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牧羊记(小刚)

(2018-06-04 09:47:43)
分类: 教会论坛

小刚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2018.05.23



我是厨师出身的牧师。看到神从羊圈中将大卫召出来牧养祂的百姓,看到阿摩司对人说:“我原不是先知,也不是先知的门徒……耶和华选召我,使我不跟从羊群,对我说:‘你去向我民以色列说预言。’” (《摩》7:14-15) 我就很自然地想到自己怎样从厨师成为牧师的。



一、喂养羊群



20多年前,我蒙召要去读神学时,我的牧师问我,以后你会做哪方面的服事?我回答:除了不当牧师,我什么都做。我心里最害怕的,就是牧师每个礼拜要讲道。我哪有这么多的东西可以讲啊!



20多年过去了。去年的牧师节,我收到了厚厚一大迭、不下四五十张的问候卡片——教会里几乎每一位弟兄姐妹,都感谢我给他们神话语的喂养。是的,每一个主日,我都是带着极大的感动走上讲台,有时甚至有点迫不及待,因我知道,是神要我去对教会、对众人讲话(而今我才有点领悟,为何保罗谈到牧者讲道和讲道恩赐时,每每在前面加上“先知”二字)。



两年前,我回到了20年前被差派出去传道的母会作牧师,面对的是一片“沼泽”。连着两任主任牧师离去,教会出现了严重的纷争,甚至分裂。第一位离开的牧师,带着分离出去的部分会众,在附近又建立了一个教会。几年后第二位牧师离开,则使弟兄姐妹之间更加对立,彼此批评带来的伤害也更为严重。最后仅存的两位长老,亦引咎辞职。



如今两年过去,教会的停车场已车满为患殃及小区,这个四五十年来追求自我完善、内敛有余、外展不足的教会,提出了未来植堂的计划。教会能有如此神奇的变化,就是因为讲台上不断地传讲悔改赦罪的道! 



作为牧师,我最切慕先知讲道的恩赐。我作牧师越久,越能体会到耶利米说的,似乎有烧着的火闭塞在他的骨中,他就不能自禁。若不奉神的名讲论,他似乎就会被烧死!



从这个意义上看,牧师是一个悲剧性的角色。所以我在孤独的时候,常常想到摩西只身从山上下来,而山下百姓已经败坏的情景。我也常常想到耶稣在自己的家乡拿撒勒,被人厌弃,不再多行神迹时的叹息。



记得那一年,弟兄姐妹给教会的讲台打分(这年头教会就看好公司里的那套做法)。结果大家给外来的讲员85分,给我这个每天牧养/喂养他们的牧师却是61分。有人还在备注里写明:感情太强烈!声音太刺耳!还好那时我想到了当年保罗在教会的评分比我还糟(“其貌不扬、言语粗俗”),就得了安慰。



那天,我站在台上响应弟兄姐妹的分数时,真的像被神领到台前,演出一台戏!我有点悲愤地对会众说,盼望你们好好在主面前祷告,祷告你们的牧师敢于放胆传讲神的话语,而不堕落成叫人人都舒服的按摩师!



有时在外服事,有人会对我说,牧师我真的很喜欢听你的讲道。我会反问他,真的吗?如果我每个礼拜都对你讲这样的道,你还会喜欢我吗?



最令我感奋和享受的就是看到教会、看到人在神的话语面前改变。由此,我知道自己是讨了神的喜悦,也在蒙神使用。神呼召哈该、撒迦利亚的服事,也应该是我的服事!因此,最令我担心的,就是哪一天从神来的激动突然离开了我。我不止一次地告诉我所牧养的弟兄姐妹,如果哪一天我不再为神的话语激动,我就不作你们的牧师了。因为,若是我连自己都不能激动,我怎么还能让你们激动,一起来重建神的殿呢?


二、羊群生态



20多年来,我被神带到东,带到西。无论到哪里,我都会忙里偷闲,在后院开辟一小块菜圃,找一些农家的乐子。渐渐地,我悟出一个道理:常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其实教会也一样——若要结好果子,要先改变属灵的生态环境。



多年植堂拓荒的经历让我知道,一个教会要兴起来,必须先得着小组长(中层领袖)们的心。我是厨师出身的牧师,于是走到哪里,都会开设“组长早茶”,每月一次,用神赐给我的手艺,做最好的东西给我的小组长们吃。不说别的,我自制的腊肉、香肠、风鸡,还有师母做的豆浆、饭团、烧饼,听着就让人馋。有人说,在我家吃到了他这辈子最好的早茶。



除了吃喝,当然还要培训。我告诉大家:得着了你们,我就得着了教会!我用心服事你们,你们也要用心去服事你们的组员!



一年之后,“组长早茶”就移师教会了——人太多,家里连着添了两张桌子,都挤不下了。而今早茶的形态改变了,但牧师和组长的朋友关系却保持下来。



教会最难处的关系,就是教牧和长执的关系。我将组长早茶的模式引入教牧长执团契,借着每月一次的早茶,牧者带领众人一起学习神的话语。对于教会领袖而言,比做事更重要的,是我们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我们之间能不能坦诚、用心来讲话,像耶稣一样直白,不需要别人猜?我们能不能在想到同工的时候就有安全感,觉得他们是护卫我的约拿单?我们能不能在别人觉得羞耻的时候,像闪和雅弗一样,倒退着进去,为对方遮盖上衣袍?我们能不能像保罗的同工团队,笑在一起,也可以哭在一起?我心中的梦想,就是我们一起靠着神的恩典和怜悯,消除教牧、长执的“天然”对立!



这半年多来,我与其他3位教会同工,组成“守约、守望、守护、守密小组”,每个礼拜拿出45分钟的时间,彼此督责。我们敞开地分享7个在旁人看来极为隐私的问题:过去的一周,有否不当地与其他女性见面或约会?在处理金钱上,有否缺乏诚信?是否放纵自己接触色情信息和网站?有否花足够的时间,定时读经和祈祷?有否优先给予家人(太太和孩子)关怀和陪伴?有否落实神对自己的呼召和使命?最后一题是:以上6点答案,有无撒谎?男人都是比较孤独的,特别是那些在教会作领袖的。借着这种方式,我们成了知心的朋友。



那年新老执事换届,我们找了一个不错的旅馆共进早餐。我预备了漂亮的卡片,让大家为每一位执事,写下一句感谢的话,或者写下神借着他带给自己的祝福、帮助……那一天,有两位卸任的执事笑着对我说,他们感到教会的文化改变了!






三、游走的羊



植堂拓荒的那一年,有位年轻的执事因为夫妻关系上的难处,不仅放下了服事,还决定离去。这对初创的教会和我这个牧师的冲击可想而知。我为他痛心。我一直很看好这位满有热情、恩赐的小弟兄,也一路提携他。我真的怕他不明白,我们每个人在主面前都有两个身份,一是儿女,一是仆人。儿女即使不乖,打了屁股还是儿女;但仆人如果硬着心半道出局,就很难再蒙使用了,也不要再说什么恩赐了。那一天,我隐忍着泪,在众人面前为他祝福。我盼望他明白,自己多少还是得了祝福走的,有一天醒悟回家不会脸红。



说到弟兄姐妹在教会间“游走”,牧会多年的我,就怕那些“年轻”的信徒不懂属灵的伦理,哪里草绿就去哪里。所以,我会追着去给正要离开的人一个祝福。对那些从当地其他教会跑来的弟兄姐妹,我也劝诫对方,到自己的牧师那里去讨一个祝福,哪怕被骂一顿也好。否则,当他走到了第3家教会的时候,就会再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属于哪一家的了。从此,那浪子的灵可能一生伴随着他。要记得,雅各虽然诡诈,用尽了人的方法“抓”东西,但他看重那看不见的、迦南地继承权的祝福,却是蒙神记念的。不像他的哥哥,为一碗红豆汤出卖自己长子的名分,遭神咒诅。一个人如果有了向上讨祝福的心,他终究会以神为大、尊神为圣,最后就会蒙神祝福。






四、委身的羊



在教会,大家当然可以对人、对事、对教会的牧者和长执,提出批评和意见,但我告诉大家,得记住4个要点(即使对你的老板和其他在上掌权的也一样):



第一,自己先要在神面前祷告,搞清楚我到底是为了教会和他人好,还是为了证明自己。若有夹杂,先对付好了自己,再去向人开口。



第二,我可以提出意见和建议,但绝不可以施压,要别人照着我的想法去做。讲不讲在我,做不做由不得我。神赐人权柄,也给人责任。最后各人都要向神交账。



第三,说的时候,我要清楚地向人表明,愿意为自己所提出的建议负责。一旦采纳,将全力以赴,不会冷眼旁观。



第四,我衷心愿你成功!



你如果能这样做,无论走到哪里,都会蒙神祝福,也成为祝福别人的人。



许多时候我们的意见不被采纳,不是意见本身不够好,而是我们的心态有问题。当我们将神赐给我们的分辨的恩赐用错了地方,那就成了可怕的批评和论断。



前几年,我们教会修改章程,要求所有会众都重新提出会员申请,并上会员班学习。长执们的出发点是好的,是想藉此让弟兄姐妹同心合一。谁料到,由于所有会员都要重新申请登记,许多在教会几十年的弟兄姐妹,一夜之间痛失会籍和选举权。



新法一出,长执们被骂得灰头土脸。风雨飘摇中的教会,更是雪上加霜。我求问神。神要我效法耶稣道成肉身尽诸般的义。于是我安安静静地上会员班学习。会员班的老师,正是20多年前向我传福音、带我信主的弟兄。而后,我就开始以牧师和教会新会员的身份,一家一家走访心中有难处的弟兄姐妹……



随即,我看到了圣灵奇妙的工作。渐渐地,大家不再对我讲这些年教会的不是、别人的不对,而是承认自己对神、对人、对教会的亏欠。



紧接着,圣灵又感动我担任会员班的老师,以门训的方式,让大家进一步认识在基督身体里互为肢体的圣经真理。结果仅仅两年,教会就新增了上百位认定自己要委身服事、要金钱奉献、要顺服属灵伦理秩序的新会员!






五、牧者勇气



教会每一天都有事,牧师每一天都要做出这样或那样的决定,所以牧师每一天都需要心里的纯正和手中的巧妙。



记得有一次我外出,不能参加同工例会。带领的弟兄就按着题目,让执事们对教会各个方面作出属灵的评估。执事们觉得如今教会很不错,但还有不少地方需要改进 ……大家越说越兴奋,就打算用公司的方法,出钱外请专家,对教会作一个全面的诊断,好拿出具体的整改方案。最后大家还作了2000元的预算。



当同工们兴冲冲地拿著书面计划来游说我的时候,我看到的是他们属灵的幼稚。我明确地告诉他们,教会在非正常情况下,或许可以这样做。但如今这样做,完全不符耶稣基督在教会所设立的属灵秩序、伦理和权柄(这一届的执事大多是新上任的,缺乏在教会层面的领导经历。责任的重大和身量的不足,形成了他们在服事上的张力和焦虑)。



我清楚自己正面临一个极大的试探和两难的抉择——否定大家的计划,意味着同工可能认为我这个牧师独裁、骄傲。我若因为怕事而听之任之,那又是推却了带领和牧养教会的责任!而且,日后教会应该照着(大家花钱请来的)专家的诊断开出的“处方”运作呢,还是按着牧者在主面前的寻求继续来牧养带领教会?



不是我看不起专家,但是我知道,我对教会的爱心,不会比外请来的专家少。这些日子,神在我的祷告中,借着祂的话语、异象给我看见的,不会比那些低着头专精人事物分析的专家们所做的方案差!我知道我这是在带兵打仗,在十字路口,已经没有任何宽裕的时间,能和颜悦色一个个与同工们作委婉深入的沟通。



那天负责带领讨论的弟兄,一脸茫然和疑惑地看着我。他觉得我的反应过于强烈,让他惊讶。他说,如果换了他,他不会这样对人说话。我有点激动地拍着他的肩头回答他:因为我不是你!



我已经看到是神出手了!其实我已求问多时:什么时候可以将酝酿已久的想法、方案,向教会合盘托出?圣灵感动我,现在就是了!我就顺水推舟、借力使力,从教会新年主题,到组织架构,再到牧会理念,和教会前行方向,有条不紊,娓娓道来。



大家悬着的心安了下来——原来牧师早有看见和领受。



好险!如果不是神早一步给了我,如果我只想维持守成,这一次就翻船了!



而今快一年了,同工每念及此事,便会露出会心的微笑!



我只是想告诉你,我本是作厨师的,是蒙了神的呼召,才作了这样一个牧羊的人。



作者现居美国,为印城华人教会牧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