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闫志洋-闫先森
闫志洋-闫先森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4,443
  • 关注人气:10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车上树,牛上房,时哉运哉!

(2014-11-26 19:25:54)
标签:

杂谈

车上树,牛上房,时哉运哉!

 

分享一个张姐讲给我的故事,每次遇见不顺心的事情,我总会把它翻出来看一遍,觉得挺有效果的,写出来,和大家分享一下吧。

 

相传在明末我家乡有一个姓郑的中医世家,世代行医,医术高超,很多人千里迢迢到这里看病。几代人以行医为生,也算是造福一方。然而,当传到郑郝这一代,正好是第十代。郑郝从小便接触中医,耳语目染,十几岁就会开方子了,那时候郑郝是附近人们口中的神童。然而当郑郝父母过世之后,郑家便一落千丈。

 

郑郝学了一手好中医,怎奈时运不济,每每他经手的病人并非药到病除,反而病情加重,有些甚至回家之后便即刻暴亡。久而久之,找郑郝看病抓药的人日渐减少,郑家也日渐衰败。郑郝苦闷难当,本来自己一手好医术,却总也得不到施展。苦闷之余,郑郝迷上了赌博,嫖妓,整日出入各大赌坊和妓院,花光了祖辈的家底便开始变卖家产,开始是地,然后是家具,最后连房子也一并卖了出去。

 

随后郑郝买下一处便宜的茅屋住下,但是因为过去挥霍过度,债主频频找上门来,拿不到钱,债主便暴走郑郝一顿,以消心头之恨,因此郑郝几乎每天都脸上带伤。一日,郑郝在街上捡到一吊钱,他打来半斤酒,买了一盘花生米,自饮自酌,喝的半熏,越想自己越觉得愧对先人祖宗,想到窄处,萌生自尽的念头。

 

是夜,郑郝借着酒劲来到秋水桥上,此时已是深秋,湫水河河水暴涨,他望着波光粼粼的湫水河心想一旦跳下,便会了却此生。正在此时一只手忽然拉住了郑郝的脚,郑郝低下头,只见在桥护栏下面竟然蜷缩着一个人,这是一个身穿黑色皮袄,身体干瘦的老人。郑郝见那老人已经奄奄一息,顿时慈悲心起,他将老人背回家中,灌下一碗热汤,正准备替那老人把脉,谁知这时候老人睁开眼睛,见是郑郝立刻缩回手,退了退说道:“你千万别替我把脉!”

 

郑郝愕然,只见那老人微微笑着说道:“相传你看过的病人全部非死即伤!”

 

郑郝闻言悲从中来,他站起身长出一口气,自言自语道:“没想到连一个乞丐也怕我看病,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想到这里郑郝暴起向墙上撞去,可是这一下恐怕郑郝根本没有用力,并没有将自己撞死,甚至一点皮都没有伤到,这时候那老人走到郑郝身边说道:“其实不是你医道不精,只是时运不济而已!”

 

郑郝愣住,只见那老人微笑着掐指一算说道:“时运未到,不管你如何做,结果也不尽如人意,时运至,则如有神助!”

 

郑郝听那老人说话甚是有理,于是便问道:“何时才是我的时运?”

 

老人笑了笑说道:“车上树,牛上房,时运至也!”

 

说罢老人笑着缓缓走了出去,留下郑郝一人在屋内琢磨,车怎么会上树?牛又如何上房?这句话简直和猴年马月一样,根本遥遥无期。

 

正在这时候,那房子轰然倒塌,将郑郝砸在里面,正所谓时运不济,喝口凉水都塞牙。刚刚那一下郑郝没有撞死,但是把这破旧的房子撞的松动了。好在郑郝并未被砸死,只是受了轻伤,经过这一生一死,郑郝已经放弃了轻生的念头,但是房子已经毁了,他只能选择远行,离开这里。

 

辗转半年有余,郑郝一路乞讨或者行医,一路毫无目的的向前走。一日他来到一个村子,这村子的村口有一颗已经枯死的老槐树,他走的口干舌燥,在老槐树下乘凉,这时候书上传来了知了的叫声,让人听了十分烦躁,他抬起头,顿时愣住了,只见一架破旧的织布车被人丢在那老槐树上,他立刻想起老人说的话,自言自语道:难不成这就是车上树?那牛上房呢?想到这里他向远处忘了一眼,只见不远处有一个盘山道,盘山道下都是房子,这时候一个老人拉着一头牛,从盘山道走过,从郑郝的角度上看,掐死那头牛走在房子上。郑郝不禁心头一喜,难道这是自己时运将至的征兆?

 

接着他快步走过那盘山道,到了山顶向下一看,山下竟然是一处七进七出的院落,那院落修建的颇有气派,应该是一个大户人家。郑郝下山,正好从大户门口路过,这时候一个管家模样的人忽然从门里走出来,一把抓住郑郝说道:“你是不是郎中?”

 

郑郝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那管家面有喜色,随后又问道:“你可是姓郑?”

 

郑郝点了点头,那管家不由分说立刻向内中喊道:“郎中来了!”

 

接着里面奔出几个人,簇拥着郑郝进入大宅,把郑郝弄得有些丈二的和尚摸不到头脑,进入大宅之后便是大排筵宴招待郑郝,郑郝那时已然是饥肠辘辘,他也管不了那么许多,甩开腮帮子一阵狂吃,吃饭间一个老员外走了进来,见到郑郝立刻热情的寒暄,后来郑郝从老员外的口中得知府上的小姐和安人身患怪疾,昏迷不醒已经有三年多了,找了很多医生却束手无策,最后一日他们从一个高人口中得知郑郝正好可以治疗此病,而且告知员外郑郝经过这里的时辰,所以才有了门口那一幕。

 

郑郝听完心下犹豫,他所经手的病人非死即伤,但是既然已经吃了人家的,现在想要临阵脱逃,那是万万不能的。于是郑郝只能硬着头皮去给小姐和安人号了脉,那脉象十分怪异,郑郝也没有万分把握。号脉之后,郑郝故作沉吟,心中思忖如何逃脱,想来想去,站起身问员外茅房在哪里?员外立刻让下人带着郑郝去如厕。

 

郑郝进入茅房之后,立刻踩着马桶双手扒在墙上,准备越墙而逃,可是怎奈这墙实在是又高又滑,郑郝几次三番都没能成功。这时候等在外面的管家有些不耐烦了,进入茅厕一看,郑郝此时正趴在墙上立刻好奇地问道:“先生,你为何如此?”

 

郑郝有些尴尬,但是灵机一动,在墙上抓了抓,摸到一些长在墙头的蘑菇,立刻面有喜色地说道:“我在找一味药引!”说完他将那蘑菇拿在手里递给管家,随后又开了一个药方。

 

给小姐和安人饮下汤药之后,郑郝心头开始打鼓,倘若和之前一般弄出人命,恐怕自己必定是死无葬身之地。大概过了小半个时辰,内中丫鬟忽然跑了出来,惊慌失措地说道:“不好了,安人吐血了!”

 

员外一听脸色立时难看,勃然大怒,即刻命人将郑郝绑了起来,准备送到衙门。郑郝心想自己这次恐怕是凶多吉少了,就在几个人押着郑郝准备离开的时候,那丫鬟再次从内中奔了出来,大叫着说道:“小姐醒过来了,要吃东西!”

 

员外大喜,立刻命人放了郑郝,即刻跑到屋子内去看小姐和安人。郑郝长出一口气,心道终于捡回了一条命。

 

后来小姐和安人很快痊愈,随后郑郝得知员外本事朝廷高官,现在告老还乡,之后员外帮助郑郝在附近开了医馆,而郑郝高超的医术很快传到了朝廷里,最后被提拔为御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