用至今的「药」字,这就是「药」字的由来。

从「乐先药后」的原理,吴慎教授研创并实践了古乐的医疗文化──结合易经与哲学、养生与医学、乐律与数理、五行与五候、天文与历法,以全方位的有机文化,造福人们的身心健康。


古乐应五脏

根据《黄帝内经》所述,天有五音︰角征宫商羽;地有五行︰木火土金水;人有五脏︰肝心脾肺肾。

五脏所藏︰心藏神,肺藏魄,肝藏魂,脾藏意,肾藏志。

吴慎认为,五音与五脏相应,是音乐治疗疾病的重要原理。

他强调,人是万物之灵,音是万物之情。人和物都离不开音,音乐与天相通。

他指出,音乐是调和性情不可缺少的。鼓的声音,厚重高亢;钟的声音,充实有力;磬的声音,清脆明亮;埙、竽、笙的声音,沈静缓和;管的声音,激昂粗犷;瑟的声音,轻快温良;琴的声音,温柔优美......。在诸多乐器中,鼓如同天,埙如同地,磬如同水。

他把这些音乐应用到治疗领域,以「另类医疗」中的音乐疗法得到西方主流医疗体系的肯定,为中国音疗做出了开拓性的尝试和努力。

在吴慎教授与芬格乐博士合作治癌的案例中,中国音疗在吴慎的理疗过程中,可以给病人的痛苦带来极大的缓释,许多晚期癌症患者,在接受理疗之时倾听这样的音乐,病患主动要求停止注射止痛所用的吗啡。

许多病人不仅活了过来,而且身体的机能开始恢复。有些无法救治的病人,也在吴慎的理疗下,延长了生命直到没有痛苦地去世。

吴慎认为,许多病人是在与病魔长期博斗的过程中,失去对生活的信心和生命的意识的。在为病人进行治疗时,他用独创的中国音疗,让病人一边戴耳机聆听,一边接受他的理疗,除了在机体上疏通经脉、驱除体内病灶外,还通过精神方面的鼓励为病人带来生命的喜悦和信心。

由于,中国音疗是吴慎授教走遍五岳、穷毕生所学,为了救济一切生命而全力创作、演奏的理疗养生音乐,因此除了气足功深的音频波动之外,音乐中特别能将吴慎教授悲天悯人的医者之心传递给聆听者,使人藉由音乐就能感受到吴慎教授的精气神。做为日常调理养生,中国音疗实为不可多得的上乐。


一、木音(角声)

木音为古箫、竹笛等乐──入肝胆之经,主理肝臓、胆囊的健康。

古箫竹笛的原始之声,抒展、深远、悠扬,飘逸若仙,高而不亢、低而不臃,连绵不断,显示古木带来春天。

木音代表东方苍龙的音意,被称为祛灾避凶的吉祥物。它象征着强大健康向上。在古箫的原始旋律阴阳起伏之声乐中,似乎在召唤东方巨龙从大地上而缓缓的腾空而起,它应着角声朝着太阳,奔向天空……。

以木所制做的乐器,如:木鱼、古箫、竹笛的声波能量可以进入肝、胆之经,疏肝沥胆,保肝养目。

根据《黄帝内经》医典理论:木音为角,对应人体的肝、胆,清凉祛火。

所以木音可以疏理肝火胆热的淤疾,平和血压、清血质,夜间休憩时有助于安魂入神,对于容易疑神疑鬼、精神不安的人也有很好的理疗效果;其它如夜晚受到惊吓、盗汗,心中忧郁等,也相当有益。

多听木音,可以移转性情、增强精神、安定魂魄、消除失眠,让心身合一,重新找到原始平和的人性。


二、火音(征声)

火音为古琴小提琴等丝弦乐,入心经与小肠经,主理小肠和心脏的健康

丝弦类的古琴之声属于火音。古琴奏鸣了远古的回音,有轰然绵延的背景。音乐突出古琴的清朗感,悠扬舒缓,并逐步加快节奏。接着,出现打击乐清脆的叮咚声,展现出长河落日的远景。一阵过雁的翎声由远而近,由近而远,风生水起,云蒸霞蔚,表现出中国远古文化长河中优美的回音和片断,令人发幽古之情。

火是万物的动力,代表心脏,有热量,丝弦的声音可拨动人的心弦。中医宝典《黄帝内经》讲:火音通心经,疏导小肠经,心藏神—心主神明,丝音调理神志,疏导血脉,平稳血压,疏通小肠,祛除毒伤。

聆听火音,可以调节心、小肠,处在沈稳和谐的生理状态之中。


三、土音(宫声)

土音为古埙、笙竽、葫芦笙等乐,入脾经与胃经,主理脾胃的健康。

中国《东巴经》记载人类在远古形成,提及:先有佳音,后有佳气。

《土音》的古埙从遥远的夜空中而来,丝音小提琴声,丝为火,火为灵,火生土,方位在南,随丝音进入宁静混沌的宇宙空间。

地球形成之后,先有各种声音的形成。土音是万物化生成形的元音动力。动植物由单一细胞生化形成代表新生命即将诞生,佳音在先而佳气随后推动着世间的变迁,大自然的动植物蜕化着。缓缓地,森林深处似乎听到侏罗纪时期各种虫草生物的生命之声;恐龙等原始动物生成,在五行中蕴化,运动,生长,随之万物生成而繁衍。

接着,埙声配合着鼓声(鼓声为革音,鼓动先天之真气运化)。鼓声表达了各种生物节律与动物的心脏跳动之声,推动着先天之气,由单一细胞转为多元细胞的分化。一分为二,二分为四,四分为八,直至过渡到原始人类…。

十万年前中国山西即有石埙出现,说明当时人类已经懂得使用石埙放松健康身心。土生万物,通八方,通天通地──加上下为十方,都可以贯通。考古学家已经印证「原始先人吹埙、群民围构火而听」的传说,可知伏羲氏「造瑟埙调理百病」的历史传说,应不虚假。

依实证,古埙、 竽音、葫芦笙等土音,可以入脾胃,对脾胃有极佳的理疗养生功能。


四、金音(商声)

金音为编钟、磬、锣等乐,入肺经与大肠经,主理肺肠的健康。

《金音》的旋律和曲调,是根据易经五行八音的方位性和乐器对应人体五脏所演示而成。金属、石制品的古乐器如:编钟、磬、锣鼓、铃声、长号、三角铁等,发出的混厚清脆之声为金音。

原古的歌声,从中国西部喜玛拉雅山与黄土高原以及黄河中下游悠扬唱出华夏文明之乐,声声连绵不断地回荡在天地间,其气势高昻、起伏委婉、震荡心肺,帮助人们扩充肺腑,加大肺活量,吸呐大量的氧气。

科学家研究认为:人们呼吸量加深,肺活量充足氧气增多负粒子会随之增多,研究证实负离子可延续细胞活性功能,促进人体免疫力;再者肺活量加大有助于体内气血运行与代谢功能。

金音旋律和曲调中选择了编钟、磬声奏出中华炎黄文化气势磅礴的尊贵和威严,编钟声奏响了历史顶盛时期的辉煌时代。

美妙的乐舞声赞颂着天下太平,音乐表达了先辈创造文字、医学、数学、哲学、历法等高度智慧的文明文化,教化人们心平气和,积善事,调魂魄(医典内经讲:肝主血藏魂,肺主气藏魄)行爱心,得神明。从而达到强肺强魄,驱逐恶疾与后患,增强生命体质。


五、水音(羽声)

水音为鼓、水声等乐,入肾经与膀胱经,主理肾脏与膀胱的健康。

《水音》的旋律结合了地下泉水、溶洞水、小溪河水、百川汇合及海洋之声。

天降雨水,雷电交加,天雨为水,天雷为火,水火相济,交响声隆隆,震荡宇空──水是单细胞过度到多种细胞必不可或缺的原始生命发展条件,生物节律的形成和心脏跳动声,有水、有植物,有爬行动物、脊椎动物,然后人类诞生而繁衍。

水是万物之本:水主肾,是生命之根,肾气蒸发,天地能量合成。水音代表生命之源。水声的声波能强壮肾脏功能,会刺激肾上腺分泌,有机物帮助泌尿系统代谢功能,可以疏导外排下腑疾患与泄毒,从而平衡免疫系统,提高生命质量,这样可以开发智力与志向,发展更高的生活理想。

人在和谐的自然之中,像仙人一样享受每一秒美妙的时空。人们敲锣打鼓,乐声喧天,综合了音乐的能量。轩辕鼓、宫廷鼓、手鼓、大小鼓,铃鼓,架子鼓、非洲鼓等十几种鼓声交替振荡,鼓声振发先天肾脏之气,能量延绵不断,疏通肾经,促使泌尿系统与性功能发达。

金声将人们带到西北原始的空旷的天山,与美丽的大自然花草树木和谐共舞,不停地吸入苍天赐予人们的清纯氧气。金生水,水多就能壮肾、旺肝,肝木和谐共鸣,水火济济相融,使心志通畅,欢乐体壮。


真 情

乐曲由木音筒箫、火音二胡及小提琴合奏,主理肝血循环和心脏功能,提高体内免疫,调理身心优化脏腑。

吴慎教授以自然的心态谱写的《真情》,目的在帮助人们亲近大自然,感受和谐人生。

人类生死主要由七情所主,影响终生。人们的性情或情绪所导致身体方面的好与坏及健康与否或病魔致死,主要因素都是由情字而来,它对人们身心影响极为重要!

《真情》使用古箫、二胡、小提琴三种乐器来表达世间人类母子之间慈母亲情;夫妻之间纯洁爱情;师生之间互尊之情;医师与患者救死扶伤之深情;朋友以诚相待的友情。

没有真情,就会使人烦恼不安,身心挫伤,失去真元之气。人们追求真理,真情为天赐。《真情》这一乐曲委婉缠绵、蜿蜒起伏、优雅交柔,以交错复杂的音律表达了世间人性的炎凉善恶。

它可抚平幼年时期和中年老年心灵深处的创伤;可减少在现代工作中与生活诸方面巨大的压力,纾发感情、稳定情绪,提高人体免疫功能,使深层脑细胞得以提炼升华,增强体内精气神,健壮生命体魄,改善情志与灵魂,可防止受名利、悲欢离合、生老病死纠缠的烦乱心情,导致精神不安与病魔上身,避免因思想灵魂的损伤而影响了身体健康。

《真情》的意念是净化大自然,使其反朴归真,为人供真心、伴真情、养真气、返真元(先天),而能获真命;在身心凈化中寻找到自己的灵魂与身心的健康。

因此,乐曲在一音一韵间,清除和防止灵魂上的杂染;避免他人造成的心灵创伤。并深入的帮助听者魂归体内、神情还元,直至走向健康人生。同时,这充满阴阳起伏的旋律,也能陪伴人从黑暗的幽谷中逐步走向光明。

医典说:古箫为木音(八音为木、竹类乐器)入肝经、胆经,疏通肝胆之淤气,可清肝利胆。

二胡、小提琴为火音(八音为丝弦类)入心经、小肠经,疏理气血,按摩小肠,理疗心脏与小肠,保持肠道蠕动及下焦气畅通,保持健康。


来自喜马拉雅山的天音

《天音》的旋律给人的是一种飞翔的感觉,感觉如在空谷、在苍穹、在碧霄、在白云之间遨翔。浑厚的钟声奏鸣,宛如仙鹤伴着霞光在飞翔,平稳安详。优美的钢琴曲,深情纾缓,彷佛是在承受巨大的痛苦和悲伤之后,得到解脱升华至天堂的欢乐之声。

在如此优美深情的乐音里,洋溢着难以言喻的贞洁,令人回味、追思,生命历程中的吉光片羽历历在目,人世间的一切欲望、挣扎、悲愁、忧苦都已得到解脱,是如此轻松、洒脱,彷佛一片无忧的白云自在飘飞。许多在哀伤中挣扎的人,音乐中,流下了喜悦的泪水,这是一段让灵魂得到安宁、重获喜悦的音乐。

喜马拉雅山的雪峰在碧蓝的天空的映衬下渐行渐远,当生命的意识再一次穿越一片浑沌的世界时,远处闪现出辽阔的大地和青黛的远山,充满新生气息!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