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过分夸张的语言一向是我反对的

(2009-12-22 11:53:32)
标签:

莫言

《蛙》

《檀香刑》

计划生育

文化

中国当代著名作家莫言做客新浪读书文坛开卷,就新作《蛙》及中国文学与广大网友交流。《蛙》是莫言四年来的新作,小说通过讲述一位乡村女医生的人生经历,既反映了乡土中国六十年的生育史,也揭示了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灵魂深处的尴尬与矛盾,展示乡土中国六十年波澜起伏的生育史的同时,毫不留情地剖析了当代知识分子卑微的灵魂。

  以下是访谈实录

  各位新浪网友,大家好!

  主持人文坛:全球的新浪网友下午好,欢迎来到文坛开卷,我是文坛。今天的嘉宾是大家非常喜爱的作家莫言,欢迎莫言老师。

  莫言:主持人好。

  主持人文坛:莫言老师,今天是一个现场的直播,很多网友在问您好,其中一位游客4880说,老莫好,估计是你的老朋友。

  莫言:估计是我的老战友。

  主持人文坛:今天莫言老师带来他的新作,不知道我们的网友有没有读过,最近才刚刚上市。

  莫言老师,有些记者读到您的试读本的时候,有一个腰封介绍,您有这样一句话,“伟大的长篇小说应该是鲸鱼,孤独地遨游着,响亮而沉重地呼吸。”后来我发现我那天买到这本书,就是一个简单的封皮,什么都没有,气势磅礴的话也去掉了,是您的意思?

  莫言:原来他们做试读本的时候,做了一个很夸张的腰封,说伟大的小说像什么,实际上是我2006年写完这个书的初稿之后写了一篇文章,里面提到我对长篇小说的理解。他们用来做这本书的腰封有点不合适。

  主持人文坛:这本书挺低调的。

  莫言:另外,过分夸张的语言一向是我反对的,多年前我的书后面也印了很多夸张的语言,也印了很多包括国外作家给我非常高度的评价,我自己看了也不舒服,没有必要用这样的语言,相信读者的判断力,应该相信真正的好书是通过口口相传的,读者的口口相传比任何广告都更加有力。建议出版社拿掉腰封。

  主持人文坛:直接用作品说话。

  莫言:对,对,这样一个过程,我们不要靠不负责任的夸张的宣传,让读者买书回家看,我希望读者买书是另外一个读者告诉他这本书非常好,一定要买来看。

  主持人文坛:您一定特别反对,您买书的时候也会看这些腰封吗?前段时间特别好玩,有一个人组织了一个叫“恨腰封”的东西,很有意思。

  莫言:中国小说出现腰封也就是最近十来年的事情,过去更多是在国外的小说上看到腰封这种宣传的式,好的腰封当然有它存在的价值,可以提示内容,引起读者的注意,但是后来越来越远,越来越过分就走向反面。

  主持人文坛:说说您这本书,是用了10余年的时间构思,但是用了几年时间书写,其中还三易其稿,为什么这么难产?

  莫言:这本书什么时候写很难说出一个准确的数字,从我睁开眼睛看到这个小说的原型姑姑起,这本小说已经在我心里埋下了种子,我童年时期一直经常看到小说姑姑这个原型,80年代开始拿起笔来写小说,走上文坛的时候我也认识到迟早有一天我会把姑姑作为小说的主人公写到小说里去,一直在拖,后来拖到2002年我写了第一稿,把第一稿放弃,一直放到了2007年重新开始写,2007年、2008年开始写,今年上半年终于写完。

  主持人文坛:我知道这是一部小说,但是很多回忆是以前的,您跟姑姑相处多长时间?

  莫言:我所有的小说,回头想一想有很多最初的灵感是来自于人物,来自生活中真正有的这个人物原型,这几个人本身就非常丰富,他本身的性格就非常复杂,他本身的经历就很传奇,这样的人物,像我上的上一部小说也是因为几个人物引起的,这部书是跟姑姑有关系。我真正的姑姑和小说里的姑姑差别很大,她们有一点相似的是,真正的姑姑也是从50年代开始从事妇科医生的工作,一直到她80年代末退休。

  退休之后依然还有很多妇女抱着孩子找她看病,因为她不仅是一个妇科医生,而且也是一个非常出色的儿科医生,乡下的医生都是万金油似的,姑姑在乡下是地位非常高的人物。夸张的说,她自己说经过她的手接生到人间的孩子不下一万人,因为高密县有将近20个村庄,50多年的从医生涯,每年生几百个孩子,到了晚年,她带着徒弟、学生一块儿接生。她自己说经她的手接生一万个孩子的话并不夸张,几十年来。

  这样一个人,能够经过她的手把一万多个婴儿接到人间来,这么一个人物,她本身就是一部非常丰富的书。写到她这个外科医生,自然不能避免在中国60年来生育的历史上,尤其是涉及到计划生育问题几起几落,姑姑作为一个妇科医生都是亲历者。她同时也给很多妇女做过人工的流产手术。我就感觉到这个人到了晚年,一定心里边是很痛苦、很矛盾的。

  主持人文坛:说到这儿我就要问您,我一直在想,是您看到了比如真实中的姑姑她的忏悔之意,还是您出于小说的需要,对于从您的角度来杜撰或者描写了姑姑的忏悔?

  莫言:真正的姑姑身上我并没有特别明确看到这一点,因为真正的姑姑跟小说的姑姑性格差别非常大。首先她们的出身不一样,小说中的姑姑是八路军院长的女儿,革命烈士的女儿,根红苗正,响当当的出身。而生活中的姑姑是地主的女儿,我大爷爷是一个地主,所以这两个出身两重天,完全是两种待遇。真正的姑姑即便是在计划生育执行最严格的时候,也没有像小说中的姑姑那么坚定不移的贯彻政策,而是在悄悄的帮了很多妇女。

  有些人心脏病并不是特别严重,我姑姑就说她心脏病特别严重,不能做手术。小说中的姑姑一辈子都没有结婚,当然没有生育。但是生活中的姑姑子孙满堂。这两个人经历是相似的,职业是相同的,威信这一部分是相似的,但是其它部分都不一样,基本上都是我的虚构、我的想象,是我在姑姑这个原型基础上虚构出来的人物。

  主持人文坛:您在写小说的过程中,除了姑姑之外这个人物,有没有接触类似姑姑这样的人?

  莫言:我接触了很多计划生育的工作人员,当时每个村子里都有一个妇女主任,每个公社里都有计划生育小组、组员、组长,都接触过。当然这些人我们实事求是的说,很多人并不愿意干这份工作,他们希望可以干别的工作,因为它直接和老百姓打交道,而老百姓在生育问题上,观念还是受中国传统文化的影响,重男轻女的思想,再加上农村具体的经济实际情况,所以,在农村推行一胎制是很困难的。因为涉及到很多具体问题。别的工作都很难做,在农村做工作什么工作都很难做,最难做的大概就是计划生育工作。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