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农子
农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0,429
  • 关注人气:1,0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读诗:微信公众号《乌篷船》选读

(2019-06-23 08:36:37)
标签:

《乌篷船》

分类: 读诗


棉花吟

 

理坤(湖北)

 

棉花其实不是花

它的花,开在盛夏

开两色,由白及红

棉花其实也是花

它一生开二次

年轻时,爱美

有颜色

年老了,无花可开了

就把胸襟打开

再挣扎着开一次

白白的,暖暖的

天上云朵一样

像极了我的母亲

这最后的绽放

为秋天掏空了她的心

 

 

  

 

林宗龙(福建)

 

谷雨将至,无雨;

风一吹,玉兰的花瓣

就落在了透明处;

清晨买完菜,妻子和我

会从荷塘路穿过。

树木掩映,地上的光

像从圣经上漏下来,

微润,细密;

这容易让人忆起

远方的朋友,以及火车上

发生的事。

那年立秋,多云,

我去了一趟北方,

天空高远,白杨孤独

收割完的谷物

在平原上堆成小山;

我惊异于这流动的宁静,

像此刻,我无比欢喜于

这简单的日常:

谷雨已过,小满,芒种……

在回家的路上,我牵着妻子

小心翼翼地走着

 

 

大意如此

 

(山西)

 

有些东西,生来就是大的,比如大海

有些东西,至死也是小的,比如小草

 

还有一些东西

我认识她时就老了,比如老家

 

我,正慢慢经历着

从小到大,再渐渐衰老的过程

 

——我的一生

就像一棵小草,想起大海,如临故乡

 

 

擦玻璃的人

 

李浔(浙江)

 

擦玻璃的人没有隐秘,透明的劳动

像阳光扶着禾苗成长

他的手移动在光滑的玻璃上

让人觉得他在向谁挥手

 

透过玻璃,可以看清街面的行人

擦玻璃,不是抚摸

在他的眼里却同样在擦拭行人

整个下午,一个擦玻璃的人

没言语,没有聆听

无声的劳动,那么透明,那么寂寞

 

在擦玻璃的人面前

干干净净的玻璃终于让他感到

那些行人是多么零乱

却又是那么不可触摸

 

一口气的重量

 

叶发永(福建)

 

后来,母亲就是在搬动

一口气

 

满身大汗,上气不接下气

却无法把一口气

从体外,搬到体内

 

费劲地张口,变换嘴形

想让一口气

好走些

 

时而,母亲用手

指指胸膛,再看看我们

一脸的痛楚

 

我知道,母亲需要帮助

但看不见的一口气,这时

却重得让我

无从下手

 

我眼睁睁,看着一口气

从母亲的手上

滑落

 

人的一辈子,可以搬动

一座大山,但最后

肯定搬不走

一口气

 

 

黍不语(湖北)

 

十年前,她丈夫去世时

她没日没夜嚎哭

有人时她嚎给别人听

没人时她哭自己听。一声一声

细数磨难和委屈

后来有同龄人去世

她也仔细哭一阵,怜悯一阵

最近两年,村里仅剩的

几个同龄姐妹,相继往西

她开始不再哭,连一点

该有的人情

都看不出。只用平常的语调,告诉我们

在儿死了

娇儿死了

就埋在那里。喏。就那里

她用的是她们的乳名

她告诉我们她们死了就像告诉我们她们回家吃饭了

一样

她是我乡下的奶奶。有点

长寿的奶奶

她跟我说起时已经不像这个世上的人

 

 

康雪(湖南)

 

它吃草的样子,真是温柔。

它的尾巴

甩在圆圆的肚子上,也是温柔

 

它突然侧过头看我,犄角像两枚熄灭的

月亮,但它的眼睛

黑漆漆的,又像蓄满了水。

 

我们短暂的对视,再低头时

它脖子上的铃铛发出

轻微的响声

 

我们就这样交换了喜悦,我们将

在同一个秋天成为母亲。

 

 

乌篷船

 

山中子(安徽)

 

最宜于小桥流水

适宜花前月下

适宜于绍兴,一段慢光阴

 

一场春雨是必不可少的

一壶茶,一壶老酒,也不可少

最后,还要再添一碟茴香豆。

 

细斟还是对酌,看心情罢。

欸乃一声,绿杨阴里

已下了扬州和苏州。

 


 

李不嫁(湖南)

 

想起聂耳

想起那流星般划过的

生命,怎样照亮

四万万五千万救亡的同胞

这是我唱起国歌时,悲壮得想哭的原因

 

想起田汉

想起被逼着趴在地上

把自己的小便喝掉

想起骨灰盒里只有眼镜、钢笔

和亲笔抄录的《义勇军进行曲》

想起他在禁闭室里死去时

窗外白雪飘飘,广播里

正响着由他俩谱写的《毕业歌》

这是我唱起国歌时,悲壮得想哭的另一个原因

 

 

我喜欢迟缓的事物

 

宗小白(江苏)

 

我喜欢夕阳中的一对老人

衣着朴素、整洁,坐在公园长凳上

他俩或许是一对金婚夫妇,或许是

前世宿敌

都不重要,重要的是

此刻他们平静地望向湖面

一位老人从布包里取出几粒药丸

颤巍巍地递给另一位

而另一位不知是出神还是什么原因

过了半天才伸手去接

递药的老人一点也不着恼

眼睛里含着平和的光,好像在等

一个孩子慢慢长大

 

 

一匹马在吃草 

 

连山(福建)

 

一匹马在吃草。看上去

已经不问世事很久。它

停止奔跑。这世上似乎也没有什么

值得疲于奔命的事物。它甘心落草为寇

它头顶着空荡荡的天空。它抬头看我的眼神

长满草绿色的寂静。多么辽阔的孤单

 

一匹马正耐心地把呼伦贝尔草原吃掉。

 


 

西卢(天津)

 

多年以后

还是迷恋西卢家村的落日

 

它们落屋檐,落沟渠

落丛生的红荆条

落一棵棵局促又顽强的稗草

 

村子越来越小

有时它们追到城里,落在我身上

刺猬一样孤独

 

 

我有菜青虫般的一生

 

张远伦(重庆)

 

那附在菜叶的背脊上,站在这个世界的反面

小小的口器颇有微词的,隐居者

多么像我。仰着头,一点一点地

咬出一个小洞,看天

 

 

 

孤城(北京)

 

纸团分过手

纸团里有背影,有作废的初衷

有将军令

有梦红楼

有失魂与体液

有一角别院

一记断弦

一个低泣的雨江南

有被星星蛀空的长夜

庙堂法器的冷硬

有剁掉的坯胎

有心绞痛

 

或许什么也没有。仅是笔墨不走动的一个穷亲戚

蛰居一隅,白白弄皱了光阴

纸团坦白不坦白

都是放弃了故事,退到废处

抱紧自己

 

天地大磨盘,极目行走的骨灰

多少奈何事

揉在里面

 

 

 

敬丹樱(四川)

 

一夜之间,厚厚的积雪堆满院落

我不敢踩上去。这神赐的礼物,多细小的声响

都是唐突

 

最精致的爱情

正是如此——

小心翼翼,诚惶诚恐,患得患失

 

但最好的爱情

是二叔拿起扫把,为驼背的二婶

从围墙到山下,默默扫出一条回娘家的路


读诗:微信公众号《乌篷船》选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