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马喆_Ma_zhe
马喆_Ma_zhe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621,278
  • 关注人气:5,30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从众的基因

(2018-05-30 10:15:21)

红刊财经】马喆:从众心理让投资者丢掉“钱袋子”

原创: 特约作者 马喆 红刊财经 昨天
  从众的基因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  春暖花开


人类有“从众”的心理倾向,人们很容易受到群体的影响,不光会人云亦云而且会跟随群体犯下一个又一个错误。人性中盲目从众的基因是太多悲剧的根源,而资本市场集体恐慌性踩踏是所有金融危机的根源。在笔者看来,资本市场上的这种集体性恐慌至少受到5种以上心理学倾向影响,最终,投资者盲目地在从众中一次又一次丢掉了自己的金钱。

 

影响“从众”的几种心理学倾向

  

那么是什么原因导致人类“从众”呢?通过向伟大的查理.芒格讨教,笔者认为可能有如下几个原因,


1.避免怀疑心理倾向:人类有避免怀疑心理倾向,这体现在遇到压力时,人类会不加思考地做出群体性快速反应,这种特性源于人类和非洲斑羚一样都属于极易受惊的群居动物。我们的祖先在进化过程中,除了需要应对恶劣的自然环境,还要时刻提防野兽攻击。一旦遇到危险,远古人类最正确的反应是快速逃跑,那些喜欢停下来观察一下或者思考一下的人类祖先陆陆续续地被野兽吃掉了。人类拥有遇到危险会群体性快速逃跑的基因,在资本市场中体现在资产价格大幅下跌时的集体性恐慌抛售,这种大范围的恐慌又恰恰是金融危机的根本原因。


2.避免不一致性心理倾向:人类是和斑马、驯鹿一样都是群居动物。我们的祖先只有通过群体协作才能应对大自然的挑战。那些曾经独自生活的人类祖先都会因不同原因陆续地死亡,无法顺利繁衍后代。所以我们的基因里有避免不一致的心理倾向,人们习惯于尽量和周围人保持一致,不光体现在行为上的一致,更体现在思想上的一致。这样新思想被创造出来确实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因为新思想难以被接受,并不是它们本身过于复杂,而是因为它们和大多数人的旧想法不一致。我们很难想象到,一个生活在3000万人口的特大型城市的人可以在所有的事情上做到完全的特立独行。


3.艳羡/妒忌心理倾向:虽然摩西十戒中不断地告诫人们不要贪恋别人的钱财、房屋甚至妻子。但人类的基因里永远都去除不掉“艳羡和妒忌”。Morris定律认为:“在诞生整个历史的过程中,人的动物本性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历史就是懒惰、贪婪、又充满恐惧的人类在寻求让生活更容易、安全、有效的方式时创造的。”巴菲特先生也明智地指出:“驱动这个世界的甚至不是贪婪,而是妒忌。”我们在《穷查理宝典》里读到的一段话似乎解释了人类艳羡/妒忌心理倾向产生的根源---“人类在进化过程中经常挨饿,那么这个物种成员在看到食物时,马上会产生“占有食物”的冲动。如果看到食物被另外一个成员占有,会不惜用武力冲突夺取食物。”艳羡/妒忌心理倾向导致人类被动性的从众行为。人们很在意周围的朋友在干什么或拥有了什么。比如,某个人发现自己的朋友因为投机创业板股票赚了大钱,往往会出于妒忌买入高估值的股票最后亏损地一塌糊涂。


4.被剥夺超级反应心理倾向:人们失去一件东西获得的痛苦远远大于得到同样东西产生的幸福感。科学家做过统计,人们在股票下跌时的痛苦至少是上涨时快乐的两倍。人们无法承受“失去什么”的打击,这也包括失去曾经想法一致的朋友。大学或者商业组织都有一种宗教徒一样的团体意识。当公开批评者是以前的信徒时,人们给予的敌意会更加强烈。战争中的人们憎恨“叛徒”的程度要远远大于憎恨“真正的敌人”。罗马教廷残忍地烧死哥白尼,毕达哥拉斯将他最杰出的门徒以异教徒的罪名淹死都是被剥夺性超级反应在发挥作用。人们往往因为害怕周围人的极端报复不敢不服从大众。


5.社会认同心理倾向:如果你在陌生的城市行走,跟着街道上人流走动无疑是最安全的方式。同样是基因进化给人类留下了社会认同心理倾向。人们往往受到别人行为的很大影响。这种心理倾向导致的从众行为可能导致一个非常正直的人在官场变成贪官。人们会经常遇到“谢皮科综合症”,他是指弗兰克.谢皮科加入的纽约警察局极其腐败,谢皮科因为拒绝和同事们同流合污,差点惨遭枪杀。金融市场中的人们也会因为周围人的疯狂在牛市中冲进股市或者楼市,最后用一生为自己的“从众行为”买单。


6.权威-错误影响的心理倾向:我们只需要想想,二战时日本天皇怎么把彬彬有礼的普通日本人变成狂热的军国主义分子;希特勒怎么把虔诚的德国天主教徒和新教徒变成杀人如麻的恶魔就可以了。人类和野马群一样都拥有着等级森严的社会结构。一个野马群包括一匹公马、六七匹母马和一群小马,母马A支配着母马B、C、D,母马B顺从母马A但支配着母马C、D,以此类推……。野马群即使在行进时也要保持固定不变的等级次序队形。人类实际上把野马的等级社会结构照搬了过来。从远古开始,人类就生活在等级分明的社会结构中,大多数人生下来就要跟随领袖。金融市场上也是如此,人们往往因为迷信权威人士而错误地产生从众行为。

  

最后,笔者认为,“Lollapalooza”效应对此也有影响。“Lollapalooza效应”是指几种心理倾向共同作用造成的极端后果倾向。人们因为几种心理倾向共振,导致愚蠢的“从众行为”。那些克服了心理倾向的少数人无疑是基因变异者。

 

多种心理学倾向叠加导致金融市场踩踏

  

人性中盲目从众的基因是太多悲剧的根源。举例来说,1942年7月13日凌晨,德国后备军101营到达波兰约瑟夫乌村。他们逮捕当地1800名犹太人,从中挑出300名可以工作的青壮劳力,用卡车将剩下的犹太人---病人、老人、妇女和儿童---运到附近森林的采石场,将他们全部杀害。标准的程序是:让受害者并排跪下,然后挨个从颈背开枪。那些受害者“血、骨碎片和脑浆”四处飞溅。除少数德国士兵崩溃,多数人忠诚地履行着自己那肮脏的职责。后备军101营并不是狂热的纳粹分子。486名士兵大多数是汉堡市的工人和中产阶层,他们的平均年龄介乎37-42岁之间。后备军101营的士兵很少有纳粹党员,他们都是虔诚的天主教徒或者路德教徒。所有人都在一开始是杀人新手。但正是这些普普通通的德国人让约瑟夫乌村变成了人间地狱。

  

笔者认为当时很多后备军101营的士兵一定知道他们做得事情是错误甚至邪恶的。但究竟是什么原因让这些士兵如此残暴呢?人类从众的动物本性驱动了约瑟夫乌村的杀戮。这些德国后备军士兵出于对元首权威的盲从、德国军方的奖惩(逃避可能失去晋升和休假的机会)、同伴压力的尊重选择了从众的罪恶。

  

在笔者看来,资本市场集体恐慌性踩踏是所有金融危机的根源。人们至少受到多达5种导致集体性恐慌的心理学倾向影响。避免怀疑心理倾向让人们遇到压力时不加思考地做出快速抛售股票的反应;避免不一致心理倾向让人们尽量和其它人的恐慌保持一致;被剥夺性超级反应心理倾向让人们因害怕股价的继续下跌导致市值缩水而不敢继续持有股票;社会认同心理倾向让人们的愚蠢行为得到大众的认可;权威媒体和大型机构的悲观预期又加重了人们的权威-错误影响心理倾向。几种心理学倾向的“Lollapalooza”共振让人们盲目地在从众中一次又一次丢掉了自己的金钱。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