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下枪枪
下枪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43,296
  • 关注人气:2,56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高原蓝

(2010-03-10 10:29:59)
标签:

乞丐

布袋

山歌

苞谷

马学文

昭通

杂谈

 

贵州作家马学文把他那辆宝马留在县城,借一辆吉普,他开,我坐,向昭通去。昭通属云南,地处三省交界,平均海拔三千米。路况差,车旧,中途出现几次小故障,原计划我俩在一个叫迤那的地方过夜,计划没有变化大,只得在羊街歇脚了。我摁一下音乐盒,想听歌,白费,音乐盒坏了。夜已深,只有一条街的羊街,没有路灯,想寻找住处,有点难。马学文就缓慢开着车,用车灯向两边扫描,企图扫描到一家旅店什么的。幸好,有一个跟我们同方向的人,在前面晃荡。车灯近了照,看清他背着很多东西赶路。提高一点车速,跟他平行时,马学文摇下车窗探出脸,问,先生,附近有没有旅店呀?那人是个老者,他用沙哑嗓音回答,有啊。问在哪儿?老者指指天,指指地,说,到处都有啊。我们这才醒过腔,他原来是个乞丐。

次日我们从羊街启程,快接近迤那了,前面有一个人背着东西晃荡。鸣了响笛,也不见他让路,估计是个聋子。马学文踩闸,下车,绕向前一看,他是我们昨晚遇见的那位乞丐。我们连问他几声,白费,听都没听见。这就怪了,昨晚我们使用的分贝量并不大,他听到了,现在我们加大分贝量了,他怎么会听不见呢?我们只好作手势,请他让路,他才噢了一声,连说对不起,向路旁靠去。我顿生疑窦,怎么只隔了一夜,他听力竟会有如此差别呢?我们继续驱车前行。从后视镜里观察,看不见他有行乞的迹象,如果我估计正确,他好像是在赶路。而且从路程上判断,他昨天夜里一直在走,根本没有睡觉。是什么事情,让他夜以继日地赶路呢?渐渐的,他从后视镜里消失,看不见他了。但他晃荡的身影,总在我视网里转悠。

吉普驶出迤那没多久,又出了故障。这次比较严重,左前边一个轮胎坏了。我们没有备用胎,马学文下车,徒步往回走,去迤那寻求修理工。半小时光景,马学文和修理工开车而来,卸下轮胎,开始重新安装左前轮。在安装过程中,我插不上手,成了看客,就在这无聊闲看里,我看见乞丐从后面路上晃荡而来。乞丐全身破烂是正常的。就连他蓬头垢面也是正常的。当他经过我们这里,我注意到,他怀里抱着一只布袋,而布袋并不空,我想,这也算是正常的。可我不明白,他为什么只顾匆匆赶路,却忘记自己的专业呢?

轮胎就位,修理工开车离此而返,我们也开车重新上路。

路上,遇见七八个孩子站在路旁向我们兜售苞谷棒棒。何谓苞谷棒棒?换成东北叫法就是烀苞米。马学文和我觉得时间尚未中午,加之我俩没有吃零食习惯,于是,对于孩子们的兜售,一概不予理睬,只管加足马力,赶路。说白了,吉普车荡起一路烟尘,疾驰向前。却忽然的,一位小姑娘几乎站立路中央,招手拦我们。马学文只得踩闸,停车,对我说,先买几棒吃吧。哪里料到,后面那七八个孩子已经拼命追上来,加上拦车的小姑娘,瞬间包围住吉普里并不饥饿的两张嘴,纷纷拍打着车窗玻璃,并纷纷喊,买我的棒棒!买我的棒棒!马学文把他那边车窗摇下一小部分,立刻的,好几条手臂挤进来,同时伴着强烈叫卖声,买我的!买我的!其中一条胳膊占据有利位置,把苞谷棒棒送到马学文脸前,马学文说,就买这两棒啦。话音刚落,一下的,外面静下来,没有谁再喊了。这时我看见,其余胳膊是怀着不舍,从那个有限空间缩回去的。毋容置疑,孩子们缩回去的肯定是胳膊,却让我看见一种久违的职业操守。他们有序地退至路旁,等待下一次商机。不过他们也有缺点,那就是,很难管理住自己眼睛,时不时的,拿眼睛往这里飘两下,艳羡那个正在跟我们成交的孩子。成交完事,吉普开动了,我听见有谁唱歌。扭头回望,刚才拦车的女孩一边唱着山歌一边下了公路。我有些后悔,买她的烀苞米就好了。随着吉普越开越远,山歌内容我很难听清,只约略记住,她歌声里面是含着忧郁伤感的。马学文也感觉到了什么,他停车,朝那个方向望,白费,不仅歌声没了,连女孩的影子也没了。他懊悔地拍着方向盘,半天才开走。

也许为了补救内心遗憾,当马学文看见前边那位晃晃荡荡的乞丐了,他对我说,拉他一程吧?然后他停车问乞丐,你往哪个方向去?照实说,这回我们没有加大分贝量,乞丐居然听清了,回答,昭通那个方向。听说要拉他一程,他连声说,谢谢!谢谢!

马学文打开后备箱,我们三人费了好大劲才把他背的东西抬进去。也就是说,他背的东西很重!这让我很感意外。所谓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指的大抵就是他这种人,却何以背负如此重荷呢?更感意外的,当他坐进车里时,我和马学文不谋而合的,急忙打开全部窗玻璃!凭良心,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味道,实在难闻啊。好在吉普开起来后,灌进风,味才小了。后来,可能适应了,或者嗅觉麻痹,我感觉自己的呼吸趋于正常。当然,除了一点点高原反应,再无别的。

 

我注意到,乞丐怀中仍抱着布袋不放。想起我所遭遇到的乞丐们,大抵是专门讨钱的,估计他那个袋里,装的也肯定不会是别的了。然而,布袋实在大了些,偶尔被吉普颠簸几下,里面传出哗哗啦啦声,如果是钱,其钱的数量是不是也太多了些呢?行进途中,车里杂音也多,我怀疑布袋里传出的声响也可能误导了我,它可能不是钱的声响。

不是钱又会是什么东西呢?难道是古币声响吗?我瞎猜,或者还有比古币更重要东西?我和马学文都不是把钱看得很重的人。也是想缓和一下乞丐经常放在布袋上的两只紧张的手,我打破沉闷,问:老先生,怎么称呼您呐?乞丐说,我叫龙德明。我问,早上在迤那遇见你时,你听不见我们说话,是怎么回事?乞丐说,我这人一上火了,耳朵就背。我没有问他上火原因。尽管他是个乞丐,别人也应该允许他有隐私权。他却问我们,你们去哪里?回答说去昭通。他说,那正好,我在昭通之前下车。他又主动说,我在查嘎下车。然后他问,査嘎知道吗?马学文说,你知道就行了。到时候你提醒我们一下吧,省得把你拉到昭通去。他说,不会的,不会的。我和马学文已经不想说话了,他却多余的告诉我俩,我到査嘎看一个朋友,朋友儿子结婚,我朋友邀我去的。我和马学文互相笑了一下。我俩都心领神会,乞丐有时也会跟我们主流社会一样,喜欢虚荣,喜欢给自己添美。

乞丐看我俩始终不接他的话,他只得节省自己嘴巴,安心坐自己的车了。大约行驶两小时路程,乞丐可能身体得到休息,抑或他心性使然,沉闷的车里竟然听到他唱起了山歌:凉风悠悠刮过街,刮得花儿朵朵开,今年花儿朵压朵呦,晓得明年开不开?十七十八你不连,还要留花等哪年,只有留船等大水呦,哪有留花等少年?马学文给乞丐唱的生情,他一边手握方向盘一边哼唱一首:三块石头支口锅,漂亮小妹话不多,漂亮小妹话不多哟,只会挤眼动眉毛。

我忽然回头冲乞丐问,唱一段黄的吧?乞丐唱:老远望妹矮朵朵,一对奶子像馒头,自从那晚哥摸过,只会长来不会缩。他还唱了许多山歌,让我听得不禁神往起来。虽然有些低俗的,但也有大器的,比如他最爱唱的一支山歌是:高山竹子节节高,砍根下来做吹箫,小妹唱歌哥伴奏,三年还在云中飘。我感觉他唱的那几首黄歌不够味,就说,有没有更黄一点的?

乞丐听后,显出几分我们体面人的那种羞涩,两只手开始在布袋上抚摸着,说,有倒是有的,但那要女的亲口唱出来才好听!我说,你唱,我听,一样的!乞丐这回竟变得固执了,任我怎样软磨硬泡,他只管两手抚摸布袋也不开口了。我曾疑心他布袋里装钱的,现在看他两只手抚摸着布袋,恍然明白,谁都离不开钱的,况且乞丐乎?但我故意绕开主题,不提赏钱,决定逗他一下,没准引来黄歌,这也说不定。

我问,老先生,您这一生总该遇见过几回女人吧?

经这么一问,乞丐就愿意合作了.

岂料他竟反问我一句,你说的几回是指什么呢?我一时尴尬,表面看上去他脏,实质上我也挺脏的。就在我误以为乞丐会沉默下去的时候,他忽然又唱起了山歌:我沿着大路走,有时翻上高山,有时跨过河流,来到一个岔路口,碰到一只好绵羊;我想它应该是属于我的了,绵羊也愿意和我在一起;我喂了它三年的盐水,引它吃了三年的草。谁知会有这样的一天,绵羊的主人找它来了!哟,我心爱的绵羊,你去你的主人家,愿他在冬天别给你剪掉毛,愿他在没钱花时也别把你卖掉。我沿着大路走,有时穿过森林,有时跨过草原,来到一个岔路口,碰到一匹雄壮的大白马;我想它应该是属于我的了,白马也情愿和我在一起;我喂了它三年的草料,我喂了它三年的盐水;谁知会有这样的一天,白马的主人找它来了!哟,我心爱的白马!你要跟着你的主人去了;可是见到了那辔头和缰绳,叫我如何把你忘得了!哟,我心爱的白马!你去到你的主人家愿他一年少驾你几次鞍架,愿他常给你吃不完的盐水和草料。我沿着大路走,有时踩过泥泞,有时登上石阶,来到一个岔路口,碰到了一个好心的姑娘;我想她应该属于我的了,姑娘也甘心和我在一起;谁知会有这样的一天,姑娘的婆家找她来了;哟,我心爱的姑娘!你要回到婆家去了,可是一想起你那付好心肠,叫我如何把你忘得了!哟,我心爱的姑娘,你回到你的婆家,愿他多给你些好脸面,愿他少让你去流泪。哟,我心爱的姑娘,感谢你有一付好心肠,感谢你给我一夜好时光,虽然你早已不在人世了,可你的骨头装在布袋里,无论我走到哪个地方,今生今世都不离开它……车到査嘎,真有一个老头站在路边等着他的赴约。重新上路,谁都没碰音乐盒,音乐盒却自动响起,里面飘来乌兰托娅的歌,歌名叫高原蓝。这是我喜欢听的一首歌,我一边听一边想,随便一个女子就能够让别人爱上一辈子,便随一个乞丐就能够让别人交上一辈子,高原上的人啊,你们为什么活的这般好?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