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给昆明市民支招:如何对待安宁石化3合1项目?

(2013-03-25 18:02:31)
标签:

杂谈

分类: 最新博文

 

边民有话可讲(1
 

 

首先声明:我既不是“抵制派”也不是“支持派”,算是“中间派”。这并非因为我这西双版纳人客居昆明过几年反正要拍屁股走人。事关公共利益,昆明是云南的昆明,中国的昆明,同在一个蓝天下一块土地上,以我的价值观我决无置身事外的可能:今天你不站出来讲话,明天你就讲不出来了;今天别人的不幸遭遇你袖手旁观,明天你遭受不幸就没人为你讲话了。所谓“中间派”,其实是:不反对抵制,通过抵制而争取更大的公共利益,不主张零和博弈,希望多方各有所得。

反对或者支持,都要基于对该项目信息充分了解的基础上。

我检索到的核心信息是:安宁将由钢城、磷化工城升级为“石油城”,工业污染变本加厉。“石油城”的规模是年炼油1000万吨、年产100万吨PTA65万吨PX,投资额约200亿,形成年产值约1000亿。原油来源是“中缅油气管道”。跟厦门大连宁波PX最大的不同有几点:1、这是国家级战略项目,事涉国家能源安全,事设国际关系,不是一般性的商业企业行为。2、输气管道对昆明和云南可谓重大利好,很快可以用上比较清洁安全的天然气了,便宜不便宜另说。3、三合一石油化工特大项目无论规模还是利益以及污染程度都不是厦门大连宁波可比的,不在一个量级上。

由此可知,抵制这个三合一项目的难度和危险性之高,基本是一个无法完成的任务。这么巨大的利益,死人都是有可能的。前久新浪微博大规模删除三合一项目信息可看作一种明确信号,那不是昆明或云南官方能做到的。当地政府能做到的是抓了几个散发“科普PX传单”的市民然后又迅即释放。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勇也,我佩服,但蛮勇不足以成事,有勇有谋方为明智。抵制是博弈必须的过程和手段,你不通过抵制进行博弈,利益不会从天上掉下来。

博弈,就要搞清楚参与博弈的各方利益所在,才有得谈。一味的“拼了”、“抵死反对”,勇则勇矣,不解决问题啊。首先说国家或者中央政府吧,央企中石油作为这项目的投资主体和利益最大者,年产值1000亿的利益是明晃晃的,砸得死多少人的钞票啊。其次是本地政府有利益,GDP、政绩、税收、就业是明面上的,暗里涉及很多官员的升官发财。昆明市民有什么利益呢?目前看不见,能想到的是废气废水废渣出现了,我们的蓝天白云空气水源面临危险。

有一种颇有市场的观点认为:理论上、技术上其实早就解决了安全生产问题,完全可以做到低毒低污染,这点代价微不足道,与国家能源安全和巨大发展利益相比应该忽略不计。搞抵制的人是些不懂科学技术的庸人自扰,甚至可能是“文科生反政府反体制的一种阴谋”。我这个文科生几个月前就对石化工业与污染关系做了一些功课,我承认理论上技术上是可以实现安全问题,近乎可以“忽略不计”,但我更明白这根本不是个理论和技术问题。民众的恐惧与忧虑绝不是什么庸人自扰而是发自内心的求生求健康本能,更是对政府监管安全生产监测环境变化的不信任,对中石油长期恶劣表现的不信任。牛奶本无毒,可三聚氰胺“毒奶”就是产生了,这是一个技术问题吗?不是。技术也在人为控制之中,最大的变数正来自于生产的人,监管的人。从我本人亲自参与“铬渣污染”“宣威癌症村”的调查和曝光并引发巨大轰动效应来看,主要问题都出自政府监管不力、企业为利忘义,结果最终形成了“图财害命”。

既然目前看不见昆明市民在这个三合一项目上有何明显的具体利益,反而存在潜在巨大损失,是不是就处在不公平地位上了呢?是的。不要对我讲“个人利益服从集体利益,集体利益服从国家利益”,集体利益国家利益都是由一个个具体的人的利益组成的,不存在什么抽象的集体国家利益。没有什么比生命更大的利益,这对个人是如此,对集体对国家亦如此。全体700万昆明市民的利益已经是很庞大的集体利益、公共利益。难道国家和政府可以说: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为实现美丽中国梦,你们昆明人就忍辱负重做出牺牲吧。去你妹的!

本来,项目选址可以偏僻、人烟稀少一点的地方,可能问题就真的可以“忽略不计”了。当然,这样的话项目成本就高得多。但人命成本、健康成本更高,这才是问题的核心。作为国民公民,固然可以为问“你为国家做了什么?”但更要问“国家为你做了什么?”因为国家因国民公民而存在这是它唯一的合法存在理由,否则,还需要国家做甚?国民公民可以啥都不做(事实上也不可能啥都不做,纳税你总是逃不掉的),只要不危害社会、国家就已经是个良民、爱国者了。有国民方有国家,国家是国民的利益共同体,纳税给国家是向国家购买对国民的服务,如此而已再无别意。因此,市民与地方政府、央企(央企代表中央政府,中央政府代表国家)如何对待、处理安宁三合一项目归根结底的确需要多方共同协商达成相互信任相互妥协结果,这的确也就是个相互博弈过程。
(未完待续)

 

边民有话可讲(2

 

抵制安宁31项目理论上存在三种可能的结果:1、迁址,2、补偿,3、强力高压原样实施。

我本人只想讨论第二种结果,但会支持那些争取第一种结果的人。因为强大的抵制力量将会增加第二种结果的谈判筹码和博弈能力,二者是同盟军。说通俗点,漫天要价的力量要有,而且越强大越好,对坐地还钱的达成也愈加有利。请昆明市民们千万要尊敬、理解、支持“抵死派”,他们风险最大,将来也可能是功劳最大的群体。

补偿是很具体的利益诉求,要拿出实际条件、要求进行公开申明,否则政府和中石油乱不清楚“你们到底是要整喃?”没有谈判的对象和明确的谈判内容,没法谈呐。

利益诉求的理由是很充分的:你占了我的地盘污染了我的蓝天白云青山绿水,我的健康受威胁,甚至毒气泄漏、爆炸、火灾造成重大事故灾难也不是不可能。核反应堆商业利用在理论上技术上不也看上去很安全很美吗?苏联日本的科技水平和监管能力你总不能说不如中国吧,切尔诺贝利、福岛还是悲剧了。厦门大连宁波什邡等地直接是把化工污染项目赶走,咱昆明人温柔,跟你谈谈条件交换也不行?

我帮拟几项要求补偿的条件,昆虫和滇蛮可以继续补充:

一、由中石油提供油价补贴予以云南,即,在云南加油的车辆都能享受到现金返还,加十返二不过分吧?不要直接卖低价油,那会引发投机倒把、走私。这主要是补偿给云南普通民众,而不是让商家大发财。

二、由中石油出资建立一个“昆明医保基金”,即,对连续居住在昆明满三个月以上的人由这基金向保险公司投保医疗保险,比如人均年投保保费50元不过分吧?你既然害我增加因污染而致病的机会,我又没能力告你个倾家荡产,你帮我承担点医疗费说到哪里去都合理吧?

三、由中石油设立“环保奖学金”予以云南各大学中有环保学科的院系研究机构,学生按人头一年补助两三千元,学者按人头年补助四五千元不过分吧?总共也没多少人。云南最大的价值显然是自然资源,尤其是生态环境,这需要大量专业环保人才来为我云南守护,中石油这算是行善干好事,你就不能干一件漂亮点的好事?共和国长子,你的资本来自全体国民纳税人,没跟你要股权没跟你要分红,就算你为国家大好河山充当一下环保临时工也不行?

四、由中石油提供一点资金给第三方专项监督组织(中石油和政府之外的),长期监测你们这个项目对周边空气、水、土壤、生物诸项的影响。这个监督组织应由昆明市民公开推举的具有公信力和一定专业知识的人组成,需要一处办公地点,需要采购必备的监测设备及技术。办公费用和人员工资,开设网站和官博全天候运维包含在内。一年365万如何?有企业、政府和第三方各自监测信息的公开透明与比对,我们才放心。我愿意做几年其中不领工资的义工。

 

五、暂时想到这几条。本地政府不要紧张,既然这不是要废掉安宁石化项目,你们的政绩、GDP、税收、就业都不受影响,为这个项目竭力卖力的人该发财的照样发财该升官的照样升官,咱们的利益是一致的。我这也是落实省委秦光荣书记先生刚刚在全国“两会”上明确提出的“国家要对云南进行生态补偿”指示精神,可能秦先生不好开口向中央谈具体条件,想的可能更多也是“补偿”进政府腰包,我就急本地政府所急为秦书记先生分忧解难一点点,从安宁石化项目切开个小口子取样进行病理检查。只是我提出的“生态补偿”只考虑民众利益,因为我不是书记。你们应该明白“民意可用”道理,搭载上政府需要的“生态补偿”,两处合在一块,咱们不就“哥俩好”了?

(未完待续) 

 

给昆明市民支招:如何对待安宁石化31项目?

边民有话可讲(3

 

博弈要讲策略,还需要好的方法手段。反对和抵制此项目的巨大风险先前已经分析过,博弈而后谈判相互妥协也是有风险的。

“敌方”上策是坚定不移实现此项目,下策是付出额外代价实现此项目。

“我方”上策是从原址上赶走此项目,下策是接受“生态补偿”维护到一定的公共利益。

双方都会拼命往于己有利的上线走,利益最大化嘛。但双方的上线明显不存在“交集”,处于“抵死”状态,两败俱伤的可能性极大,厦门大连宁波的民方胜利模式难以复制。中石油VS昆明市民,我个人认为油方偏强而昆明偏软。双方有交集的都是各自的底线,这还存在谈判的可能性。

地方政府居中存在“两面性”:体制决定了政府及其官员“对上不对下”,即对上级负责不对民众负责,地方政府公然对抗中央政府那是不可能的。明面上地方政府会积极支持国家支持央企中石油,但污染与内心恐惧忧虑无分官员还是百姓,本地人人人有份,具体到衙门中人多数会同情民众的抵抗和诉求甚至暗中支持(个人化的)。本地政府其实也会乐见民众的抵抗与诉求给本地带来一些好处,它坐收渔利。并不是所有公务人员都能从这项目中分一杯羹的,能分羹的只是塔尖上几个人。这就明确了:主张强力弹压民众的官员个人多半是参与分羹团伙中人或利益相关者。在这件事上要团结地方政府内部大多数成为盟友,不要动不动把所有“官家人”视为敌人、随时对抗的样子。“分羹者”和傻逼二百五积极充当打手走狗的,露头一个打击一个,或人肉或举报其腐败或悬赏征集其劣迹,云南网民有很多这样的成功案例不是吗?得考虑中石油在巨大利益驱动下不择手段使招和动用中央政府力量高压,那时地方政府只得执行命令,但“枪口抬高一寸”的基础已然存在。警察同学也上网,对父老乡亲下狠手的傻警察只会是极少数。最重要的,民众不要轻言暴力,发现暴力(有可能是“敌方”派出掺沙子的)就制止、报警,不在这个问题上给“敌方”以暴力镇压的口实、把柄。

但“被喝茶”、拘留、坐牢的可能性是有的,怎么办?趋利避害是人的本能,害怕并不可耻,关键是要有消减害怕降低风险的东西明白无误地摆在那里,让勇者愈勇义者愈义利者有利。一人被捉,全家遭殃,谁都巴不得别人冲朝前,于是你望我我望你就熄火了。个人建议,“领袖们”应发起设立一个“救助金”项目,募捐拉赞助。请律师要花钱,搞活动需要物料要花钱,最重要的是:一旦有人被捉,好“送饭”啊,可以救济到被捉者的家庭啊。红军发动农民打土豪是因为农民能分田地不是吗?有了田地你要保护自己的财产就去当红军防止土豪劣绅还乡团白匪来反攻倒算嘛。没错,我要说的道理是:抵抗这件事不仅应该做成义之所在同时还是利之所在,利在公共也在个人。付出就该有回报,你先别管勇者为义而来还是为利而来,反正他冲朝你前了冒着比你大的风险,你捐个百把块钱难倒还吃亏了不成?本人愿意帮着监督“救助金”的公开透明财务帐。

@梅念蜀去申请项目信息公开了,为什么没有第二个第三个梅念蜀?有@郑楔健去发传单被喝茶了,申请游行又被喝茶了,怎么没有第二个第三个@郑楔健了呢?需要“救助金”这样的保障机制啊,有钱有律师有群众声援这才成得了事。

虽然申请信息公开可能官府根本就不理睬你或者公开些无关紧要的信息,但你可以行政诉讼它,胜诉败诉不重要,重要的是这种姿态和形式。就算警方批准你游行,地点指定到荒山野岭,也去游,要的是照片旗帜标语新闻传播不是吗?它不批准,你就自动获得道义法律上的优势,你不仁怨不得我无义不是吗?小手段小伎俩多得是,我就不一一列举了,后面有的是机会随机应变。

(全文完)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