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农子
农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0,996
  • 关注人气:1,0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读诗:叶来(福建)

(2017-10-19 15:12:09)
标签:

诗歌

分类: 读诗

     出租屋

 

         叶来

 

灯火基本都停下了

寄身者把小小的身子安放下来

暮色渐深

红砖,阳台,防盗网

窗台前的晾衣架

都被锁在夜色里,偶有几户人家

妇女们打理俗事

我站在阳台

远处夜市的喧闹声

落在深巷里

重型卡车的忧伤

无疑成了某处的一段叹息

也霸道地闯入民居

偶有的夜航班机飞过出租屋群

各地的人们,散落在人间大地

 

 

老板抽支烟吧

 

那个收纸皮的老男人

在往纸皮堆里塞瓷砖

洁白而光滑的瓷砖

裸着身子的瓷砖

他用膝盖一压

咔嚓。压出一丝悲愤

我走过去,笑着说

噢,做假吧

他抬头,看看天空

有一点小小的紧张

从兜里掏出一支香烟说

老板抽支烟吧

 

 

白扣子

 

有一次,晚上

去许文选家打扑克牌

他妹妹坐在窗前抄作业

穿着小碎花的旧衬衫

上面的白扣子

少扣了一个,我低头看见

一枚坚果

敲打着地面

滚落在竹篱笆下

惊动了菜地里的小虫子

低鸣着,山风轻轻地吹

小水沟独自欢唱

这是夏夜,山野寂静

豌豆藤独自爬上竹角

守着清寂的夜晚

就像北山脚下

几户人家

守着几份清白

 

 

雪地

 

我见过雪地

那时我还小

只知道

雪是很好玩的东西

薄薄的一层

敷盖在菜地里

这是南方的雪

其实并不美观

但不影响

我们在雪地里

撒野

直到薄暮降临

寒气终于把炊烟送上天空

那时的北山,山脚下

住着几户无三证

我们家是其中的一户

 

 

火车

 

小时候住北山

山脚下,有条铁路

火车每半小时一趟

有绿皮的,当然还有那种

运煤,或者什么的

黑乎乎的火车

每当它们经过

都值得我们欢呼

我和许玉铃

挥动着军用书包

跟随火车奔跑

火车哐当哐当走了

我俩目送它离去

直到这个城市

新开了条铁路

这里也不常走火车了

 

 

煮酒

 

这一枚
冬季凋落的
树叶
飘到跟前
我却没敢用手去接
这枚被节气
煮了又煮的树叶
翻了翻身
平躺着
风一吹
又开始沸腾

 

 

乡间的公路都是灰的

 

一路上,乡间的景色都是灰的

那一年深秋,坐中巴从赣县

到宁化。在宁化境内

路旁的白色小菊

倒显得清艳无比,我一个人

在老旧的车箱里颠簸,那些小花

晃啊晃,竟然都是些人影

真像那些,长年躺在泥土里的人

借用植物,探出头来

看看生前的这个世界,现在是

啥模样了。草垛、败草、几顶

旧屋散落在灰灰的白云下方

沿路没什么两样,都是颓景

车子驶过的地方,沙尘高高扬起

一会又归于平静,乡间公路

躺在那里,两旁的桦树、苦楝子

上个世纪还像个孩子

我把头伸出窗外,对它们喊了一声

 

 

 

                叶来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yelai888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