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跨文化服事需要出国吗?(钟兴政)

(2018-07-06 15:09:29)
分类: 教会论坛
跨文化服事需要出国吗?(钟兴政)

钟兴政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2018.07.04


“跨文化”在台湾



我有机会教一门名为《跨文化的挑战》的课程,上课期间,同学们常常热烈讨论的一个问题是:我们需要出国,才有机会体验“跨文化”吗?



很多时候,我们以为出国才能接触不同文化的人,因为想到“跨文化”这个名词时,大家自然就联想到和外国人的接触。问题是在我们周遭,难道就不可以有效、有智慧地应对“跨文化”的需要吗?



我从小成长在台湾,后来到美国留学和生活,之后又再回到台湾工作。我发现,对于在美国的华人来说,认识和理解“跨文化”,是一件重要的事情。但是对在台湾的华人,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闽南人、客家人和外省人



我的父亲是客家人,母亲是闽南人。父母亲因在台湾糖厂工作而认识,他们在台湾云林县的虎尾镇结婚,我和弟弟妹妹也都在虎尾出生,后来我上小学时,我们家搬到了台北。所以,我小时候经历了4个不同的环境:回到爷爷奶奶家,是去到客家村;到了外公外婆家,是闽南村;回到家中,是糖厂宿舍;后来搬家,到了台北都会区。



这4个地方虽然都是台湾地区,但是习俗都不同。客家人以会说客家话为荣。客家人勤奋节俭,平时在家中自己人都很节省只有客人来时,才将好东西拿出来分享。那么我回到客家村时,算是客人还是自己人呢?我发现我可以算是自己人,因为我的血统——我是家中的长孙。另一方面,我也可以当自己是客人,因为我平常都不住在客家村,我的生活习惯和我的客家家人很不相同。



跨文化服事需要出国吗?(钟兴政)




事实上,我的心什么时候认同我是客家人,这时我说话的口气和样式,便可以像是一个客家人;相反地,我若是心里不喜欢自己是客家人,我就可以不作客家人,不论我是不是家中的长孙,我的行为举止可以和客家家人格格不入——这是我很小时心中体会到的一种细微的、“用心”的感觉。



这点很细微的感觉,我在结婚后更清楚感受到了。我的岳父是外省人,岳母是闽南人。每次和太太回娘家时,与岳父聊天,我都会有种想更了解外省人的想法。这是一种“用心”。“用心”是跨文化理解的基本需要。没有“用心”,我是不能真正和岳父成为家人的。



用心:“跨文化”智商的关键要素



很巧,“文化智商”(Cultural Intelligence, CQ)专家戴维·托马斯也主张,“用心”和知识是文化智商中的关键要素,“用心”可以从三方面来了解,即“用心”的注意力,“用心”的检视和“用心”的规范。(注1)



根据戴维·托马斯的定义,“用心”的注意力是指用所有的感官来了解和理解你目前“跨文化”的情境,例如,过年回娘家时我和岳父正在谈话,我除了倾听他谈话的内容,我也观察他的肢体语言和脸上的表情,并且了解每件他所谈话事件的背景,这就是“用心”的注意力。



其次来看“用心”的检视。戴维·托马斯说你要了解自己的假定、想法和情绪,之后用同样的想法易地而处来了解他人的假定、想法和情绪。换句话说,当我岳父说到他十多岁就离开父母亲时,他对父母亲的感受和想法,必定不会和我相同。我如果用我的成长环境,来理解他的假定一定不适合。当他说文革之后,他父母亲过世,然后他再没有看见父母亲,他的那种失落情绪,我自然不能完全体会。若是想要了解那种忧伤的感觉,我应该告诉自己,他的忧伤或许是我最忧伤感觉的5倍或10倍。这是第二种“用心”——“用心”的检视。



最后是“用心”的规范。“用心”的规范是指针对他人的个性和文化背景描绘出新的心理地图(mental map),然后用更合宜的态度来响应他人。不要用自己第一时间最直接的理解来回答他人。



当岳父说好像儿女们不是很乐意陪他去大陆老家看看时,我们第一时间的反应或许是:“对不起爸爸,我们这几年工作都太忙了,所以没有时间陪你去。”如果我们“用心”的规范,那么重新描绘出岳父新的心理地图(mental map)时,我应该了解他说话的语调和神情,其实他不是要批评或是责怪,只是需要我们理解:或许他觉得他健康不若从前,可以和我们一起回老家的机会不多。多了这一份新的心理地图,我们不会会错意。


跨文化服事需要出国吗?(钟兴政)




神也“用心”对待我们



其实,我们生活的环境中,到处都需要对“跨文化”有理解和预备。因为我们的神,也是“用心”来对待我们。《路加福音》有一节经文说“因我们上帝怜悯的心肠,叫清晨的日光从高天临到我们”(《路》1:78),大多数的英文译本都将我们上帝怜悯的心肠翻译成“the tender mercy of our God”(注2),这种温柔又怜悯的心肠。我认为前面提到的三种“用心”——“用心”的注意力,“用心”的检视和“用心”的规范,便是将“我们上帝怜悯的心肠”具体表达、活出来。



神怜悯我们,神爱我们,神也要我们这样地去怜悯人和爱人。圣经说:“你们要慈悲,像你们的父慈悲一样”(《路》6:36),因此“爱”是基督徒跨文化服事的最根本的动机。谁说“跨文化”的服事和理解只有出国时需要?其实,我们同种同文的华人之间,也有许多“跨文化”服事的需要,甚至在我们家人之间也需要。



我们爱,因为神先爱我们。



注:

1. 戴维·托马斯的《文化智商》书中,是用“用心”的监督,我将监督改成检视,因为检视一词比较容易理解。

2. KJV,NASB,NIV都翻译如上。

 作者是Gordon-Conwell职场神学教牧博士,目前在台北信友堂担任牧师并在台北华神教导职场神学相关课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