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跨越新教与东正教间的鸿沟(渔夫)

(2018-09-24 08:43:16)
分类: 《举目》网站“天下事”栏目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天下事专栏2018.08.20

作者:渔夫


东西教会分裂之历史背景


土耳其位处小亚细亚,是欧亚交界之地,历史上曾受过许多强权的入侵。波斯帝国强大时,往西进占土耳其,希腊亚历山大大帝强大时,往东经土耳其进攻亚洲,留下希腊文化的影响。后来,中亚的塞尔柱突厥也进占土耳其,甚至成立奥斯曼帝国近500年。


而在教会历史上,小亚细亚更是曾居举足轻重的地位。它是保罗三次宣教必经之地。此外,教会历史还有许多重要的事件发生在现今土耳其的这个半岛。教会早期的四大公会都在土耳其召开,其结果多少造成教会的分裂。


431年的以弗所公会判君士坦丁堡主教长聂斯托流为异端。但许多在安提阿的教会、跟随聂斯托流的信徒,并没有接受以弗所公会的决议,他们东迁至亚述,与亚述教会合并,另立“东方亚述教会”,后迁至波斯,他们的宣教士甚至传福音到中国。


451年迦克顿公会制定信仰定义,确认基督的神性与人性的关系。但下列的东方(Oriental) 教会认为迦克顿信仰定义,将基督的两性过于分割而拒绝接受迦克顿公会的基督论。这些教会基本上都在罗马帝国以外:


•      亚美尼亚教会

•      埃及的科普特教会

•      叙利亚的东方亚述教会

•       伊索比亚(埃塞俄比亚)教会


1054年,位于原罗马帝国境内的天主教与东正教在君士坦丁堡正式宣布分裂。


1453年,塞尔柱突厥攻陷君士坦丁堡(拜占庭),成立信奉伊斯兰教的奥斯曼帝国。但允许境内的东正教继续存在。


1517年,马丁路德发起改教,正式脱离天主教。马丁路德改教后,东正教也热烈讨论西方新旧两派的神学立场。


1629年,君士坦丁堡主教长鲁卡里斯(Cyril Lucaris)发表“信仰宣言”,内容与西方的新教信仰非常相似,引起东正教内部激烈的争论。


1672年,东正教公会宣布鲁卡里斯主教长为 “加尔文派异端”。


以上这些历史事件都与现今的土耳其有深刻的关联。这也造成土耳其境内的基督教四分五裂,一直为人诟病。


出版共同教义书

但在2002年,当时的土耳其政府为了教科书的需求,要求基督教的各个派别联合说明基督教的信仰。各教派因此同意成立一个11人的联合委员会,包含了所有5个不同的教派,出版一本精简而又完整的基督教基本共同教义的书。


在十多年间,他们一再的对书稿的内容批评和修改,写了又重写。直到2015年,所有的教会都支持最后的版本,而同意出书。这本书在12章简明的文字中,介绍了基督教的基本教导:从神的本性与基督耶稣的救恩到圣经的默示,圣灵的工作,以及教会的使命。


2018年,这本书正式翻译为英文,希望让全世界的基督徒都可以读这本书。


东正教的总主教长巴多罗买(Ecumenical Patriarch Bartholomew)在英文版的发表大会致词时提到:“这个因政府要求而成立的联合委员会,却使得我们彼此更为接近,我们发现有共同的信念,因而体认到我们之间的相同点大大的超过造成我们分裂的地方。”(注)


这本书的出版,至少反转了上述许多因教会历史上的事件所造成的分裂。出版这本书的联合委员会包括东正教,亚美尼亚教会,东方亚述教会,天主教,以及新教的各宗派。


亚美尼亚正教的主教马萨尔彦(Bishop Sahak Masalyan)说: “你在整个教会历史上找不到像这样的一页历史。这简直就是神迹。”他是这本书的主要撰稿人。


世界福音联盟(World Evangelical Alliance, WEA)的席尔马克(Thomas Schirrmacher)也在这次英文版发表会上发言:“传福音最大的障碍就是基督教内部的分裂与争论。所以,我们必须要证明基督教只有一个信息。这点必须要从各教会派别之间开始。”


双方开始对话


土耳其福音联盟的孔诺甘(Behnan Konutgan)指出,在土耳其的新教与正教之间一直存在着一面有敌意的高墙。当双方开始对话时,大多数的福音派信徒都持怀疑的态度。但大约10年前,席尔马克与孔诺甘每一年都去拜访正教的领袖。他们共同建立了一个处理彼此间抱怨投诉的程序。


孔诺甘说: “许多福音派的信徒其实是很短视的。他们没有想到东正教与天主教在土耳其有数百年的历史。如果他们去读读这本书,就会发现我们之间的信仰有90%到95%是相同的。”


至于是让保守的新教徒能往基督徒合一跨一步,还是使古老的传统教会多了解福音派信念,席尔马克相信双方对话的力量。在对话之中,福音派突然发现,原来不论是哪一个教派,我们都有同一的信仰。


当然,在一开始对话时,双方未必会互相帮助。在离土耳其不算远的埃及就有类似的例子。当早期英国的宣教士到埃及时,他们是在科普特正教的结构中工作。但后来美国的宣教士在埃及,却要原是科普特教会的信徒脱离科普特教会,另外组成新教的教会。



《哈比比吉尔吉斯》


科普特正教在澳洲墨尔本的主教苏里叶(Anba Suriel)最近写了一本书《哈比比吉尔吉斯》(Habib Girgis)。这本书描写在100年前这位吉尔吉斯执事,如何像“黑暗中的明光”般,将堕落中的科普特教会扭转回来。


在那个时代,科普特教会的神父没有任何机会接受有系统性的训练。他们都是世袭地担任起神职。新教的宣教士们在埃及建立了一所神学院,一个圣经公会,并且在科普特教会开始儿童主日学。这些都像是点点星火。苏里叶在书中写道“绝大多数的科普特信众都不愿意改信新教,但这些星火却摇醒了他们灵命上的需要,因而开始在教会中进行改革。”


宣教士提供吉尔吉斯材料,埃及圣经公会也以极为低的价钱(有时甚至免费)让吉尔吉斯可以把圣经供应给学生。圣经公会的副主席沈努达(Shenouda) 说:“当时美国的宣教士提出这个主意,正教也跟着如此做,好像是竞争,但科普特正教却从宣教士那儿学到了教导孩子的方法,而不是去攻击这些宣教士。”


今天,埃及圣经公会不再与其他教派竞争,而是由各教派联合参与。他们的同工中,有许多都是科普特正教的信徒。他们已出版了超过700本针对儿童的书籍。


对话也可以带来一些政治上的利益。在亚历山大城,地方政府的法规本来会强迫关闭一些福音派的圣经公会分会。但考虑到若如此,将会使所有的埃及基督徒无法取得圣经,而造成“国家安全”问题,最后当局决定不关闭这些分会。圣经公会的秘书长阿塔拉(Ramez Atallah)说:“在中东,福音派基督徒是一群非常微小的少数族裔。如果圣经公会只是为了福音派基督徒,国家安全部门绝对不会插手。”


基督教的卫星电视台SAT-7


土耳其一家基督教的卫星电视台SAT-7, 几乎要停播。这家电台在1996年开始,与中东其他的教会合作,2006年开始有土耳其语的节目播出。


一位在土耳其的业务推展员如此说: “当SAT-7 土耳其开播时,所有的人都认为这是个新教的宣教频道。我们花了相当的时间去改进我们与传统教会的关系。”最初,政府掌控的土耳其卫星拒绝播放的申请。后来,SAT-7土耳其的执行董事艾肯尔(Melih Ekener)重新申请播放执照,详细的解释该频道的目的以及所代表的各个教派。2015年,终于获得批准,现在是土耳其境内唯一的土耳其语基督教频道,目前节目收视的人数超过5千万。


艾肯尔说:“凡是接受尼西亚公信经的都是基督徒。”基于这点,SAT-7很自豪的为《基督教:基本教导》这本书播放广告。


 SAT-7的总裁爱思考特(Terry Ascott)说:“西方的福音派介绍了利用媒体来分享福音。但正教教导我们这些懒惰的福音派信徒如何坚持属灵的纪律,也让我们知道如何将我们面对的危机正确地放置于基督教没有中断过的教会历史之中。”


注:相关内容请见2018年6月22日《举目》官网天下事专栏《土耳其各基督教派出书表明共同教义》,http://behold.oc.org/?p=36754。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