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农子
农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2,069
  • 关注人气:1,0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向东向北(组诗)

(2016-12-30 18:21:44)
标签:

诗歌

分类: 原创诗歌
向东向北(组诗)


向东向北(组诗)

.

.

农 子

.

驶往呼和浩特的路上

.

东出包头城,阴山像瘦骨嶙峋的驼队

昂头簇拥着奔腾西去

南面的土默川平原上

庄稼已收割一空。田野上看不到人影

麦茬闪着光,向着黄河以南延伸

同行的人神态平和,这些

写了半辈子诗的老男人们

心中的野兔,早已飞跃到大兴安岭的秋色中去了

就像小时候,藏起兴奋

假装镇定地绕过老师或者家长

结伴逃课到山里去玩

这一次,我们逃离的是城市

车过呼和浩特,驼队停了一泡尿的功夫

它们的缰绳被遥远的阿拉善牵着

最后一只驼,身披夕光

在锡林郭勒的多伦诺尔,悠闲地甩着尾巴

.

.

风吹灰腾锡勒

.

风吹灰腾锡勒,也吹着我们

在苍黄漫天的坡上

中巴车如一只缓慢的甲虫,爬向天空浩瀚的蓝

这些从西伯利亚,蒙古高原吹来的风

越过荒凉的察哈尔草场

在山梁顶,高耸的风车群里卸下寒冷

卸下长调牧歌里辽远的孤独

往南,是丘陵与川地间

稀疏的村庄和贫瘠的田野

炊烟顺着风,飘向千里之外的太行与秦岭

在灰腾锡勒,我想起乌盟籍诗人誓戎

以及喝酒时,他不由自主的一句感叹

——苦难深重的乌兰察布哎

常常,是在我们谈论股票、楼盘或者女人

酒话热烈时,他会自言自语这句话

而又没有下文。他的眼神空茫

使我们长久地陷入沉默,低头啜饮

苦难深重的乌兰察布哎——

就如此刻飘浮的一片云,在灰腾锡勒投下阴影

云过后,我的心中留下了浅浅的擦痕

.

.

  从镶黄旗到西乌珠穆沁

.

锡林郭勒草原的起伏是缓慢的。天空在远处

低下去,飘带般细长的公路

驶向目光尽头是缓慢的

秋风吹白了针茅、芨芨草的头,吹黄了白桦的叶子

吹红了五角枫林。渐起的凉意是缓慢的

湛蓝的湖水里漂着缓慢的白云

几头牛,或卧或站,咀嚼着缓慢时光

那个骑着马的牧人,赶着一大群羊翻过梁去了

悠长的牧歌缓慢地飘过来。锡林郭勒草原

打好遍布草场的行李卷,正缓慢起身前往冬天

西乌珠穆沁旗的黄昏,是多么缓慢啊

当我们醉意朦胧走出酒馆,西天边,刚刚褪去最后一抹残红

——只有星光下迅疾的马蹄声,踏破了夜的缓慢

那是我心中的马群,穿越历史的滚滚烟尘,一路奔腾而来

现在,它们汗味浓烈,把头探进梦的幔帐

粗重湿热的鼻息,喷到我残酒未消的脸上

.

.

  阿尔山天池

.

此刻的天空上,没有鹰飞过

天空很空荡。在万顷松林的金色波涛中

天池巨大的孤独,只有鹰

或许可以读得懂。没有风,湖水平静

一只凝望的眼睛,没有内容,和天空一样空

它曾经是一张咆哮的嘴,喷吐烈焰

喷吐岩石的血液与灰烬,以万丈豪情撕裂空气

喊出震动大地的宣言。二十多万年的沉默

涌流的热血已寂然为岩,结满娇绿的苔藓

宣言的灰烬上,一茬又一茬

没心没肺的树木和野草,在漫无边际地疯长

现在,我更愿意把它看做眼睛

我相信,在深邃的太空,一定会有另一只眼睛

与它对视。此刻,我们如一些渺小的生物

小心地扶着金色的睫毛,在它的眼睑边蠕动

返回时,我在清冽的哈拉哈河洗把脸

看见天空的倒影,依然很空。直到望见

伊尔施镇白墙红瓦的房舍,望见温暖的

炊烟和温驯的牛羊,突然有一种重返人间的感动

.

.

  在柴河小镇

.

在柴河小镇的深夜,想写一封信

寄给远方。这是一生中最静谧的时刻

松果跌落的响动,松鼠细碎的脚步和

一根细枝弹回的声音

从小镇周遭的密林里传来

我想从童年的作业本中,撕一页方格纸

写给儿时的玩伴——

写下大兴安岭深处,林海中的神仙和巫婆

写下记忆中的白雪公主,灰姑娘及王子与公主的爱情

我想告诉他们,在柴河小镇

那些逐渐失落的童话,此刻正一一返回我的内心

我想以桦树皮为纸,松烟为笔,写给曾经爱过的人

写下古老的鄂温克族,棒打狍子瓢舀鱼,写下

窄窄的桦皮舟与撮罗子上袅袅的柴烟

多年前,他们已赶着驯鹿,循着绰尔河的源头

迁到了森林深处的牙克石或海拉尔

我想写下黄昏时,他们深深的怀念,忧郁的眼神

我还想写一封信,给城市里的油画家

希望他画下红叶点缀中

这无边无际的金黄,及遍地金黄低洼处,湛蓝的湖水

画一轮明月,在天池上空,画下水中跃动的碎银

画一袭白纱裙,在湖边的高枝上飘动

最后,用淡蓝色的墨水,在红枫叶上写信

给爱我的人。写下大雪封山前

小镇北端的,那间木屋

每个夜晚亮起的马灯。写下窗外,一场雪

落下来,然后是另一场雪

柴河小镇层叠的寂静,不经意间就高过了尘世



.

向东向北(组诗)

 

向东向北(组诗)

向东向北(组诗)
                                                   摄影  诗人白涛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