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爱玫-
爱玫-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9,971
  • 关注人气:55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中岳诗刊【新诗选萃】第156期——水消磨了鱼的所有时光

(2015-04-22 08:31:29)
标签:

转载

分类: 转载

[转载]中岳诗刊【新诗选萃】第156期——水消磨了鱼的所有时光

本期组稿 山中子:http://blog.sina.com.cn/wzsh2008

 

本期诗人:朵   轩辕轼轲     大地吹雪        白果儿  李文斌      梦(排名不分先后)

 

※※※※※※※※※※※※※※※※※※※※※※※※※※※※※※※※※※※※※※※※

 

水消磨了鱼的所有时光(外一首)

/

 

楼梯一直向下延伸

没入水。一个飘渺的人伸出手

想拥抱吗

如何

拒绝他呢?舌头卷缩起来

眼睛却被磁吸了过去

 

还在为一出戏纠结

一定要教会

鱼儿唱歌,这样的惊奇人人都在质疑

其实,鬼话都是孤立的

 

仿佛纪念

 

枯竭什么

一个句子说着告老还乡

泥土献出皱纹

老了。发音浑浊,直到节拍停顿

锁生锈

关闭通道,没有旋转的纱裙

风,孤零零

 

说结局的

那个人

又在叨念两个人的风景

三月雪呀三月雪,一件旧器

酩酊大醉着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d1b6bbb0102vjn0.html

 

 

收藏家

/轩辕轼轲

 

我干的最得意的

一件事是

藏起了一个大海

直到海洋局的人

在门外疯狂地敲门

我还吹着口哨

吹着海风

在壁橱旁

用剪刀剪掉

多余的浪花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3ead5230100r55i.html

 

 

捣鸟窝

/

 

“一只鸟巢的坠毁是多么大的损失”,

确实,这一家就完了。

 

它所激起的微微的悲伤,

足以波及全世界。

 

那时,乡村少年野蛮的光芒

一只沿着树干

穿透枝叶

一只鸟巢从被发现到毁灭,被

乡村粗朴的沉默所掩盖。

 

我亲眼不止一次见到

坠落到地的鸟巢里

那还没有长羽毛的幼鸟,粉红色的肉

多么可爱,仿佛能看见它们所有的内脏。

 

虽然也用一只废弃的纸盒

作为它们的新家。

虽然也在软软的鸟嘴前

撒下米粒。

 

活不长久的。

所有的中年人都会彻底遗忘少年时

所有的荒唐。

谁没有遗忘,但那种铭记

是多么偶然和无力。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ded4de0102vg1h.html

 

 

虚构的蛛丝马迹

/大地吹雪

 

说不上章法,张开

为此,尖锐越来越没处去了

 

包括“薄纸”一干在内

泥潭足不出户

笔直一头撞墙,叫屈

 

看不到任何混迹

优雅,与我相去甚远。酒各饮各的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f18d4500102vgja.html

 

 

一声鸟鸣

/

 

山色苍翠

流水唤春

 

江南是泊在水中的一块玉石

清晨用鸟鸣洗面

傍晚用晚霞涂脂抹粉

 

鸟鸣来自古典的诗句

江南把最好的啼唱夹进了线装本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85787a40102vjey.html

 

 

/

 

姐姐,四月的枝头众多花儿落尽

你就是那朵美丽的“太阳花”

开在湛蓝的天空

我像一朵漂泊的云

遇见你

我感到了春天的暖

 

 

姐姐

我要忍不住将你紧紧拥抱

我要让你的温度要将我慢慢地溶化

 

姐姐

我要把我的爱全部送给你

我要让你的生活充满阳光

 

姐姐

我要做你的小小影子

人生的路上你就不会孤单

 

姐姐

你就是我心中的那朵“太阳花”

当四月的风拂过你美丽的脸颊

我的吻就轻轻地落下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3a819130102vpw6.html

 

 

剑江新村52

/

 

跨过铁轨往左拐,香樟树静寂地遮蔽了星空

此时风乍起

一些树叶,注定会在时光中败下阵来

窗外女贞子升起沉郁

被米黄色窗帘弥合了离愁

她三分春色已付诸车间的流水线

七分憔悴忧而不伤

得益于背上的一眼苦井

她也想被爱

当月亮沉入底,她打捞他的喘息或咳嗽

有很大的响声

在铁轨,在一眼苦井之间穿梭

最终,抵达的是

她的错觉

 

碾碎的梦境

尽失芳青……

她独自,接纳了苍茫

 

http://blog.sina.com.cn/s/blog_ac0bf5c30102vuos.html

 

 

绿

/白果儿

 

不过是一扇窗的颜色

鸟儿便想着筑巢

我想象你生机无限的样子

穿过你

我,就是湖畔柳枝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9d1e6a0102vtl2.html

 

 

消瘦的村庄

/李文斌

 

春风已经饱满。一些蝴蝶开始乱花

村庄却在消瘦

像母亲的面容父亲的肩骨

 

骨头都会被岁月磨瘦?

我在一些路过的风里寻找答案。我在一些路过的水里

寻找答案。我在

村庄以西的一抹斜阳里寻找答案

 

春天已经浩浩荡荡。春天已经妩媚成妖

可母亲确实老了,黑发飘起雪

可父亲确实老了,骨瘦已不堪如柴

 

我开始厌恶春天,我开始厌恶渐渐消瘦的村庄

我看到你们,我的心里就有一种痛感

没有你们

我相信,我不会想到父亲母亲的衰老。

 

哪怕没有鲜花,哪怕没有雁鸣

我只想简单的牵着父母的手

说:“没有老”。就足够了。四季轮回和我有什么关系。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4c6e0660102vmce.html

 

 

又见四月

/

 

四月是个无船可渡的季节,他笨重了许多

身体里栅栏林立

 

他搭上夜这班列车

一路上

尽是枝条折断的脆响

 

光影在其间缓慢移动。从指缝到眼神

再从青丝到白发

 

http://blog.sina.com.cn/s/blog_13c0b11e30102vhhe.html

 

 

/

 

天生胆小鬼,继发性害羞。

周身附着的矜持,狭隘如针尖。

 

夜以继日的闭目,收拢发育时候

弹射出的虚假消息——

“一株麦穗的名分,必须经由镰刀的垂爱,

白昼的审问,被光热胁迫着低下头”

 

当薰风最后一次例行抚摸,

她正和隔夜的露水,持有肌肤之亲。

——饱满,不觉撑破衣扣。

 

成熟多么廉价。对瓢虫长期的暗恋,

源于麦蚜的一次偶然骚扰。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f3680160102vhyw.html

 

 

我真的听得见,尘世最深的声音

/

 

无边引入,清晨的鸟声

你如此执着,如此大范围落下

微微晃动的树叶

好像微醺的人。再深一点、方一点圆一点

我和你几近相似

我们相互模仿

相互遮掩

一再忽略画眉山雀、梧桐鸟、八哥……

对岸的那座山

 

我们都路过蔷薇、紫藤、月季

牡丹,路过一重重山水

我们看着前方

一直看着。任由鸟声填满

任由一阵风进入

 

我已忘记悲伤、情爱

忘记离弃我的人

在喧嚣的孤寂里,鸟声一粒粒落下

一直响在林中

我真的听得见,甚至山上的钟声,人语

甚至路上碾过的车轮

它们都如此清晰,如此执着

如此奔腾不息

 

http://blog.sina.com.cn/s/blog_a2de6a8e0102vkpp.html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