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七夕专稿:婚姻使我们失去爱的能力?——在七夕写给害怕“婚内失恋”的你(王敏俐)

(2018-08-22 16:23:48)
分类: 生活与信仰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2018/08.17

作者:王敏俐

《婚内失恋》



前阵子,一个饶富意味的书名——《婚内失恋》,吸引了我的关注。台湾精神科医师邓惠文在她的这本著作中,探讨了进入婚姻,却渐渐失去恋爱感觉的夫妻。她将这样的婚姻关系定义为“婚内失恋”,在书中,作者思考并试图突破面对婚姻框架的无力与无奈。



“近年台湾的离婚率不低,简化地说,可以想象为每三对结婚就差不多有一对离婚。而在结婚与离婚之间,处于已婚状态的女人,许多是不快乐的,那感觉恐怕比未婚熟女更像leftover──没吃完的冷掉的肉排,失去风味的蔬菜,干掉的米饭或硬掉的面包……”(注)



结婚之前,情侣们即便是天天见面,分离时也感觉像牛郎织女一般,度日如年,但为何在婚姻之中的男男女女,却常常感觉自己处于“婚内失恋”呢?



另一个有趣的现象是,在脸书与社交媒体中,常常出现以“室友”来称呼自己的另一半。“室友”这个昵称很值得玩味,其中说出了彼此之间共处、共有、共享一个家的亲密,但也在若隐若现中,透露了彼此间仿佛始终无法跨越的差距与隔阂——双方在世界观、金钱观、对于家的想象,对于爱的表达方式上等存在的差异。



在婚姻中称自己的另一半为“室友”,或许是一种半开玩笑、欲擒故纵的撒娇,但也可能是一种表述内心失落与寂寞的淡然自嘲。






卒婚



面对两性之间的差异,几乎全世界的已婚女性们或多或少都在那种时而亲密、时而感到失联无解的欲振乏力之间,来回摆荡。日本女作家杉山由美子在她的著作《卒婚》中也摸索着这个相似的议题。



在书中她采访了6对夫妇,他们的共同点是,夫妻以分居的方式,维持着婚姻的关系,给予彼此在社交与自我实现上,更多宽广的伸展自由,他们将这样的生活方式称之为“卒婚”。



但“卒婚”是否真能成为解决婚姻冲突、改善婚内失恋的幸福之道呢?



保持适当的距离,或许可以减缓彼此差异所造成的冲突,却无法让婚姻中的两人更多的感受到爱与接纳,更深经历婚姻里的合一。准确地说,这也许是一种看透真相却无计可施的权宜之法。



如果一对爱侣在二三十岁时决定进入婚姻的殿堂、许下诺言一生相守,他们的目的绝对不是为了二三十年后,为着要维持一段无味的婚姻,而与对方保持可取暖,又不会刺伤、干涉对方的分居状态。



婚姻,不只是一纸约定,更是人类关系与链接建立的起始单元。



上帝在起初创造婚姻的目的,是因为祂认为“那人独居不好”,因祂是一位看重关系的神。两个有自由意志的人,在进入一段婚姻关系后,愿意放下自我,借着彼此接纳、彼此牺牲,彼此顺服、彼此看重、彼此成全,享受一种身心灵美好的合一,如三位一体之神同荣同尊却彼此顺服成全的亲密相交。



亚当独居时,无法经历到那样痛并快乐的深刻关系,于是上帝为他造了一个配偶来帮助他。



许多人说婚姻是使人受拘束的枷锁,是使人失去自由的围城,一个本可以自由来去的人,在进入婚姻后,不再能够按照自己的人生规划与偏爱的节奏步调前行:一个想回国的人因为另一半的工作旅居海外;一个做事急惊风的人必须等候慢条斯理的另一半;一个侧重理性逻辑的人,必须等候另一半澎湃情感的消化与缓冲……




 

更宽广的自由



事实上,婚姻是操练真自由的宝贵学校。



在进入婚姻前,我们所享受与体认的,是孑然一身、自己为自己作主的自由;结婚后,上帝却要让我们在彼此的雕琢与打磨中,经历更深刻、更宽广的自由。



现实生活中的我们,常常包裹着坚硬的外壳,不让另一半进入我们内心的世界;常常背负着无法接纳自我的羞耻感,耻于表露内里的脆弱与真实的爱意;常常以过去的亏欠与伤痕为筹码,胁迫我们的另一半降服在我们的意志之下;常常以愤怒或冷漠为武器,欲夺回我们在婚姻关系中的主导权……



其实,每个进入婚姻的人,都必然会经历一场婚内的失恋,因为,不完美的我们终究会经历到对自己、对另一半的失望。在婚姻中,当对方的软弱与不足摆在我们眼前时,上帝在试验、熬炼着我们,帮助我们,给我们有恩典与力量,可以有不埋怨的自由、有彼此接纳与饶恕的自由。



每个人生命中最破碎不堪,无法与人共处的角落,正是上帝恩典的手渴望去抚摸、缠裹与医治的地方。多数时候,连我们自己也意识不到自己的盲点,却在婚姻里因着财务、育儿、原生家庭、生涯规划等所衍生的冲突当中显明出来。



但是,在做抉择的过程中,当我们因着爱、尊重与顺服的缘故,学习放下本来的计划、步调与作法时,圣灵也会不断地光照我们,让我们重新审视自己最初执着的动机。



我们认识到自己最初的坚持,可能夹杂着自私、虚荣、恐惧甚至是原生家庭的伤害,这些一点一滴赤露敞开在神的面前,便被医治、被重整;我们在主里顺服与爱另一半、为对方舍己牺牲的过程,圣灵会帮助我们看见在我们生命中,那些取代上帝来给我们满足感与安全感的偶像,上帝要给我们力量破碎内心的偶像,经历基督里的真自由。

 

我的故事



我自己便是在婚姻中,不断地被上帝破碎内心的偶像,重整自我。



我和先生在学生时代结婚。那一年,我们同时毕业于慕尼黑大学,我渴望毕业后回台湾,先生则是坚持要继续前往荷兰的实验室工作,我们之间产生了很大的张力与拉扯。当时,我的辅导提醒我,圣经中的教导是妻子要顺服丈夫,夫妻要一起同住,不可分开。因此虽然我心中有许多的拉扯,但依然硬着头皮与先生前往陌生的荷兰。



在荷兰的头两年,是我生命最深沉的低谷。上帝很幽默,我们搬到荷兰后,当我在申请依亲的配偶签证时,荷兰外事局将我们的结婚证书弄丢了,以致我无法申请相关的居留。有将近两年的时间,我以为期三个月不断替换的旅游签证生活在荷兰,在当地完全没有任何找工作的可能性,每一次的出入境也经历海关百般的刁难。



在那一段时间,我低落到一个地步,每天起床就是不停地哭泣、不停地埋怨。有一年春节回台湾前夕,我对我的辅导说,毕业后一事无成令我感到羞辱,我不知道该如何回去面对我的父母,他们栽培我在德国留学,我却无法凭着自己的能力为他们准备礼物……



感谢上帝,辅导很爱我,他很真实地指出了我的盲点与问题。他说:“敏俐,我想不到,你是一个那么虚荣的人,你在传福音时告诉别人耶稣完全地接纳我们,爱我们,但是在实际的生活中,你却依然想用世俗的方式,向你的父母证明你的能力。那些礼物真的是他们最需要的吗?或者,他们最需要的,是耶稣的爱与救恩?”他说的完全正确,我只能来到上帝面前,承认自己的软弱与虚荣。



有一次,当我从伦敦返回荷兰时,在机场又因为自己非常奇怪的签证历史而被海关刁难,我满心苦毒、抱怨,我对上帝说:“既然你把我带到了荷兰,为什么不给我在这里的居留签证呢?”



那一刻,上帝立即借着一个心中的意念响应了我:“孩子,如果你每天抱怨、打从心里就不想留在荷兰,我为什么要给你这里的居留签证呢?”我马上安静下来,在上帝面前认罪、悔改,承认我表面上跟着先生来了荷兰,内心却从来没有顺服过,而上帝看的并非外表,而是内心。奇妙的是,我在一周后终于拿到了等候两年的居留签证。






我开始一份兼职的工作,再度感受到生活充满活力,人生也终于找到了意义。但就在当我认为自己终于找到了一个施力点,可以发挥所长,每一天都享受在这份工作中时,上帝对我的生命却有不同的心意。



有一天,当我走进办公室时,内心突然有一个意念问道:“敏俐,你想要这样度过一生的时间吗?”我理所当然地回答:“是的,憋了两年,我终于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了!”就在那天,上帝用祂的话语呼召了我,触摸了我,这样的经验奇妙不可言喻,却深深带着医治的大能。我只能说,我遇见了祂的荣耀,我降服在祂的荣耀之中。



过去我曾经痛苦地以为,上帝把我带入婚姻是要使我受苦,祂借着婚姻使我不得不放弃自己的梦想与生涯规划,放弃自己所热爱的专业。直到那一天,在圣灵的光照之中,我才认识到,原来上帝并不是要把我最爱的夺走,而是要把最好的给我,那就是耶稣基督自己。



一旦生命真的与上帝相遇,知道什么是最好的,我便不再愿意自己留恋于过往那些次好的事物中。从那时起,我便辞去工作,参与在欧洲的华人留学生事工之中,也更深了解在婚姻之中顺服的意义。



婚姻,是人类关系与链接建立的起始单元,我们因为相异或者相同被彼此吸引,进入婚姻,也因为对彼此的失望,而陷入婚内失恋或情感的绝望中。但上帝是爱的源头,也是创造婚姻的那一位主,在祂所创造的婚姻中,祂渴望我们在爱与顺服的过程中,经历更深的合一,破碎我们心中的偶像,在婚姻中一起敬拜耶稣,享受基督里的自由。



注:

参考

https://buzzorange.com/vidaorange/2017/12/11/do-not-be-borting/



作者现居美国西雅图,为全职妈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