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勇者无惧?(黄奕明)

(2017-08-14 15:38:10)
分类: 好书推介

黄奕明

本文原刊于《举目》 官网2017.08.09


勇者无惧吗?不!他们只是沉默。  

《沉默》(Silence),被美国电影学会评选为2016年“十大年度电影”。这部讨论“勇气”的片子,是根据日本小说家远藤周作的名著《沉默》改编的,由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导演马丁‧史柯西斯(Martin Scorsese执导。

片头是一群殉道者,滚烫的温泉淋在他们的胸膛上,但是他们宁死不屈,宁愿忍受痛苦,也不愿意背弃信仰。时值17世纪初,日本幕府将军德川家康,将所有天主教的神职人员驱逐出境……消息传回葡萄牙:在日本居住了33年之久的费雷拉主教,居然弃教了!两位曾经受教于费雷拉主教门下的年轻神父罗德里奎兹与卡罗培,排除万难到日本,探查老师的生死。

 

懦弱的吉次郎

 

如果电影情节的发展,始终跟着一开始的基调走,那么主题一定就是“勇者无惧”了!无论是殉道者的勇气,还是前往未知之地寻访老师的两位年轻神父,都似乎见证着勇者的大无畏精神。可是,主题却是“沉默”——两位神父在吉次郎的帮助下,顺利登陆日本,也见到了日本的天主教秘密信徒。友义村与五岛的勇敢信徒们,宁死不屈。只有懦弱的吉次郎,不但踩了圣像,还吐了口水!

据说吉次郎的兄妹都是殉道者,他本人却是多次弃教的叛徒!他不仅像彼得一样不认主,甚至像犹大一样出卖主耶稣——他为了赏金而出卖了神父。然而,他又始终阴魂不散地跟着罗德里奎兹神父,一次又一次地告解,一次又一次地弃教。

勇敢与懦弱可能并存吗?可能的!如吉次郎所说,世人并不都是圣人和英雄。他们只是平凡的信徒,最后被肉体的恐怖击倒了。要不是生长在这遭受迫害的时代,不知有多少信徒根本不必弃教或舍弃生命,可以一直信守信仰,幸福地活下去!

人,天生就不同,有强者,有弱者;有圣人,有凡人;有英雄,有懦夫。强者在遭受迫害时,甘愿因信仰被烧死,或沉入海底。但弱者,就像吉次郎,会逃避。你、我,属于哪一种?

 

“勇者”的不同定义

 

一般人心目中的勇者,都是横眉冷对千夫指的英雄人物。然而上帝却拣选了愚拙的、软弱的、卑贱的、被人厌恶的,以及那无有的。恰恰这些人显示出,那莫大的勇气是来自信仰,而不是出于天性(参《林前》126-31)。

当茂吉被挂在海水中的十字架上,却唱起圣歌,他哪里来的勇气?是基督耶稣成为人的勇气、智慧、公义、圣洁、救赎。正如圣经所记:“夸口的,当指着主夸口。”(《林前》131)勇气也好,信心也罢,原来都不是人的美德,而是主给人的特殊恩赐。这是基督徒在“勇者”的定义上,和世人最大的不同!

 

你如果说出弃教……

 

在电影片头,费雷拉主教亲眼目睹5位神父殉道。他再次出现的时候,却已经皈依在日本的西胜寺之中。他穿着日本的黑色和服,梳着日本人的发型,改名叫泽野忠庵。

费雷拉对罗德里奎兹神父说:“你如果说出弃教,那些人就可以从痛苦中获救……你不弃教,因为你觉得为他们背叛教会是很可惜的,像我这样变成教会的污点是可怕的……我也如此。在那黑暗而寒冷的夜晚,我也和现在的你一样。可是,那是爱的行为吗?神父必须学习为基督而生……基督一定会为他们而弃教的!

罗德里奎兹神父的信心动摇了。他的心中生发了怀疑信仰的种子。其实,怀疑也需要勇气,怀疑是信心的试金石。

 

有理由信下去吗?

 

真正的勇者是无所畏惧的吗?我不这么认为!不怕死,可能只是匹夫之勇,只求一种壮烈的虚荣。电影中有一句台词,是根据小说情节改编的,就是仇敌口中的威吓:“为了你的荣耀所付上的代价,就是他们所受的痛苦!”

罗德里奎兹神父要求自己独自受处罚,然而仇敌却要神父弃教,用信徒的受苦来要挟他。仇敌深知,在信徒心目中,殉道是极大的荣耀。他们安排罗德里奎兹神父目睹这荣耀所付的代价,包括卡罗培神父因为拒绝弃教而与其他信徒一起溺毙。

罗德里奎兹神父并不惧怕死亡,然而他无法忍受他人因他而受苦。要不要跟吉次郎一样,踩踏圣像呢?对于在弃教令下受逼迫的日本信徒而言,圣像可能只是信仰的外在形式,但是罗德里奎兹神父怀疑的,却是真实的信仰内涵:这样一位沉默的上帝,还有理由值得自己信下去吗?

有的,那就是基督的爱。

 

眼睛似乎在诉说

 

最终促使罗德里奎兹神父弃教的,是基督的圣像——凹下的那张脸,难过似地仰望着罗德里奎兹神父,眼睛似乎在诉说:“踏下去吧!踏下去没关系!我是为了让你们践踏而存在的。”罗德里奎兹神父一生以耶稣为榜样,认为耶稣的脸是世界上善与美的结合。而最后促使他决定踏圣像的,竟然就是耶稣基督的脸!

我最震惊的,不是殉道者的勇气,而是弃教者的勇敢。无论是吉次郎,或是罗德里奎兹神父,他们的挣扎是真实的。在罗德里奎兹神父心目中,吉次郎是最卑下的人,如肮脏的破衣服。可是,圣经里,基督所寻找的,就是这样的人!患了血漏的女人,被石头砸的娼妇,那些被人鄙视、一点也不受尊重的人……

喜欢好人,喜欢有吸引力的、美的人,谁都做得到。不舍弃已褪色、身心都破败和褴褛的人,那才是真正的爱!因此,罗德里奎兹神父最终无法无视吉次郎的存在,答应了他的要求,听了他的告解,也为他祈祷,“你安心去吧!”

 

那个人并非沉默着

 

电影《沉默》的片尾,坐在木桶中以佛教仪式火化的罗德里奎兹神父——已改名为冈田三右卫门——手中紧握着殉道的日本信徒茂吉送给他的木刻十字架。

他是不是真的弃教了呢?我似乎又听见费雷拉说:“基督一定会为他们而弃教的!”神父们不是惧怕自己死亡或受苦,而是不愿意看到其他信徒受苦。这样的挣扎,如果是出于爱,那就是效法基督了;如果是出于贪生怕死,那就是因为软弱的天性。

再进一步问,耶稣基督上十字架前,会感到惧怕吗?祂既然是完全的人,就会痛楚,也应该会惧怕。主耶稣在客西马尼园的祷告(参《太》2639),不是刚强的,而是软弱的。祂惧怕的不是死亡,而是父神的离弃(参《太》2746)。耶稣在十字架上所喊叫的,听起来与远藤周作探讨的相似,就是:“上帝为什么沉默?”当信徒受苦甚至殉道的时候,为什么离弃他们?

然而深入思考,就知道耶稣的喊叫并不是愤愤不平,不是控诉或质疑。耶稣在受苦的时候,选择的是沉默!(参《赛》537)这显出祂内心真正的勇气,“爱既完全,就把惧怕除去”(《约一》418)。祂不怕死、不怕痛,唯一惧怕的,是上帝的离弃。然而为了爱,祂愿意饮那苦杯。因为不愿意看到罪人在地狱受苦,祂选择自己静静地受苦,替人偿还了罪债(参《来》214-15)。

小说的末尾,是罗德里奎兹神父的独白:“我即使背叛了他们,但绝不会背叛衪。我用跟以往不同的形式爱着那个人(耶稣,编注)。为了了解衪的爱,至今所做的一切都是必要的……那个人并非沉默着。纵使那个人是沉默的……我的人生本身就在诉说着那个人。”

 

期待日本宣教的春天

 

宣教的历史血泪斑斑,有壮烈牺牲的殉道者,有默默受苦的弃教者,谁能评断呢?著名的岛原事件,据说屠杀了将近4万名日本信徒,也导致了259年(1614-1873)的禁教令。远藤周作写作这部小说时,声称,之所以取名为《沉默》,理由有二:一,反抗历史沉默;二,探索上帝的沉默(参沉默第一章)。

我认为吉次郎与罗德里奎兹神父,都有真信仰——即使是以沉默的方式藏在心中。弱者如吉次郎,也有悔改的勇气,锲而不舍地要向神父告解。强者如罗德里奎兹神父,原来宁愿殉道,却因为效法基督的爱而弃教。

我唯一不确定的,是费雷拉主教——本色化的基督教一定会变质吗?他所抛弃的,不仅仅是基督信仰的形式,而是对信仰内容都绝望了吧?他到底是因为懦弱,还是像罗德里奎兹神父一样,因为效法基督的爱而弃教呢?我没有答案,只想到耶稣的沉默。

1966年的日本小说《沉默》,其实证实了,即使在长时期的严冬冻土中,信仰的种子还是会有萌芽的一天(参《约》1224)。中国大陆教会的复兴已经证实了这一点,我们也可以期待日本宣教的春天。

 

参:

远藤周作着/林水福译,沉默,台北:立绪,2002. 

 

作者来自台湾,留学法国巴黎,专攻音乐指挥。现在美国休斯敦牧会。


   圖4-BH-All medias-QR Code-for BH-繁體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