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闫志洋-闫先森
闫志洋-闫先森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4,443
  • 关注人气:10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人皮手札之南栗囚徒

(2014-09-04 05:58:40)
标签:

杂谈

楔子

这段话应该写在全书的最前面,很多时候我觉得这不应该算作是一本书,或者一个故事,更像是一段经历,而我只是一个如实的记录者而已,仅此而已。

在近两年的时间一直有人在不同场合问我关于《人皮手札》后面又发生了什么事情,关于巫媛媛的现状,关于我们两个之间的感情如何,类似这样的问题我回答了无数遍,而每回答一遍就觉得自己的罪恶感更加深了一分。因为那些回答大多充满了敷衍。可是这种敷衍并非出于本意,关于后面又发生了什么,我就像是忽然失忆了一样,脑海中一片混乱,隐约记得的只是那场离奇的火灾,那个忽然出现又失踪的穿着黑色长衫的男人,最后记得的就是候机大厅刺耳的轰鸣声,巫媛媛走过安检那双泪眼朦胧的眼睛,除此之外……

是的,正如你所看到的,巫媛媛离开了。在两年前的那个夏天她离开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时候应该是2010年吧,更确切的说是在《人皮手札》第二部上市后不久,而你们一直关心的剥皮鼠宝宝也在巫媛媛离开不久忽然失踪了。而这一去就是两年,音讯全无的两年。

一度我曾天真的以为一切都过去了,正如我之前说过的我的经历很简单,不是被隐匿,就是被禁忌,既然这样就让一切都成为隐匿过去吧。不再触及人皮手札,不再提及关于守陵人的任何事情,甚至不再继续写人皮手札的故事,让它烂在角落里,一直尘封下去。

而在这两年的时间里我身边发生了很多事,比如南栗古香在S市经营的非常红火,比如我真的和巫媛媛彻底失去了联系,比如我离开南栗回到了S市,比如说我又写了新书《虫图腾》,比如我唯一的沟通就是于子房从西藏偶尔打来的电话,又比如我被逼着相了无数次的亲……

但是我却依然孤单,我总是在寻找着巫媛媛的痕迹,甚至从别的女孩身上寻找她的影子。但是这本身就是错误的,正如那句很流行的话,你再也不可能遇到第二个我!是的,从那之后我再也没见到第二个巫媛媛。她就这么凭空的离开了。

没事的时候总是会站在阳台上望着远近的天一整天一整天的发呆,或者坐在电脑前看着上面早已经黑掉两年的头像,而这些我只能一点点的隐藏起来。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就当是做了一场梦吧,不管怎么样生活还是要继续的。我这样对自己说。

如果不是因为发生了那件事,恐怕一切应该就此终止了,恐怕我和巫媛媛此生再也无缘再见……

于子房打电话对我说“那件事之后你们两个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其实对于整件事我至今的记忆早已经模糊了,只有一些零零散散的记忆,于是点上一根烟笑着说道:“你一个和尚,懂什么啊?好好念你的经吧!”

“好吧,你现在每天都做什么?”于子房追问道。

“我?写写书,发发呆,偶尔被老妈拉着去相个亲什么的!”我一面抽烟一面走向落地窗。

“难道就没有你中意的女孩?”子房的这个问题已经问过无数次了,每次问道这个问题我们两个就会一如继让的陷入深深的沉默,一般而言他会在之后关断电话,而今天他忽然清了清嗓子说道:“你……你是不是还在想着巫媛媛?”

子房的语气很轻然而却让我身体一震剧烈的颤抖,经历了这两年的时间我本以为自己已经可以坦然面对,可是我却错了。一时间我竟然不知道如何作答,嘿嘿傻笑两声然后走向落地窗,将厚重的窗帘拉开,这个整日浸泡在黑暗中的房间终于迎来了难得的一丝光亮,阳光有些刺眼,我微微眯着眼睛望着窗外,瞬间我整个人都怔住了,怔怔的望着窗外。

而此时子房见我始终不回答终于忍不住在电话那边咆哮了起来,“闫志洋,你究竟要做什么?你该清醒清醒了,巫媛媛她……”

“子房!”我忽然打断了子房的话不可思议的说道:“等等一会儿我打给你!”说罢我挂掉电话狂奔着冲向楼下,刚刚出现在小区门口的那个背影,那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背影。

外面的阳光很刺眼,我就像是一具已经在暗地里待得时间太久的僵尸一般有些畏惧的向后退了退,然后冲到小区门口,正值午后的小区里空无一人,S市的火炉天气极少有人会在这个时候出来。我在小区门口踯躅片刻向前面的两条街疯了似的跑了两三里路,始终没有再看到那个背影。我停下来气喘吁吁的弓着身子,此时我才发现额头上的汗水已经不知不觉打湿了睫毛,流进眼眶有些砂疼。

回来的路上我宛如一个泄了气的皮球一般,刚刚的那个背影,那个背影肯定是巫媛媛,只是……正在这时我的手机再次响了起来,我接通了电话。

“出了什么事?”子房关切的问道。

“呵呵,你相信吗?”我苦笑着说道,“刚刚我看到巫媛媛了!”

“巫媛媛?”子房像是在思索着一字一句的重复着这三个字,良久之后子房长出一口气说道:“洋洋,如果你有时间就来一次西藏吧,有些事情我想和你面对面的聊聊!”

我犹豫着扭过头向身后的大街望了望,然后叹了口气说道:“好,这几天确定下来我就给你打电话。”说完我挂断了电话。

回到空荡荡的房间,我轻轻的推开了卧室的门,自从巫媛媛离开之后这间房间就从来没有动过,我走到窗前将窗帘轻轻拉开,拉过一旁的椅子坐在上面点上一根烟背对着房门望着窗外一个人默默的抽着。每每这个时候我总有一种感觉,仿佛巫媛媛从来也没有离开过,从来没有,只要我一转身她就会和之前一样笑眯眯的出现在门口。可是每次我扭过头的时候却只有空荡荡的门,不过这次除外,因为我扭过头的时候老娘正掐着腰站在门口怒视着我。

“张姐,您最近练得什么功夫?怎么走路都悄无声息的?”我满脸堆笑着迎上去说道,老妈姓张,从小便没大没小的叫她张姐。

“少给我嬉皮笑脸的!”老妈火气十足的说道:“你告诉我,你昨天和相亲的那姑娘说了什么?”我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张姐今天是来兴师问罪的。

“没有什么啊!”我耸了耸肩推着老妈坐在沙发上,然后拿过一个纸杯走到饮水机旁准备给她倒杯水,谁知饮水机里面早已空空如也。张姐抓住机会怒道:“你看看你自己都过的什么日子啊?”张姐怒不可谒的环视了房间一圈,茶几七零八落的散落着几个方便面的袋子,地上更是凌乱不堪,最后她的目光落在了我的身上,“你已经不小了,赶紧找个女孩好好过日子吧!”

我低下头双手背在后面揉搓着那个纸杯,良久之后才低声辩解道:“你介绍的那几个女孩的要求都太高了,是人家对我不满意啊!”

“人家不满意?”张姐听到我的辩解不但不满意,反而起到了火上浇油的作用立刻正襟危坐怒视着我道:“呵呵,你倒是还有理了,那你告诉我昨天你和那个女孩说了什么?”

我快速的揉搓着身后已经被捏平的被子憋不住竟然笑出声来,昨天老妈托人给我介绍了个对象,那女孩长得嘛应该算是不错啦,双方认识之后我便熟悉的带着女孩去外面逛街,一面走我一面给她讲之前和巫媛媛之间所发生的事情,这女孩听说和我在一起还有生命危险自然避之唯恐不及了。

“还笑!”张姐忍不住站起身轻轻拍了我一下,然后一面帮我收拾屋子一面说道:“过几天还有一个女孩子和你相亲,这次我会一直守在你身边的,我看你小子还有什么鬼主意!”

“张姐……不用这样吧!”我惊愕的望着张姐,只见张姐扭过头盯着我一字一句的说道:“我是认真的!”

我无奈的撇了撇嘴然后伸手帮张姐收拾着房间,忽然张姐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扭过头说道:“我差点被你气的忘记了,你二大伯让我带给你一件东西!”说完张姐从包里掏出一个发黄的信封递给我,我疑惑的接过那个旧信封迟疑了一会儿轻轻地将信封拆开……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