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风浪中,上帝保守祂的教会(小岛牧人)

(2018-01-30 12:08:52)
分类: 教会论坛

本文原刊于《举目》85期和官网2018.01.24 

写在前面

几个月前接到《举目》主编来信邀稿,请我讲述在教会事奉中曾经遭遇过的最大的困难以及最伤痛的事。牧会30多年,事奉中的酸甜苦辣多少都尝过一点,我乐意与弟兄姊妹分享经验,便答应按时把文稿送上。
 
然而,在我认真思考这题目准备动笔时,感到相当为难。写事奉中遭遇的困难和伤痛之事,难免会提到一些负面的情况,恐怕这对读者不但没有帮助,而且使他们对教会有不良的印象。
 
我犹豫了好一阵,我祷告,祈求上帝使用这小文章。我期望我一些伤痛的经历,可以帮助在类似困境中挣扎的同工,使他们得到一点安慰,并知道有人理解他们的感受;也希望他们藉此得到鼓励,因为上帝可以帮助祂的仆人从那样的困境中走出来。
 
我也期望我的经历,同时可以帮助一般的信徒,让他们更多明白牧者的感受,从而对牧者有更多的谅解和尊重。
 

“百病丛生”
1981年,我们夫妻蒙召从香港到夏威夷事奉。我们夫妻都在香港出生和成长,是讲粤语的地道香港人。这夏威夷的教会是讲国语的,95%以上的会友来自台湾。当时参加主日崇拜的平均人数大概是80人。
 
人数虽不多,却有两位长老。他们都不是本教会按立的。T长老来自台湾,H长老来自香港。他们定居夏威夷,在本教会参加聚会。大家都尊重他们,也很自然就承认他们为本教会的长老。
 
T长老是一家跨国企业公司的经理,为人豪爽正直,但对圣经不太熟悉,没有带领查经的经验,也没有教过主日学。他不太管教会的事工。H长老是一间家具店的老板,是个成功的商人。他对圣经比较熟悉,他带领家庭聚会,带领查经,偶尔也负责讲道。他很热心推展教会的事工。
 
我到任不久,就听到流言:两位长老彼此不和,他们在长执会上常会彼此攻击。这当然是不好的现象。
 
我是本教会的第二任牧师。首任牧师在任4年多,离开了。他离职之后,牧师的职位空悬了9个月。在这期间,主要是由H长老主持教会事务。
 
这教会的创堂元老是一位年长的女传道。这位女传道与H长老也不和。在我到任之前几个月,女传道被长执会“请求”提早退休。
 
这教会本来有一群相当活跃的大学生,但也因为与教会的长执不和,后来几乎全部离开了教会,到别的教会去聚会了。所以,这教会没有什么年轻人,绝大部份是中年或老年人。
 
我头一次参加“大专团契”。参加的成员一共6位:一位念博士班的弟兄,他是团长;一位念硕士班的姊妹;另一位是那姊妹的母亲,陪着女儿来参加;另两位是H长老和他的夫人,再加上我。这是“大专团契”的成员!
 
这是一个百病丛生的教会,而我是刚被按立的牧师,才30出头,在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面对截然不同的文化……
 
“圣工组”成立风波
我到任大概一个星期,有一天H长老告诉我,在长执会以外他要另外成立一个由6人组成的“圣工组”,负责推展教会各项圣工。这圣工组要由他和我来带领,但不能包括T长老。
 
听到这样的指示,我感到不对。这明显是结党纷争,违背了圣经的教导。所以,我没有完全遵从H长老安排,但我尝试顺应他的意见,成立了圣工部。我邀请两位长老并各团契团长,和主日学及诗班的领袖参与。“H”长老因此认为我不服从他的指导,对他不尊重。他开始对我有意见。
 
“H”长老要我每个礼拜二早上到他家,向他汇报教会事工。我很乐意与他交流,向他请教,聆听他的意见,与他一同为教会事工祷告。然而,他要求我把教会弟兄姊妹和我谈话的内容都要告诉他。这一点我不能同意,因为这违背了牧者的职业道德。H长老因而对我更不满意。

 
“你对不起我,我要还你4倍!”
这样过了3年多。有一天H长老走路失足,跌伤了腿,之后,要用柺杖。可能是身体的残疾影响了他的心态,他变得相当烦躁。有一天晚上,在教会参加查经祷告会之后,我开车送他回家。在车上他对我说:“你对不起我,我要还你4倍!”
 
他这话令我相当惊愕,我实在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得罪了他。我也没有听过有哪一个基督徒领袖如此宣告要对别人报复,而且要加4倍!
 
很明显,他对我的成见很深,我无法解释,也不能向谁诉说求助。我怎能对会友说,这位热心的长老有问题?我不能讲!当时我才当牧师几年,缺乏经验,真是不知道如何回应。

我对长老说:“很抱歉,我令你此如难过,但我实在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得罪了你。我不愿意让你感到难受,我决定离开……”当天回家,我写好辞职信,准备第二天交给长执会的主席。妻劝我稍为忍耐几天,先安静祷告。我们就为这事同心祷告,祈求上帝指引。
 
过了两天,接到电话:H长老心脏病发作,安息主怀!
 
当年固然是没有经验,不懂得察言观色。也可能是年少气盛,缺乏谦卑,因此不能赢得H长老的信任,没有与他和解,不能与他和谐配搭事奉。每回想,我深感遗憾!往者已矣,只能求主饶恕怜悯。
 
圣经说:“你们所遇见的试探,无非是人所能受的。上帝是信实的,必不叫你们受试探过于所能受的;在受试探的时候,总要给你们开一条出路,叫你们能忍受得住。”(《林前》10:13)
 
很明显,上帝要我留在这教会。从此,我就守住这岗位,继续忠心事奉。转眼过了30多年!这30多年的教会事奉,让我有一点领悟:对主忠心,主必保守!

30年中的最伤痛
我虽然在这教会事奉了几十年,算是有点经验,却栽了一个大跟头!我实在没有可夸口的。
 
事情是这样的。我们教会聘请了一位学历很高的青年传道人。他放弃高薪的职业,献身传道。他献身的见证,令我们深深感动。我十分高兴看见这样杰出的年青人,愿意投身在教会事工中。我也以为他是上帝差派来的接班人,所以尽心去栽培他。
 
岂料不到一年已频频出现问题。凡是与他配搭事奉过的同工领袖,全都是负面反应。最后我们教会决定劝他辞职。他不肯,并一再声言要到法院告我们教会亏待他。他告诉我们,他在大学副修法律(言下之意很清楚)。
 
为此,我们非常小心,不随便向会众谈论他的情况,以免被抓到话柄。我为这事请教总会的监督。监督告诉我,这人若告到法院,我们教会也不会有问题,但难免要花一大笔的律师费和许多时间、精力——这当然会影响教会事工发展。所以,尽可能不要闹上公堂。


在这时期,他的妻子怀孕。我们更是提高警惕。倘若他妻子在怀孕期间或生产过程中出现什么问题,他有可能把账算在我们教会的头上。为此,我们没有果断地把这传道人立刻开除,而让他在教会多留半年。这是很不妥当的安排,但也无可奈何!
 
那半年,教会被搅到天翻地覆。这传道人在会众中指责牧师和执事没有爱心、不公不义。不少会友被挑动,表示不再信任牧师和执事会。我不能具体解释,只能劝大家安静祷告。但骚动不能停止,而且越演越烈。眼巴巴地看着教会被撕裂,弟兄姊妹受伤害,慕道朋友陆续离开,我却不能阻止,当时内心非常痛苦。我大哭了几场!那是我在教会事奉几十年中最伤痛的一段时间。徒有30多年的牧会经验,对这事却束手无策;我只能祷告。
 
约伯说:“我的朋友讥诮我,我却向上帝眼泪汪汪!”(《伯》16:20)这正是我当时的心境!
 
我以为,我在这教会多年,平素为人如何,对人是否有爱心,处事是否公正,大家应该很清楚。尽管我不讲话、不解释,弟兄姊妹应该会信任我。有些弟兄姊妹的确对我表示信任,让我深得安慰。
 
然而,也有不少会友,他们平常很少参与教会事工,与那年青传道人没有什么接触,更谈不上了解。可能是基于“同情弱者”和“反对权威”的心态,他们非常热心地一同起来支持那传道人,指控牧师和执事。这些会友的表现令我非常难过!
 
后来,那传道人终于离开了,那些拥护他的人也离开了。
 

要信任你的牧师
经过三四年,我们教会才渐渐平静,回复正常。回顾那大风大浪的日子,我看到自己的有限和软弱。唯如是,更显出上帝的恩典。上帝在明中暗处保守了我,祂也保守了教会。
 
辞退教牧同工是非常不容易处理的事,既要持守公义,也要流露慈爱。既要保护教会众弟兄姊妹,也要顾及被解雇者的感受。有时候不能两全其美。一般会众不清楚其中细节,看不到事情的全貌,最好不要妄下评断。
 
我劝众信徒:要信任你的牧师。要相信是上帝把这牧者放在这位置上。他有责任去保护和带领这教会。倘若认为这牧者的表现真有可疑之处,应该留给长老、执事们去处理。
 
众信徒要同心为牧者、长老、执事祷告。千万不要随伙起哄,反对牧者,反对教会领袖。这样,对教会的伤害必更大。
 
结语
大家都知道,按立长老要很小心,聘请教牧同工要很小心,在这过程中要认真祷告,要有相当长时间的试用期,要观察长老和传道人是否有“甘心作众人的仆人”的心志……想必这些我们都知道。然而,有时还是无法避免风浪,因我们人的能力有限而且罪性难移。
 
然而,有一个奇怪的现象:历世历代的教会,风浪不停,但教会却不断成长和发展。可见真是上帝保守着教会。祂确实是教会的主。我们只要对祂忠心,专心仰赖祂的引导,殷勤事奉,祂必能带领我们乘风破浪。
 
“教会是祂的身体,是那充满万有者所充满的。”(《弗》1:23)


作者为牧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