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想念生活的另一种样貌

(2014-08-19 22:15:31)
标签:

随笔

分类: 自言自语

想念生活的另一种样貌

大哥生日,电话打过去,他自己倒忘记了。每年都忘记,却每年都在几个弟妹生日前打来电话提醒。在他看似混沌的生活里,始终保有自己的一份清醒,是我十分欣慰的源于旧时岁月滋养起的情愫。一个善于念旧,时常牵挂起自己曾经过往的人,无论世事怎样艰难,内心都会时时怀了一份温暖的吧,即使漫漫长夜,总有一盏来自遥远灯光的指引,向着黎明。

 

去了远行的念头,每晨昏无定,湖边林间看花、看草、听鸟、听虫。此间无山,亦远不及“蝉躁林愈静,鸟鸣山更幽”的空廓,却提防不住这般境况的时时侵扰,尤其正午人稀风微时分,内心里的春色无边。诗词的好,也并非定要普降甘霖般的,避不及,躲不开,仿佛美好都被前人说尽了的,余下的便只剩了鹦鹉学舌的不堪。惟一句“心远地自偏”像是契合了此时心境,让我明了,想往本身,亦不失为一种虚幻着的美好,便无补时艰,也并不影响虚幻时的心满意足。

 

其实避不及、躲不开的,不只是诗词里的好。诗词里也有利剑,也有毒舌,也有鲁迅投枪匕首的磨刀霍霍,只是所投诸所刺向的,已非敌人的单纯,旁敲侧击以泄私怨,甚至恃强凌弱落井下石的并不罕见。昔白居易念念不忘关盼盼,先有感于其孀居燕子楼赋诗曰:“满窗明月满帘霜,被冷灯残拂卧床。燕子楼中霜月夜,秋来只为一人长。”继而借亿旧以逞私怨:“黄金不惜买娥眉,拣得如花四五枚;歌舞教成心力尽,一朝身去不相随。”盼盼自然懂得那诗里的用意,终至绝食而去,临终遗言:“儿童不识冲天物,漫把青泥汗雪毫。”一期一会,未知白公情何以堪!

 

不消说空气清新阳光热烈的好,于花草鸟虫间看得见真实的自己才是踏实。每个人来到世上,都是在努力向上伸展的吧,同了林间湖岸的一花一叶一草一木,无论居于哪里,以何种身份,伟岸抑或藐小,艳丽抑或素朴,活泼抑或端庄,进而放眼开来,田间地头,房前屋后,溪边路旁,高冈低谷,从未有谁是因了境况的不堪而拒绝顽强生长的吧。惟芳草之不拘,绿满天涯。

 

春天时开花,夏天里结果,秋天里果落了叶枯了,枝桠间又开出几叶新绿几朵小花。如果不是亲眼见到拍到,我竟不知同一株树,可以春天秋天开两季的花,我以为那是只有土地里才长得出的神奇。她们定是去年冬天约好了登上一列开往春天的地铁,却在春暖花开时节睡过了站。一觉醒来,秋风乍起,那也没什么话可说,一一打起精神,一一开成自己的繁盛。赶在万木凋落前,亲赴一场生命盛宴,已没有什么遗憾好讲!其实哪个季节都有花开,在她们以为最好的时刻,永远都说不上迟到。

 

从前未觉,我的生计里大部分光阴是被会议和些无关紧要的文件吞噬掉的,印象里那就是生计本有样貌的心安理得,直到有一天忽地厌烦起这样的境况。陶立夏完成了35岁前退休的计划,开始《练习一个人》。瑾在博客里摘抄《杜尚访谈录》:“首先,很幸运,因为我基本上没有为了糊口去工作。我希望有那么一天我们可以不必为糊口而生。我从某个时候起认识到,一个人的生活不必负担太重和做太多的事。还有,我没有感到非要做出点什么不可的压力,绘画对于我不是要拿出产品,或要表现自己的压力。我从来都没有感到过类似的要求:早上画素描,中午或是晚上画草图,等等。我是生而无憾的。”

 

就我偏狭的视角,我并不知杜尚何许人,亦不知他有着怎样的生活境况,却很是羡慕他不必为糊口而生的超然,甚至盖过了很久很久以前看叔本华的眼光。毕竟那时的叔本华是确定了的富家子弟,即使什么不做亦不存在糊口问题着的。我确信,同了一株草的低矮和一棵树的高大,每个人都有自己无法选择的境况。我所关注的关键在于,这样一种看似宿命的生存方式和样貌是不是我们所喜欢的,同了杜尚以为的“很幸运”的。至少于我,终是说不出“生而无憾”这样的话的!现在乃至于将来,都该是不会的吧!

 

午夜时分,窗外突然一阵鞭炮骤响,同了此前混在烟花里淘气的不同,于万籁俱寂中徒生一丝诡异。饶是翻着书不曾睡去,亦惊得加速了心跳。鞭炮声歇,又断断续续些男男女女的吵闹嘶嚷,穿越午夜宁静的空气丝丝入耳,终被弥漫着的秋虫呢哝所淹没,无声无息了。起身如厕,天边斜月一抹,同了弥勒嘴角的一丝笑意,莫不是要笑尽天下可笑之人?鞭炮无疑是想着放给财神爷听的,却不知财神爷并不喜欢走夜路,更不喜欢偷偷摸摸。若财神爷亦被从甜美中惊醒,会不会同了我一样的心思:这疯狂的世界,疯狂的人,光靠些钱财,已是无法治愈的了!

 

这是个常常被人念及,被人记起,进而被人招呼的季节,升学、结婚、祝寿,喜事一个接着一个扎着堆儿来到眼前,容不得抽身逃离,无论你已离开过多久、多远。陶立夏说:“我尽量不在无助或悲伤时候想你,以免显得我的怀念不够诚意。”下一次如果我想你了,我把沉默当做祝福,静静饮下一杯思念,然后看云听风,读书写字。

 

从夏天到秋天,我喜欢穿一件空阔外衣,不束于腰间,任清风生于两腋,时有飘逸盈怀,是我觉知并享受着的清凉。“凉风有信。季节的变化正如人生里那些盛大与无常的交替,你顺应了,也就安静下来。”还是陶女子说的,我信!

想念生活的另一种样貌,希望有那么一天,我也可以不必为糊口而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