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股海浪子126
股海浪子126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44,455
  • 关注人气:42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勿忘心安29~30(转自雷立刚)

(2016-10-01 10:06:21)
标签:

大赚

大亏

分类: 股坛轶事
二十九,繁华
       
       有时候我想,我对留鸟的关心和在意,肯定是远远超过对慕子的关心和在意的。一个证明是,12月16日我忙着把自己账户以及留鸟账户里的中国交建换为券商股,手忙脚乱中,我竟然完全忘记提醒慕子换票。直到12月19日收盘后,慕子主动打给我电话,问:“时光,中国交建又涨停了,我们是不是该卖了哦?”我才猛然想起,我也曾在12月初提示慕子买了交建的。 郁闷的是,我在16日卖出交建换为券商股后,券商股却在17日就冲高回落了,而交建,却竟然略略洗盘两天后,继续上行,在19日再度涨停。因为我的遗忘,慕子反而可以在更高的价格上卖出。我心中有些歉意,一边接和慕子通着电话,一边打开K线仔细查看交建的走势,说:“今天是星期五,你下周一,一大早就卖。”慕子问:“你的交建卖了没?打算什么时候卖?”我不好意思说自己已经提前几天卖了,赶紧说:“我的也还没卖,正打算下周卖呢。”
       
       周末两天过去,12月22日,星期一,中国交建跳空高开6个点,我立即打电话给慕子,指令她分批卖票。慕子后来电话告诉我,她开盘后就分四笔卖出,从当天涨6%一直卖到涨9%,全部卖光,平均卖价15.5元。慕子的交建,买在7.3元左右,仅仅过了20天,就以15.5元卖出,赚了112%,200万变成了425万。她高兴得不得了,更让她高兴的是,当天卖了之后,中国交建就不断下跌,收盘时,竟然跌幅-8%。

       收盘后,慕子打来电话,说:“时光,你可真厉害啊,准确判断到了最高点!”
       我心里想,自己其实也是卖早了几天的,嘴上谦虚说:“唉,也不过是运气好罢了。”
       慕子接着说:“这一次,你也赚安逸了吧!我现在算是彻底服你了,我终于明白你干嘛一个人住在这鸟不拉蛋的缥缈谷了,原来,你是个超级高手,远离人群干扰,专心在做投资啊,我以前还真没想到你竟然这么牛!”
       “还好,还好。”她的热情,让我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
       “别谦虚了,告诉你,呆会儿我就开车来接你,今晚我请你吃饭,表示感谢,顺便给你介绍两个朋友!”慕子说。
       “唉哟,这个真不用,我只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我说。
       “不行,必须得去,我给他们说了是你推荐我买的交建,20天翻倍,他们都对你好奇得很呢,说想认识认识股神。”慕子开心地笑着说。
       盛情之下,我无法拒绝,晚餐时,见了慕子的那两个朋友。
       
       那两个人,一个是三十六、七岁的妇女,在银行工作,大大的眼睛,眼角虽然有一些皱纹,但岁月的痕迹却使她更添了一抹风情,慕子介绍说,这是赵姐;另一个,是个与赵姐年龄差不多的男子,长相偏丑,身材瘦瘦小小的,像猕猴似的,慕子介绍说,这是马哥,许多年前就做过私募,如今开着一家配资公司。

       赵姐是个“自来熟”的热情女人,她一上来,就兄弟长、兄弟短地招呼我,喝了几杯红酒后,她提出一个小小请求:她有个账户,里面有300万,希望我帮她操作,亏损的话,她自己承担;盈利的话,我三她七。至于那个马哥,似乎和慕子私交不错,俩人像老朋友一样很融洽的样子。他在做配资业务的过程里,认识了一些有钱的金主,想请他牵线,介绍民间高手帮着操作账户。他说,最近两个月,股市机会来了,牛市到了,大把的资金在找高手,可真正的高手却并不好找,前段时间有个房地产老板,觉得地产业务不好做了,想转型 ,拿了2000万试水投资股市,但他之前牵线找来操盘的那个民间高手,在近期的股市大涨里没买券商和“一路一带 ”股票,死守原先的题材股,结果两个月里资金原地踏步,房地产老板强烈要求换人操盘,他正在苦恼,恰好从慕子那里听了我的事,因此要见一见我,看看能否合作。我有些犹豫,说实话,在过去很长时间里,我自认为自己也算经验丰富的高手,也一直希望能有人请我理财。可是,由于圈子窄,交际面狭小,那么长时间里,除了留鸟,就没什么人请我操盘。如今,却一来就来了两个。

       对于那个赵姐,我内心里当即就答应了,300来玩资金,相对于我目前的资金来说,不算大,我毫无心理压力。但这个马哥,是做配资的,在我心里,做配资的人就像做高利贷的人似的,仿佛都和黑社会有那么点复杂的牵扯,我并不太想接近。然而,2000万的吸引力是相当大的,何况马哥还说,只要这2000万做得好,他以后源源不断地帮我介绍金主。巨大的诱惑之下,我的心松动了。那顿饭,我们四个人从6点一直吃到了晚上9点,临分手时,基本达成了协议,我帮赵姐操盘,同时,和马哥组成联合体:他出面揽资金,我操作。所得利润我和马哥四、六开,他四我六。
       
       12月23日,赵姐就把账户交给了我,也是一个融资账户,但她胆子小,不敢融资,我拿到账户后,直接就打满融资,本金加融资合计600万,全部买了招商证券和光大证券。那时,我的确非常看好券商股,我自己的中国铁建复牌后,连续涨了多个涨停板,在那天恰好打开涨停,我毫不犹豫地把铁建也都卖了,每股赚了5块8毛,27万股铁建足足赚了156万元。卖出铁建后回到账户里的380万资金,我以27.7元的均价,全部买为招商证券,买了13.6万股。至此,我的账户里,就全是清一色的券商股了,加上融资,我投入在券商股上的总资金,达到了1780万元,其中融资投入800万元,全部为广发证券,自有资金投入980万元,分为三只:东吴、光大、招商。略感遗憾的是,12月16日我买入券商股后,17日冲高我没卖,之后它们就连续回落了多日,到12月23日时,广发证券比我买价回落了-9%,损失了72万元,东吴和光大也回落了-4%左右,两者相加损失了24万,合计损失了100来万。市值大了之后就是如此,稍微回落一点,100来万就不见了。但我当时并无任何惧意,一来,铁建上刚刚兑现了156万,完全可以覆盖三只券商股上的损失。二来,我坚信券商股略略调整之后,一定会再次大涨。也正因此,我才会信心满满地把赵姐的账户,也全部买成了券商股。

       那天夜晚,我反复看着自己的账户,心里想,这个数字已经足够大了,我真的还有必要去帮人理财吗?但另外一个声音却又在我耳边说:牛市来了,此时买股票,就相当于弯腰捡钱,这么好的“借鸡生蛋、借船出海”的机会,我怎么可以白白浪费?说不定之后能够得到更大的理财资金,那么也许一年之后,我上亿也有可能,别人想都想不到这么好的机会,我这么巧却遇到了,我怎么可以任它溜掉呢?
       
       许久之后我才发现,在股市里,多数时候都是存量资金在互相拼杀,存量资金往往属于老股民,而老股民往往宁可自己亲自操作,因此,操盘人即使有心向代客操盘,也往往在那时很难找到理财资金,然而恰恰在这样的时候,股市往往处于低位,机会很多,遗憾的是却总是找不到资金。而当牛市到来,并且延续一段时间之后,赚钱效应会把股市之外的资金吸引过来,此时,往往会有大量的理财资金去主动寻找操盘人,操盘人会发现,很轻易地就能找到理财资金了,但此时,其实股市往往就已经到了比较高的位置,往往已经累积了一些风险了。所以啊,当你很容易找到请你操盘的资金的时候,其实此时恰恰是需要警惕的时候。只是这些,对于以往并无此番经历的我而言,又如何意识得到?那时,我尽管也隐隐约约地感觉到了一定的风险,但我自负地相信,自己是可以驾驭的。12月23日的那个月光如水的夜晚,我想:以我的水平,加上行情如此如火如荼,帮他们赚一年,说不定可以赚几倍。如此一来,我利用提成可以让自己的资金实力很快上一个新台阶,之后我不再做就是了。
       
       12月25日,圣诞节那天,我就在成都市中心的一个高档茶馆,见了马哥牵线引荐的那个房地产老板。这位老板岁数并不大,充其量40岁出头,气场十足,他并不太懂股市,问了我一些外行的问题,我用专业的视角给了他解答,他对我比较满意,当场拍板,决定让我操作。26日上午,马哥把房地产老板那个2000万的账户密码,告诉了我。我下载软件,登陆进去,发现也是个融资账户,融资额度有2000万,但以前的操盘者比较谨慎,没有使用一分钱融资。账户里面有1000万现金和1000万市值的股票,股票分为两只,分别是保利地产和万科,我看了一下历史交易记录,原先的操盘者在14年11月和12月,依然一直在做创业板股,因此不仅没赚什么钱,反而亏了一些。最近才把创业板股卖了,换进地产股,但也没赚。我并不看好地产股,当即三下五除二,把那两只票全部卖光了。

       恰在那天,券商股又一次向上冲刺,对于非常看好券商股的我来说,当然认为盘整了这么久的券商股马上要真正展开第二波主升浪了,我立即融资2000万,以25.5元平均价买入了广发证券,然后,把那个账户里的大体接近2000万自有资金,全部以29.7元均价,买入了光大证券。买入之后,当天这两个券商股,又都封死了涨停,立即就实现了正收益。收盘后,马哥立即给我打来了电话,向我祝贺。并且亲自开车到飘渺谷这边来,请我和慕子吃饭。

       那时,我们全都坚信券商股的第二波主升浪,即将到来。我们仿佛看着雪花般的钞票,即将纷纷扬扬地从悠远的天空,朝着我们飞撒而下。一种无比美好的憧憬包裹着我们,使我们以为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在那样的幸福感中,我甚至把自己飘渺谷的房子钥匙,给了马哥一把,我说:“以后,我们是一个整体了,我的家也是你的家,我的工作室也是你的工作室,欢迎你随时来我那里。”
       “我也可以来吗?”喝了红酒的慕子,眼波如烟波般流淌。
       “当然可以啊”,我说,“当然欢迎你也来。”
       
       那之后的几天,券商股的突破并未如预期中有力,光大证券最为疲软,直接就冲高回落,连跌了几日,但广发证券还是比较强的,元旦过后,直到1月7日,广发证券每天都小幅上涨,加上我精心做T,所以,给房地产大客户做的账户,始终保持了盈利。为了能抓牢那个大客户,争取让他满意,以便使他将来投入更多资金给我们,我把全部日内做T的精力,都放在他的账户里了,自己的账户及留鸟、赵姐的小账户,都采取持股不动的长线模式了。

       做T很累,但那几天我心情却非常好,加之马哥和慕子在那些天,几乎每天下午,都到我飘渺谷的房子里来陪我,使长期孤独的我,感到自己仿佛有了一个小团队,心里充满了温暖。回忆起来,那段日子,当时我人生中最繁华的一小截生涯,有高朋为伴,有佳人作陪,有希望可以点亮,有热情可以挥霍。我天真地以为,这种幸福的日子,会一直持续下去,至少,会多延续一阵子。

       可是,上天从来不让人们如愿,有时候,你对人生所有的打算,都抵不过命运一次不怀好意的安排。
       最繁华处的快乐,从来都是短暂的,正如昙花只开一夜,烟花只绽放刹那,否则,那就不是繁华了。 
       
       三十,无法渡人
       
       转眼,就到了2015年1月中旬,我手里的那几只券商股,依然震荡横盘着,我并不担心,也并不焦急,因为一直有个信念如火焰般燃烧在我胸间,那就是,我相信中国有史以来最大的一轮牛市,正在波涛汹涌地展开,回顾2006、2007年的那轮牛市,中信证券从4元涨到117元,两年30倍。我认为本次牛市的指数点位,会超过07年的6124高点,既然如此,券商股作为牛市之魂,涨幅即使不是30倍,最起码也有10倍。而当时,从2014年10月启动价格算起,广发证券等券商股,涨幅也还只有3倍多一点,如果按照总涨幅10倍计算,那么,再涨3倍也并不出奇,我下定决心牢牢抓住券商股未来的3倍机会,“任尔东西南北风,咬定青山不放松”!
       
       然而,1月16日星期五,收市之后,证监会突然通报了中信证券等12家券商,因两融业务违规被罚。这个突发的利空在周末两天里迅速发酵,1月19日,星期一,全部券商股直接一字板跌停,根本无法卖出,并带动保险等金融股纷纷跌停。当日,沪指大跌-7.7%,创出了7年来最大单日跌幅,A股市值一日蒸发3万亿元,两市跌停个股近150只,近2000只个股下跌。1月20日,券商股再度大幅低开,而后略路反弹,但下午重新走软。到收盘时,我的几只券商股跌幅普遍都在-8%左右。两天时间,我的股票下跌了-18%,而且,我在12月16日买入的价格算是相对高位,比起1月16日要高一些,经过这么一跌,我的票平均跌幅达到了-20%,在融资的情况下,我损失了-38%的净资金,我的自有资金再次回撤,从1000万迅速退缩回了620万!

       由于买的股票基本雷同,成本价差异都不很大,融资比例也基本都是1:1左右,因此,我所操作的其他账户,损失也都很巨大。赵姐的账户自有资金,从300万变成了200万,陡然就蒸发了100万。而房地产老板的账户自有资金,则从2000万变成了1250万,一下子就损失了750万。
       
       之后的几天,券商股略略反弹了大约5%左右,但对我们来说,由于损失幅度很大,5%的反弹完全无济于事,不可能卖出。那一周,我不得不无休止地对房地产老板、赵姐、马哥、慕子做安抚工作,告诉他们,券商股肯定会起来,大家都只输时间不输钱。之后,券商股一直徘徊在低位,从1月中旬到春节放假前,我们的股票始终比成本价下跌了有-15%左右,由于融资的原因,账户的净资产,始终也就在亏损-30%至-35%之间徘徊。

       其实对我来说,并没觉得有多么难熬,原因有两个,一是我心中有一个坚如磐石的信念,那就是:首先,券商的业绩将产生质变,自2014年11月以来,每天如此巨大的成交量,寓意着券商股的佣金和收益都会大幅增长,券商股的业绩将会异常靓丽,完全能支持它们更高的股价。其次,牛市既然已经展开,就不可能轻易中断,而券商股作为牛市之魂,也就不可能动摇,因此,我坚信它们调整结束之后肯定会创出新高,那就不仅不会让我们亏钱,反而能让我们赚大钱。正是基于这样的信念,在券商股的低迷振荡中,我一直非常地乐观,并没感到有多郁闷。何况,我在2013年之后,就坐过多次电梯 ,即便有时回撤很深,但每次最终都起来了。这主要因为我选股并无太大问题,所选的股票往往都是成长性良好的牛股,从来不买那种业绩亏损的问题股,无退市之忧,因此只要有耐心持有,最终总还是能涨回来。我对于坐电梯,其实已经习惯了,并且在资金的起起落落中,神经变得特别粗,亏个30%简直撼动不了我的情绪。
       
       然而,我很快发现,并不是所有人,都有我的神经这么粗大,许多人的心理承受力,其实是相当低的。春节期间,大年初三的时候,赵姐亲自到飘渺谷来给我拜年,给我送来了5斤腊肉和5斤香肠。我泡了杯茶给赵姐,陪着她闲聊。起初,她还很平静,可是,聊着聊着,她的情绪渐渐激动起来。她告诉我,她在银行工作了很多年,一直都谨小慎微,老老实实地赚着并不太高的工资,几年前离婚了,前夫经济条件很好,她分到两套房子。前几年,民间担保公司和小贷公司恰好如雨后春笋般兴起,由于在银行工作得久,她认识不少担保公司和小贷公司的人,看着他们把钱拿去进行民间信贷“放水”,每个月收1分多的利息,钱赚得很轻松,于是她就狠心卖了一套房子,那房子位置比较偏,只卖成80万,她就用这80万参与“放水”,渐渐做到了400来万,哪知2013年之后,民间信贷风险突然变大,不少人“放水”出去的本金都未能收回来,她也有100万放出去至今未能收回,于是她就不再继续放水了,考虑去炒股,开通了融资账户,但不太会炒,亏了一些。

       “放水”期间,她认识了慕子,俩人成了朋友,听慕子说起我买交建20天翻倍的传奇事迹,她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然而,这次,不仅没能再迅速翻倍,反而把300万本钱这么快就亏去了100万。“放水时,就觉得一旦亏起来很快,但如今和炒股一比,发现炒股亏起来更快……我现在就这点保命钱了啊,离婚这么久了,独自拉扯着孩子,以后孩子出国,还指望着这钱呢……”赵姐喃喃地说道,神色充满了凄惶。我反复安慰她,一定会涨起来的,过了好久,赵姐才渐渐平息下来,告辞离去。

       大年初四,房地产老板也给我打了电话,从语气中,我明显感到他变得越来越焦灼,而且,他第一次抱怨说,当初他账户里的保利地产和万科,在我卖了之后,都涨了不少,那一头该赚的没赚到,这一头买了券商股还大亏,一正一反,损失大了。我无言以对,只能低着声音地道歉。

       慕子、马哥,虽然没像赵姐他们那样抱怨,但对我的态度,也冷了一些。那个春节,我深深感到代客理财所遭遇的巨大压力,心里十分后悔,然而,此时已经骑虎难下,硬着头皮也只能继续做下去。何况,我依然坚信券商股会创出新高,坚信春节后一定能很快给我自己以及他们,挽回损失。
       
       只有留鸟,依然没责怪过我什么,她的账户同样被我满仓并融资买入了券商股,如今回落也很大,但可能因为资金量对于她来说太小,她并未特别在乎,春节里和我互道祝福,压根就没提股票的事情。此外,就是可怜的小葱了,她在春节期间,到飘渺谷里看过我,她对我那条狗“多多”,喜欢得不得了。在她逗多多的时候,我劝小葱说:“现在房地产据说很不景气了,你们公司估计也不如往年了吧,不如你干脆也买点儿股票,正好目前券商回落后再低位震荡,你这个时候买,比我的成本低很多,赶紧下手吧。”
       小葱说:“我们公司今年确实比以前差多了,过年的红包都少了很多,而且公司里很多同事,都在嚷嚷着买股票的事情……什么股票今天赚涨停板了啊,又是什么股票复牌后连续暴涨啦,我耳朵都听出茧了,可是,我确实不想买,而且,我也不懂买什么股票啊。”
       我说:“有我啊,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告诉你,现在别人是求着我给他们推荐股票,你呢,不用求,我主动给你推荐股票,赶紧的,春节一过你就去开户。我保证让你一年之内赚3倍。”
       小葱抬起头,亮晶晶的眸子看着我,说:“我知道你是好意,我也不是一点也不受诱惑,偶尔听到同事说她们买股票一个月赚了一年的工资,我也会有心动的时候,但是,我知道我得有底线,我无论如何也不能像你一样被股票迷住,因此我干脆一点点也不涉及。”
       “好心当作驴肝肺”,我抱怨着说,“得,我不劝你,总之,以后股市涨到天上去,别说我没劝过你。”
       
       就这样,2015年春节假期,终于过去了,我充满期待,希冀着券商股风云再起,好让我身边所有人安心。然而,尽管春节后创业板股票高歌猛进,但券商股却依然低迷,略略随着大盘稍微涨了一点,就又掉头向下,3月上旬,竟然重新又回到坑里。

       终于,赵姐再也忍不住了,每天都给我打电话,有时候我实在不想接听,她就“连环夺命CALL”,非逼着我接听不可。而一接听,就要听她的哭诉,她用带着哭腔的语气,说自己从14年12月熬到现在,足足3个月了,依然亏着30%的本金,“命怎么这么苦啊”。使我不胜其烦。而房地产老板,也隔两三天就会给我打个电话,我和他的电话交流,在那段时间相当多,从中我渐渐发现,绝大多数有钱人,即使再有钱,也依然是小气的。以他为例吧,据马哥说,此人起码有5亿资产,如今他这个股票账户亏了700来万,按说700万对于5亿身家,并不算什么,我以为他并不会特别在乎,但其实不是他,他相当在乎。

       也可能因为,做实业的人,乃至是做房地产这种高利润行业的人,他们的钱,积累和消失的速度,都不至于特别快,而且一旦累积了,就不太容易消失。而炒股不同,账户里的钱,来去都特别快,对于那些以前炒股经历不太长的人来说,纵使有很多钱,也习惯不了股市里的这种亏损速度。

       总之,那段时间,我被他们弄得焦头烂额。正在我几乎要被烦死的时候,终于,期待已久的券商股第二波,再次启动了。从3月16日起,开始反身小幅上行,渐渐收复失地,3月20日,券商股拉出了一根长阳线,我们每个账户里的股票,基本上回到了成本价了。就在我正在暗自窃喜,期待着未来几天大幅盈利之时,无意中我打开赵姐账户,意外地发现,她的账户已经空仓了。我赶紧查看交易记录,发现她自做主张,在保本线上,全部清仓了券商股。我给赵姐打去电话,电话里她的声音有些冷,全然没有了以前的热情。她淡淡地说:“经过这次折磨,我是再也不想炒股了,看到没亏钱了,赶紧就卖光了。正想收盘后告诉你一声呢,咱们之间的理财合作,就结束吧。”我说:“也行,不过,其实你真的可以再买回来,肯定能赚的。””谢谢,不了。”她冰冷地说,挂了电话。

       呆呆地听这电话里的忙音,我有些恍惚,记得曾听过这么一句话,“强者自救,圣者渡人”,我发现自己永远也不可能成为圣者,因为我缺乏渡人的能力,我是一条无法渡人的野河,天生应该回归到寂寞中去。只是,我却又留念繁华,迟迟不舍得归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