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耽美小说COS】_____愿得一阕曲  七音得意弦_______

(2012-08-21 23:29:32)
标签:

cos

耽美

分类: cos

 

 

银灰古装求包养,WB留言私信,QQ 1016028767都可以~

 

 

===========================================================

 

 

原作《贺新郎》

 

 

 

徐客秋总穿得鲜艳,一年四季一身夺目的红,远远行来仿佛一团火,叫人忍不住扭头多看两眼。

他却从容,步伐轻飘得像是要飞起来,走近了才看清,脸上冷得却像冰,眉梢眼角都是带着刺的。
    宁怀璟早被他刺得麻木,没心没肺地来嘲弄:“女孩儿才穿红的。”

 

 

 说关关雎鸠,说蒹葭苍苍,说月下瑶台,洋洋洒洒三阙七言仍嫌诉不尽衷肠,春风得意楼昏昏黄黄的茜纱灯下乘兴喷了酒,磨了墨,蘸了笔,铺了纸张肆意挥洒成就一篇美人赋。

 

忠靖侯府中几度美景,春风得意楼内良辰正好。

 

【耽美小说COS】_____愿得一阕曲 <wbr> <wbr>七音得意弦_______

 

“客秋啊……”天下只有宁怀璟一人会用这样的悠长调子这样地唤他。
    徐客秋把豆子丢进嘴里嚼得“嘎!嘎!”响:“玉飘飘如何?”
    宁怀璟的眼神高深莫测:“很美。”
    “你喜欢就好。”
    於是轮到宁怀璟来问:“那个叫小桃的花娘怎样?”
    徐客秋模仿著他的口气:“很美。”
    “哈哈哈哈哈……”宁怀璟趴在桌上笑得透不过气,却只笑了一会儿就再笑不下去。直起身,把面前的豆皮放进嘴里细细地嚼,牙齿必须用力才能把薄薄的豆壳磨开,咸咸的味道在口中的蔓延,“你喜欢就好。”
    皎皎明月,两人相对而坐,却再无只字片语。

 

【耽美小说COS】_____愿得一阕曲 <wbr> <wbr>七音得意弦_______

 

小侯爷不是计较的人,小侯爷计较起来不是人。
    再次感叹,宁家列祖列宗到底得罪了哪一路神仙,得了这麽个丢脸的子孙。徐客秋不耐烦地要抽回手:“去!谁叫我没人家温柔贴心,都快钻到你宁小侯爷的心坎里去了。”

【耽美小说COS】_____愿得一阕曲 <wbr> <wbr>七音得意弦_______

 

 话没说完,徐客秋一甩袖子,转身去迎他那个叫小桃的红粉知己:

“天底下,只有小桃对我最好,样样贴著我的心。”
    连声调都学得一模一样。花娘“咯咯”笑著骂徐小公子嘴甜。

 

【耽美小说COS】_____愿得一阕曲 <wbr> <wbr>七音得意弦_______

 

 

“小桃,你放心,我绝不负你!”他依旧醉言醉语在那边搂著花娘胡说八道。

 

 

    春风得意楼迷离暧昧的灯火下,隔著花枝招展的花娘们,宁怀璟静静地看著徐客秋,自始至终。

 





【耽美小说COS】_____愿得一阕曲 <wbr> <wbr>七音得意弦_______

 

徐客秋仍在学堂念书,四书五经六艺,论认真及不上那些一心冲著科考的,但也不懈怠,写字看书是天天必做的功课,若是哪天落下了,第二天一定要补上。简直要靠这份勤奋来羞死天纵英才的崔小公子。

 


【耽美小说COS】_____愿得一阕曲 <wbr> <wbr>七音得意弦_______

“别看了,铭旭被你气跑了。”

崔小公子受不了书斋里的无趣早早摆手告辞,

宁怀璟懒懒伸个懒腰,读书的不嫌累,他这个陪读的却累得腰酸背疼。


【耽美小说COS】_____愿得一阕曲 <wbr> <wbr>七音得意弦_______

 

徐客秋没好气白他一眼,复又埋下头。想想就觉得老侯爷委实可怜得紧,撞上这麽个不求上进的儿子,一本书翻两页打了三回瞌睡。纸页上边边角角倒涂得满当,不是笔锋稚嫩得笑死人的涂鸦就是不知打哪儿听来的淫词豔曲,也不知他当年上学到底都学了些什麽。

 


【耽美小说COS】_____愿得一阕曲 <wbr> <wbr>七音得意弦_______

及至回到府中,宁怀璟仍有些沈浸在自己的思绪里不能自拔:“客秋,如果我们也离开京城……”
    徐客秋乖巧地偎在他身畔笑:“好啊,去一个谁也不认识我们的地方。你不是忠靖侯府的宁怀璟,我不是忠烈伯府的徐客秋。”
    “这样,我们是不是可以永远在一起?”
    徐客秋想了想,点头道:“可以。”
    於是,宁怀璟就笑了:“真好。我给你盖一间草屋,屋子外面有篱笆墙,就像晚樵他家花园里从前弄的那个叫杏花村的小院一样,院子里可以养花,不要太名贵的,寻常的月季、凤仙这样的。”
    “还可以养些鸡鸭白鹅……如同古人笔下的田园农家。”徐客秋陪著他一起想。
    宁怀璟渐渐有了兴致,抓来笔在纸上兴致勃勃地画,先是两个小人:“这是你,这是我。我比你高一点儿。”
    然後是小小的屋子:“这是我们的家。”
    屋外有种著花草散养著家禽的小院,院里放两只小竹椅:“天气好的时候,你可以在院子里看书,我陪著你。”
    院外有小河:“夏天的时候,我们在河边看星星。冬天的时候,我砸开冰块给你捉鱼吃。”
    河对岸是草原,一望无垠:“我们可以在上头骑马,你爱骑多久就多久,我一直陪著你。”
    屋後青山起伏,层峦叠嶂:“我带你去山里打猎,兔子、狸猫、梅花鹿……呵呵,晚上一边喝酒一边烤著吃。”
    徐客秋在宁怀璟怀里笑得很幸福,看著一无所有的白纸被种种美好填满:“你会造房子?”
    “呃……不会。”
    “那怎麽办?”
    “嗯……找人吧……出点银子……”
    “银子花光了呢?”
    “我来挣呀。”
    “怎麽挣呢?”
    “唔……我念过书,做个教书先生如何?”
    “你才念了几行《论语》?误人子弟。”
    “那……我会几手拳脚,去给人做个护院。”
    “就你那花拳绣腿……”
    “我们出去时多带些钱,开个小铺子做个小买卖也不错。”
    “你会打算盘?”
    “……”宁怀璟沈默了。

 

他把那张拙劣如涂鸦的画看了又看,然後折了起来:“没有挣钱的营生,光靠带出去的那些银子又能过几日?何况是你我这样花钱从不计较的人。没有钱自然要想方设法地去挣,你我有几分能耐是脱了家里的依靠也能让自己好好过活的?这半生,除了吃喝玩乐,我们还会什麽?就算你我能放下小侯爷的架子出外卖劳力、做苦工,又能捱到什麽时候?贫贱夫妻百事哀,节衣缩食,百般计较,得了病无钱医,更无钱买酒玩乐取悦花娘。如此这般汲汲营营计较度日,天长日久,积怨丛生,忍不住会有口角,口角多了就要相骂,骂得多了就会後悔。人一旦後了悔,心就会不知不觉变冷,到时候只怕相看两相厌,各自觉得对方面目可憎,不能相与。”
    他折得很小心,如同对待易碎的珍宝,又像是要珍藏一份不会再有的回忆:“宁怀璟,做你这个没什麽出息的富贵闲人吧,至少,可以过得很好。”

 

【耽美小说COS】_____愿得一阕曲 <wbr> <wbr>七音得意弦_______

 

 

 

那年殿试,名不见经传的贫家子弟徐承望一举夺魁,金殿听封、打马游街、雁塔题名,当今圣上金口玉言,将表妹宁瑶郡主许配状元郎,一时,鱼跃龙门,天下皆知。春风得意楼的老鸨笑得前俯后仰:“哦呵呵呵呵,丑状元娶美娇娘,这世道真是……”
    雄心勃勃的崔家小公子甚至连个探花也没捞着,委委屈屈排了个二甲第六,据说自觉无颜见人,一气之下闭门不出,齐嘉去叩了几次门也没见着。
    徐客秋落榜了。
    宁怀璟陪着他在忠烈伯府门前的巷子口等了一天,从清早到傍晚,听着城中大街小巷刮风似地疯传:“中了,中了,豆腐三娘家的承望中了!状元!是状元啊!”
    “琼州来的那位庞公子也中了!”
    “崔家小公子二甲第六!”
    自始至终,没人提及徐客秋这个名字,也始终不见喜报官敲锣打鼓拐进巷子里来。
   


【耽美小说COS】_____愿得一阕曲 <wbr> <wbr>七音得意弦_______

 

“果然啊……”徐客秋轻轻地开了口,“光靠临阵磨枪还是不够的。”
    宁怀璟努力让自己的语气显得轻松些:“没事,我们下回再考。”
    下回,就是三年后了……
    徐客秋说:“好,我们下回再来。”
    转身一把握住宁怀璟的手,大大地翻个白眼:“你抖什么,又不是你考试。”
    宁怀璟有点脸红:“我紧张。”
    徐客秋主动趴到他怀里,两手捏着他的脸往两边扯:“我没事,真的。”
    宁怀璟始终没有笑等他松了手,慢慢地环住他的腰:“客秋啊……”
    “嗯?”
    “三年后,我还能在这里陪你等吗?”

 

----------------------------------------------------------------------------

 

 客秋啊,你年纪也不小了,该成亲了。

这种话居然是从那位从不拿自己当回事的徐夫人口中说出,徐客秋自己也惊了一下。
    “是黄阁老家的孙女。”

 

德帝即位之初,诸王争位。少年天子杀皇叔斩手足,一时血流成河,宁氏皇孙所剩无几。更连带消减了外戚手中的权势,将徐家这般的人家渐渐排除於权力中心之外,成了空有名号的富贵闲人。一旦被收回爵位,地位更是要一落千丈。
    这样的场景想想就觉得无法忍受,难怪徐夫人挖空了心思想要抓住一线生机。

及至多年以後,宁怀璟有时仍会不由自主地想,

如果这个时候,对徐客秋说,不要去,我要你留下。不知又会是怎样一番结局。

 


 

 

 

徐客秋成亲那天,宁怀璟没有去。
    从前在春风得意楼的那间小房间里,两人有过这麽一个约定,无论是谁先成亲,另一个都要去喝喜酒,要笑,要带著头闹,不闹到天亮不罢休。那时候一边约定一边嘻嘻哈哈地笑,以为自己一定可以的,今日一早醒来,宁怀璟试著抽了抽嘴角,才发现,要做一个笑容原来那麽难。

 



【耽美小说COS】_____愿得一阕曲 <wbr> <wbr>七音得意弦_______

初秋的时候,又是宁怀璟的寿辰。侯府里摆了宴席,宁怀璟自己在春风得意楼里包了几个雅间,请的都是当年和自己一起厮混胡闹过的人,小侯爷亲笔写就的帖子撒出去很多,来的人却很少。

宁怀璟一个人坐著主桌,两侧空空荡荡,杯盏碗筷满满摆了一桌,都是没人动过的。房里的寂寥衬得歌姬的歌喉也显得哀怨,尾音飘飘忽忽的,凄凉得简直就不像是侯府的小侯爷过生日。
    没来由想起当年初见徐客秋时,宁怀瑄在书房里念的那半阙《临江仙》:忆昔午桥桥上饮,坐中多是豪英。长沟流月去无声。杏花疏影里,吹笛到天明……
    今昔对比,孰料,竟一语成谶。

 

 

-------------------------------------------------------------------------------------

 

 

 

    宁怀璟确实有些不一样了,具体哪里不一样人们却又说不上来,懂事了些,虽然言语进退间还有些刺人;上进了些,虽然他那点本事离“股肱栋梁”四个字还差得很远很远;收敛了些,虽然京城里“小侯爷要纳春风得意楼小桃姑娘做妾”的传闻还是闹得风风雨雨。

 

 

“虽说是个青楼女子,反正不是正室,只要是清白姑娘,品性端正,你要收,爹娘也不拦你。”
    天下太平就好,家和万事兴。暗地里默默念叨几遍。

同儿子猫捉老鼠般斗了这麽多年,老侯爷头一次如此干脆地让步。

 

“呵……”宁怀璟放下茶盅,站起身,笑得有些奸猾,“她没答应。”
    小桃姑娘说了,你又不喜欢我,我嫁给你有个什麽意思?眼睛瞪得那麽圆,泼辣得像只朝天椒。


【耽美小说COS】_____愿得一阕曲 <wbr> <wbr>七音得意弦_______

小侯爷看著她的脸,心里想著另外一个人:“可是客秋喜欢你。”

不能把客秋娶进门,就想把客秋喜欢的她留在身边。


    小桃姑娘说:“呸!我就是你们俩在人前的一个幌子,别当本姑娘看不出来。”

 

目瞪口呆的宁怀璟猛然间又想哭了:“徐客秋走了,怎麽连你也变了?”

当年徐客秋怀里那个温柔又娇羞的小桃呢?

 

 

【耽美小说COS】_____愿得一阕曲 <wbr> <wbr>七音得意弦_______

 

 

小桃姑娘挥著扇子指他的脸:

“瞧你这没出息的样,我是徐公子我也不跟你。到时候,是给你做媳妇呀还是给你当妈呀?”

 

 

这场景,宁怀璟现今想起来仍觉得丢脸。

回过神来瞧著父母惊疑不定的神色,宁怀璟站直了身,正色道:“既然二老都在,我也有些话想说……”
    “我不打算娶媳妇了。”

 

老侯爷忽然想到,小时候,被自己用长刀刀柄揍的时候,他也是这样一张倔强的脸。

这个儿子啊……还真是……
    “畜生!”
    “儿子在。”

 


    小侯爷对老侯爷说:“儿子要等一个人,等不来也等。”

 

 



【耽美小说COS】_____愿得一阕曲 <wbr> <wbr>七音得意弦_______

 

 

宁怀璟知道要到哪儿才能见著徐客秋。

春风得意楼边上的那条小巷里有间药堂,门面很小,却都说里头的大夫医术很好,徐客秋时常要来这里抓药。
    宁怀璟每每办完差总要绕路来药堂外候一会儿,搓著手耐心等一等,五回里总有三四回能遇见。

第一回真是巧合,那天宁怀璟恰好从巷子口路过,眼光一扫,恰好看见徐客秋提著药包走出来。

 



【耽美小说COS】_____愿得一阕曲 <wbr> <wbr>七音得意弦_______

 

 

 天气越见寒冷,路边有人现炒著热腾腾的栗子,甜甜的味道一丝丝地在刮脸的风里飘,

钻进鼻子里就化为些许暖意。

宁怀璟总是掏出铜板买一小袋趁热塞进徐客秋手里:“这是我给弟妹的。”

徐客秋不解,宁怀璟握握他冰凉的手又松开,歪过头,看著他被炉火映红的脸贼贼地笑。



【耽美小说COS】_____愿得一阕曲 <wbr> <wbr>七音得意弦_______

如今的徐客秋已经不再穿红,墨蓝、石青、绛紫……一身又一身深邃沈重得能将棱角细细磨平的颜色。罩在瘦削的身上,总让人觉出些许不堪重负的滋味。

 

一方有所图,一方亦有所欲,所谓天作之合的亲事不过是嘴皮上讨些吉祥话罢了。

 

说起这些,徐客秋的表情也没什麽变化,静静地,漠然地,像是事不关己又像是认命了。宁怀璟想如从前般伸手去揉他的头,垂在身侧的手几番握紧又松开,心底里溢出一声长得不能再长的叹息。

 

徐客秋远远望著前方,两眼弯弯:“因为她是我的妻啊……”


    纵使不爱,纵使不愿,纵使这场婚姻只是家族交易下的产物,既然已经三拜天地将她迎娶进门,照顾她就是他需背负一世的责任。所谓在一起,远远不是两个人牵牵手这般简单。所谓长大,也远远不是拔高个头这般容易。这个世间有太多责任需要背负,有太多规则需要遵守,有太多事情需要顾虑,在诸多条条框框里挣扎著学习生存、学会生存、好好地生存,直到能正真背负所有责任遵守所有规则顾虑所有事情的那天,人便已经彻底妥协了、长大了、苍老了。亦或说,这便是成佛了。

 

【耽美小说COS】_____愿得一阕曲 <wbr> <wbr>七音得意弦_______

 当年那个眉目飞扬的红衣少年一如入秋後的红花,於风中黯然凋零。

苍茫暗沈的暮色里,宁怀璟靠著墙根缓缓抬起头,鼻尖克制不住地冲上一阵酸楚,不仅仅是客秋,自己也正走在这条逐日妥协苍老的道路上,即便坚持著不娶妻这一点小小的离经叛道,亦不过是寥寥一点慰藉而已。


    是不是真的不可能在一起呢?是不是在一起以後真的会是一场悲剧呢?

宁怀璟问自己,如果……如果再有一次机会,自己是否会再度放手?

 

-----------------------------------------------------------------------------

 

 

宁宣帝奉先五年隆冬,瑞雪飞扬,四海清平。

自春风得意楼中一见,一晃已过半月,巷角、街口、院门外,处处不见宁怀憬。

又三日,宫中传旨,著忠靖侯府宁怀憬戎边督军,年后出京不得有误。

 

【耽美小说COS】_____愿得一阕曲 <wbr> <wbr>七音得意弦_______

 

 

举朝哗然。

人言道,必是为人太扬招惹了谁,方才会有这谪贬出京的重罚。

又说道,那是年轻的当今圣上在效仿当日的先帝,罢黜手足,大权独揽。旁人不信,就凭这孩子般脾气的庸君?周遭纷纷摇头,这忠靖侯府的小侯爷就不是孩子了?……众说纷纭,扑朔迷离。
    一从流言蜚语里,宁怀憬再度轻撩衣摆翩然行过,银冠束发环佩叮铛。

旁人躬身行礼不怀好意地笑说一句:“小侯爷,您一路辛苦。”
    他潇潇洒洒擎着圣旨:“好说。”

若非身后黄瓦红墙宫阁巍峨,只道他还深陷春风得意楼的温柔乡里。

 

 

 



【耽美小说COS】_____愿得一阕曲 <wbr> <wbr>七音得意弦_______

 宫墙底下,徐客秋靠着墙根,正睁大眼睛死死看他。

 

宁怀憬一步一步迈着八字步大模大样走到他眼前:

“不是跟你说了吗?

有胆就别上街,被我逮着了就再也不放你。我看,我现在被发配边疆了,你要跟我一起去吗?

【耽美小说COS】_____愿得一阕曲 <wbr> <wbr>七音得意弦_______

 

“她走了。出家了。”
    “她说,她做了半辈子旁人的拖累,再也不愿成为我的包袱。”她是脆弱的,经不起丝毫风霜也受不了半点寒雨,注定要终生靠着一碗又一碗苦涩的汤药维系,离不了病榻,出不了家门。骨子里却又是骄傲的,护犊的母兽般保持着已经少得可怜的自尊。
    “她说,出家是她很久之前就有的念头。平生从未做过一件自己想做的事,希望我至少能让她自己决定一次。”

 “她说,我是个懦夫,爱了却又不敢。不试试,谁也不知道结果。哪怕将来后悔了,也好过老来时的遗憾。所以我来找你,可是你呢?你不在府里,也没有去办差,春风得意楼也没去,酒馆里……”

 

 

 

“好端端的,怎么就被贬去了西疆?”
    “我自己提的。正好那边有个缺,我想,铭旭、晚樵都比我出息了,我也该出京去长长见识了。那边没什么熟人,你跟着我也没人知道什么。”
    “你就知道我一定跟你走?”
    “我不知道。正打算出了宫就去你家抢人。你家夫人不答应,我就求她,跪下来也行,断我一条胳膊砍我一条腿也行,卖给她当牛做马都行。只要让我把你带走,她哪怕想当皇后娘娘我也一定把她送进宫。”

    “你个没出息的。”


【耽美小说COS】_____愿得一阕曲 <wbr> <wbr>七音得意弦_______

 

“徐客秋,我也不知道我们将来会怎样,但是我肯定,明天,我们一定还在一起。”


【耽美小说COS】_____愿得一阕曲 <wbr> <wbr>七音得意弦_______

 

我们可以不期待光明的明天,但是一定要相信未来的美好。
    既然懦弱地不敢相信未来,那就一起手牵手认真过好每一天,直到那人不敢期许的未来到来。 

 

 

 “徐客秋,今后你就跟着我。跟了我吧,嗯?”

 

【完】

 

 

宁怀璟 @ 邀 

徐客秋 @ 秋 

小  桃 @ 龙哈哈

摄  影 @ 花栗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