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马喆_Ma_zhe
马喆_Ma_zhe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624,554
  • 关注人气:5,30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从非理性产生的根源到德行修养

(2015-10-21 12:36:05)
标签:

转载

文章写得很好。但具备很高的深度。可能大多数人看不懂,或者没有兴趣看。

    9月中旬我收到了喜马拉雅基金总经理常劲先生的邀请,喜马拉雅基金赞助的北大光华管理学院价值投资课程将在925日开班,届时喜马拉雅基金董事长、杰出的华人投资家李录先生将发表关于价值投资的演讲。接到邀请我非常高兴,当日准时赶到会议现场,不巧因某种原因,李录先生的演讲发生变化,于是我聆听了北大姜国华教授和常劲先生关于价值投资的演讲。姜教授讲了行为金融学对价值投资的意义,介绍资本市场广泛的非理性现象。常劲先生介绍了自己从事价值投资近二十年的心得和体会,常劲先生演讲的最后落脚点回到了诚实与道德,强调价值投资者的成功需要追求道德、拥有道德品质。

[转载]从非理性产生的根源到德行修养


       喜马拉雅基金总经理常劲先生正在演讲

    演讲结束后,国内的投资界人士又一起在咖啡厅继续交流一个小时,68点姜教授设宴招待大家。整个活动是一场思想盛宴,其意义在于打开了一扇(甚至是多扇)思想的大门,让深邃的、经过实践检验的思想光芒,照射到国内正在求索的价值投资者身上,启发、推动大家思考。

    活动结束后,我由本次活动激发出的思考一直延续到10月初,我把姜教授讲的非理性现象,与常劲先生强调的追求道德、拥有道德集合起来思考,产生了一些认识。

    从生物进化寻找非理性行为的根源

    行为金融学已经发现了数量众多的不理性现象,证明了理性不是人们处理问题的首要选择,真相也不是人们首要的追求目标和行为准则。绝大部分人不以理性为首要原则处理投资问题,有效市场理论所描述的绝对理性的人并不存在。于是就出现一个问题,人的非理性行为为什么会发生的?答案在于人是自然进化的产物。

    资本市场上最突出的非理性现象是把眼前的利益无限放大,用眼前的情况来否定抛弃长期的合理行为。在亿万年的长期进化中,我们的祖先如果不能应付眼前,熬不过今天就死掉了,留不下后代。只有那些把眼前视为最重要的,全部精力投入到处理眼前挑战的人,才能长大成人并留下后代。能够留下后代的一定是应付眼前挑战的高手,他们因为具有高度重视眼前境况和局势的行为特征,不断成功处理眼前的挑战,于是这种人的基因有机会留给下一代,他的后代自然具有视眼前为最重要问题,不考虑其他,集中精力处理眼前挑战的先天行为特征。

    资本市场上不断出现某种未经证实的不利消息,引发非理性逃离,造成非理性踩踏,人具有在某种没有经历过的情况突然发生时,不去理性分析,而是在第一时间无条件逃跑的本能。这一本能也是来源于长期的生存进化。几千万年前有两个人结伴打猎,突然传来一声异响,一个人听到异常声音后,不做任何观察思考,直接逃离爬到树上的安全区。另一个人习惯于调研,想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于是原地不动顺着声音看了过去,一只老虎扑了出来。这个喜爱了解实际情况的人被老虎吃掉了,他自然留不下后代,这种遇事先分析的行为特征,就不能遗传。不问什么情况无条件逃离的人活下来,留下了后代,他的后代就有了遇事无条件逃离的本性。这就是今天金融市场上,人们遇到未经证实的利空不问是非快速逃离的原因。

    从众在资本市场上是最大的人性缺陷和赔钱原因。几千万年的进化过程中,如果古人不无条件和群体团结在一起,一天也活不下去。脱离群体的南极企鹅一天都活不下去,挤在一起的企鹅可以抗拒零下五十度的严寒,可以战胜漫长的南极寒冬。追随群体是生存的必须,是最高的生活策略,他创造了可以继续活下去的可能。在自然斗争中,群体力量大于个体力量,群聚在一起能活下来。于是那些不合群的动物被淘汰掉,没有机会留下后代。

    总结以上分析,几亿年来的生物进化,生物找到一些应对环境变化的有效方法,于是经常采取此种应对方法的生物最终成活了下来,从而在它们的基因中,就记录下了这种应对环境变化的方法,这种记忆在基因内部的动物本性,非常类似于计算机上存储的程序,它是一个固定的死逻辑,只要一触发就会按设定的逻辑自动展开处理,直到运行完毕。

    大约六千年前,人类进化的历史发生了一件划时代的重大事件,从生物出现到六千年前的漫长进化历史,全部课题是应对大自然的挑战实现生存,生物进化中形形色色的问题在性质上都是与天斗。从生物出现到六千年前的漫长进化历史中,所形成的人性特征,都是在与大自然斗争中形成的有利策略,这些记录在基因中的本能,促进人更有效的从自然中获取物质资源。到六千年前生产技术提升,私有财产出现,人类与自然斗争之外,出现人与人的复杂关系,与人斗成为新课题。人类由单一的与天斗,变成与天斗和与人斗的双课题时代。在全新的与人斗课题出现后,人类基因中存储的所有的策略只是人与自然斗争的有效策略。于是面对与人斗的新课题,那些存储在基因中,用于应对人与自然斗争的最佳策略,有些在应对人与人关系时变成了缺陷,这就是人性缺陷的本质。今天的人性缺陷只是因为我们人类进入了与人斗阶段,并不是这些人性本能从来就没有帮助过人,从来就是有害的,而是人类的生存实践从与天斗进化到与人斗时代。
[转载]从非理性产生的根源到德行修养

    演讲现场照片

    抽象思维的产生时间非常短暂理性处于不完善阶段

    导致人类行为非理性的另一个更重要原因是,人类抽象思维能力本身处于不完善的进化过程中。大概在四到五亿年前,海中的鱼类演化出专门负责信息处理的大脑,此时的大脑完全没有抽象思维能力,其功能主要是感知外部环境的刺激,并作出本能反应,到五千万年前,动物大脑始终只具有感知外部刺激能力和应激反应,没有抽象思维功能。由于没有抽象思维功能,因此大脑不具有对眼前之外的未来变化预测分析能力,在几亿年的漫长时间中,大脑处理的唯一内容是眼前现象。大约在五千万年前到三百万年前,动物的大脑产生了一些比较低级的,能超越眼前的简单思维能力,这为抽象思维的出现奠定基础。大约在三百万年前到二十万年前,大脑演化出了越来越强的抽象思维能力,古猿人可能在这一阶段发明了陷阱,发明陷阱必须要预测猎物的行走路线,挖陷阱需要预测和设计能力,陷阱出现证明大脑已经有了抽象思维能力。抽象思维产生的时间只有300万年,占大脑产生时间不到1%。目前思维的水平还处于婴儿阶段,相对于环境的复杂思维非常不完善。在长达四亿多年的时间里,大脑只有感觉眼前现象和被动应对眼前现象能力,没有抽象思维能力。没有抽象思维能力不等于没有处理各种挑战的能力,此时处理各种问题是由动物基因中存储的,应对各种挑战的动物本能完成的。现在的兔子大脑无抽象思维能力,在无抽象思维的情况下,可以繁衍、可以打洞、可以成功逃脱人的追捕,一般情况下有抽象思维能力的人,是很难抓住没有抽象思维能力的兔子的。

    因此,人类进化历史包括有思维阶段和无思维阶段两个,在无思维阶段动物应对环境挑战全部依赖基因所设定的本能,而进入有思维时代,动物的决策从单一的基因决定变成了思维和基因双中枢决策。驾驶室里不可能有两个司机同时操作方向盘,否则必然翻车。在两个中枢同时存在的情况下,产生了到底听谁的问题?

    抽象思维出现后,人体内部的决策形成了两个宰相一个国王的决策机制,基因和大脑各自都有自己解决问题的方案,向人提供他们的方案,人是国王负责比较这两个方案的合理性,最后根据方案的优劣选择一个,放弃一个。比较的原则是,在形势危机和压力下,人倾向于使用基因的应对原则,在平静无压力的情况下,人倾向大脑来发挥他的才智;在大脑非常了解的领域,人倾向于使用大脑的方案,越在大脑不熟悉、没有深入研究的领域人越倾向于基因。

    我在思考人类决策机制过程中,假想了一段大脑与基因的对话:

    基因对大脑说:“大脑老弟你和我都 是为服务我们的主人,使他的行为更合理,避免灾害和不确定,我们俩从这个意义上目标是一致的,但是我们二者的做法是不同的,我是经过亿万年的长期生存进化,把很多在历史上行之有效的做法存储在了基因中,一旦遇到一些问题,这些基因的程序会自动展开,支配人的行为,我是靠历史经验来服务于人的,我即不擅长思考、分析、调研,也没有这种能力。我在发展了几亿年之后,你被进化出来,你具有了我所不具有的,能够切入具体问题进行具体分析、实事求是的解决问题的能力,极大地促进了人的进步和进化。但是你大脑的进化也并不完善和完美,一开始你大脑容量很小,思维能力很弱,后来随着时间积累一点点发展,至少现在,你这个大脑与复杂的外部环境和复杂的变化相比,并不是什么情况都能处理。这导致你大脑正在研究问题的过程中,风险就爆发了。所以我们的主人并不因为你大脑比我基因中记录的那些解决问题的方法具有更高明的特点,而把应对变化的全部权力都交给你大脑,我们的主人会很理智地在能够发挥你聪明才智的时候,让你充分发挥,当主人发现形势比较严峻的时候,你短时间内完不成对环境的具体分析,拿不出完整策略来时,主人会立即收回你的决策控制权,派我出马按照基因中记录的方法来应对,这就是你大脑和我基因共同完成服务主人的过程。你大脑能研究出结论或者形势允许你大脑研究的时候,主人就会让你出马解决问题,但是如果主人发现你研究不出来,或者情况紧迫,就由我基因出马,谁出马完全由主人决定,我们二者要各守本分,互相配合。”

    大脑不服气说道:“基因老兄,的确在我大脑产生之前,主人的一切行为都是你基因给安排的,你基因也算是劳苦功高,数亿年单独完成了艰难的工作,我大脑出现之后,固然不完善,但我终究能够具体问题具体分析,能看到本质,能提出更合理的策略,但是,你和主人动不动就怀疑我的能力,或者假借形势紧迫而终止我大脑的理性分析,坏了很多事,你们要吸取教训,让我大脑有更充足的施展空间,要信任我,要坚定地相信我,不要轻易地认为我解决不了问题,更不要轻易地认为形势很严峻。你们太敏感,如果冷静地让我大脑充分发挥作用,很多问题要比你们用基因解决效果好得多。有时候,我大脑作出的判断和决策,跟你们历史经验不同,这个时候你们往往就轻易地否决我这是不对的。在动荡地环境中,很多事情的根本原因和解决方法与历史上的情况和经验完全相反,你们此时否定我,不相信我大脑的判断会有很多损失。”

    基因笑了笑说道:“虽然我们有时候误判,使你的正确判断不能执行,但我们基因已经存在了几亿年,我们为人类生存和进化作出了几亿年的贡献,而你大脑产生抽象思维能力到现在也就几百万年,从资格来说,从历史贡献来说,还是我基因的资格老,贡献大,所以主人更相信我们基因,虽然你的决策可能是正确的,但主人因为你资历浅,时间短,所以不相信你,你不要怨我,是你的时间资历不够。你大脑要记住,只有度过了眼前才有长期未来,你大脑动不动就说透过现象看本质,看长期发展,看整体全面,这使得你们大脑习惯性轻视眼前。我问你大脑:你如果不渡过眼前的难关,你何以能实现长期的发展,你何以能实现长期未来利益的最大化呢?你们动不动就指责我们基因只重眼前,只根据眼前变化就采取极端的行为,但是亿万年来,如果不是我们成功地渡过了眼前的一个又一个挑战,哪有你大脑的进化呀?我们在进化中,不处理眼前,不把眼前的问题视为最重要的课题,就没有明天。所以我也承认我们基因在处理眼前问题的时候,由于太过重视眼前的问题,很多时候是小题大做了,是过分的,可是正是我们基因有效地完全地以眼前利益为最高利益,以避开眼前的危机为绝对使命,才使得生命进化能连续地发展下去,你们大脑最终才能进化出来了。不要埋怨我们,我们基因犯下的只顾眼前的错误也是为了将来的长期利益,只有你拿出更令我们主人信服的方案,更能理解长期的发展态势的时候主人才会接受你,这就要求你大脑要真的深刻地认识本质和长期,并且有效地把它揭示出来的时候,主人才会接受,而不是盲目地指责我们基因只顾眼前。”

    大脑说道:“你们只顾眼前坏了我很多好事,我当然要埋怨你们,甚至指责你们,不过也的确如你所说,我们大脑有时候也是看待问题不全面,对本质性问题认识不充足,对未来的变化把握不准,造成主人不相信我们,所以我们大脑应该首先在自己身上下功夫,我们将坚持能力圈原则,集中精力专注于有限的问题上,成为这些领域的专家,拿出真正的本质、长期的认知,并且系统地有理有据地表达出来,以使主人更加有信心,这样就不轻易放弃大脑而选择基因,越是我们大脑深刻了解的领域,主人越信任大脑,越不相信你们基因。毕竟你们基因和主人相处了四、五亿年,我们大脑只和主人相处了几百万年。这些都使得主人更容易相信你们基因。而且当主人选择了我们大脑的方案后,你们基因会不甘心被弃用,会不断地向主人建议弃用我们大脑的方案,并不断地诋毁我们大脑方案的可靠性,这要求我们在不断变化的过程中始终能拿出有理有据的依据。”

[转载]从非理性产生的根源到德行修养
    演讲结束后投资界朋友在咖啡厅交流

    对生物进化和理性思维产生历史过程的追朔,我们可以看到人所做出的决策并非都是由大脑的理性思维决定的。一半以上的决策是由基因中的人性本能决定的,与大脑无关。即使由大脑经理性思考做出的决策,也不是全部正确,其中包含着大量的错误。 下图是人类决策的分类图:
[转载]从非理性产生的根源到德行修养

    可以看出理性思考后所做出的正确决策在所有决策中的占比很低。正确的理性决策永远不可能成为人的全部决策,因此有效市场理论的观点是没有道理的, 非理性的行为和现象会永远存在。
    用理性控制人性本能是投资的核心

    由于人的决策不完全是理性思考后的决策,而成功的投资必须凭借理性分析形成的正确认知,准确预测尚未发生的未来变化,因此投资人如何永远保持理性,不让人性本能参与到投资中来,不让错误发生。为此,在投资决策时要解决两个问题,一、始终让大脑去决策,不让本能决策,二、要想方设法保证大脑的思考是正确的。

    一般情况下通过两种手段来解决这两个问题。第一强化认知,避免错误,价值投资专注能力圈的原因是在能力圈里不容易出错。第二提升克服人性本能发作的能力。人类的慌不择路,草木皆兵都是因为不了解现实情况,恐慌是对不确定未来的一种本能反应,如果我们把问题研究的非常清楚恐慌就不会发生,于是通过能力圈的设定,集中全部精力深入研究,知道更全面的详细情况就可以有效的抑制。但是,很多人最终在非常清楚的情况下能够做出不理性的事情,意味着强化认知可以抑制人性本能,但强化认知不能完全克服人性本能。要克服人性本能在强化认知之外,需要有一种克服人性本能的修养和能力。

    一个公司二十年后会越来越好,但其在过程上必定是一波三折的,一定会发生阶段性的低潮,甚至较长时间、较大幅度下跌。当企业在成长过程中出现了低潮之后业绩衰退,股价下跌出现在我们眼前,刺激了包含在人基因之中的以眼前局势为最重要课题的人性本能。当明显的眼前不利出现时,在基因控制下会释放一种让我们放弃长期规划的激素,如果不放弃长期判断我们就会很痛苦。与此同时,因为你所持有的股票被所有人视为没有前途,并进一步所有人认为你是愚蠢的,没有真才实学的混混,你的社会评价和短期利益都会有降低和损失。当这些事情发生时,会使你基因中包含的固有的从众的人性本能被激活,作为群体动物被大部分人不接受时,身体内部会在基因控制下,释放一种紧张和痛苦的从众激素,只有你回归群体放弃主见后,痛苦激素才终止释放。你与群体的距离越远痛苦激素释放越多,这个过程你将会遇到巨大的真实的持久的痛苦激素压力。你必须不被痛苦激素压服。这时战胜本性和本能就成为决定成败的关键。靠什么战胜

    激素?

    选股靠智,持股靠德

    道德在古代包括道和德两个含义。道指的是自然的秩序和规则,是一种客观的秩序和规律。我们说某人有德,某人无德,有德与无德就存在评价标准。道是评价有德、无德的依据。德就是用恒久不变的道理支配自己行为,让自己的行为始终符合道理,遵守道理就是德,干了违反道理的事就是失德。

    价值投资的全部过程可以概括为是一个道德过程,选股是求道的过程,我们判断二十年后谁会越来越壮大,选择的过程是筛选符合经济规律和成长规律的公司,这个过程是用智力和知识发现成长道理,用成长道理作为标准,在众多的公司中选择符合成长规律的公司。如果一个公司可以长期提升产品的价格且成本并不增加,并且这个公司的产品可以长期存在,这个公司不会有竞争者出现,这个公司一定会越来越好。这在逻辑上是非常合理的。于是用这个逻辑在众多公司中寻找,排除不符合公司,寻找符合公司,之后长期持有。持有过程是用德性修养来确保自己的行为始终符合道理的过程,无论企业经营的高潮期还是低潮期,无论别人怎么看待自己的行为,都坚持遵守道理,做有道理的事情。这个过程与智力和认知关系不特别大,主要是要抑制人性本能的发作。我自己体会最深的是,有一些朋友他非常清楚持有名优酒长期非常确定,长期没有风险,但是在2013年股价下跌时,他们在心里非常明白名酒无长期风险的情况下,低位卖出。他们给的理由就是自己很痛苦,内心特别难受,看到股价的不断下跌没有办法抑制内心的痛苦。2014年以及2015年有很多投资人痛苦来源于最优质的公司价格下跌。没有任何价值的垃圾股,或者全部泡沫化的所谓成长小盘股飞速上涨,明明知道小盘股上涨是没道理的,但是他内心也很难受,在压力下作了没道理的事情。

    在投资实践的漫长过程中,人性本能中的非理性无时无刻都想出来主持大局,所以投资过程是战胜内心深处非理性的过程。战胜内心深处非理性的过程是道德提升的过程。

    人类各种文明中建立的道德原则和文化观念,都是针对人性缺陷。中国人把孝作为最高道德之一,但是从来没有一个民族把母爱作为道德原则不断的鼓吹,因为母爱是一种不需要宣扬的人性本能,在本能层面不会普遍出现不爱孩子的现象,但是敬老没有人性保障,于是孝的道德原则就出现了。所有文明中的道德原则都是为了控制人性本能和欲望。人类文明建立的道德原理和文化规范都是用于约束人性缺陷的。投资人需所需要建立的道德原理,与各种文明已经发展起来的道德原则是一致的。投资者可以从人类文明所建立起来的道德原则中吸取养份,把自己从一个拥有本能的动物,转化成有理性遵守道理有德性的人。

    在持股过程中各种事件所激发起来的人性缺陷,这个课题,即艰难又没完没了,因此价值投资的过程是一个不断提升德性修养的过程。从这个意义上讲长期价值投资的基础课题是提升道德修养,并以道德修养抑制人性缺陷保证行为合理性。李录先生在《穷查理宝典》序言中写到:“在与查理的深度接触中,我发现查理本质上是一个道德哲学家,一个学者。他阅读广泛,知识渊博,真正关注的是自身道德的修养与对社会的终极关怀。与孔子一样,查理的价值系统内圣而外,倡导通过自身的修行以达到圣人的境界,从而帮助他人。”李录先生认为芒格和巴菲特的成功主要受益于道德。李录先生的这一看法至少对国内投资人是新鲜的,国内投资人长期认为巴菲特、芒格是因为绝顶聪明成功的,与道德关系不大。李录先生观点的正确性,被国际投资大师出现了普遍长寿的现象证明,中国有一句话叫仁者寿,只要一个人长期做有道理的事,长期在内心深处不受人性本能的驱使,就会健康长寿,价值投资大师的长寿是因为坚持道理抑制人性的结果。价值投资成功的原理与健康长寿的原理一致,巨大的财富和长寿只是结果,原因是行为坚持道理,用高尚的道德来压抑人性缺陷,使自己生活在理性中。财富与长寿均是源于坚持道德,坚持理性、坚持对人性缺陷的持续遏制的自然结果,我们不应该把追求财富和追求长寿作为终极目标,如果把财富和长寿作为直接的目标,实际上我们就会刺激人性的缺陷,最终走向非理性。要把道德,逻辑,道理作为追求的目标,只有视道德,理性为终极目标,才能而且也必然会在财富和长寿这两个领域引发良好的结果。

    常劲先生在北大光华管理学院演讲中强调的道德,与李录先生在《穷查理宝典》序言中,认为芒格和巴菲特成功于道德的认知,是需要中国价值投资高度重视的,国内关于价值投资主要集中在方法和原则甚至技巧上,价值投资是形而上的抽象思维和人性进化,是道不是术,更不是技巧。

    中国哲学有助于投资人提高德性修养

    李录先生在《穷查理宝典》序言中认为巴菲特和芒格,与中国古代的道德主张有高度的一致性,“与查理交往的这些年,我常常会忘记他是一个美国人。他更接近于我理解的中国传统士大夫。查理很欣赏孔子,尤其是孔子授业解惑的为师精神。查理本人很乐于也很善于教导别人,诲人不倦。查理对中国的文化也很钦佩。我有时会想,若孔子重生在今天的美国,查理大概会是其最好的化身。若孔子返回到2000年后今天的商业中国,他倡导的大概会是:正心,修身,齐家,致富,助天下吧!”

    李录先生这个观点引发中国价值投资人的重视,如果投资实践的成功的确主要依赖于道德修养,中国人会有先天优势,因为我们中国文化是一个偏科的文明,不研究自然,在几千年的历史中持续不断以接力的方式,一代又一代的不断的寻找提升道德修养,提升人境界的原理和方法,因此中国文化中留下了丰富的促进道德提升的原理和方法。中国文化是一种道德提升的文化,在这个文化体系中为提升道德提供了很多便利,中国的价值投资者可以回归传统哲学与文化促进投资能力的提高。

    孔子主张的:“克己复礼”其实就是克服人性本能回归理性,朱熹克己复礼解释:“克是克去己私。己私既克,天理自复,譬如尘垢既去,则镜自明;瓦砾既扫,则室自清。”又说:“天理人欲,相为消长,克得人欲,乃能复礼。”孔子克己复礼的思想,以及朱熹的解释,简而言之一句话,抑制内心的人性本能,坚持理性行为。这完完全全就是投资的根本课题。中国在宋朝出现了理学影响了元、明、清的文化,理学的核心是教导人们“存天理灭人欲”,此处的天理虽然不完全指理性,但我们现代人可以理解为理性,人欲就是动物本能,“存天理灭人欲”翻译为现代语言就是:“用理性抑制动物本能”。理学由于主张消灭一切人性需要,因此出现过度反人性问题,为此明朝王阳明提出心学,用“灭心中贼,遵守发挥良知”取代“存天理灭人欲”,只消灭心中贼,保留合理人性需要。王阳明用“灭心中贼,遵守发挥良知”成为明朝最著名思想家、最成功军事家。明史记载:“终明之世,文臣用兵制胜,未有如阳明者。危疑之际,神明愈定,智虑无遗。”王阳明用他实践现实效果,证明心学的使用价值。中国的投资可以从中国传统哲学中找到力量和成功路径!正向李录先生写到的:“查理是一个完全凭借智慧取得成功的人,这对于中国的读书人来讲无疑是一个令人振奋的例子。他的成功完全靠投资,而投资的成功又完全靠自我修养和学习。作为一个正直善良的人,他用最干净的方法,充分运用自己的智慧,取得了这个商业社会中的巨大成功。在市场经济下的今天,满怀士大夫情怀的中国读书人是否也可以通过学习与自身修养的提升来取得世俗社会的成功并实现自身的价值理想呢?”

           董宝珍

         201510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